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司司長出席香港專業聯盟「財政司司長午餐演講」致辭全文(只有中文)(附圖/短片)
******************************

  以下是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今日(四月二日)出席香港專業聯盟舉辦的「財政司司長午餐演講」的致辭全文:

PC(香港專業聯盟主席劉炳章)、各位專業學會的會長、各位嘉賓:

  大家好。

  我覺得很榮幸獲邀出席香港專業聯盟今日的午餐會。今天的議題是「香港公共財政的可持續性」。

  這個題目令我想起大約兩星期前,我出席商會聯合舉辦的午餐會,當時周松崗爵士在結論環節,分享他的個人經歷。Sir CK說當他還是junior時,即是很久很久以前,當時他的小孩子還很幼小,有樓要供,財政又緊張。他就要求太太想想如何節省開支,太太卻叫他想想如何多掙點錢。這個溫馨提示,令他學會了致富不能單靠「慳錢」這個道理。

  結果如何?Sir CK當天沒有講。不過大家都很清楚,年輕的周爵士從此努力工作,步步高陞,事業有成,轉身成為商界領袖,工作越來越忙,賺錢時間越來越多,花錢時間越來越少,收入增長持續高於開支,我們不難想像周家財政很快便出現「結構性盈餘」,不但很快還清按揭貸款,生活過得舒適,財政儲備還不斷膨脹。

工作小組結論
──────

  同樣顯而易見的是,如果政府開支增長持續高於收入增長,出現「結構性財赤」的情況,亦只是遲早的問題。

  「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分析了人口結構的變化和價格調整,因應不同開支增幅的情況,做了多個不同的推算。相信大家都有留意小組報告的結論,我不需要再次詳細介紹。簡單地說,如果公共開支的增長繼續高於收入的增長,而政府不採取任何應對的措施,「結構性財赤」將於若干年內便會出現。

  過去一個月,傳媒報道了不少相關的討論。我將其中的質疑歸納為三大個不同的種類。

長遠推算不可信?
────────

  最「致命」的質疑莫過於以下這一個:「司長你年年估錯數,一年的預測也不準,我們如何能夠相信你二せ三十年的預測呢?」我實在有點「無言以對」。我當然要對「估錯數」負起全責,但是今次是小組做的預測,不是我做的預測。這次預測是經過小組成員,亦是大家熟識的學者和會計師、稅務、精算行家的覆核,預測應該是相當可靠的。

  其實,小組這次做的是排除經濟周期影響的趨勢預測,與我每年預算的性質不同。我每年做的按年預測,會被不受我們控制的外圍經濟波動影響,不確定性較高。王于漸教授最近的一篇文章在報章內(刊登),也有解釋為何長期經濟預測的準確程度,會遠高於短期經濟預測,大家有機會可以看一看這篇大作。

預測太悲觀?
──────

  第二類質疑,就是認為小組高估開支、低估收入,沒有考慮一些「動態」因素,例如戰後嬰兒潮的一代比較富裕,可以帶動銀髮市場;或者現時大多數在職人士有MPF,他們退休後對福利的依賴應該較低;或者適齡學童人數減少,教育開支應該較低;又或者現在國家經濟強勁,未來經濟增長應該較高等。這些「動態」因素,其實小組都已經直接或間接反映在推算內。

  小組成員考慮過人口老化、考慮過經濟發展越趨成熟等因素,預測香港未來二せ三十年的實質經濟增長平均每年2.8%,名義經濟增長平均每年4.4%,從而推算政府收入增長平均每年4.5%。有人覺得這些預測是太低太保守,但是事實上,如果我們跟其他一般成熟經濟體來比較,這預測已經是比較樂觀比較高的。

  過去三十年,本港實質經濟每年平均增長4.6%。當中1.3%來自勞動人口的增長,其餘約3%是來自勞動生產力(labour productivity)上升,當中包括過去三十年土地發展、基建投資、資本深化和香港市民教育水平大幅上升等等所帶來的技術、效率提升。由於未來勞動人口減少,我們在人口報告亦看得很清楚,要達到小組估算每年平均2.8%的實質經濟增長,勞動生產力的增幅便需要維持在每年3%相當高的水平,即是說未來二せ三十年,須要與過去三十年經濟高增長期相若。這個預測其實是相當進取、相當樂觀的。

