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四)(只有中文)
********************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張宇人議員。

張宇人議員:多謝主席。特首你剛才談到很希望做好經濟,不過自從你上任以來,無論「雙辣招」、限奶令、侍產假、標準工時、最低工資,甚至最近諮詢中的定額罰款招牌燈光管制,中小企和微企都不覺得你正在做一些對經濟好的事情。不過特首今天我不是想問你這個問題,我想談談近日社會氣氛大家有目共睹很緊張,不少市民亦擔心這樣會損害議會運作,其實大家都看到議會運作是受到損害,如果影響到一些重要的法案和撥款的申請,大家都不想見到。除了議員應該要衷誠合作確保議會不會被癱瘓之外,我覺得政府亦應要配合。我想問行政長官,以後會不會督促在法案申請撥款等項目,提早,我說提早交予立法會審理,以免堆積到暑假休會前的數個月才拿出來呢?在本會有更多時間討論和審理。我不是針對你這個政府,其實在我做了十四年的立法會,往往都四、五、六月才逼過來,然後說「唔該你搞掂」。我亦想問,會不會有時因應議會進度作出彈性調動?如果遇上好像上次的東北撥款,爭議性大的,避免影響其他項目,可不可以由政府主動將爭議性低、民生關係大的撥款申請調前,讓財委會盡快審議和通過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非常多謝張宇人議員的建議,任何有助於政府和立法會之間的工作更加暢順,使得政府提出的建議,尤其是涉及民生、香港經濟發展的建議,早日獲得通過,因此可以在社會上落實,我和特區政府非常願意聽。我知道政務司司長,以至各局的局長,在這些問題上都經常和立法會聯繫,所以張議員和其他議員如果在這方面還有甚麼好的建議,十分十分願意聽。但是就今次立法會因為「拉布」而造成的嚴重塞車的問題,我們在政府堶悼蝳h番考慮過,我們有沒有需要將某些項目調動一下,到最後我們決定不這樣做。主要的原因就是確實在清單上的二十多項政府提出的建議、舉措、法案等等,我們真的不能夠作出甚麼調動,因為每一項都十分重要,大家知道不重要的事情不需要提交立法會,因為立法會是我們政治體制中非常重要的一個部分。如果要調動的話,會不會造成其他問題,這個亦是難說的。所以下去,我們不是說因為今次我們不這樣做,以後都不會這樣做,但我們確實很希望能夠和立法會一起,能夠將在《施政報告》堶惟M政綱堶推釧茪j家的能夠盡快落實。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張宇人議員。

張宇人議員:主席,我想向特首跟進的就是,你的官員、司長、局長,其實真的可以檢討一下這些法案、撥款申請的程序。我希望不要說「數夠票」就把它「硬擲」到立法會,這樣真的會令到行政、立法大家很不和諧。我希望我們可以做得到,大家互相尊重,而確保我們可以和諧及有系統、可以有效率地審理這些撥款和議案。請問特首會不會就這一方面進行檢討呢?

行政長官:我同意張宇人議員的講法。如有需要,我很願意參加在今次答問會完結後跟張宇人,或者你的黨友,大家坐在一起談談有甚麼具體的可以做。我們不會因為在立法會「數夠票」就提交,或在最後一分鐘「擲」來立法會,好像強制要求大家通過。我們很重視立法會有一個功能,就是來到立法會,我們通過一個條例草案,通過政府一個大的動議、動作,我們希望在這堙A通過和大家的討論,亦通過傳媒的報道,讓全社會,無論他是否跟政府的建議有直接或間接的關係,甚至是無關係的市民,因為是向全香港七百一十萬市民問責的,要讓他們知道,我們這個動作背後的原因是甚麼,這個動作的內容是甚麼,使得我們可以全民參與,這個是我們的基本態度。如果大家認為是否最後一分鐘才「擲」給立法會,如果大家有這樣的感覺,很抱歉,希望在這方面,能夠日後政府做好改進的工作。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梁志祥議員。

