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設立低收入補貼制度」議案總結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晚(十二月五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設立低收入補貼制度」議案的總結發言:

主席:

  我一再多謝馮檢基議員提出今晚這個「設立低收入補貼制度」的動議辯論,以及剛才有十八位議員提出了很多很實質、很寶貴的意見給我,我很簡單作一個重點回應。

  回應之前我要多謝剛才有好幾位議員對我們的工作的認同、肯定,和正面的評價,我們會繼續努力,特別是他們支持政府的貧窮線,和我們現正積極研究低收入補貼這個做法,他們給予我們的支持,是相當鼓舞的。我亦想再重申,主席,政府在處理貧窮問題方面,我們真真正正是有決心、有誠意,和有承擔的,絕對不是一個政治的裝飾,這是相當重要的。還有我們在扶貧工作方面,絕對不是單打獨鬥,不是只是勞福局,事實上我們是跨局、跨部門,綜合、全方位去處理問題。在扶貧委員會堶情A除了我以外,還有三個局長在內,所以大家看到政府是群策群力,希望做好扶貧的工作。而我們現正在努力,務求在快將發表的《施政報告》內可以有一個具體的措施與市民大眾和立法會議員交代。

設立低收入補貼制度
─────────

  我在開場發言時,已提及非綜援在職貧窮住戶的社會經濟特徵。很多議員也在辯論中有帶出這幾點。他們大都自力更生,但由於家庭在職成員少,很多低技術的工人,卻要撫養較多兒童,他們面對貧窮的風險較高,因此我們要特別關注他們。而綜合二○一二年的貧窮數據分析,我們認為扶貧工作的重點應該是以推動就業、鼓勵就業,和照顧兒童為優先,亦會聚焦推動貧窮家庭的下一代向上流動、自強不息,這一點很重要。在這大方向下,我們正參考各個團體及本港學者有關設立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的不同方案。剛才議員亦提出了很多具體意見,我們會回去好好分析、消化,然後想出一個可行的、持續的,真的希望能夠到位的方案出來。

受惠對象
────

  在受惠對象方面,大部分議員都贊成我們應該聚焦協助貧窮兒童。不過,亦有建議認為應惠及沒有兒童的家庭。另外,剛才有些發言的議員建議給予長者或殘疾人士較高的津貼金額。我想指出,現時六十五歲或以上有經濟需要的長者,可以申請長者生活津貼。事實上,截至昨晚為止,已經有四十萬六千個長者,已經領取長者生活津貼。大家可以想像,我們有一百零二萬個長者,六十五歲以上的人口,四十萬六千個領取長者生活津貼,另外有十多萬(長者)領取綜援,有些領取傷殘津貼,亦有些領取「生果金」。所以在這個保障系統中,其實有八成多的長者在我們的社會保障系統中得到照顧。此外,扶貧委員會轄下的社會保障和退休保障專責小組,已委託由大家也熟悉的周永新教授領導的顧問團隊,研究現時三根支柱退休保障制度是否足夠,並提出一些前瞻性建議。教授會在下星期一,在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中和大家交代最新的進展。而在殘疾人士方面,勞工及福利局已成立一個由常任秘書長領導的傷殘津貼檢討跨部門工作小組,全面看這個問題,檢討傷殘津貼的申請資格。

申請補貼家庭必須有最少一人為在職成員及工時要求
───────────────────────

  我們從收到的建議和剛才大家的發言中,例如鄧家彪議員的發言中,了解大家都大致認同,低收入補貼應與就業掛鉤。我相信這點大家沒有異議。我們注意到有意見認為我們應鼓勵低收入家庭持續就業,並提倡多勞多得的精神。但亦有議員認為對單親人士的工時要求應該較為寬鬆,因為他們始終也要照顧小朋友等等。