開支不會再高速增長?
──────────

  第三類質疑指出,特區政府過去已經推出了大量民生措施,未來應該不再有大量新政策推出。例如過去十年,政府落實增加大學學額、大學學制三改四、十二年免費教育、小學小班教育、幼稚園學券、長者醫療券、長者乘車優惠計劃、長者生活津貼、低收入交通津貼、低收入家庭補助等政策。基建方面,隨荋銡]澳大橋、五條鐵路、各個道路工程、十數個開始或正在興建和擴建醫院等項目落成後,應該不會再有太多大型基建項目。因此,未來政府在這方面的開支增長,也應該會較過去慢。

  我們過去確實做了不少民生和不少基建工作。由一九九七至九八至二○一二至一三年度,政府的總開支累計增加了94.1%,經常性開支累計增加了75.6%,超越了同期收入累計增長的48.4%和累計名義經濟增長的57.2%。其中教育、醫療和福利三大範疇的經常性開支增長都較收入增長和經濟增長為高,證明了政府並沒有刻意低估收入來限制開支增長。

  大家需要知道,小組目前的推算仍未包括尚未拍板的政策,如免費幼稚園教育,未包括房委會的公營房屋計劃,也未有包括第三條跑道、未完成的鐵路和道路網、醫院和長者院舍、土地開發等基建設施的支出。

  各位,我回應這些質疑,目的不是要證明「結構性財赤」一定會出現,香港即將瀕臨財政危機。我只是希望社會的討論回到如何避免「結構性財赤」出現,因為要維持香港公共財政的可持續性,我們需要多管齊下,同時控制開支增長、增加收入、擴大經濟容量、推行儲蓄計劃。這不能夠單靠政府的政策來推行,社會的支持是不可缺少的。

控制開支
────

  在開支方面,小組建議把公共開支維持在本地生產總值(GDP)的20%。其實,在過去四十年,政府的支出一般都不超過GDP的20%。

  有意見擔心20%的開支指標會窒礙香港經濟發展。我們要明白維持這個指標,並不表示不增加開支,甚至停止進行基建和教育等措施提高競爭力的社會投資。單在今個財政年度,雖然開支佔GDP少於20%,但是基建工程開支超過700億元,教育的經常性開支也超過600億元。

  不少學術文獻亦顯示,公共開支佔GDP較低的經濟體,經濟增長往往較快,因為一般而言私營部門推動經濟的效率比較高。況且,公共開支比例較高,稅收亦要較高,這個情況既不利營商環境,也會削弱長遠競爭力。所以,關鍵是支出增長需要跟經濟增長互相適應。

  一般來說,透過增加公共開支刺激經濟,通常是在經濟處於收縮期、私營部門不願意或者無能力增加開支時才採用,這並不是恆常性的手段。就如二○○八年金融風暴以來,外圍經濟不穩,我們採取了一系列「穩金融、撐企業、保就業」的反周期措施,包括了一次性的措施。這些措施涉及的開支,只佔政府全年公共開支的小部分,一般只是幾個百分點,但卻在經濟不明朗的時期,這小部分發揮了提振經濟和保障就業的作用,幫助及保持經濟增長動力。正如我剛才提及,政府在同期做了很多民生和基建工作,這些項目是佔公共開支的絕大部分。這方面的工作並沒有因為一次性的措施而減少。今年預算案的一次性措施和其他公共開支的比例是一對十九。如果我們只看荂u一」的方面,其實就刻意忽視了「百分之九十五」的整體支出。

  除了維持20%指標來控制公共開支總量之外,我們也要努力提升資源運用的效率。我們須要加強內部資源分配機制的紀律,將涉及大幅增加經常性開支的政策,須詳細評估優先次序、成本效益和長遠財政延續性。各部門亦應檢視本身的工作和資源運用的優次,整合不合時宜或重疊的服務,提升成本效益。

