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與傳媒談話內容(只有中文)
******************************

  以下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五月二十三日)出席香港單親協會鄧楊詠曼社區支援服務中心開幕典禮後,就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與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有關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是不是考慮把較高的工時門檻由208小時減至192小時?因為有團體表示想減至170多小時,為甚麼會有這個中間落墨?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大家要理解,特首在《施政報告》中宣布推出這個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主要目的有兩個:第一個是協助一些低收入的在職家庭,鼓勵他們自力更生、持續就業,不要跌入綜援網,這個很重要。第二個目的同樣重要,是要協助這些家庭的兒童,讓他們生活過得好一點,即處理跨代貧窮的問題,特別處理兒童貧窮的問題。所以這個出發點就是就業掛鉤,這是極之重要。所以我們計劃的設計就是說要有資格取這個津貼的,首先第一,一定要就業;第二最基本的是要(每月工作)144小時才能取得基本津貼,即是說申請者要(每月)工作滿144小時才能取得600元的全額津貼。

  但是體現到多勞多得的情況,鼓勵那些長工時的基層工人,顧及到他們的環境,若工時長些的,我們有個獎勵,獎勵多400元。即是說,全額是600元,但在這之上若你工作時間是再長一些,達至208小時──我們最初的構思是208小時,這差不多是每日工作八小時,每星期工作六天,一個星期48小時這樣計算──我們推了出來以後,這幾個月來做了很多諮詢工作,在立法會聽了很多團體意見,亦在扶貧委員會有詳細的探討,和民間的意見,也見了很多民間的團體,大家有個交流。我們現在綜合意見和各方考慮,決定把津貼,特別是高額的要求,即我們說208小時這一個要求,酌量削減至192小時,這個是充分考慮到實際情況,亦沒有偏離我們多勞多得的出發點,這是重要的。因為基本計劃的要求其實很寬鬆。我們說(每月工作)144小時,即平均一個星期工作36小時,你便可取全額600元,只是說工時長些便會有400元的額外獎金,構思便是這樣。若192小時,事實上亦有多很多人會受惠。這亦平衡幾方面,平衡多勞多得的理念,亦鼓勵長工時的基層工人繼續努力工作;但同時亦考慮到很多的意見,說208小時是不是偏高呢?所以我們一方面回應到訴求,另一方面亦實際去工作,亦考慮到實際環境,事實上一年埵酗@個月份,二月份,要工作滿208小時的確是有困難,因為工作天只有24天。所以我們也考慮到這個實際環境,決定192小時是恰當的,亦可以說是我們真的回應到很多團體,特別是立法會很多議員的訴求,這個我們認為是一個恰當的做法。

記者:今次放寬後,預計實質會有多多少人會受惠?今次192小時是不是一個底線?會不會有機會,有一些團體希望再放寬至170多小時。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首先我強調192小時絕對是我們的底線。因為事實上我們今次修訂在內部有一個很小心的考慮,亦考慮到對勞工市場的影響,我們要平衡幾個方面,同時亦要充分顧及到受惠的人數會增加。現在整體上來說,208小時的時候,我們估計有三成合資格的申請者可以取得208小時(的高額基本津貼),這是純粹工時上的分布。但今次我們說192小時,我們估計會有六成的申請者會受惠。整個計劃有204 000個住戶會受惠,當中受惠人數有710 000,其中188 000個是小朋友。今次低津的推出,明顯是政府對改善貧窮的承擔、決心。我們現在每年共要動用31億作低津津貼,我們現在把208小時降至192小時,涉及的額外支出是兩億,所以這個支出是相當龐大。但我們相信一定可以紓緩到跨代貧窮的問題,還有就是真正幫助到在職貧窮的家庭。所以,整體上來說,這在扶貧上來說是一個重大的舉措。

