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署理教育局局長就「妥善處理跨境學童引伸的問題」議案總結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是署理教育局局長楊潤雄今日(三月二十七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妥善處理跨境學童引伸的問題」議案的總結發言全文:

主席:

  我再次感謝提出原議案的譚耀宗議員,提出修正案的六位議員,以及昨晚和今天在會上發言的議員,多謝大家的寶貴意見。

跨部門督導委員會 協調部門工作

  我在昨日的開場發言已經指出跨境學童其實是香港人,所以我們和陳家洛議員的看法一樣,由始至終沒有將他們視為問題。事實上,跨境學童人數在過去數年大幅飆升,的確引伸了不少問題,當中涉及多個範疇,不單教育,亦觸及交通、過境、社會福利等。處理這些問題時,相關政策局及部門會互相協調,制訂有效的應對策略,有需要時更會成立跨部門的工作小組。舉例說,跨境學童的過境及交通安排涉及多個部門,政府已成立跨部門督導委員會,以有效處理相關事宜。

  過去數年,政府為跨境學童提供的特別交通安排及便利過境措施包括:向乘坐本地校巴的跨境學童發出學童禁區許可證(涉及人數由二○一一/一二學年的約6 000人增至二○一三/一四學年的約8 100人)、在廣東省政府的配合下提供跨境校巴特別配額(由二○一一/一二學年的62個增至二○一三/一四學年的140個)、在上學及放學時段特別闢出專用櫃檯以加快處理跨境學童的出入境手續、提供「跨境學童e-道」、推行「跨境學童簡易過關程序」及提供「免下車過關檢查」服務等。

  政府每年均會因應情況,與內地當局協商適當的跨境校巴特別配額數量,以及重新檢視及審批跨境校巴特別配額和學童禁區許可證的申請。

  雖然我們一直在可行情況下,為跨境學童安排特別措施,便利他們過境上學。不過,各管制站的處理量始終有上限,同時內地亦需有相應的過境及交通配套配合,故此可能沒法完全滿足所有學童對個別口岸的需求。在此情況下,我們希望家長應自行為子女上學作合適的考慮和安排,不能完全依賴為便利跨境學童上學所作的特別措施。

  政府一直有透過「學生車船津貼計劃」,為有經濟困難的跨境學童家庭提供在香港境內所需的平均公共交通津貼,審批原則和本地學童一致。通過入息審查的跨境學童,他們可獲全額或半額的交通津貼。我們會不時檢討「學生車船津貼計劃」的運作,令真正有經濟困難的學生得到適切的支援。

統計調查 掌握數據

  有很多議員也提到政府掌握數據的問題,政府統計處於二○○七至二○一二年間進行了六次「內地女性在香港所生的嬰兒統計調查」,搜集這些父母的一些基本社會經濟特徵資料及他們對嬰兒的未來居住安排的意向。統計調查提供了重要的參考資料,協助各政策局和部門制定和更新其各自有關香港人口的政策綱領和行動計劃,如有需要,教育局亦會考慮搜集其他合適的數據,以便更能掌握最新實況。

跨境學童 過渡性現象

  近年跨境學童數字飆升,主要和雙非嬰兒大幅增加有關。隨茈L們陸續適齡就讀幼稚園、小學及中學,部分不回港定居的學童,可能選擇每天由深圳跨境到香港就讀,因此我們預計跨境學童在未來數年仍會繼續上升。

  但政府由二○一三年起嚴格執行內地雙非孕婦來港產子的零配額政策。預計幼兒班(即K1)的跨境學童人數會在二○一六/一七學年開始大幅回落,而整體跨境學童數目會在上升數年後開始回落。

學位供求  靈活應變

  我們在估算未來對幼稚園、公營小學及中學學額的需求時,會考慮以下因素作全盤規劃:
(1)已在幼稚園、公營小學及中學就讀的學生(包括跨境學童)人數;
(2)學齡人口的最新推算數字;
(3)不同年齡的學童就讀幼稚園、公營小學及中學的基礎年級的入學比率及其最新趨勢;以及
(4)跨境學童的估計數字。

