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談政改諮詢(只有中文)(附短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今日(三月十四日)下午出席香港福建社團聯會舉辦的政改諮詢座談會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政務司司長:大家好。我們就五個月關於政改諮詢工作已經去到最後階段,(諮詢期)還有一個多月。我們政改(諮詢)專責小組三人仍然會繼續馬不停蹄出席各界舉辦的座談會,仍然是堅持我們一貫的立場,是以公開、兼聽、務實的態度,有商有量地與各界就茪策葫F改提出的議題來討論。

  當然早前律政司司長和我本人,我們都在報章撰文去講清楚今次政改工作的法律基礎是非常重要的,我們亦希望政改的討論能夠回歸去《基本法》的相關條文。但在這個大前提之下,其實有很多課題是有空間與各界討論,包括提名委員會的組成,無論是人數,或是選民的基礎;提名委員會的民主程序,以至提名委員會會提名多少位行政長官的候選人,所以我相信在未來的個多月,應該有更多的機會讓我們與各界就茬o些很實在的議題來探討。

記者:飯盒會(議員)說在上海交流這件事上是不會「做大戲」,以及有議員說:如果今次這個交流只是一個形式,達不到增進爭取「真普選」這件事就不會參加。司長你怎樣看這個講法?是不是真的「做大戲」?以及達不達到預期的功效?

政務司司長:今次中央是邀請全體立法會議員去上海研習交流訪問,是一個非常之難得的機會。其實,在我們做政改工作這幾個月,私底下我們都聽到很多泛民的議員,希望有更加多的機會,與中央負責政改工作官員有一個直接面對面的溝通和交流,起碼大家可以更加掌握互相的立場。所以,今次上海之行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譚志源局長已經說了,我們相信在上海的行程中,都會有中央負責《基本法》和政改工作的官員,會有一些安排作一些會面。所以,我在這婺菑薨I籲立法會全體議員都好好把握這個機會,能夠參加上海之旅。

記者:司長,你剛才講得很清楚,無論「公民提名」、「政黨提名」和「三軌方案」都是一個虛耗時間的課題,但你與此同時就希望議員上去,可以參加上海那邊,你怕不怕講完這番言論之後他們參加意欲會更加小?因為他們最堅持就是這些,你偏偏說這些是虛耗時間。

政務司司長:我早前講的,跟我們在開展政改工作時的立場是一致的。我們很強調今次的政改工作要按照《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相關的決定和解釋做。而我在十二月的時候亦講過,當我發現可能我們社會上的討論偏離了法律的基礎,我會作出一些提點。所以在早前發表的言論就是作這種提點,希望將這個如此重要的討論帶回法律的基礎上來做。但好像我剛才講,在這個法律的基礎之上,其實是有很多課題可以探討,這些課題亦可能可以滿足到某一些界別的議員對於我們未來普選行政長官那方面的安排是如何做,所以每一個機會可以去探討,我覺得都不應該輕易放棄。

記者:司長,你說可以修改,二○一七之後都可以修改普選辦法,想問程序會如何,會否要再經過「五步曲」?

政務司司長:我想我們沒有具體談過你剛才所說的「修改」的立場,但如果大家留意,我們一直告訴大家,在香港政治體制的設計方面,有四個重要原則,除了要按香港的實際情況之外,亦有循序漸進這個原則。所以在選舉──無論是立法會的選舉,或者行政長官的選舉──達致普選之後,如果香港的實際情況有所改變,是否有空間再同樣地按茬o個循序漸進的原則,作出一些改善,這個我相信是日後可以探討的空間。

記者:你剛才提到中央官員,是否李飛和王光亞他們都會去呢?

政務司司長:相信我們暫時未收到這個消息,是哪位中央官員會出席。我亦剛才留意到曾鈺成主席亦安排了或者呼籲立法會議員可以在(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就今次的行程作一些具體提議。我相信行政長官是很樂意就議員提出的意見再去反映,希望這次上海交流能夠是非常有價值和有建設性。

記者: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之前在北京說提委會要為中央去把關,令到對抗中央的人不能夠「入閘」。其實你們政改三人組或是梁振英有沒有授權過羅范椒芬去講這番言論呢?以及作為行政會議成員其實出來講這番言論是否代表政府的立場?

政務司司長:好像我剛才所說,政改諮詢進入最後的階段,我留意到社會上多了朋友說得越來越具體,意見亦是越來越豐富,這個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政府的立場都是由行政長官和我們政改諮詢三人小組來負責講的,所以希望大家可以分清楚,哪些是一些個別人士,他們自己發表的意見;哪些是官方的立場。而官方的立場,好像我剛才所說,整個五個月的政改諮詢期,我們的立場是一致的,我們是非常真心誠意,希望與社會各界,包括泛民的議員,就茼b《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法律基礎之上去探討這些空間,而這些空間仍然是存在。我們不會因為有某一位人士講了某一些說話而影響我們去與各界探討在達致普選行政長官而可以討論的空間。



2014年3月14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7時57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