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出席國際扶輪3450地區各社聯席午餐會議致辭全文(只有中文)(附圖/短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今日(四月二十八日)出席國際扶輪3450地區各社聯席午餐會議的致辭全文:

Eugene(方奕展總監)、Peter(彭志宏主席)、各位扶輪社友:

  大家好!不知不覺,為期五個月的政改諮詢,已進入最後一個星期。感謝你們的邀請,讓我可以在諮詢期的最後階段,和大家分享一下這五個月來的一些感受,和前瞻未來的工作。所以,很抱歉我不會再向大家介紹諮詢文件的內容,反而希望跟大家談談我的感受,在稍後大家提問的時候,如果有一些關於我們諮詢文件課題的看法和意見,我都很樂意聆聽和解答的。

  在這個接近五個月的諮詢期內,我經常被社會人士和傳媒朋友問,對政改的前景是否樂觀。雖然我的確講過,近來出現了一些力求符合《基本法》有關提名委員會規定的方案,是令人欣慰的現象;但政改要成功,除了要過法律一關,還要在政治上凝聚廣泛的共識。在這一點上,大家都看到現在各個政黨、各個陣營的立場仍是南轅北轍,距離達成共識,仍然是長路漫漫。有同事曾經說笑道,到下一個階段,我們提出政改方案,尋求立法會支持的時候,現在我們使用「有商有量」的宣傳口號可能要有所改變,變成甚麼呢?或許要借用政府另一個宣傳短片,就是打擊店鋪阻街宣傳片的口號:「畀條路薯翨黿o唔得呀?」希望透過這樣可以博取立法會各議員的支持,以求取得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

  當然,我不希望事情變得這麼困難。但這種對於政改、對於實現普選的稍為悲觀的感覺,不是我所獨有的。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在三月所做的一個民意調查顯示,超過53%的受訪者預計,政改方案將不獲通過,二○一七年行政長官選舉辦法將原地踏步。這正正顯示出市民對於政界各方最終就政改方案達成共識,是缺乏信心的。

  我們可以如何為這個困局找尋出路呢?我暫時沒有答案。不過,近日我在讀的一本我同事借給我的書,是一本談判學著作、一本英文書,名為《Getting to Yes》,可能在座有很多朋友看過,因為據說是一本非常暢銷的書本。看過這本書後,帶來了一些啟發。雖然我們現在的工作是公眾諮詢,尚未到「埋身」的談判階段。但從廣義來說,任何化解分歧、謀求共識的工作,其實都是「談判」的一種。《Getting to Yes》這本書的副題是這樣說的--「Negotiating Agreement Without Giving In」。意思不是說,大家在談判時要鐵板一塊、寸步不讓;反而是指出談判各方只要聚焦於彼此的真正利益,發揮創意,就往往可以達成雙贏協議,而無須任何一方利益受損。我認為,書中提出的以下兩個原則,值得我們在政改工作中作為參考。

「茞援顜Q益,而不是立場」
-------------

  第一個原則,就是「茞援顜Q益,而不是立場」(focus on interests, not positions)。利益和立場有甚麼分別呢?我們用一個業主和租客商議租金為例子,業主開價,租客還價,兩者的差距,就是立場上的分別。如果雙方的談判只茞援饈痕髐竷迭A談判就成為一個零和遊戲;遇茈蒆麙j硬的對手,議價過程往往都是不歡而散。但業主和租客的利益,其實不單是金錢上的回報和付出。例如,業主會關心租金收入的穩定性,租客會關心單位的保養維修等等,雙方利益在這些方面往往並無衝突,甚至是一致的。如果雙方能考慮彼此立場背後的真正利益,尋找共同點,所得出的租約協議,往往既為雙方滿意,又能鞏固雙方關係。

  這個分析,如果用於政改的場景,也可說非常合適。近日,不同政黨、團體紛紛公布其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的方案,這些都是立場的陳述,而且彼此差距很大。但這些不同的立場所代表的真正利益究竟是甚麼呢?換句話說,大家真正追求的目標是甚麼呢?不少人強調要依法辦事,按《基本法》規定落實普選;有些人強調制度要讓不同政見的人都可以參選;有些人希望提名過程盡量反映民意。這些利益,看似紛紜;但仔細一看,其實可以並行不悖。也即是說,大家表述的立場或許有差距,但大家真正追求的利益並不一定矛盾。如果大家能夠致力去找出彼此利益的共通之處,而不是聚焦於立場上的分歧,就有機會可以增加達成共識。

  一般人傾向按茼菑v的「立場」來談判,這是可以理解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談判的人往往並非以個人身分談判,而是代表茪@個群體,群體中較為激進的勢力也會施以壓力。在這個情況下,能否堅守立場,成為了談判的人能否取信於支持者的指標。然而,堅守固有的立場,而忘記群體的真正利益,對達成一個互利互惠的協議,其實是很不利的。亦很遺憾,這情況在香港目前的政改討論中似乎越來越明顯。政治人物和政黨往往受蚇E進勢力的牽制,不但在立場上難以調整,即使是與其他各方接觸,嘗試調和彼此看法,也隨時被認為是出賣群體,動輒得咎。在這種缺乏互信的情況下,要談共識,實在非常困難,亦可能需要一些勇氣。