  但我必須指出,每年實際來港入學的跨境學童人數會受各項因素影響,包括:內地相關政策調適、深圳居住的港籍學童在深圳的居住地區分布及其家長選校的意願等。因此,政府難以準確預測未來跨境學童數字,幾位議員亦有提及這點。話雖如此,我們會繼續採取有效的措施處理有關問題。

幼稚園方面

  在幼稚園方面,香港幼稚園教育由私人機構提供,特色是靈活多元,適應力強,而且充滿活力,能迅速回應家長的需求。在收生安排上,家長可按個別需要選擇適合其子女的幼稚園,而幼稚園取錄學生方面亦屬校本決定。我們知悉幼稚園普遍以「就近入學」的原則收生。

  因應公眾及家長去年對大埔和北區幼稚園收生安排的關注,教育局與該兩區幼稚園達成共識,為二○一四/一五學年該兩區的幼兒班收生安排採取特別措施,以便家長可適時為其子女覓得幼稚園學位。

  參考過大埔及北區的經驗,教育局按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提出的建議,考慮將相關措施在二○一五/一六學年開始,推展至其他地區的幼稚園,並已在諮詢各持份者。我們會盡快擬定並公布改善措施的具體細節安排,讓所有相關學童受惠。

公營中小學學位方面

  在小學學額方面,一向以來,年與年間小一學位供求都會受不同因素影響而有所變化,例如學齡人口、新來港兒童數目、跨境學童人數的變化等。教育局會採用靈活措施彈性增加小一學位以應付需求,例如利用剩餘課室、向鄰近校網借調學位等。如有需要,我們會暫時增加學校每班派位人數,同時為學校提供額外資源,保持教育質素和學生的學習效能。

  上述的靈活措施,彈性增加小一學位,再加上由本年度起修訂小一派位下統一派位的安排,相信既可照顧在港居住學童的需要,亦同時能確保居於內地的申請兒童獲派公營學位的權利,亦能充分利用個別地區的剩餘學位。

  由於本年度推行修訂的統一派位安排,跨境學童家長的選校模式可能跟以往有別。我們必須掌握本年度的家長選校數據,覆檢各校網/地區小一學位的長遠規劃。教育局會做好短、中、長期的小一學位規劃,以確保整體而言有足夠公營學位應付合資格小一學位申請兒童,包括跨境申請兒童的需要。

  黃碧雲議員在修訂動議中促請政府研究以官立小學或津貼小學分校模式復辦村校作為過渡措施,增加北區及元朗區的學額。我希望各位了解能否利用空置校舍復辦學校取決於多項因素,包括有關校舍所在用地的土地類別、交通方便程度、是否獲社區支持,以及校舍面積、校舍內可供使用的設施及實際情況等。現時大部分的空置校舍多屬前鄉村學校,不少已經關閉多年及位置偏遠,亦缺乏足夠設施,加上地權問題等,未必適合再作學校用途。但如果有客觀條件合適的校舍,我們樂於考慮。

  在現階段,我們會繼續留意學額的供求情況,並會採取之前提及較靈活的措施,按需要增加個別地區的學位。

  中一學位方面,按目前的推算,即使中一學生人數在數年後回升,全港有足夠的中學學額應付需求。

全面支援 鼓勵參與

  為協助新來港兒童適應本地學校的學習環境,我們為取錄新來港兒童的學校,提供「校本支援計劃津貼」,為跨境學童開辦校本支援課程,例如補習班、迎新活動、輔導課程、課外活動等,幫助他們解決學習困難,促進個人發展,有關津貼亦適用於新來港的跨境學童。另一方面,跨境學童亦可參與綜合青少年服務中心和兒童及青年中心的活動,增加他們在香港參與社區活動的機會和體驗,以滿足他們在各個成長階段的發展和需要。

  維持和諧平等的校園文化方面,教育局已要求學校在制訂及檢討學校政策如安排課程、教學時,必須遵守各條針對歧視的法例,更應符合平等機會的原則,避免涉及任何形式的歧視,同時在學校內建立融洽的文化。