記者:想問是不是和學資處一同工作,因為學資處是在教育局轄下的,但這個津貼則不是。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是的。在操作方面,我們亦詳細考慮到運作的情況。我們考慮到這個津貼本身其實主要的出發點是要幫助一些有兒童的低收入在職家庭,亦考慮到學生資助辦事處的對象亦是在學兒童,所以中間有一個共通點,有一個小小的協同效應存在。所以我們現在首先的做法是,因為低津本身的操作是一個大工程,是一個頗不同的大工程,需要建立一套電腦系統、人手等等。我們成立一個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辦事處,這會和學生資助辦事處放在一起,而把這個辦事處改名,變了擴大為在職家庭及學生資助事務處,這樣便有協同效應。這對於將來長遠來說福利是否可以走向較為綜合一站式的服務,這是一個好的起步。

記者:現時由學資處負責審批,是否要額外請多500名員工?是否擔心將來的行政費會因此而大幅提升?有沒有計算過其實行政費的比例佔多少?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在行政費方面,我們是很克制的,亦很謹慎,盡量將行政費壓縮至最少。我們所說的,是在審批的時候,雖然部門架構是與學資處合併,但在實際運作方面仍要有隊專責的同事負責處理低津,學資處同事會做學資處方面的學生津助,兩方面沒有混淆。但實際上,長遠而言所需的人手大約是300多名公務員,是因為前期有大量申請,我們說的是20多萬個申請,我們也要分批處理,所以在起步初期的一段時間需要有百多個非公務員合約同事來增援。但當運作正常後,我們主要靠公務員,恆常人手都是300多人,每年的經常性開支都是約1億8,000萬元,其中,在人手方面都是1億元左右,其他是運作開支,如租金、燈油火蠟等。若只說薪津,對於開支來說只佔約百分之三,是相當合理的,是一個低水平,不是個不可以接受的水平。

記者:放寬至192個小時後會有多少戶受惠?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們的看法是,有20萬4 000戶低收入家庭會受惠,其中約有六成會達192個小時——他們全部都達到144個小時,因為是最基本、最低的水平——所以有四成是144個小時至192個小時之間,192個小時或以上的,大約有六成,即10多萬個住戶會受惠。最簡單以一個四人家庭來說,如果按現時最新的數字,即入息為1萬5,500元一個月,不超過貧窮線,有兩名小朋友,太太又沒有做事,是可以領取1,000元的個人津貼,再加兩名小朋友的1,600元,即每個月有2,600元,而我們的資產上限是以申請公屋為標準,即45萬5,000元的資產也合資格申請,所以受惠的人會多,對就業真的有推動的作用,現時勞動市場那麼緊張,我相信會吸引了很多人做事,特別是單親,因為單親會特別寬鬆處理,只要有72個小時工作,便已可領取1,000元,36個小時就可以領600元,再加上(兒童津貼)800元不變。至於入息中位數百分之50至60的住戶,在貧窮線以上的,也可以合資格領一半的津貼,所以整體上來說,這津貼在紓緩貧窮問題、促進就業及鼓勵自強不息、自力更生,及讓小朋友向上流動方面會有很重大的作用。

記者:預算總支出會增加多少?行政費有1億8,000萬元都高過普遍百分之五的百分比?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應該要這樣看:以一個31億元的津貼計劃,有些如租金等是避不開的,若純粹只看員工開支,比例是恰當的,其實,如我剛才所說,我們認為是合理及克制的。

記者:那總開支現時是多少?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總開支,如果只是津貼,我們說的是31億元多一些,時間表是在下星期二在立法會的扶貧小組我會去詳細解釋框架細節,希望可在六月十一日去人事編制委員會,因為要開位、招募工作、電腦、很多流程、很多資訊科技系統,是一個很複雜的系統。然後我們希望可在七月四日去財委會,如果在七月四日獲批,我們會即時展開籌備工作,因為是相當龐大的工程。我們希望在明年第四季可以接受申請,接受申請時,我們會以過去六個月來計算,即如交通津貼計劃,只要申請者提供足夠的資料,我們會給六個月的津貼。

記者:但現時財委會正塞車,你覺得今年可否如期申請撥款?又會否影響計劃申請撥款的時間?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絕對是,如果今年立法會休會前都未能申請撥款,我們便不能展開工作,我們前期一定要有財委會的批准才可以開始招募,在電腦、資訊科技等,因為人手方面如果沒有批准我們是不能開位的,所以是迫切的,我們希望在休會之前,在七月中之前能夠批出,讓我們可以全速展開工作。



2014年5月23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21時44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