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二)(只有中文)
********************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田北俊議員。

田北俊議員:主席,首先我對剛才泛民議員的所謂行為表示極之不滿,他們的行為對改善香港行政立法關係是無補的,亦對處理我們目前所有困境亦是無補於事。剛才特首提到,發言之中又談到他對經濟、房屋、民生上一些問題,我們全部都極之認同。但很可惜,今次七一遊行之中,與二○○三年遊行參與的人數好像有點不同。○三年可能有SARS,負資產也很多,失業率又高,加上有二十三條,所以見到有很多不同訴求的。但今次我們見到議題清晰了,我們失業率又低,經濟又好,又沒有SARS的問題,更加沒有所謂二十三條立法的問題。那麼,變了單一議題是政治的問題。特首,我們留意到,以他們這樣的態度,亦可能是這一、兩年以來,行政部門和他們的關係弄得很惡劣而導致到現在越來越「無得搞」的情況。自由黨一直很希望在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的過程中,是行前一步,不要原地踏步,但現在我看爭取他們五票越來越困難。如果在這情況之下,特首我想問,如果明年照現在這樣的狀況,是爭取不到政改方案的行前一步,而我就會覺得現在所有施政的困難,現在已經正在發生,剛才幾位議員也提到,財委「拉布」、工務小組「拉布」,大會「拉布」,政府已經幾乎被癱瘓。變了其他施政方針都是解決不了,那麼到明年三月,如果政改方案不通過,我覺得你剩下那兩年,到一七年更加難處理。你會否考慮辭職,讓另外一位擔任行政長官,令我們的兩年不要再消磨下去?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們先要弄清楚目前的問題由哪堥荂C我不同意田北俊議員剛才的說法,指現在這個局面是由於行政立法關係不暢順。剛才幾位議員出來大叫,如果你聽不到,都應該可以看到他們手上拿茖熄蘛郅y板講甚麼,題目和行政立法關係完全無關,那六個字是「真普選,無篩選」,大概是這個意思。這個不是行政立法機關關係問題,這個是憲制問題,根據《基本法》要落實。行政機關現在做了的只不過是諮詢工作,我們也未提政府提的方案,我們現在聽大家的意見就出現剛才的場面,令全部泛民的議員離場。這個是行政立法機關關係嗎?不是。所以,由於立論基礎不存在,後面的問題根本不需要答。我不會辭職,會繼續做好行政長官應該做的工作。

  就有關普選的問題,我在上星期二行政會議開會前見記者朋友時我都主動提過,我說政制發展這個問題是複雜的。在我講完這番話後,昨日我看到一個簡短報道,指香港大學某個單位接受真普聯的委託,就有關市面上現在要搞「公投」等等三個方案進行意見調查,好像有七成半的人是完全不知道這三個方案的內容是甚麼。當然特區政府的工作不能為某三個方案來做解釋說明工作,但有一個工作是我們應該做的,到現在來說,相對於《基本法》和政制的複雜性來說,我們現在做的工作仍然不夠,要加大力度去做。舉個很現成的例子,昨日陳方安生女士在外國記者協會(香港外國記者會)FCC午餐會演講的時候,她有這麼一句說話,用英文說的,我在這媔X這個機會作一個鄭重的澄清。因為她的聽眾都是外國駐香港的記者,他們將陳方安生女士的講話在海外做廣泛報道是會產生誤導的作用。陳方安生女士的那句說話,是這樣的,我稍後再用中文說一次。

  它的英文原文是:"The first point to make is, Beijing has moved the goal post. If you look at Annex I of the Basic Law, Annex I says: If there is a need to amend the arrangements for electing the Chief Executive in 2017," 她接虒犮R:"Or in 2007 and that time passed 2007. Then," 這個是,她說話的核心,"it has to obtain the endorsement of two-thirds of LegCo members, secure the approval of the Chief Executive, and be reported to the NPC." Notice, 'reported': no mention that we have to seek the approval of Central Government."大概中文的意思是這樣:第一點要說的是北京又搬了龍門。如果你看《基本法》的附件一,附件一說如果在二○一七年,跟茼o修正一下她的說法,她說,在二○○七年或二○○七年以後,如果有需要去修改選舉行政長官的安排,就需要三分之二立法會議員的endorsement,要大家同意,然後要行政長官批准,然後就向全國人大報告,她說請注意是報告:"Notice, 'reported': no mention that we have to seek the approval of Central Government",沒有說過需要中央政府批准。