梁志祥議員:主席。不好意思,因為我都估不到我會比陳克勤議員先。主席,行政長官,我最近接觸很多中產的人士,他們平時很少理會香港的政治,亦很少去參與投票,但是他們今次向我反映一個看法,就是說香港現在越來越亂,覺得香港越來越不像樣,他們也想移民。去到這樣一個社會狀況,我很想知道政府用甚麼方法來穩住這一班中產人士,穩住一些對香港有期望的人。可否告訴我們一些你們的說明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梁志祥議員轉述的一些中產朋友的看法,我是知道的,但是我亦想向梁議員,其他的議員朋友,還有就是我們向他們負責的七百萬香港市民說,這個社會是屬於大家的。特區政府會做好特區政府本身的工作,但亦希望大家能夠做好自己本位的工作。而一般市民對特區政府的工作有意見,提出一些批評和提點,我們會虛心聽,我們會盡量做好改進的工作。但是同時,如果他見到特區政府已經做了特區政府的部分,但是在社會上,在議會堶情A有極少數的人,他是要有意去阻撓特區政府的施政,令到特區政府無論是一個重建醫院計劃也好,或者我們一些惠及青少年人的計劃也好,我們在教育方面的一些投資也好,或者我們惠及七十萬人,二十萬個家庭的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計劃也好,由於極少數人的阻撓,令到政府這些舉措不能成為現實,令到該受惠的人不能受惠,他們應該出聲。問政府會做甚麼?這是應該的。我們應該回答這個問題,我今日亦答了很多,但是同時也希望大家知道,我們這個政治體制堶情A不只是政府這部分,而今日立法會的權力,這個權力不論是正面的權力,還是反面負面的權力,是比九七回歸前的立法局大很多。所以大家重視政府做甚麼,可以做甚麼的同時,亦請大家重視一下,立法會做甚麼,可以做甚麼,和沒有做甚麼。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梁志祥議員。

梁志祥議員:主席,行政長官,大家都很清楚知道,沉默的大多數,這一班的中產,或者一些不出聲的人,其實是在社會上佔大多數。作為一個政府,如何能夠令到這些沉默大多數可以關心到我們的社會,動員他們去表達自己的意見,這是否一個作為政府在未來的施政要作出努力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我完全同意梁志祥議員的意見。主席,在溝通說明的工作上,特區政府,我所有同事知道,在溝通說明的工作上,我們是有進步的需要,亦有很大改善空間。如何可以把政府的建議原原本本、準準確確地向市民交代,使得市民能夠理解,也希望市民能夠支持。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大概兩個星期前,在網上流傳一個關於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所謂「懶人包」,這個「懶人包」的內容事實上是不準確的,而且是十分不準確的,馬上在網上引起一些噪動,網上很多人,尤其是一些青年人,就覺得政府在這個情況為甚麼還要「搞」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我們馬上通過發展局的同事,尤其是發展局內一些年青的同事,他們的努力、創意,推出了一個「常人包」,我們馬上在網上是感覺到,這個問題是得到一定的解決,在網上參加討論的朋友也能夠安靜下來。以至現在還有香港的報紙這樣的報道,也是因為香港的報紙有報道,海外的傳媒也有這樣的引述,就是原來新界東北發展計劃與若干年前提過的邊境禁區發展計劃是一回事來的等等,將兩件事的概念將它們混淆起來,就這件事我們也有回應。所以無論是特區政府一些主動做的宣傳說明工作也好,又或者因為外面有一些有意無意的誤導說法也好,我們要回應式解釋說明,這些工作是要去做。這些工作做起上來是吃力的,為我的同事加添了不少工作量,但是十分十分重要。我知道中產朋友是關心社會的,他們是不斷地跟進政府的工作,所以我們很需要想一些途徑和方式,能夠把政府施政決策和一些建議的內容,原本準確地向他們解釋說明。如果梁議員就如何可以做好這一方面的工作,解釋說明的工作,有甚麼建議的話,我本人很願意聽梁議員的意見。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克勤議員。

陳克勤議員:多謝主席。主席,我們這個議會從開始擲蕉、擲雞蛋、撒溪錢,到剛才擲一些玻璃器皿,這種情況越演越烈。雖然你說,你根據《議事規則》是不能夠對這些行為極不檢點的議員有任何懲罰,不過,你是有權力限制我們議員帶入議會內一些所謂協助他們發言的道具。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議員請你向行政長官發問。

陳克勤議員:……所以,我請主席,你認真考慮一下,我們這個規則,你是否定得太鬆呢?

  主席,我想問一下特首有關「自由行」的問題。無可否認,「自由行」對於香港的經濟和就業帶來很大的正面作用,但是,特首,這亦對於我們市民的日常生活有很大影響。社會上有聲音要求限制「自由行」,但是旅遊界和零售業界亦覺得如果做得太過的話,可能會影響到我們香港的經濟。我亦聽到政府好像有意限制「自由行」,或者在政策上有一些調整。特首,你自己說過,想「自由行」減兩成,但我亦聽過有一些「風」說要限制「一日一行」,一時間又說限制「一日多行」,到現在又說「一年五十二行」,弄得頭都昏都不知道一日會有多少行。所以,我想特首你藉這個機會對我們說說,你打算怎樣處理「自由行」政策?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多謝陳克勤議員的問題,藉這個機會向立法會,亦通過傳媒的報道向全香港社會解釋一下這個,事實上比較複雜、內容比較豐富的一個問題。

  首先,內地旅客來港,大致上我們可以分為三類:第一類就是團進團出,是跟旅行團來、跟旅行團走的;第二類就是內地六百個城市當中有四十九個城市,它們可以給當地居民以「一簽多行」的方式,以「個人遊」的方式,或者社會上一般說是以「自由行」的方式來香港;第三類是深圳戶籍居民,深圳戶籍居民,大約兩三百萬人是可以「一簽多行」的方式來香港。基本上是這三類人,人數組成大比例就是這三類人。剛才,陳克勤議員提的,亦是社會上比較關注的,就是集中在深圳戶籍居民,他們有「一簽多行」方式來香港,這方面我們應該如何處理?