經濟審查
────

  郭家麒議員的修正案提到「政府把貧窮線訂於住戶每月入息中位數50%,會使一群收入稍高於貧窮線的在職貧窮家庭未能受惠於扶貧措施」。就他這一個修訂,我想指出要確保公帑用得其所,幫助最有需要的人,相關的援助必須設有經濟審查。這一點是需要的。在入息審查方面,有些方案認為以家庭住戶每月入息中位數的50%,來訂定支援低收入在職家庭的入息門檻,是合適的做法,但也有建議採用定於入息中位數40%至70%不等的多層門檻;其中入息較高的家庭,可得到較少的補貼金額。這做法可能會令制度變得複雜及有更多的支出。當然我們也會考慮這些建議,作出一個平衡。最後當然一定要在有效運用資源和在保障、協助基層市民方面取一個合適的平衡,這一點最重要。

  范國威議員的修正議案提到不應該設資產審查。剛才我也說了,其實很多不同的政黨,不同的議員也有個看法,在這一點有個共識──很多議員也支持有審查的必要。大家都同意公共資源不是無限的,應該聚焦幫助有需要的人士。而資產審查可有助確保公帑能針對性地投放在最有需要的家庭,而不是一些低收入,但有相當資產的人士。而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在長者方面,大家也看到,貧窮報告書指出我們有近三十萬的所謂的貧窮長者,但有十四萬在調查中顯示他們沒有經濟的需要。即是說當中有些是無收入,但是有高資產。這些情況正正就是我們貧窮線下我們有些所謂有局限的地方,我們一定要有個資產審查來認清楚、鎖定有需要幫助的組群。這一點是重要的。因此,不設資產審查的建議並不符合我們希望幫助有需要的低收入在職家庭的政策目標,但當局初步想法與議員的也很接近,就是資產審查水平可較綜援寬鬆,審查機制亦要簡單。在這方面,鄧家彪議員的意見與政府的想法也很接近。

設立「減少一半貧窮人口」的目標
───────────────

  張國柱議員的修正案促請政府在現屆任期內減少一半貧窮人口。我想重申,「貧窮線」不是「扶貧線」。「貧窮線」是一個分析工具,其功能是幫助我們識別、鎖定不同的群組,並針對這些群組的特徵和需要去制定扶貧措施,然後通過比較各扶貧措施推行前後「貧窮線」下人口的變化,以數據方式分析政策介入的成效是否到位,協助政府更聚焦、更到位地幫助有需要的人。「貧窮線」的訂立並不表示當局應該為所有收入低於「貧窮線」的個人或住戶自動提供補貼;反過來說,某些組群即使住戶收入稍高於「貧窮線」,亦可因為他們符合個別計劃的審查資格而獲得政府的補助。最簡單例子是「鼓勵就業交通津貼」,那是遠遠高於貧窮線,但是也可以取得到,這是最明顯的例子,但一定要有一把尺。因此,硬性訂立一個減少貧窮人口的指標我們認為並不合適。儘管如此,當局必定會不遺餘力,針對性地協助經濟有需要的組群,處理在職及跨代貧窮問題。

補助金額
────

  就補助金額方面,我們收到不同的意見,亦會繼續聽取各方的意見,但有一點要留意的是,整個計劃的涵蓋範圍、受援助的對象及補助金額等等,都是互相環環相扣。我們需深入探討如何在公共財政的承擔和協助有需要人士兩者之間取得適當平衡。

與其他援助制度的關係
──────────

  梁耀忠議員的修訂提到,低收入津貼不應與「鼓勵就業交通津貼」(交津計劃)及學生資助計劃整合,而田北辰議員則建議將交津計劃納入低收入津貼。明顯議會內的不同意見,正反映社會上有不同聲音。我們的看法是在制定低收入補貼的過程,有關津貼應盡量與其他現有政府援助計劃協調,以免影響現行計劃。

聽取社會意見
──────

  我們對如何更好地協助低收入在職家庭方面,在過去幾個月一直很小心聆聽社會不同的意見,我亦在立法會不同場合,我亦親自出席了一些公聽會聽取了不少團體的意見,今晚大家亦給了很多寶貴意見、很多錦囊我們,我們會集思廣益,然後做好扶貧工作,相信在《施政報告》中,會有具體建議跟大家交代。多謝大家。



2013年12月5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2時5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