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三)(只有中文)
********************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林健鋒議員。

林健鋒議員:多謝主席。特首,在剛剛過去的七一回歸紀念日,大家都看到有不少市民,其實當中亦包括一些外國人士出來遊行。他們表達了多方面的訴求,更有部分年輕人,在遊行之後,他們沒有回家,通宵留守、阻塞馬路;亦有人說,這是一個預演「佔中」的劇集。

  這一群「打頭陣」的年輕人,我不知道他們背後有沒有人去「教路」,但我們看到他們是一群群的。但我有一些擔心,因為他們可能會被起訴。在電視機前看到,我看到這些年青人有些很徬徨,亦看到有一些家長是擔心的。

  特首,我記得你在當選後曾經說過要搞好「香港營」,但現時社會對立情緒似乎越來越高漲,越來越走向兩極化。特首,你有沒有研究過為甚麼會出現現時這種局面?怎樣去回應遊行人士各方面的訴求?政府又如何去處理現時社會的爭拗?不僅是社會的爭拗,包括我們在立法會內有很多不同的爭拗,這些爭拗亦影響到政府的運作,包括現時「大塞車」,有很多事情都不能處理。對於這些年青人有沒有方法去幫助他們?他們過去幾個月、一兩年,我們看到他們都是以一些激進的方式來表達他們的看法。有沒有可能令他們多點了解,或者怎樣令他們多點了解現時我們國家的發展,以及認識我們這本《基本法》?現時很多人在外間說,《基本法》是這樣說、是這樣說,但很多人實際上看也沒有看過,為何會這樣說呢?就因為……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林議員,你提出問題,請你給行政長官回答。

林健鋒議員:主席,我很快很快。因為有人對他這樣說,信息出去後,他錯誤了解或者理解,有可能對他看每一件事情都有不同的看法,希望特首你可以回答我剛才提出的問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幾個方面。就青少年的工作,我剛才回答另外一位議員的問題時也說了,特區政府十分重視青少年在學校正規教育和他們在校外全人發展的問題。

  剛才林健鋒議員的問題提到,怎樣讓青少年可以多點了解國家發展,這個我們亦十分重視。特區政府亦盡辦法去支持外面的團體去辦一些活動,尤其在假期期間到內地參觀,認識國家方方面面最新的發展。但這個工作量十分大,我們有四十萬中學生,中學生涯六年,如果六年的中學生涯中,平均每個中學生都有一次機會出外,包括到我們國家內地去參觀、交流、考察,我們一年就要送七萬個、組織七萬個學生──中學生,這只是中學生,還未計大學生、未計小學生,說明工作量之大。近年這個工作是有進展的,但他們還需要全社會與政府一起去做好這方面的工作。

  我們絕大部分的青少年人,他們的人生觀是正面的,他們待人處世的態度是積極的。但我們都要知道,存在於我們青少年當中亦有小部分青少年人,無論在網上學到一些不良行為也好、思想也好,或者網上參加一些欺凌行為也好,確實是有的。亦有小部分青少年人可能在一些大型的集會、示威、遊行當中,他們可能會有一些用暴力的傾向。我們不能夠因為這些人是少數,所以不去做工作。因為,往往一個社會無論如何大,在這個社會當中有這種傾向的人,人數無論如何少,只要他們真的採取一些暴力行為的話,對整個社會的衝擊都很大。所以,我們要做好青少年工作,這個絕對是。

  至於為甚麼我們社會上現在出現一些不和諧的情況,我覺得有兩方面我們應該分析。一個是客觀的,在社會上確實存在,我剛才亦說過,有部分青年人或者其他年齡組別人士,他們對社會的一些現象,譬如是貧富懸殊,尤其是基層工人的收入,或者對自己事業發展的前途、向上流動的機會感到不滿,這些是客觀存在;樓價、租金太高亦是客觀存在。所以,這些工作,大家知道過去兩年我們上任後,我們不斷努力地去做。

  同時亦有主觀因素。主觀因素是甚麼呢?就是確實社會上有小部分人,亦包括在我們上任前,已經在立法會做事的立法會議員,他們採取一些與過去不同的方式來表達他們對政府工作、立法會工作,以至對立法會內他們其他議員同事的態度,他們採取一些有暴力傾向的一些動作,包括在立法會內擲物,在立法會內高聲喧嘩叫囂。這些是主觀的。

  我覺得,整個社會要對剛才林健鋒議員所提的現象,我們應該重視,我們要防微杜漸。今日這個情況,大家都可能覺得很痛心,但如果我們不用種種方式去化解,無論是客觀因素也好,主觀因素也好,我恐怕、我恐怕情況會變得越來越嚴重。因此,我籲請立法會議員,我籲請全社會,不要繼續輕視、坐視這件事。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林健鋒議員。

林健鋒議員:主席,現時一些爭拗其實都發展成為一些對抗、一些暴力鬥爭的情況,不止在立法會內,我們要求過主席你在《議事規則》方面改,你說:我沒有辦法,我要按《議事規則》去辦,因為我們要三分之二的議員通過。但在外間的情況就不同,特首。現時只是爭拗,那都沒有所謂,但如果一些對峙情況,特別是在幾次立法會衝擊,以及「佔中」去疏散佔據者時,都出現一些緊張場面。如果一直下去,我覺得社會會出現更大的問題。警方亦很克制,其實我們香港的警方……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林議員,請你盡快提出你的補充問題。

林健鋒議員:特首,怎樣去處理一些立法會以外,一些對峙、一些對抗的情況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這方面我們不斷去呼籲,我剛才亦三番四次呼籲過,譬如是上星期日(應為七月一日),示威、遊行之後,示威、遊行人士的信息是清楚的,政府亦重視的。但在若干小時的示威、遊行之後,仍然有千多人要在十二時之後,這個行人專用區已經不是行人專用區時,要「佔領」作為預演「佔中」的一個做法,我覺得這個是不必要的。

