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附圖)
****************************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和教育局副局長楊潤雄今日(三月二十日)上午出席由新會商會陳白沙紀念中學舉辦的政改座談會,就《二零一七年行政長官及二零一六年立法會產生辦法諮詢文件》和與會者交流。以下為譚志源會後與傳媒見面時的談話全文:

記者:泛民就上海的訪問提出三點要求,你覺得那三點要求能達成的機會大嗎?是否合理?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首先,我想大家要將上海之行放回一個適當的背景。第一,在過去一段時間有不同黨派的議員朋友和我們,及透過主席提出,希望有機會和中央官員可以作多一些接觸和溝通。除此以外,(他們)也希望可以到內地看看內地的最新發展。所以行政長官所提出的建議,中央同意,也是說可以藉茪W海之行參觀上海的最新發展、和上海市領導有見面的機會。其後也因應議員的要求,中央也安排了兩位負責港澳事務和負責《基本法》事務的官員到上海,就是(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和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兼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兩位主任。這些溝通是因應議員在過往一段日子的要求,行政長官也說過會盡量如實和全面向中央反映和積極跟進。大家也看到,在行程方面,明日下午的(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會將立法會的整體意見透過主席交給我們。我們收到意見後,會盡量看看如何按議員的要求作安排,是否可以在大概兩日的行程內,比較緊湊地,盡量找出一些大部分議員希望有安排的環節來滿足議員的要求。特別在政改方面,應議員的要求,王主任和李主任這方面相信也可以有機會,也是有很高的機會聽取議員意見。至於可否有分場或分批見呢?過往數天我們也留意到議員有這方面的提出,行政長官相信也會,我相信他已經向中央有關方面反映了。待(收到)明天內務委員會總體的正式意見,我們會再和中央有關部門和上海市政府方面,商量如何好好利用那兩天的行程,盡量安排到不同的元素和希望盡量能達到議員的要求,以這個為目的來再進一步去商議。

記者:局長,想知道為何會選了中學來辦政改座談會?其實是否也想爭取青年人的支持?同時,也想知道為何會那麼個別地選這間學校?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其實過往我們有超過一百場的活動,未來這個多月還有數十場,在青年人方面,我們以往曾去過青年人的團體,袁國強司長和學聯(香港專上學生聯會)見過面,政務司司長也有見過另外一些學生團體。在這個安排內,同事認為是否可以安排到中學去說說呢?特別是有一些中學的中學生朋友是讀高中的,到二○一七年普選時,他們也將會有份兒。會否也能趁這機會和他們談談呢?因為年青人的選民登記率比較低,(我們)也希望藉此提高他們對未來二○一七年能實現普選掌握多點資訊等,也聽聽他們的意見,所以安排了一個中學的場合。這個安排我們也是應學校的邀請,我們覺得時間上遷就得到、日程上安排得到,我們就安排了來這兒,就是這樣。

記者:……要求應該深入討論他們提出的政改方案,你覺得這件事,在上海之行有沒有可能做到?另外,有個消息是否可以澄清,就是邵善波之前有些關於普選的言論,有個說法指特首要求他交一個報告,因為他的立場與政府不一致,以你所知有沒有這件事?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首先說民主派,我想他們修訂的三點要求--深入討論(政改方案)。我相信民主派的議員朋友和很多建制派的議員朋友也一樣,一說到政改一定第一時間很直接和很深入,我想他們提出來的都是很具體、目前大家在政改中最關心的重要環節,我相信屆時一定有充分的時間和機會,讓他們提出和加以討論,這方面我不擔心會做不到這件事。

  有關(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的情況,我較早前已經表達了我的立場,就是說他的是個人意見。所以在我來說,我最關心的是希望大家都明白,在政改政策和諮詢方面是以政改(諮詢)專責小組和行政長官的意見作為特區政府的意見,其他都應該視作個人意見,以這個為前提。至於行政長官,有否要求他(邵善波)或如何交報告,這我不評論,可能你要詢問特首辦方面。

記者:另外,申訴專員公署今日有個調查報告,建議當局設立資訊自由法和檔案法,現時當局在這兩方面有沒有時間表?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自己未正式看到正式的報告,如果正式收到的時候,我會吩咐我的同事詳細、認真來作出研究。因為(調查)過程中(申訴專員公署)都有與我們的政策局和有關部門作出溝通,向我們索取資料和(詢問)我們過往所做工作的情況,所以我估計我們都會在這方面看看如何進一步改善目前公開資料守則等的制度。若他們有具體意見我們當然歡迎,我們亦會看看是否在改善上可以做得更多的地方。事實上,在三年多前,The Ombudsman(申訴專員公署)方面已經提出一系列的意見,要求我們優化公開資料守則。在幾年前,我們亦如實和全面地落實所有建議,所以我們都很有興趣知道公署方面有那些新的具體意見是三四年前沒有建議而現在提建議的,我們都有興趣去知道。至於立法方面,大家都知道法律改革委員會都有一個專門小組正在進行比對的研究,看看外國的經驗是如何、看看外國的法例是如何,以至在本土方面是否實行立法,如果是的話應該如何立法,我們會待報告出來的時候一併參考、一併考慮是否立法這個問題。多謝各位。



2014年3月20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3時32分

圖片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