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二)
*******************

記者:局長,現在有兩個題目比較大的,一個是茤迣W管問題和租金管制,可能要再諮詢或再研究,其實有沒有一個初步的時間表,究竟要諮詢多久?租務管制方面要研究多久才有一個初步的結果?另外,過渡性的房屋方面,現在土地都很少,輪候冊(申請)超過240 000,是不是真的可以有這些單位可以興建到?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今日我們公布這個諮詢報告,基本上是把長策會按照由去年九月到十二月,三個月諮詢所聽到、所收集到的各方面的意見整理好,以及在第6章內說出長策會一些最終的看法。當然,收到的意見很多方面的,有些包括茤苤A或者租金問題,但在這個報告內,長策會都就有關的問題,它所涉及,如果要解決這些問題的複雜性,亦都是有所蚞左滿C政府收到這個報告,當然我們會再去跟進的,無論是茤衁滌暋D,特別是牽涉到安全的情況,或者是在樓宇的結構安全方面的規定等等,政府當然是會跟進的。至於有些在社會上提出的建議,譬如包括是不是建造過渡性房屋,剛才你都說得很對,事實上我們在市區的土地很有限的,未必可行的;或者有些提到可不可能實行某種形式的租務管制。在長策會的報告內,是沒有直接建議實行甚麼管制的,反而是提出任何的租務管制可能產生的種種可能是適得其反的後果。

  在過去兩天,因為我較早前在星期六在中文大學一個研討會,當然我說的研究就是把租金管制的複雜問題清清楚楚地說出來,或者坊間有一些誤解以為我們是改政策。但從社會即時反應都看到,租管問題在社會上是有相當大的爭議性。這些爭議亦都是政府要考慮相關問題的時候,一定要很細心地去掌握的。

記者:局長,初步看這諮詢報告,單身人士加……或者公屋重建、規管茤迮戊ㄣㄗ鴙n研究,會否過去年多長策會有些「吹水」?到現在其實政府的立場是如何?因為(報告)有少許寫到,譬如過渡性房屋,政府的立場是甚麼?會否真的找到土地?亦有意見提到歡迎私營機構參與資助房屋,其實政府的立場如何?……長策會的一些建議沒有出現到,是否真的「吹水」?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絕對不是「吹水」的,因為我們在整個長遠房屋策略的議定過程堶情A首先就是長策會經過了超過十個月,亦都是很密集的商討,制定了諮詢文件。諮詢文件是提出20多個方向性的問題是聽取社會各方面的意見,當然這些問題長策會是有初步的看法的,亦有些問題長策會是有具體的建議,有些問題希望再聽多一些社會上的意見。有些問題在處理上有利有弊,而在諮詢文件亦很清楚去列舉出來的。

  我們三個月的諮詢期,我們有大大小小50場不同形式的會議或論壇,亦都收到800份的意見書。這些意見書、這些資料,我們全都(放)上網的,在網頁可以看到的。大家會留意到,這份報告書基本上是如實歸納所得到的意見,大抵上的主流意見是怎樣,或者正反的意見又是怎樣。當然我們要明白房屋問題,特別是一些具體的,譬如茤訄暋D、甚至租金管制這些在社會上有些人有這樣的建議,它本身就是很具爭議的問題,它本身不是用一個單一的角度可以去了解或者去跟進的問題,政府是有責任現在要實事求是地去考慮長策會提出來的一些意見,或者長策會整理出來的公眾意見。

  有一些意見其實政府已經率先採納了,例如說在未來十年是以470 000個單位作為公私房屋的目標,以及公私營之間的比例是六成四成之比等等,甚至回應長策會提出應該多點去建居屋,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都說了,在未來十年280 000的公營房屋堶情A有80 000個是居屋,這都是回應我們在過去幾個月聽到社會上的意見。