增加收入
────

  至於收入方面,周太提醒Sir CK要掙多點錢,除了改變他的理財哲學和周家的財政狀況之外,同樣的提醒也適用於公共財政。

  近年我們廢除遺產稅、廢除葡萄酒稅、豁免離岸基金繳付利得稅、寬免ETF交易印花稅等,推動有關行業發展,政府收入未有減少,反而增加。同樣地,如果我們要增加稅種或改革稅率,在作出決定之前,必須客觀評估因加得減的可能性,不要以為加稅就一定可以增加政府收入。日本在昨天開始增加消費稅,值得大家留意,從而分析加稅對經濟和政府收入的影響。我們可以留意一下(增加消費稅)在未來幾個月對整個日本的經濟會有何影響。

  香港稅基比較狹窄,無論是利得稅抑或是薪俸稅,都是依靠小部分企業和人士繳交。接近九成公司無需繳納利得稅,其中八百家納稅最多的公司所繳的稅款佔利得稅收入的百分之六十四;至於薪俸稅方面,在三百六十萬納稅人之中,大約二百萬人無需繳納薪俸稅,其中二十萬納稅人所繳稅款佔薪俸稅總額超過八成。怎樣擴闊稅基?怎樣增加稅收?怎樣吸引這些納稅的企業和人士留在香港繼續交稅?這些都是值得我們深入研究的重要問題。

  同時,政府也必須做好把關工作,打擊逃稅、避稅,追回應收的稅款。對於政府的收費服務,我們要按「收回成本」、「用者自付」和「污染者自付」等原則,逐步提高收費,否則對沒有使用相關服務的市民是相當不公平的。

發展經濟
────

  保持香港的經濟動力是增加政府收入最重要的一個環節。

  我在預算案中指出,土地和人力供應已經成為限制香港經濟發展的兩個最大的因素。我們正積極改變土地用途、適度增加土地發展密度、開拓新發展區、研究大型人工島、善用岩洞和地下空間等方式,多管齊下,增加商、住土地供應。我們也必須致力釋放勞動力、加強培訓本地人才、吸引多些外地人才等措施,務求在質和量方面提升香港的人力資源。這些措施的目的是要擴大香港經濟容量,令香港更能抓住內地經濟騰飛和環球經濟重心東移的機遇,眾多行業也會同時受惠。

  在個別產業方面,香港的專業和工商支援服務有獨特優勢,是近年發展迅速的產業之一,對本地生產總值和就業職位的貢獻達13%,即是佔GDP 13%,職位來說亦佔總數的13%,亦促進其他行業向高增值方向發展。政府因此一直加強G2G聯繫,為專業和工商支援服務爭取更多的開放措施、更大的發展空間。

  我們透過CEPA,為香港專業人士爭取進入內地市場,這個過程是艱巨的。我們會繼續就業界的建議和訴求,向中央政府反映,協助業界好好利用CEPA。至於海外市場,我們現時已與新西蘭、歐洲自由貿易聯盟國家和智利簽訂自貿協定,涵蓋廣泛的服務界別。香港的服務提供者,可以在對方的市場,享有具法律保障的市場准入和國民待遇,得到更有利的經營環境,有助業界開創更多商機。香港與東盟的自貿協定談判,也將於今年稍後展開。

  另外,除了跟內地落實全面「服務貿易自由化」之外,我們正參與WTO的《服務貿易協定》談判。參與談判有二十三個經濟體,其中包括了香港十大主要服務貿易夥伴之中的八個。大家將尋求訂立高水平的開放承諾。《協定》一方面保障香港出口服務的市場准入,另一方面,我們也會給予海外服務提供者保障,吸引他們在香港營商和創造就業。

  各位,我期望香港專業服務能夠更好地發揮優勢,為自己行業開拓更大的發展空間,同時亦促進其他產業向更高增值方向邁進,增強香港整體的競爭力。你們有好的業績,便有更大的能力繳交更加多的稅款,對維持香港公共財政的可持續性,是有極大的正面作用。

  多謝各位。



2014年4月2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7時1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