  這堨講兩、三個常識性的問題︰一、中央政府是中央政府,人大是人大,這堻怮嶀@句說話是把人大和中央政府換轉用;第二,常識性的問題是在三個步驟堶情A行政長官的部分不是approval,是consent,是同意,不是批准;最重要的一部分,因為她說到北京,她用北京二字,北京「搬了龍門」,我在這媗炊@讀英文那一句給大家知,是她說的《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款︰"If there is a need to amend the method for selecting the Chief Executives for the terms subsequent to the year 2007, such amendments must be made with the endorsement of a two-thirds majority of all the members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這點陳方安生女士是對的,三分二,"and the consent of the Chief Executive",是consent,不是approval,"and they shall be reported to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for approval"。中文附件一,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第七款「二○○七年以後各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是用批准這兩個字,而不是陳方安生女士昨日在FCC午餐例會演講中所說的"no mention that we have to seek the approval of Central Government",雖然她是混淆了中央政府和人大的概念,但是我們是需要,用陳方安生女士的說話講,我們是需要北京批准的。

  為何我又要鄭重在立法會再向大家說一次呢?因為過去一段時間,無論是批評白皮書堶悸漱@些段落也好,或者是社會上示威遊行的人士也好,又或者在二○一七年政改問題上有極大影響力、十分活躍,無論是香港本地、或者在國際社會十分活躍的人士,對《聯合聲明》的基本條款、對《基本法》的基本條款都是有所誤解的,因此剛才有部分的立法會議員,應該說全部的泛民議員,走出來說「真普選,無篩選」,到底大家對《基本法》和人大常委的有關決定,到底知道有幾多?我認為,我認為我們應該停下來,返回基本點,應該仔細去閱讀,都不是一個理解的問題,只是仔細去閱讀《基本法》,一切從《基本法》出發,我再說一次,我們現在面對的問題,不是行政、立法機關關係的問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田北俊議員。

田北俊議員︰主席,首先多謝特首這樣詳盡的答覆,特別是關於對陳方安生女士的發言,你剛才的發言我是認同的,都是你和Anson(陳方安生女士)的事,不關我事。我想問的是如果行政部門在這個政改方案是達不到通過的話,我覺得施政是大有問題,但你已回答,你不會辭職,我明白。我想跟進問題,既然這個政改方案是這屆政府最重要的任務,不是其中之一個重要任務,最重要的任務,如果一個最重要的任務不得以落實,政府或者行政長官是否應該負責呢?既然你說不負責,我當然要接受,我的跟進問題(問)特首的就是,如果是這樣的情況之下,你會不會作出一個承諾︰如果原地踏步的政改方案在二○一七實施,你不會參選?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又先回答後面的部分,然後前面的部分我又再說幾句。現在我集中力量做的,就是做好政改工作,另外就是經濟和民生的工作,我相信田北俊議員曾經做過商界的代表,現在仍然是香港商界、經濟界人士,你也不會同意,又或者你身邊的朋友也不會同意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在未來的三年任期堨u做一樣事情,就是只做政改,因為今日我們要推動政改,我們要發展經濟,我們要改善民生。我在兩日前的慶祝香港回歸十七周年的酒會上,我也說我有三方面的工作,政改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處理好香港和內地的關係,這個香港市民十分關心的;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就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我們不能夠改善經濟就不能夠改善民生。至少這三件事我們要做好,香港市民在社區堶悸滿A經常碰到和經常提的,還有好多其他的問題,教育問題、醫療問題、養老問題、環保問題、這些特區政府都要繼續去一一做好。確實,今屆特區政府是要處理好政改的工作,但是政改工作我剛才在主體發言時也說了,我們是需要從實際出發,這個包括我們要根據《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有關的決定出發,因此我剛才回答田北俊議員時我說,請大家仔細看好《基本法》,然後根據《基本法》來提出大家的建議和主張。在外面確實碰到很多的言論,無論是閉門還是一些公開的言論,是連《基本法》以至《中英聯合聲明》有關政改的一些規定都不清楚。這個工作,特區政府會繼續做好、繼續推動,說明、解釋好《基本法》,也請田北俊議員和其他議員朋友和特區政府一齊做好這工作,因為我們如果好像陳方安生女士昨日在那麼多的外國記者面前如此不理解《基本法》,我們的政改工作只會越來越困難。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鍾樹根議員。林大輝議員,有甚麼問題?