記者:有關租管,在報告內表明長策會是十分憂慮,其實現時政府做一個研究的影響,是否是反過來做一個研究去不推租管呢?另外,想問剛才特別提到一個數字,單身非長者申請人數上升,其實現時可否講清楚政府會否推出措施去減低這個數字?究竟現時會在年齡上做多些(措施)、或學歷上抑或其他方面?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首先我回答你第二個問題,是關於在配額及計分制下的非長者單身的申請者,數目是一直上升的。無論在長策會內,包括這份報告,或是較早前審計署的報告書,亦都在立法會的政府帳目委員會堶惕畯旼巨嚄雪|的意見,都是認為我們應該要看看現時輪候冊堶悸爾禤ヾA究竟應不應該有一個定期的覆核。有關的建議,我們在程序上是會交給房委會去跟進的,我相信房委會的委員都聽到社會上的聲音。

  今日我這個報告書其實都有一份是轉交給所有房委會委員,希望房委會屬下的委員會去跟進,有關於公屋方面的一些建議的。至於租金管制的問題,大家看到這個報告書說得很清楚,就是長策會是對實行任何形式的租務管制都是有顧慮的,亦都提出了它所顧慮的地方在哪堙C其實無論在政府方面,或者是長策會,過去都有表述過類似看法。但是當然我們都明白到今次諮詢的過程堶情A聽到不少基層,以及關注基層的團體的呼聲,就是希望重設租務管制。當然他們有些意見是,他們心中的租務管制,有些是關於租住期的、租住權的,有些就是關於租金方面,亦都有些認為長策會過去提到租務管制可能帶來的一些惡果,他們說我們會不會是誇大了等等。所以我自己在過去幾天提及這個研究,其實我提這個研究都不是在中大的研討會,我較早前在立法會的《施政報告》辯論,我的演辭都有提及過,進行這些研究,希望令到整個社會是更加清楚實行任何租務管制可能會帶來的各方面的影響。

記者:租金管制的研究會何時開始和研究多久?現階段政府對於租金管制是否仍然偏向不會重推?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政府對租務管制的立場一直是很一貫的,就是我們有很大保留。行政長官在立法會上說過,我自己在立法會、無論大會或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都提過,長策會最初在去年九月的諮詢文件也說得很清楚長策會的顧慮在哪堙A今次這個諮詢報告也重申這些顧慮。但我明白到坊間亦有相當多的聲音,特別是關注基層生活情況的一些團體或者群體的聲音,所以我自己認為問題始終是要去面對,即是說我們要解釋清楚為何租管有這麼多複雜性,我們不可能輕率地行事,我在最近立法會的《施政報告》致辭時也重申這點。

記者:局長,關於公私營(房屋)比例,即六四比,其實已經有一些長策會委員提出,在諮詢過程中大部分巿民都覺得公營的比例應該是去到七成。今次到現在都仍然維持在六四比,其實在來年的每年檢討會不會在這方面提高?同時在你心目中,在來年或今年那個時間是合適的時間進行檢討?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長策會過去在諮詢文件所說每年檢討是針對供應數字,現時是470 000(個單位)總供應數字。這個總供應數字是基於長策會對未來十年總需求的估算,再加上一個關於空置率的百分比而得出來。我們亦提過,今次這個諮詢報告亦再重複應該每年檢視一次,看看會否因應社會經濟環境、市場狀況變化,有關估算需要微調,但是對於六四之比就不會每年不同,我們覺得市場需要一個穩定的信息。的確在諮詢期內聽到很多不同意見,有些意見反對訂任何比例,有些意見認為五十五十,亦有意見贊成六四之比,有些意見去到七三之比。長策會委員中,如何說就不同議題,我相信這個議題是我們最後作結論時用最多時間商討的,我們很充分地去辯論有關的利弊,最後長策會委員中,如沒記錯,是經過投票決定維持六四之比。這個六四之比一方面能夠帶出很清晰的信息,告知社會政府會牽頭增建多些公營房屋,在現時供求偏緊的情況下,去回應社會上安居的需要;但另一方面,不能夠一面倒遏制私營房屋,因這可能會帶來另一種信息,可能會影響私人的樓市,會有一定的波動,所以兩者之間,在六四之比下,長策會覺得這個平衡是合理的。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2014年2月17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20時54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