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和印傭懷疑被虐案與傳媒談話內容(只有中文)
******************************

  以下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一月二十日)出席電台節目後,就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和印傭懷疑被虐案與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就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低津)方面,你覺得甚麼是最大誘因可以令人脫離綜援網?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首先,低津的目的是多勞多得、鼓勵就業,資產上限亦相當寬鬆,我們是用申請公屋的上限,自由度是很大的;加上如果家埵酗p朋友,每名小朋友也有八百元,如果工時達二百零八個小時就有一千元(基本津貼),平均一個四至五人的家庭來說,是會多二千六百元至三千多元,這筆錢對家庭是有一定幫助的,我們覺得是有正面效應的,特別我相信正領取低收入綜援和有些失業綜援的朋友會被吸到低津這邊。

記者:有些批評指今次計劃計算的工時,不可公一份、婆一份合併,有些人可能最後領取不到,這批評有沒有道理呢?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目的是這樣的,如果是一個個人來說,肯做工,有最低工資,再加上可以申請交通津貼,交通津貼有六百元已等如低津的第一層基本額,我們所說的是一百四十四小時至二百零八小時之間可以領取六百元。如果是兩個人,兩口子做工,生活應該遠遠已超過貧窮線。我們希望真的可以幫助最基層但又想勞動的人,一定要鼓勵就業,自力更生,原意就是這樣。

記者:財爺昨天的網誌也說,財政儲備用盡的一日也不是很遙遠,其實會否擔心今次政府投放這麼多資源去支援扶貧可能會有財政壓力,政府內部財政理念是否有不同的看法?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們內部是一致的,推出低津是經過我們內部程序的,亦是很嚴謹,集思廣益,是代表特區政府的一個建議,絕對不是個人的決定。我們是經深思熟慮去做,是經常性,不是一次過。我覺得對香港長遠來說,對於解決貧窮問題(有幫助),特別是培育下一代,一年三十億元堙A一半會投放在兒童身上,其實我們是投放於下一代,可裝備他們,脫離貧窮的困局,是處理跨代貧窮,同時亦促進就業,釋放勞動力,所以其實是有幾個出發點的。

記者:在制訂低津的時候,局長你的角色和CY及財爺有何不同?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們大家都緊密聯繫。當然,作為政策局局長,全個政策本身的方向、其中的細節和精神等,我當然有很大程度的參與,政務司司長也有一個重要的角色,因為她是扶貧委員會的主席。我們今次並不是「長官意志」說要做,而是真的在社會醞釀了很久。扶貧委員會(發表了意見),我也在立法會聽了一百五十多個團體、共兩次很長時間的聽證會;立法會亦有扶貧小組,也聽了不同機構(的意見);我們還落了區,聽到很多意見,才能想到這個計劃出來。所以我覺得今次這個是集體智慧,以政府來說亦是集體的決定。

記者:(有關印傭懷疑被虐案)今早你們有兩位同事和四名警方人員去到那邊,其實之後的跟進工作會如何?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們整個政府都高度關注這件事,特別是我本人,亦極度關注這件事。勞工處其實在這事上是很積極跟進的。事實上勞工處在收到資料後已經跟領事館和中介公司展開溝通,亦在密切留意事態發展,也主動地安排兩位主任加入警務處的四人團隊,前往搜證和了解事件。我一再強調,如果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僱主及中介公司有責任的話,我們一定會追究到底,為傭工討回公道。但最後我要呼籲香港所有傭工,如遇到不公平對待,剝削也好、虐待也好,一定要及早舉報,我們一定會充分維護他們的權益。他們是香港勞工的一分子,對香港有很大貢獻,我們要好好地對待我們的外地傭工。

記者:昨日有另一名印傭報了警,勞工處會否合併去調查?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警方已發表了聲明,一定會調查。由於指控是同一個僱主,我們也會跟進。我強調,我們一定會積極跟進,依法辦事,不會姑息任何違法的僱主。



2014年1月20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3時08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