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附圖/短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今日(五月三十一日)下午出席培僑書院2013-2014年度中六畢業暨小六升學典禮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記者:司長,想跟進一下政改的問題。「佔中」發起人二十二日會發起一個「全民投票」,其實一向說「有商有量」,會否都鼓勵市民踴躍發表意見呢?

政務司司長:我們已經做完這五個月的公眾諮詢工作,現時目前正正就是要把我們收集到的大量公眾意見整理和彙編成為一個報告,讓行政長官可以按茯F改「五步曲」的第一步,就是把這個報告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來審議。希望能夠可以繼續啟動政改的第二步。

  正如我們早前所說,當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了香港的(二○一七年)行政長官選舉辦法,或是二○一六年立法會的組成辦法需要修改,我們會在政改的第三階段再諮詢公眾。

記者:司長,你寫信給曾鈺成的信是否說到答問會有議員叫囂的行徑和擲東西,你可否說說你覺得這些行徑如何損害香港國際形象呢?

政務司司長:我知道曾主席已經向我回信,但我還未親自看到這封信。我留意到在報章報道曾主席的回信中都提到,有兩點我都是同意的,第一,就是我們必須一起去維護立法會議員和官員的尊嚴。第二,就是無論立法會的議員和官員都應該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為香港人做事。近一兩個月,在立法會發生的「拉布」事件,或是用無限期地延長我們二○一四/一五的《撥款條例》的草案通過,已經造成了一定的損害。例如,我們有一些在《施政報告》中的建議,亦在今次《財政預算案》有遇到(需要)撥款的新措施,都未能夠早日獲得批准而可以早日推出,好像我今日在這間學校的畢業禮中提出,對於提供多一些機會予畢業的中學生可以有升學的機會,在《財政預算案》中預留了撥款;有一些計劃,例如是為去內地讀書的大學生提供一個津貼;又或是一些去海外留學的學生提供一些獎學金,我們本來都是期望(撥款)能夠早日得到通過,就可以在未來二○一四/一五學年推出。但到今日都未能夠通過,可能對於我們的籌備工作都造成一定的影響。

  我留意到昨日主席大概在散會時說,他笑言,我相信他都是說笑的,他說,有一些議員不是知否患了一個「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即是說,對於一些對我們造成傷害的人反而好像愛上他們。我在這婸﹛A特區政府的官員肯定、肯定沒有這個「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我們對於少數議員採取這種「拉布」的行動是深惡痛絕的。

記者:你和CY先後致函給主席,是否算是一個施壓?另外,就是主席都未回覆CY如何處理,你已經又再致函的話,是否算是一種壓力呢?

政務司司長:我其實自從這一屆立法會開始之後,都寫過很多次信給主席。簡單地說,當每一次在立法會的大會,甚至可能在其他委員會發生我們的官員受到侮辱,甚至被他們擲物,我作為政務司司長,主理負責行政和立法的關係,我都覺得我有這個責任向主席發信,表示我們的憂慮和高度關注,亦要求立法會要嚴正處理這件事。

記者:但是特首是在答問大會之前已經去信曾鈺成主席,會否是一種向他施壓呢?

政務司司長:我不覺得是。我覺得我們每一位官員都有責任去發表我們對於現時在立法會發生的事的關注。

記者:官員會否不再去答問大會以示抗議?

政務司司長:這個是不會的。我們對於立法會是有這個責任的,而立法會監察政府的功能亦是《基本法》賦予他們的。我們會以一個最大的耐性、最大的容忍度來繼續與立法會衷誠合作。

記者:司長,剛才你在堶掩★L「demons」,是否形容「拉布」的議員是惡魔?

政務司司長:大家幽默一點好嗎?我只是回應曾主席所說,曾主席在介紹我時用了一些「天使與魔鬼」(的字眼),我在我的預設演辭中當然沒有寫這些字眼,但有時不要那麼嚴肅,輕鬆一點,所以我都是用他的語言來作出一個表達而已。

記者:對於有報道說,行政長官是否要把他納入防貪條例第八條及第三條,至現時已兩年多,李國能的報告至今已兩年多……

政務司司長:我們的工作仍然進行中。

記者:下次答問大會如果再有議員拋擲物件,會否立即離場抗議?

政務司司長:不知道。

記者:到時會怎樣衡量呢?

政務司司長:我們仍然一貫以尊重立法會、維護立法會及官員的尊嚴的態度,來處理我們和立法會的關係。我在這堜I籲,因為昨日經過整日的會議,無論在立法會大會對於《撥款條例草案》的表決,仍然未完全可以處理得到,在財務委員會仍然未能夠就新界東北(新)發展區的前期工程表決。我在這堜I籲,議員真的要在下星期就茼b立法會大會及這些小組的委員會盡快通過政府的建議,讓我們的措施能夠早日讓廣大市民受惠。多謝大家。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英文部分。)



2014年5月31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9時24分

圖片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