港籍學生班 內地就學

  在過去多年,香港特區政府一直與深圳市教育局合作,支持深圳港人子弟班的發展。去年,我們更將有關學校的收生範圍擴展至所有港籍學童,包括雙非兒童,以紓緩跨境學童引伸的問題。於二○一三/一四學年,深圳共有六所民辦學校開辦港籍學生班,收錄的港籍學生總人數約1 400名。另一所民辦學校亦獲兩地教育局批准於二○一四/一五學年參加該計劃,預計會提供100至200個新增的學額。學校會按實際情況及學額需求決定開班的數目,或在有需要時調整每班的學生人數,以增加港籍學生的學額。

  就議員建議政府為港籍學童在深圳開辦港式學校/香港政府資助學校,向港籍兒童提供免費教育。這建議涉及的政策範圍廣闊,包括在深圳營辦學校的法規、學校管理及管轄權、課程、教師資格及福利可攜等,我們須作客觀的分析及深入的研究。無論如何,設立一所學校需時數年,未必能即時紓緩現時跨境學童所引伸的問題。況且,正如我之前所講,跨境學童引伸的問題只是暫時性,資助在深圳開辦港式學校必須要有一個可以持續發展的可行方案。

  我再次多謝議員就吸引更多香港教師到內地教學提出了寶貴建議。現時,教育局安排本港學校與深圳開辦港籍學生班的學校締結為姊妹學校,亦會為這些學校提供適當的專業支援,向中、英、數、常各科的教師介紹有關科目的課程發展、學與教及評估策略等。我們會繼續探討優化措施,亦會研究推出措施吸引香港教師到內地任教港籍學生班的可行性。

  剛才有議員關注到跨境學童獨自在港住宿的問題,我想議員都同意,年幼的跨境學童在缺乏家長照顧下,對其身心成長皆有負面影響,故我們並不鼓勵類似的安排。對於向跨境學童提供住宿服務的人士,若發現當中涉及違反本港法例的情況,有關部門定必會採取法律行動。

雙非兒童居留權利

  范國威議員在其修正議案中提出修改《基本法》,取消雙非嬰兒享有香港居留權,用以根治跨境學童引伸的問題。我們認為不適宜,也不贊同以這種方式處理跨境學童人數短期大幅飆升的過渡問題。

總結

  跨境學童與本地學童享有同樣的權利,政府會致力提供支援,並為所有學童營造理想的學習環境。「零雙非政策」已在二○一三年起實施,預計整體跨境學童數目會在數年後開始回落。因此,就學位的供求,我們會以靈活應變的方式處理。同時,我們會密切留意港籍學生班的需求,繼續與深圳市教育局緊密合作,並在教師培訓、中學學位分配辦法等各方面提供專業支援。而在過境及交通安排方面,各政府部門會繼續緊密合作,審視學童的需要,提供便利措施。

  有議員建議,教育局在處理跨境學童的引伸問題時,要同時照顧本地學童和跨境學童的需要,亦要務求做到所有學童都可以就近入學。另外亦要確保跨境學童在合理的行車距離內上學,並就出入境安排和交通配套作出配合。這些都是良好意願,但我必須指出,在客觀環境(包括關口容量、校巴營辦商的運作、家長意願的不確定性等)的限制下,可能並不存在可以完全及同時滿足各方需要的萬全之策。我明白這個過渡短暫的問題確為一些學校和家庭帶來不便,但我們必須知所取捨,才可找到一個盡量平衡各方需要的做法。

  我再次感謝各位發言的議員,為協助跨境學童在香港上學提出了寶貴的意見,我們非常重視跨境學童在香港入學遇到的困難,以及對香港帶來的影響。我們會繼續優化各項政策和措施。我希望在未來的日子,可繼續得到議員、學界和社會的支持,共同齊心解決跨境學童所帶來的挑戰,並讓跨境學童和本地學童一樣在香港享受愉快的校園生活。多謝主席。



2014年3月27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9時16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