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就馬尼拉人質事件會見傳媒答問全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四月二十三日)在行政長官辦公室地下大堂就馬尼拉人質事件會見傳媒的答問全文:

記者:特首,我想問一下,其實事件已經(發生)三年多這麼久,你剛才都說親自見過阿基諾三世。不過,其實阿基諾到現時一直都是「致歉」而不是「道歉」,現時用的字眼都只是用了最悲痛的歉意,是否等同道歉?以及事件到現在突然有協議,其實突破點在那堙H譬如說你覺得當中是否有過中方的壓力呢?其實香港對菲律賓的制裁是起不到作用。同時,你是否覺得這個致歉近四年到現時才來,解決是否太長?

行政長官:轉捩點是出現在去年十月,我和菲律賓阿基諾總統同時出席APEC(亞太經濟合作組織)會議期間,我向阿基諾總統提出兩地要妥善解決這件事才可以讓我們兩地關係正常化,當時阿基諾總統是同意在當日下午我們有一次正式會面。在該次會面結束前,阿基諾總統委派了內閣部長,亦即今日帶菲律賓政府代表團前來的內閣部長代表他和菲律賓政府繼續與特區政府磋商這件事。

  因此,今日我們與內閣部長達成的協議,包括內閣部長向特區政府、向受害者和家屬表示的歉意,是代表菲律賓政府的。

  在這個過程當中,我亦向傳媒和全社會多次表達,特區政府處理這件事是有決心的、有信心的,而且我們做這件事,我們有一個明確的目標,亦是有策略、有部署。所以,過去六個月,尤其是在得到中央支持下,我們的工作取得今天的成果。

記者︰CY,我想問,其實三年前總統都是講了,即阿基諾三世都講了regret這個字眼;三年多之後,你爭取完之後,都是the most sorrowful regret。其實是不是只是一個寸進呢?政府爭取了這麼久,爭取了甚麼呢?以及regret這字眼一般外交層面都是譯作「遺憾」,為甚麼你會譯做「歉意」呢?

行政長官︰今次這是一個整體的解決方案,一直以來,我都向大家講,首先我們第一服務對象是受害者和家屬,而其次我們提出該四點訴求,亦是一個總體訴求。今次菲律賓方面,他們是有誠意解決這件事,而且除了他們表示歉意之外,同時警察總長亦都-這個是菲律賓的國家警察總長,亦向特區政府及受害者和家屬,呈交了一個書面公函表示歉意。所以今次這個解決方案能夠得到家屬和受害者的接受,我們認為,菲方他們是盡了最大努力,而這個結果應該可以接受。

記者:究竟信中有否提到apology這個字呢?還是都是用regret這個字呢?還有,就指菲律賓方面都做到很多東西懲處官員,但是回看林雯洛,其實他最後都是撤銷控罪,到現在也不需要負上責任。其實特區政府對於這個問題是否滿意?

行政長官:懲處這個問題還未完成的。正如我剛才和大家說,懲處的工作仍然進行中。還有一些調查,無論是行政方面的,又或者是刑事方面的懲處仍在進行中。菲方向我們保證,他們會向我們繼續交代進度。

記者:你曾經和內閣部長代表菲律賓政府去談和磋商,其實想問今日有沒有和馬尼拉市長或市議員洪英鐘談過呢?角色是甚麼?和最重要想問增加賠償的金額是多少?

行政長官:有三個方面的。一方面就是內閣部長是代表菲律賓總統和菲律賓政府的,這個在我去年在峇里和菲律賓總統見面時,菲律賓總統當面就這件事繼續通過內閣部長來商談。今日一共有發言的,我們見面時發言的有內閣部長,亦有馬尼拉市長,今日沒有來但向我們呈交了一封公函的就是菲律賓的國家警察總長。這三方面代表菲律賓方面在這件事上面有關的部門:一個就是警察部門;因為這件事發生在馬尼拉,所以馬尼拉市長親自來了,亦在會議上表示了歉意;另一個就是國家層面,就是由內閣部長來代表。所以今次這個會議菲律賓需要負責的不同層級和有關方面的官員,他們都有出席或者呈交公函。

(請同時參閱答問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4年4月23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9時47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