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財政司司長會見傳謀談話全文(附短片)
******************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與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和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常任秘書長(庫務)謝曼怡今日(五月十五日)和所有管制人員舉行會議,商討未能及時通過《2014年撥款條例草案》的影響。以下是三人會後在添馬政府總部西翼大堂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財政司司長:大家好。我們受到幾位立法會議員的「拉布」行動影響,《2014年撥款條例草案》將不能夠在五月中的時間通過。剛才我和大約80個政策局和部門的管制人員,總共150多人開會,討論一些應變措施,務求減低今次議員「拉布」對社會的破壞。

  立法會在四月三十日開始進入全體委員會階段,以及處理議員就草案提出的1 192項修正案。直至昨日晚上十時為止,一共進行了大約43個小時,當中接近10小時花了在62次點算人數上,這個嚴重影響會議的進度。

  立法會目前仍然在進行第一組修正案的合併辯論,還有四組合併辯論未開始。完成辯論後,議員要就這1 192項修正案作出表決。如果每項表決要用兩分鐘的話,就需要花上30個小時,即三至四日的時間。之後,立法會還要就納入69個總目進行辯論和表決。

  距離草案三讀還有一段頗長的時間,我們現時還未能夠確定草案會在何時通過,但肯定會較去年五月二十一日為遲。對政府的工作來說是會有相當大的影響。

  《預算案》可否在五月中之前通過是涉及重大的經濟民生問題,影響市民的福祉。考慮到立法會目前的審議進度,我對現時的情況並不樂觀。作為負責任的政府,我們必須有最壞的打算和及早做好一些準備,盡量把「拉布」造成的破壞減至最低。

  我在宣布今年的預算案後,一如以往向立法會申請了一筆臨時撥款,令到政府運作和公共服務在立法會審議草案期間能夠維持。這一筆臨時撥款佔整年開支大約兩成,足夠應付四月和五月的全部開支,但肯定不足以應付六月份的全部開支。

  庫務科早前亦向部門收集了五月和六月的現金流情況。根據最新的分析,我們踏入六月之後會有60多個部門將會在不同時間用盡他們手上的臨時撥款,影響遍及各類型的公共服務。

  我亦擔心我們沒有足夠資金去支付政府和受資助機構全部人員六月份的薪酬。我們在申請臨時撥款時,特別為各項社會福利金,包括綜援、生果金等等,準備了較多的資源,大約是全年開支的三成,加強對弱勢社群的保障。但是到了七月中,這筆錢亦會用完,到時各類福利金亦無法發放。

  為了保障我們的核心公共服務,包括學校、醫院、社福機構等單位不受今次拉布行動的影響,政府需要有效調配手上僅有的資源,盡量利用部門和受資助機構的儲備,騰出更多資金維持核心的公共服務。

  我已經決定暫緩向醫管局、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和教資會資助的高等教育院校發放六月份的撥款,請他們先動用本身的儲備,應付六月的開支。騰出來的51億元現金可以用來維持其他公共服務的運作。這筆錢聽起來好像不少,但是其實不足以應付政府一星期的平均開支。

  另一方面,我們亦會將餘下的現金作出適當的調撥,拉上補下,盡量延長我們核心公共服務的運作時間。

  我知道有些議員提出政府可以向立法會再次申請臨時撥款,我想指出臨時撥款不單不能夠解決「拉布」這個問題,相反,可能會令到「拉布」無了期延續下去,將問題進一步拖延。唯一解決辦法就是議員「拉布」早日完結,表決這個法案,讓立法會和政府都能夠回復到正常運作。

  最後我亦想再向幾位有份「拉布」的議員呼籲,不要再做對所有香港人都有害無益的事情,盡早讓《撥款條例草案》去到表決的階段,讓立法會和政府都能夠回復到正常運作。

記者︰司長,為甚麼會選擇那三個機構去暫緩撥款呢?會不會和「拉布」的議員去見面、談判呢?

財政司司長︰第一,因為那三個是有儲備的,有足夠的儲備去應付這方面,其他那些儲備不夠。第二,其實我和該幾位議員再見面的話,其實我覺得作用都不大。過去幾年,我們亦用不同的時間討論相同的問題,這些問題亦不是很簡單、很草率可以作出決定。好像以退休保障作一個例子,這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政策,需要一段時間,需要市民的參與各方面。大家亦知道周永新教授現正就這方面作一些研究,我們看了該研究之後,這些是要按部就班來做,才可以作出一個決定如何進行,亦不可以草率就茼]為他「拉布」而討論這件事情。

記者:司長,覺不覺得其實你們有責任,政府有責任和「拉布」議員會面?現在他們一直進行「拉布」行動,但是他們也說到,其實他們開始「拉布」之後,你們完全沒有找他們談。其實覺得政府是不是有責任和議員溝通?縱使「全民退休保障」是一些很複雜的議題。

財政司司長:我知道。我剛才已說了,我們和這幾位議員就同一個問題,在過去的幾年討論了很多次,大家很了解對方的立場是怎樣。

記者:司長,你說到情況那麼嚴重,其實是否都希望給一個壓力曾鈺成主席去盡快剪布?另外昨日陳偉業都談到五月底他自己都可以完結辯論,其實你覺得如果五月底完結,對財政影響有多大?