林大輝議員:我想問問,一條問題用了十五分半(鐘),今次的答問大會會否加時?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林大輝議員,我們的《議事規則》沒有規定行政長官答問的時間。鍾樹根議員。

鍾樹根議員:多謝主席。行政長官,剛才反對派的行動已經很明確表示全面跟政府宣戰。他們用盡很多辦法,在這數個月來,癱瘓政府、癱瘓立法會,甚至用非法「佔領中環」這些犯罪的行為,去癱瘓香港的金融中心。香港已經處於一個政治暴風雨的前夕。面對這個政治危機,面對香港的經濟受到破壞,行政長官,你有甚麼辦法、有甚麼措施去處理這個問題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不想說到好像將責任放在立法會身上,但是大家想一下,如果我們現在已經放在立法會財委會桌上的二十多項舉措能夠盡快通過,讓瑪麗醫院的重建能夠如期進行,我們要到瑪麗醫院看病的病人、在瑪麗醫院日夜工作的醫護人員,他們有更加好的服務,更加好的工作環境;如果我們的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能夠盡快通過,讓我們七十萬的基層對生活有更加好的盼望,我相信社會會更加和諧;如果我們現在做的種種遏抑樓巿、投資投機及海外買賣活動的舉措能夠盡快獲得通過,樓巿會更加明朗;如果我們政府推出的種種增加土地短中長期供應的措施能夠盡快通過,樓巿會更加平穩;如果做不到這些事,如果做不到這些事,不是因為行政機關沒有提出這些建議,我們提這些建議不是隨便兩三句說話,而是完完整整的一個方案,完完整整的方案,我在政府各個部門的同事不知花了多少個晝夜做出來的一些完整的方案,來到這堭筐大家質詢,向大家作出解釋說明,然後希望大家通過。

  而已經拿來的有二十多項,但這二十多項已經不可能在暑假大家休假之前能夠獲得處理,所以其他的我們還未發過來。如果我們不做好這件事,大家只是想一個巿民十分關心的問題,就是樓價和租金的問題,如果大家看到政府做的土地短中長期供應措施,政府做的遏抑樓巿、海外需求、炒賣需求、投資需求的立法不能夠如期通過,外邊的炒家投資者會進一步活躍起來,甚至不排除有地產商拖慢賣樓計劃。如果因此樓價及租金上升兩三成,正如我上任之前,樓價和租金的上升勢頭和速度,大家想想香港社會未來一兩年的氣氛會如何?所以,行政機關已經做了行政機關該做的事。如果有人有魔術棒,可以將今日立法會「塞車」的問題解決的話,我相信外邊各個行業,無論是創新科技界,各個階層,無論是想買樓的中產人士,或者正在等上公屋的基層人士,又或者正在等候領取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的七十萬人、二十萬個家庭,我相信他們的生活都會好過些,社會更加和諧。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鍾樹根議員。

鍾樹根議員:行政長官,剛才他們集體離開這個議會,已經很明確告訴你,這場政治風暴、這場鬥爭已經從議會的鬥爭轉向街頭,轉向社會上面。他們不會再跟你在議會說話,你的所謂議案將會很容易通過,但是街頭的鬥爭你準備好了沒有?政治不是請客吃飯,不是繡花造文章,究竟我們香港面臨這樣的階段,你作為你政府及你的團隊準備好了沒有?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剛才鍾樹根議員說,那些(議案)在立法會很容易通過,大家都很歡迎,都笑得很開心;但是我相信這不是一個現實。我剛才說過,特區政府不能夠為立法會修改立法會的《議事規則》。立法會的《議事規則》到今日雖然發生了這麼多事,雖然已經發生了這麼多事,到今日未有修改的、被修改的跡象。我覺得立法會確實是需要考慮這個問題,為何立法會的《議事規則》可以被極少數的立法會議員利用成為他們騎劫我們整個社會發展和經濟發展的工具,我覺得這個問題是我們應該首先反思的問題。至於我們整個社會的穩定及和諧問題,我們和立法會的關係問題,我和特區政府一定會盡我們自己最大的努力,用我們最大的忍讓和克制,不破壞行政立法機關的關係。正如我上次來我亦說過,我和我所有官員,這個大家在電視機鏡頭面前看到的,我們是罵不還口,扔東西不還手,我們不會口出狂言,我們仍然是好言相向、好言相勸、好言相對,所以我相信我們的立場和理念是繼續希望跟所有的立法會議員、所有黨派的立法會議員一起齊心一意,為香港做好服務。

(待續)



2014年7月3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5時05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