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附圖)
****************************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今日(三月四日)上午出席屯門區議會會議介紹《二零一七年行政長官及二零一六年立法會產生辦法諮詢文件》,以下為譚志源會後與傳媒見面時的談話全文:

記者:局長,你剛才也有說到「公民提名」其實有三類方案。你昨天說到「公民提名」是「名不正、言不順」,可否說一下到底是哪個「名不正、言不順」?真普聯(真普選聯盟)的那個(「公民提名」方案)(按)《基本法》是否可行?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昨天的意思是這樣,因為《基本法》第四十五條提到提名權是在於提名委員會,所以若根據《基本法》第四十五條來說,我們的用語是提名委員會提名,而民主程序是提名委員會按一個民主程序來提名。在《基本法》下,唯一找到提名所屬的地方就是提名委員會。若在社會上開始有其他一些有關提名程序的建議,都用「提名」兩個字,是會混淆提名委員會的提名,我的意思是這樣。所以名稱有時會令人有個即時感覺,會否跟《基本法》第四十五條所規定的提名委員會的提名,而沒有其他方式提名的意思呢?所以「名不正」,便自然「言不順」,即要解釋一段時間才可以說得清楚的意思。但我留意到有很多方案,最終也要回到提名委員會那塈@一個提名的安排,在這個前提下,會否有其他方案可以用另一些表述方式,令市民大眾可以比較容易掌握和理解方案背後的細節及具體的意念是如何,以致不需要有一些無謂的誤會,即有沒有違反《基本法》第四十五條。因為很多時候都是說清楚些會比較好,但由於表達是需要很詳細,有時候一個簡稱都是需要注意,我昨天的意思是這樣。

記者:真普聯那個(方案)到底是否符合(《基本法》)?即真普聯那個所謂取得一大堆提名,然後(經)提委會(提名委員會)再確認,或叫作「提名」,這是否符合(《基本法》)呢?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這個是需要斟酌的,因為真普聯公開了的那個方案,寫明是必須要確認的。若我沒有記錯,它(該方案)說有甚麼情況下可以不確認呢?就是在某些技術性的原因而已,例如候選人不足四十歲或未必是(香港)永久性居民等。如果是這樣的時候,這個確認跟一個實質提名的權力是有分野。分野的意思是,提名委員會的提名權力到底會否減少呢?會否削弱呢?若會的時候,會不會與《基本法》第四十五條,只是授權予、亦完全授權提名權予提名委員會這個憲制權力有出入,因而違反《基本法》第四十五條呢?現在我留意到社會上越來越多朋友持這種意見。但當然這事情會繼續有爭論的地方,我相信接下來仍然會圍繞茬o個爭拗點,相信社會上繼續有討論。

記者:局長,其實昨天林鄭(月娥)司長也有說到,普選可能變成鏡花水月。其實剛才聽這個區議會討論,分歧也很大,即建制和泛民兩邊。你自己會否也認同司長那個說法?聽完這個會後你有甚麼感受?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認同(司長的)說法,即社會上有不少朋友都(對政改)持悲觀的態度,我們的說法是,我們也覺得不容樂觀,但也未到絕望,因為始終還未到立法會投票那一剎那,中間還有好幾個月的日子。我們完成第二輪諮詢最快也要到今年年底或明年第一季,才會提案給立法會,中間這段時間我們會繼續努力的。大家也看到我們這個月底也找了中聯辦法律部的部長和民主派、建制派、獨立議員聚在一起傾談,我們相信透過溝通可將一些誤會消除,也希望藉此建立多一些溝通的平台,甚至建立到一些起碼的互信。那大家在討論具體方案時,都能夠願意聆聽多些,我相信這樣可以達到求同存異的目的也不定。

記者:剛才會議上的討論也沒有提到實際方案,只是口號式,你自己也提到有抹黑等,你覺得這些諮詢的意義大嗎?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其實我相信剛才也不只是停留在口號的層面,也有不少朋友提到(提名委員會由)1 200人、1 400人、1 600人組成,有些也有提到立法會的議席是否可以由70席加到120或120以外,是有一些具體的看法提出來。我相信這些諮詢是有用的,因為這些諮詢可以帶動到區議會,甚至地區層面的市民參與討論,譬如今早我來到也有好幾十位市民表達意見,因此這些我們會繼續去做,因為選舉行政長官不只是立法會或中央政府或行政長官的事,市民需要有參與,我們在諮詢文件內也有提到,最後方案是需要市民的支持,才有把握能順利落實。

記者:想再問清楚一點,《基本法》也提到「民主程序」,其實真普聯所說的「公民提名」可否包含在這個所謂的「民主程序」呢?這個在你眼中會否又是「名不正、言不順」呢?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基本法》第四十五條說到,提名權在提名委員會,而提名委員會有一個憲制責任和它需要受到規範的一樣事情,就是它提名時所應用的程序是要符合「民主程序」這數個字,這是《基本法》內的理解。而「民主程序」在《基本法》內除了第四十五條,沒有其他條文有述及這四個字,故此如何理解這四個字,現時我相信也可以有很多討論空間,我亦相信到提名委員會真的要作出提名時,不可能閉門造車、關上門,自己想一些(候選)人出來,它必須要吸納社會上,市民大眾的意見。正如李飛主任(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秘書長兼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主任)在去年十一月也有說,提名委員會在提名程序時,也會受到全港市民和選民的投票取向影響。我相信如何把市民投票取向的影響,用一個制度方式容納於整個提名程序中,能夠更加體現民主這兩個字,這個我相信正正是有不少空間大家可以繼續討論。多謝各位。



2014年3月4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15時22分

圖片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