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教授今日(三月二十七日)傍晚啟程前往廣州前,與傳媒的談話全文:

記者:局長,今日按照機制得出可以的加幅為3.6%,去年為2.7%。其實就這個加幅很多人都有批評,並指港鐵的服務未改善好便加價。另再想跟進有事故發生,將這反映於港鐵高層的薪金方面,有關的進展為何?同時,你如何看這個加幅?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首先,今次的加幅都是按照一個直接驅動的方程式,這方程式在去年,即二○一三年年初票價調整機制的檢討內都已作修訂,主要是將生產力因素的數字加大了。這即是說,我們要求港鐵每年都要增加生產力。現時的方程式主要是看看每一年綜合消費物價指數的變動,以及運輸行業名義工資(指數)的變動,加起來每樣再一半,再減除生產力因素。可以看到現時的數字(加幅)是低於去年的通脹,亦低於工資的增長。

  在去年年初修訂的票價調整機制,亦設有「封頂」的機制,若得出來的數字是高於去年年底,即第四季度的家庭入息中位數,這是用來量度巿民的負擔能力,以家庭入息中位數來「封頂」。在二○一三年年底,家庭入息中位數數字是6.2%,因此可以看到現時按機制、方程式得出3.6%的加幅是低於這些宏觀的數字。

  當然,巿民關心港鐵近期的一些事故,這政府亦很關心。我們敦促港鐵盡快做好這方面的補救工作,港鐵現時事實上對任何事故,都要查清楚因由在哪堙A盡量在系統方面作檢討。由於東鐵最近接連發生與絕緣體有關的事故,亦有一些鐵路路線出現架空電纜的事故,所以港鐵會聘請獨立專家進行客觀、全面的檢討,政府方面亦要求機電工程署作為監管鐵路安全的機關,第一它本身會進行檢查,亦會聘請一位海外專家作檢查。我們希望透過雙重的獨立專家參與的檢查,能全面地檢現我們鐵路系統安全方面的問題。

  任何服務的延誤固然對巿民造成不便,港鐵都很明白,所以都盡量在一有事故時,做好配套工作。當然,最理想是盡量減少這些事故。

  至於你問的另一個問題,即過去在立法會內,有議員提到有些重大事故,究竟港鐵公司高層應否要有些承擔?在這方面,我們將立法會的意見轉達予港鐵公司的董事局,港鐵公司董事局轄下的薪酬委員會亦研究,究竟若有重大事故,如何能夠在每一年釐定高層人員的浮動薪酬方面,當然他們仍正在研究,有甚麼的結果,當然亦會有所決定。

記者:最快何時會有結果?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我不可以代港鐵公司回答這個問題。但正如港鐵公司的行政總裁較早前出席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時表示,港鐵公司是會研究如何能夠將薪酬問題和重大事故作某種的關連。

記者:可加可減機制已推行了數年,即使去年經調整後,都沒辦法改變加價這事實。其實會否如有些聲音、研究般,港鐵如達到某一些盈利後凍結加幅,不用啟動機制。這是否值得研究的方向?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在二○一二年我們啟動了對票價調整機制的檢討,並曾諮詢公眾,亦因應諮詢過程中得到的意見,我們與港鐵公司商討,終於在去年年初達成了有關機制調整的具體方案。首先我要解釋,「可加可減」,甚麼時候會減呢?假如通脹收縮,或甚至是通縮,或工資是負增長,在這個時候當然會是減票價,而巿民的負擔能力出現了負數等等。但若社會經濟上有增長,工資有增長,在物價方面有增長,固然營運鐵路的成本亦有增加。所以「可加可減」反映了重要數據的變動。

  至於港鐵有盈利時,如何能夠與巿民或乘客有所分享?在去年我們的修訂機制有兩個新的元素,一是視乎港鐵每年基本業務的利潤,這包括了它所有鐵路營運的業務、一些商業方面或零售方面、商場的收益,亦包括物業方面的收益。將這基本業務利潤內,按照一個計算方法,跟乘客有所分享的。按照去年,即二○一三年,它的基本業務利潤是86億(元),所以乘客方面可分享1.25億(元)。

  此外,就服務表現方面,我們都有一個針對超過了某些時間的服務延誤的罰款制度。按照方程式,去年總計共2,750萬(元)的罰款。這些罰款和我剛才所說的利潤分享的款額,是會透過稍後的每日第二程九折優惠來回饋乘客。



2014年3月27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1時47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