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就《2012年印花稅(修訂)條 例草案》中止待續動議第二次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教授今日(二月十九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梁繼昌議員動議就《2012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的二讀辯論中止待續議案的第二次發言全文:

主席:

  剛才我很細心聽完了所有議員的發言,亦都很細心聆聽了議員對政府,包括對我自己本人的批評。我自己都會經常在處理房屋問題時,包括這個「辣招」條例時,我經常會撫心自問,我自己有無心存壞心腸?林大輝議員指我欲速不達。剛才石禮謙議員亦好像指我是否做了一些東西有backfire(反效果)。當然,有很多事情在將來回望時,我相信每個人都有一些評價、一些檢討。我會將大家的批評好好地細心反省。究竟這次我做出來的效果如何?為何會出現剛才謝偉俊議員所說,原本是一個有權不用的構思,為何會被視為一個有法不依的指控?稍後我會回應這些指控。但是我希望在此向大家表示,我絕對不是藐視立法會的尊嚴或權力。石禮謙議員說得很對,根據《基本法》,立法會是有權力的,無論政府提出怎樣的法案,立法會都是可以作出修訂,亦都可以否決政府提出的所有議案,包括今日我表示是代表政府作出的承諾,關於「加辣」時我們如何處理。同樣,如果議員不相信我代表政府所作的承諾,或者對我本人有懷疑,議員亦可以不理會我所說的,在投票時、在處理不同的修訂案時,因為亦有其他議員提出的修訂案,亦可以有所取捨。我們大家都是在行使《基本法》下,行政立法雙方的權力。稍後,我會解釋為何我們會提出這個做法。

  我亦都知道,特別是在處理與樓市有關的問題時,我每日的心情都是戰戰兢兢的。作為問責局長,我知道不一定有好下場,稍為不小心,有時可能會粉身碎骨。但是,我絕對不是懷茪@副壞心腸,去構思我要做的事情。

  剛才很多議員在辯論梁繼昌議員提出的中止待續議案時,都聚焦在為何我會提出,代表政府提出,所謂的口頭承諾。這個不單是口頭(承諾),在昨日的法案委員會上,白紙黑字在文件上寫清楚,我亦已承諾,在我二讀發言時,會進一步交代究竟此承諾的意思為何。不過既然這個問題已經提了出來,我覺得值得解釋一下。但是我想首先澄清,我們是絕對沒有甚麼陰謀,亦不是借刀殺此草案,亦不是在我們構思此問題時是為了地產商。在我們構思此問題時,純粹是在整個立法的過程中,經過十四個月後去到這個階段,我們真正細心聆聽各方面的意見。

  有議員問我昨日為何不出席法案委員會的會議?是否想迴避?第一,絕對不是迴避。或者我想澄清一下剛才石禮謙議員所提的,我曾經出席了兩次法案委員會(的會議)。每次都是因應議員有些具體的問題,希望我作為局長,能夠代表政府澄清或回應對一些問題或建議的最新看法,包括重建項目的問題,豁免港人公司或慈善團體等等。

  昨天下午我的確有其他的工作安排,有些會議我曾經嘗試,但不能再作安排,以及今次所作的承諾亦已經白紙黑字在文件寫明。這不是我個人隨意想到就說的承諾。這個承諾是政府最高層經過權衡各方面的考慮因素,我們認為這個是比較恰當去回應有關的持份者、各方面的關注下作出的。所以這是政府提出來的承諾,政府的團隊,包括我們公務員團隊是絕對是一個恰當的位置去作說明,去作解釋。當然昨日的法案委員會不是我們講這個問題的最後機會,今日剛才就荓褔~昌議員這個終止待續議案,我亦說了很多,在二讀的時候我相信大家仍有很多意見的。