  所以,我們能夠做到的,就是一方面我們不斷去呼籲、勸喻和表示一個態度願意聽大家的意見。而有一部分人,如果他們要繼續去做一些犯法行為的話,政府另外一方面的工作,就是做好執法工作。正如剛才林健鋒議員所說,警方的執法一直以來,大家在電視鏡頭、在報章圖片中都可以看到,政府的做法、警方的做法是十分克制的。如果有任何人認為香港警方在處理這些場面時的做法是不克制的話,大概可以比較一下香港這些鏡頭與外國,包括一些西方國家,他們的警察在處理同樣場面時的鏡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蔣麗芸議員。

蔣麗芸議員:謝謝主席。主席,今日起身問特首問題,我就排了兩年。平時你就「叻」,不過今日看來你都中了別人的陷阱。因為今日剛剛好,排到所有建制派,絕大多數建制派今日發問,總共大概十六條問題堶情A十四條題問題都是由建制派……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蔣議員,還有很多議員等荋ㄟ搳A請你盡快。

蔣麗芸議員:我不會跟進問題,所以,你讓我說下去。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提出你的問題。

蔣麗芸議員:所以因此,你看看反對派借故全都出去,因為他們知道無得問。我其實我想問特首,就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我們知道國務院早前發表一份《白皮書》,而有部分香港人士就說堶惘傢鬗丰★麰輕鉿野面的管治權,這個是違反《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但你回看很多評論,究竟違反《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的哪一條呢?又不覺得有人指出哪一條,總之說違反就違反。所以,我現在希望特首你說給全香港市民聽,究竟《白皮書》堶戚一條是違反了《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或者有所抵觸呢?謝謝。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不應該代其他人答一些認為《基本法》違反《中英聯合聲明》,或者《白皮書》違反《基本法》的人士去講哪一條有違反,我可以講的是甚麼呢?第一,在外邊就《基本法》的規定也好,演繹也好,或者《白皮書》的內容也好,確實是有不少人是不大清楚我們整個憲制基礎的具體內容和其來龍去脈的。所以,我一直在講,真是虛心的講,因為大家都很關心這些事的發展,中央跟特區的關係、中央與特區權力的分配等等,這些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而「一國兩制」,我在主體發言亦講,是史無前例的。因此,不是讀一般的法律,在學校有一般的教育水平就可以完全理解,所以,特區政府確實有責任不斷去做好解釋說明的工作。

  我舉一個例子。剛才蔣麗芸議員提到的,就是中央和特區之間的權力問題,所謂全面管治權的問題。在《白皮書》堶情A有一句說話就是說:「高度自治權的限度在於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特別行政區就享有多少權力,不存在『剩餘權力』,用引號引茠滿A不存在『剩餘權力』。《白皮書》一出來有報章就這一點重點報道之後,有朋友亦是社會上一些有影響力的政界人士,他就做一個演繹說:「香港現時連剩下的少少權力都沒有了,因為你說沒有『剩餘權力』。我作為曾經參與過《基本法》起草和諮詢工作的一個香港人,可以在這埵V大家報告一下,作為一個例子,說明甚麼呢?說明我們要正確去理解《白皮書》、《基本法》、《聯合聲明》的內容,我們是確實要對其背景有一定的認識。

  「剩餘權力」這問題,我們在一九八六年左右,剛剛開始做《基本法》起草工作,現在一眨眼就二十八年前了,已經有一部分朋友提出來,說中央與特區之間的關係,是不是一個「剩餘權力」的關係?當時很快這件事已經過去,因為其道理亦相當簡單。香港回歸祖國,是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是中英談判解決了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中國收回香港,然後在香港成立一個特別行政區,通過《基本法》,向特別行政區授予權力,使得我們有高度自治;而授予我們的權力是高過,不單是上海、天津、北京這些城市,亦高過東京、大阪、倫敦、紐約這些城市。我們作為一個城市的政府,我們有的權力是大過國內、外其他城市的政府,這個都是因為中央授權。

  而香港回歸祖國的過程,不是好像一些聯邦制的國家,就是那些「邦」走在一齊,成立一個聯邦,成立一個獨立國家的一部分,向聯邦政府授權,剩下來沒向聯邦政府授權的就是其自己的剩餘權力。香港沒有「剩餘權力」,因為我們並不是香港與中國大陸和台灣走在一起成立一個「中國」,我們向中央授權,剩下的是我們的,不是。我們回歸祖國的過程和我們得到權力的過程,是另外一種,就是中央向我們授權,那些權力本來就不是香港的。所以,類似這樣的問題,是很值得以及很有必要在社會上不斷做好說明和解釋。而往往有不少朋友去過不少場合,包括一些青少年朋友跟我的聚會,我問他們,他們對《白皮書》有意見,對中央最近一些講法有意見。但你一問他們自己有沒有看過《白皮書》,揭一下,由第一頁揭到最後一頁;有沒有揭過《基本法》,從第一頁揭到最後一頁,不需要詳細看,絕大部分、多數人是沒有。正如我剛才都說過,昨晚有消息出來,真普聯委託香港大學一個民意機構做的民意調查,發覺有大比例大約七成半的人,都不知那三個方案--真普聯、學民思潮和人力的方案,是甚麼方案等等。所以,我看大家在衝出來然後離場之前,我覺得或者可以利用離場的時間,可以拿茬o些這麼重要的憲政和政治文件,大家可以稍為熟讀一下。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蔣麗芸議員。

蔣麗芸議員:我沒有了。

(待續)



2014年7月3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5時22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