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康復服務和輸入外勞與傳媒談話內容(只有中文)
******************************

  以下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三月二十九日)出席協康會「十全十美」慶華中心重建計劃啟動禮後,就康復服務和輸入外勞與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想問問有關「私人土地作福利用途特別計劃」。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私人土地作福利用途特別計劃」是本屆政府改善社福設施而向前行一大步的一個重要政策,我們透過一個盡量資源運用和地盡其用的原則,與非政府機構攜手合作,鼓勵他們如果有地方可以重建、改建或加建,我們會在政策方面配合,以及動用獎券基金的資源資助其興建費用和裝備等等。現在為止,有40多個機構遞交了他們的申請書,涉及60多個計劃。如果全部落成,我們估計未來五至十年會提供額外17 000個服務名額,其中9 000個是長者方面,當中2 000個是日間護理,7 000個是住宿。在康復方面,有2 000個是住宿,6 000多個是日間訓練,包括學前兒童康復服務。這一連串的設施會大大改善整個福利服務的水平,最重要是在供應方面會增加,會紓緩了輪候時間和對家長的壓力,就這點來說是重要的一步。

  今日這間中心的啟動禮標誌茬o計劃的一個開始。中心目前有60多個這些(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資助)名額,將來會倍增至120個,這是第一點。第二,我們今屆政府在任期完之前,即二○一七年六月之前,單單在康復服務的名額,便會增加6 200個,其中1 471個是學前康復服務給予小朋友,特別是有自閉症和特殊需要的小朋友。政府亦會在資源方面增加,在下一個財政年度,我們會投入51億元於康復服務方面,與去年的43億元比較,增加了百分之十九那麼多,與上一屆政府開局的時候比較,當時只得28億元,增加了超過八成,可以看到政府越來越重視康復方面的水平和服務質素,質和量我們都一樣重視。

記者:針對自閉症,就他們的家長和家庭支援,政府可以有甚麼幫助?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在自閉症方面,現在的需求是很殷切的。目前我們有6 000多個學前康復服務名額,其中很多都是自閉症小朋友。我們紓緩其輪候時間,因為一至六歲是黃金檔期,越早介入對小朋友越有幫助,可以進入主流學校,融入社會。現在我們希望縮短輪候時間之餘,我們今屆政府會提供名額1 471個。另外,我們會利用關愛基金,自二○一一年十二月開始,資助一些正在輪候這些資助服務的家長。如果正在輪候的是來自一般基層家庭,收入不高於入息中位數百分之七十五──我們不計算資產,不會有資產審查──則可以領取資助,可以在坊間購買一些自負盈虧的服務。鑑於計劃很成功,所以特首於今年《施政報告》中宣布將此計劃常規化,社署(社會福利署)亦在這個財政年度爭取到5,336萬元的經常性撥款,可以提供數千個名額予這些有需要的小朋友,讓他們在等待資助額的時候,可以有最低限度一年的資助,每月最高可以領取2,615元,一年有30,000多元,讓他們於坊間的機構購買服務,包括例如協康會,他們也有340個服務名額可以使用這個資助。所以,我們兩條腿走路,一方面可以資助,另一方面透過政府的資助在坊間買服務,以補不足,紓緩家長於這方面的壓力。

記者:關於外勞,你很強調時間限制,即合約完了外勞便要離開。其實就這個時間,政府會如何介入合約當中?又或者最長、最短會有多久?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一般這些外勞合約是兩年,但合約完了之後他們便要離開。假若合約是18個月,工程完成後,外勞是否可以在香港做散工呢?這是不可以的,要遵從合約,例如A合約、A僱主,就要是A僱主,即使是A僱主調到B工程也好,我們都有嚴謹的規定,是不容許這樣做的。因為這是要確保本地工人的就業,亦是要確保我們本地工人的權益,我們會堅守這個原則。

記者:即是說這個時間限制都是由僱主和僱員雙方定立,政府不會主動介入?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不是,像我剛才說,合約本身一般是兩年,不能多於兩年,是兩年的合約。但如果工程於18個月後便完成,工程完成後僱員便要離開,不能因為剩下六個月而借予第二個僱主,這是不行的,絕對不能這樣做。

記者:政府於監管上會否很困難?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監管沒有問題,因為以往我們也有一定的經驗,外勞於香港不是新的事物,我們已經有了十多年,不同行業也有外勞。所以我們今次這個計劃事實上具一個針對性,只限工務工程,亦有三個大原則。第一個就是不能繞過勞顧會(勞工顧問委員會);第二就是不可影響本地工人的就業;第三,我們一定不會容許剝削。在這三個原則之下,我們希望能夠好好地規管,是一個雙贏的局面:一方面本地工程可以按時間表施工,對香港整體的發展是重要的;另一方面,本地工人也有好處,因為如果有工程延誤,有些工人可能會未能開工。很簡單,因為建造業是一環扣一環的,釘板、泥水、批盪、落石屎,如果未能釘板,就不能落石屎。如果釘板工人不足夠,釘板工程延誤則令石屎工人沒工作可做,泥水、批盪更加不能開工,因為是一層一層的去做,是千絲萬縷的。所以大家要明白,如果任何一個工序有樽頸出現的話,便一定要把樽頸解決,對整個就業都有幫助。

  第二,「中工」都可得益,因為培訓後的學員一般來說都是「中工」,還未能做大師傅。在跟師傅期間如果有外勞,那些師傅級的工人就可以有多點時間督導「中工」,讓本地工人早點成熟、早點上位、早點做「大工」,從而可以減少外勞的人數。

記者:那麼政府如何可以確保在輸入外勞期間不會影響本地工人的工資?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在工資方面,我們今次很明顯地用一個貼近市場的工資,是高於市場的工資中位數。我們一貫的原則就是輸入外勞不能夠低於市場工資的中位數,但因為有工會意見反映表示這個中位數是有滯後的因素,所以我們現在取一個貼近市場的工資,這個工資是與工會、商會大家討論得來的,因為建造商會與工會有一個協議,一般是看三年的,例如搭棚、紮鐵,今年1,700元,明年1,850元,還有後年的工資,定好了之後,我們會跟從這個指標。如果沒有的話,我們會去調查,並取得工會和商會大家的同意,所以這是有一個客觀性和準繩度的。



2014年3月29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7時31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