  在剛才議員的發言中有提及幾個大的問題,第一,是程序問題,究竟我們是否違反正常程序;第二,我們是否摧毀法治;第三,究竟我承諾甚麼?我的承諾是否可信?談到程序,事實上,我們原先在法案中提出用一個「先訂立、後審議」的附屬立法方式去進行修訂將來的稅率,其實這不是一個新事物,我們一直都說,這是一個行之已久的現有機制。在不同的條例,包括一些涉及費用的修改,我舉例,譬如說《公司條例》下有關特定費用的水平,是授權財政司司長去修訂時是可以用的;《交易所(特別徵費)條例》下是授權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修訂證券交易所和商品交易所的特別徵費水平亦可以用這類機制。所以,我們在二○一二年十月提出第一輪的管理需求措施,包括買家印花稅和加強的額外印花稅時,財政司司長提出用「先訂立、後審議」是有先例可援,這是一個可用的機制。

  如果法案中有條文是指定了一種機制,究竟政府是不是一定要用這機制呢?是否可以不用這機制而用一個(機制)讓立法會有更加多的機會、多些時間去審議呢?即是說用一條修訂條例,經過立法會成立法案委員會,三讀然後通過。這正如剛才謝偉俊議員所說,其實這是某程度的有權不用,或者用得少一點,都是有一個先例的。在過去譬如涉及修改汽車首次登記稅條例時,去增加汽車首次登記稅,當時,都是政府選擇不用附屬立法的方式,是正式提出一個法案去修訂。

  所以我想說今次我們承諾用的這個方法不是「石頭爆出來」,從來以往沒有做過。同時,我想指出這個不是口頭承諾去取代法律,這個承諾是假如去到「加辣」的時候,儘管法例內說明政府可透過「先訂立、後審議」的方式,但我代表政府我們寧可回應議員的一些意見,寧可走得長些,用一個修訂法案,透過三讀程序。我想問各位議員,透過法案三讀程序在何處違反立法會的程序呢?在何處破壞我們法治呢?這完全給立法會有機會詳細就我們提出來有「加辣」措施的時候,大家去辯論。議員會問:為何局長或政府在「加辣」、「減辣」有不同的態度呢?其實由開初時我們的態度是很一貫的,無論是「減辣」、「加辣」、退市,我們當時認為很迅速回應市場的變化是非常重要的,所以由一開始財政司司長宣布第一輪的管理需求措施的時候,已說明我們會用一個「先訂立、後審議」的方式,亦在二十多次的法案委員會(會議),直到很後期,大家可翻看記錄,委員或議員先提出這個疑問,是否應該如此,為何不給立法會有多些機會討論。我們看到議員提出來的兩個修訂案,包括涂謹申議員提出的修訂案,他提出時其主要論點是為何不可以給立法會先審議,為何這麼早要先訂立?同樣,廖長江議員的修訂案,目的是要給機會立法會去詳細審議六個月,這代表了在議會內有相當的聲音很強調、很重視審議,立法會審議的重要性。所以我們政府在聽到這些聲音後,亦有其他議員或者我們接觸當中所反映的意見,覺得如果市場真的大變,政府要「減辣」,甚至撤銷這些措施的時候,似乎意見不大,比較相信政府;但到「加辣」時,卻很多顧慮,所以我們到最後作出這個權衡。大家可能說,這個權衡會否過分了?這個權衡有否必要?這個大家可以討論,的確是見仁見智的一個判斷。我想向大家議員說,政府絕對無意架空立法會,絕對無意繞過立法會,正正我們「加辣」的時候,用一個方式讓議會有充分機會透過三讀來處理一個修訂草案,這亦是尊重立法會的地位,以及聽取議員在提出修訂案的時候的主要論點,即是說有機會去審議。但我們考慮時要留意到不同修訂機制,究竟對市場可能帶來不明朗性的程度為何?所以政府的立場是涂謹申議員的修訂案,我們覺得因為是「先審議、後訂立」,那正式效力就要在訂立完了,刊憲才生效,但當政府宣布這樣的一個修訂附屬的法例時候,信息出來了,可能隔了一個月、兩個月,甚至再長的時間,才是審議完畢,才訂立,這段時間,這個空隙,市場會有甚麼變化呢?會不會出現很多市場堶悸熊u期行為?或者被某些人所利用呢?這個是政府顧慮的。