  然而,如果因茬o些原因,讓一個實現普選的機會白白溜走,我認為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因為我們失去的不僅是全港市民在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的機會,亦是二○二○年普選立法會,以及在以後繼續按實際情況不斷優化選舉安排的機會。我在今次諮詢過程中感受最深的,就是廣大市民對二○一七年首次普選行政長官的熱切期盼。剛才我提及的中大調查,也指出超過七成受訪者不接受政制原地踏步。香港人在政改一事上的利益,其實高度重疊,非常一致。各政黨、團體既然是代表市民大眾,雖然各自對政改有不同立場,但都應該為這個更大的社會整體利益和長遠利益而努力。我想這就是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先生在上海呼籲立法會議員要「求大同、存大異」的意思,也呼應今日午餐會用「廣納多元、共建大同」這個主題。

  因此,我呼籲社會各方,在這個影響深遠的政改問題上,不要自限於固有的立場,而要努力尋求彼此相容的利益,更要追求社會的整體和長遠利益,為一個共贏的普選方案而努力。

「針對問題,不針對人」
-----------

  這本書值得我們參考的第二個原則,就是談判的人應該「針對問題,不針對人」(attack the problem, not the people)。然而,對事不對人,知易行難。畢竟,談判者都是人,有情緒,有自己對事物的看法,人與人的溝通又容易會有誤解。那麼,如何才能把問題和人分開,讓我們可以客觀理性地討論呢?這本書提出幾個有用的方法。

  首先,我們要把彼此看成是夥伴,而非對手。如果用圖像比喻,談判者不應該是坐在桌子兩邊對峙,而應該在桌子的同一邊而且要並肩而坐,共同處理面前的問題。這種定位很重要。我們把對方視為對手抑或工作夥伴,會直接影響談判的互動,影響達成共識的機會。在政改的事情上,坊間把泛民和建制、泛民和中央描繪成敵對雙方的論述相當多。但大家不應該忘記,其實社會各方都有一個共同問題要面對,就是如何按荂m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相關決定,讓香港的政制能夠進一步民主化,為香港帶來普選。如果大家能調整心態,坐到桌子的同一邊,攤開問題,攜手處理,相信可以打開嶄新局面。

  第二個把人和問題分開的技巧,是「向前看、不向後看」。有過吵架經驗的人都明白,我們和家人、朋友如果有爭執,有時會花很多時間「向後看」,爭論問題為甚麼發生,對方以往做錯甚麼事,而不是如何共同處理當前的問題。

  回歸以來,兩次政改的過程中,都令各個持份者之間,甚至在個別政治陣營內,產生了一些猜疑和不信任。如果讓這種負面情緒和觀感延續到今次政改,事情會很容易拉倒。我們可以選擇停留在過去,亦可以選擇展望未來,給各方一個新的機會,共同面對面前的問題。哪一個選擇才符合彼此的利益,以及社會的整體和長遠利益?事實是非常明顯的。

  避免人的因素影響我們處理問題的第三個方法,最為基本,也最為重要,就是透過溝通和聆聽,增加彼此的互信和了解,避免誤會和猜疑。談判不能夠沒有溝通,如果談判者放棄彼此溝通,只是和自己的支持者對話,談判是不可能成功的。溝通也不能只有形式,要有實效。最有效的,莫過於直接的會面和交流。所以,在這五個月的諮詢期內,我們政改諮詢三人小組,加上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劉江華,我們出席了超過170場諮詢活動。我自己的經驗是這樣的,跟議員、政黨人士、專業人士、街坊、年輕人面對面傾談,和看報紙和讀同事做的報告,感覺是截然不同的,亦是透過面對面的接觸,那種感覺是非常實在。我們安排立法會議員和中聯辦代表開早餐會,訪問上海與中央官員見面,目的也是一樣,希望增加議員和中央政府之間的了解。我們常常被問,搞這些諮詢會、這些會面,到底有沒有縮窄分歧。這也許是問錯了問題。直接的溝通,關係的建立,並非一蹴而就,而是要涓滴成河、聚沙成塔,是朝蚢F成共識邁出的第一步。

  談了這麼多,不是說政改要達成共識很容易,只須幾度板斧就可以。談判是困難的,尤其是政改這麼茲事體大的事情上,成功和失敗影響深遠,市民期望甚殷切,參與者,特別是將來要投票的議員,他們的壓力是相當大的。不過,如果我們茞援韟p何實現各方的真正利益,而非彼此立場上分歧;致力於共同解決問題,摒棄一些猜疑和一些不信任,那麼這條本來又窄又難走的普選路,相信會變得寬闊一點,平坦一點。

  《Getting to Yes》這本書記載了一個故事,是這樣說的:一個美國家庭到英國倫敦旅行,在海德公園玩起在北美流行的飛碟遊戲,一個旁觀的英國人問:「我看了你們很久,很想問一個問題:到底誰贏了?」這種傳來傳去的飛碟遊戲,其實並沒有輸贏;也可以說,一家人度過遊戲的歡樂時光,所以大家都是贏家。我真誠希望,社會可以同心同德,推進政改,不問誰輸誰贏,誰作了讓步,誰佔了誰甜頭,只問如何達致互利共贏。明年,政改方案能夠順利過關,二○一七年超過五百萬名香港合資格的選民便可以首次行使選舉行政長官的投票權,一人一票選出他們心目中理想的行政長官。有這樣的結果,我相信大家都是贏家。所以,就讓我們一起朝耾etting to universal suffrage這個共同利益和目標而努力吧!

  多謝大家。



2014年4月28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7時44分

圖片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