  大家聚焦這個問題,我是完全理解的。一、因為深圳與香港在地理上非常靠近,深圳已經成為相當一部分香港人生活圈的一部分,而香港亦可以成為深圳居民生活圈的一部分,所以來的人的次數比較多,我們怎樣處理好這個問題呢?因為這確實影響到,尤其是北區,一些社區當地居民的生活,由白領中午去吃一頓飯,坐下吃也好,或買飯盒也好,過去不用排隊,現在要排隊,一個小時吃飯的時間已經比較緊張,現在還要去排隊,以至有一些商鋪、商戶,因為內地人來香港買金器,所以整條街本來有的,為市民日常生活提供供應的一些商戶要搬遷,整條街變為金鋪,我都有去現場看過,亦是知道的。還有,我們的交通工具的擠塞問題。

  所以,這個問題我們要處理,是重視的。大家知道,特區政府一直與中央和地方政府就這個問題溝通。我們現在沒有一個決定,因為這個問題我們確實要處理好。我知道特區政府早一、兩日才向立法會在回答議員提問時講到一些統計數字,「一日一行」的人數或是多行的人數大概有多少。所以,我們要處理好的並不只是香港與內地之間在這個問題的關係問題,還有我們內部的一些關係問題,譬如,如果我們減少「一簽多行」來香港的人數,可能北區本來擠迫的情況會沒有那麼擠迫,北區有些商店本來是做這些人生意的可能生意會受影響,但我們大概未解決到市區、璆哄A譬如尖沙咀、旺角、銅鑼灣這些地方的擠迫情況,所以我看這個問題,要比較全面地去看,這亦是為甚麼開始時我說這個問題內容比較豐富,而且比較複雜。我們希望,如果能夠與中央和地方達成一個大家理解,我們作一個決定,我們希望這個決定的有效程度比較明顯,而且同時有效性比較長,而不希望要在短時間內翻來覆去去做。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克勤議員。

陳克勤議員:主席,既然特首未有在削減「自由行」數額上有一個方向,但在增加我們接待旅客的能力上,他其實是可以做一些工作的,我知道政府現時都在落馬洲正進行一個「邊貿城」這樣的一個概念,這方面,請問你落實得如何?另外,在新界西一些新發展區內,會否提供相應地方去容納我們一些跨境旅客,讓他們不用全部迫在東鐵線的所有商場?以及我們的市區之內?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增加我們的接待能力,肯定是一個正面、積極的做法。大家知道在開發土地這個問題上,本屆特區政府確實是不遺餘力,發展局和其他有關部門的同事在過去兩年實在做得十分辛苦,而且做出成效出來。

  落馬洲河套的發展計劃,我們現在未有定案,希望能夠盡快促成這件事。落馬洲以外,陳克勤和其他議員朋友亦知道,特區政府有很多短期的和中長期的土地開發計劃,有一些計劃可以對增加我們的接待能力有積極作用,譬如說大嶼山,大嶼山機場島有一個北商業區,在我本人和特區政府的支持和配合下,很快機場管理局會把頭兩幅可以用來興建較大型酒店的土地拿出來招標;還有,亦需要立法會同意和財務委員會撥款的,就是港珠澳大橋的口岸,本來基本上是沒有接待旅客的設施規劃,我們現在把它重新規劃,使得這個地方,從這條大橋過來的澳門旅客也好,或是珠江西岸旅客也好,可以不進入香港的市區瘞炴N可以在大嶼山,得到他們需要的旅遊方面的服務。

  這些工作回頭來說,特區政府是不斷做好、努力做好,我的同事確實做得很勤力、很辛苦。但我們做到某個階段時,我們又要來立法會,所以還是懇求立法會,我知道絕大多數的議員朋友都是十分配合的,我懇求立法會的極少數朋友不要再用「拉布」和其他不當的方式妨礙特區政府施政。因為我們的施政的成效,不只是行政機關和立法會感覺得到,而是惠及全社會的。多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答問會現在結束。行政長官離開會議廳時,請各位站立。



2014年7月3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7時1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