  廖長江議員的修正案,沒錯,他是說財政司司長提出一個議案之後,是立即生效,他是參考了公共收入稅收保障令那種做法,但是有六個月(時間)。這六個月內,當然立法會是可以修訂財政司司長提出來的,亦都可以否決。如果是「加辣」的時候,立法會當然可以說不要加那麼多,「減辣」的時候,立法會可以說不應該「減辣」。如果政府認為應該退市的時候,立法會可以說可以不退市的。當然即使用「先訂立、後審議」,立法會仍然可以這樣做,但是分別在哪堙H就是「先訂立、後審議」是即時,附屬法例訂立的時候,就是已經有一個法律性。假如一個月之後,立法會修改,立法會否決了這個附屬法例,那麼那一個月的有效性、法律上的有效性,是不存疑的。所以對市場的穩定性是很不同。即使用廖長江議員的修正案,而假如立法會事後是否決或者修訂財政司司長提出來的議案的話,那麼效力便從政府宣布的時候開始。即是說在那一個月,市場便會去揣測,究竟立法會怎樣,如果是在那一個月購買物業的人,那麼他要問,究竟我將來還需不需要補錢呢?即是很多可能會存在、出現的一個不穩定性。政府考慮用甚麼方式去修訂的時候,我們的主要顧慮,主要的關注,就是對市場的影響。市場,特別是房地產市場,是非常之敏感,所以時效方面是非常重要。這是我們去考慮的時候,為甚麼我們覺得,那個權宜是可以作出。但當然,議員剛才所提出來的種種的疑慮、種種的批評,我亦都理解議員是從甚麼角度去發問。

  不過當大家說,局長你代表政府提出來這個承諾,我信不信你呢?可能大家對這個承諾的態度,我聽各位議員說,可能有兩種很不同的情況。一種就是很害怕我不兌現承諾,或者我之後的政府、局長不兌現這個承諾。亦都可能有些議員說,很擔心局長兌現這個承諾,因為這是原來那個法例堶情A我們現在提出來的條例草案,就是說「先訂立、後審議」。議員有這些質疑、疑惑,我是尊重議員從立法機關的角度,他是應該有這樣的一些問題。我希望剛才我的回應是能夠幫大家去釋疑,去解釋到政府提出來的時候,我們的考慮是甚麼。但無論如何,目前在我們的議事程序堶情A在二讀、三讀的過程中,我們就這個修訂機制是有議員修正案的,有涂謹申議員的修正案。儘管政府不同意,政府有保留,但這個修正案是一個實實在在的修正案,議員是有選擇的。同樣廖長江議員的修正案,甚至我可以說,假如最初政府提出來的條例草案是沒有包括「先訂立、後審議」這個機制的話,其實都是有一個機制,就是說透過一個條例草案,去修訂、三讀,這樣去處理。所以不存在說我們在一些現有可行的機制堶情A或者議員提出來的一些機制堶悼t外去僭建一些新機制,實情都不是這樣。

  當然大家會問,局長提出這個承諾,代表政府提出這個承諾,在處理「加辣」的時候,寧願取一個比較時間會多一點的,亦都對政府來說,應該是比較艱巨一點的,路徑究竟應不應該,值不值得?剛才我和大家交代了,為甚麼我們作了這樣的一個取捨。我希望大家議員可以明白。我們絕對不是去繞過立法會,亦都不是去挑戰立法會在立法方面它應有的,在《基本法》下的尊嚴。我籲請各位議員理解政府的看法,否決這個中止待續的議案。



2014年2月19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2時18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