財政司司長:絕對不是創造任何壓力給主席,我們是將一個事實帶出來。我相信作為政府,我們對同事亦有一個責任,令到他們了解我們現在的情況是怎樣。因為我們亦希望他們諒解得到現在的情況是怎樣,當我們要作出一些調撥資源時,大家都可以就茼P一個方向推行。

記者:其實昨日人民力量說五月底已經「拉布」完,人民力量昨日已經講明到五月底,最遲六月初可以表決。有沒有你所說的情況這麼嚴重?到七月都可能沒有錢用。

財政司司長:我想,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我們應該以最壞的情況來作出一個準備。因為,我們現時的責任是怎樣可以提供到一個公共服務給市民。如果我們有甚麼情況會令到這方面有問題的話,我們要作出準備。

記者:司長,你會否再申請臨時撥款呢?因為好像你說到不能解決「拉布」,但會否這樣逼政府到一個「財政懸崖」呢?如果不申請臨時撥款的話。

財政司司長:我們現時都在看,我們覺得(再次申請臨時撥款)解決不到問題,絕對不能解決這個問題,只會令到問題再繼續延續。現時我們已經看看現時的情況,怎樣可以拉上補下,另外,亦作出一些適當的調撥,看看我們的錢怎樣可以用得到。但最重要的是希望議員在立法會上,大家亦了解到這個問題,大家亦是就茬o方面希望盡快去到一個表決階段,令到社會可以回復正常運作。

記者:司長,上年「拉布」時,你們有提到一個「死線」,即是過了這個「死線」公共服務真的會受到影響。今年,其實你們有沒有談到都有一個「死線」,到那一天如果未能完結「拉布」或不「剪布」的話,公共服務真的會受到影響?

財政司司長:理想時間已經過了,五月中是理想的時間,所以我們現時已經要用很多不同的方法、不同的措施,調撥其他的資源,盡量補救現時不足的情況。

記者:……

財政司司長:我們現時對三個機構已經是遲發撥款。

記者:有沒有一條線拉上補下都已經做不到,好像你剛才說的,即公務員沒有糧出或福利的錢不能發?

財政司司長:其實這個「死線」已經過了,「死線」已經過了。

記者:但你現在還可以透過拉上補下去給他們。

財政司司長:這樣已經是一個不理想的情況......

記者:有沒有更差的情況?

財政司司長:因為很多錢,因為我們現時的錢已經用不到,很多地方。所以,我們現時最理想的時間已經過了,其實「死線」都已經過了,但現在做的,對一個政府來說,絕對是不理想的。

記者:但有沒有一個時間是所有錢完全用盡?有沒有一個時間是所有錢會完全用完?

財政司司長:這個比較難說一些,因為我們的撥款是787億,這要看看支付的情況如何,終有一日是會用完的。

記者︰但現時調動總利息的損失是多少呢?即調動了那三個,有沒有數字?有沒有利息損失?

財政司司長︰我們未有。未有計到。

記者︰是不是無論他們如何怎樣「拉布」下去,你們都不會申請臨時撥款?寧願可能那些服務受到影響,等到市民給民意壓力他們,你們都不會選擇讓步?

財政司司長︰這個我覺得不是一個選擇來的。

記者︰會不會又不肯爭取臨時撥款,又不肯和議員去再商討的話,其實是不是和「拉布」的議員鬥氣呢?

財政司司長︰絕對不是。因為剛才我都講過,我們和他們,過去幾年,大家都知道立場是如何的,我們亦不應該受到這樣的要脅而作出一些不適當的更改。

記者︰現時唯一出路是「剪布」?

財政司司長︰我相信議員自己亦有一個責任,對社會有一個相當大的責任,就茬o件事情作出一個決定。

記者:如果大家都不讓步,即你們不讓步,議員又繼續「拉布」,這樣可能最受苦、最受害的就是市民。為甚麼你們寧願不作出讓步,可能去申請第二次臨時撥款呢?

財政司司長:我想不是讓步的問題。我們現時看到如果(申請)第二次臨時撥款是解決不到這個問題,是會令問題更壞,所以,現時這並不是一個選擇。

  同時,剛才(陳)家強亦提出,現時並不止在這堙A其他很多都受阻,例如我們現時在財務委員會已經有47項目受阻。餘下還有七個會議的時間,會不會做得到?這個我們亦有很大懷疑。所以,我們再次呼籲,希望議員盡快把這個討論去到一個表決階段,大家再作出決定。

記者:可否再講多些關於影響方面,現時有三個部門會延遲撥款,透過拉上補下處理,其實是否代表可能首先是公務員薪金未能支付?可否講講你們的應變方法?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常任秘書長(庫務):我簡單介紹一下,去年《撥款條例草案》於五月二十一日通過,過了我們經常說的五月中關鍵時候,結果有三個機構去年六月份的資助需要押後數日支付,(包括)醫管局、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和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如今年通過(《撥款條例草案》)的日子押後,其實押後一日,大家可以想像得到的後果是,遲一日便會有多一些機構的資助金撥款受到影響。我們透過部門所給予的資料知道,六月第一個星期會有五個分目沒有足夠資金支付,六月第二個星期會有13個開支分目受影響,隨後基本上有91個開支分目(受影響)。甚麼是開支分目﹖即是在60多個部門中,尤其是分目(subhead)000最大的開支分目,即支付薪金、運作開支分目會受影響,這是六月下旬就會出現的嚴重後果。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4年5月15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6時03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