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
****************

  以下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教授今日(十一月五日)在添馬政府總部西翼大堂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昨日涂謹申議員帶同部分南丫島撞船事故家屬來到運房局(運輸及房屋局),由副局長邱誠武和政治助理(胡韻珊)接見他們。我今日留意到事後家屬表示,擔心我們不公開內部調查結果。我想作明確澄清,情況並非如此。

  其實在十月二十六日,我本人與邱副局長和其他運房局人員跟家屬見面;這是第三次運房局與家屬的會面,當日有二十五個家庭約共四十人出席。在會上所談的,於昨日邱副局長與家屬見面時亦再重申一遍。

  在內部調查方面,我們現時有六人的調查小組,正全速、全職地進行調查工作。調查工作是需要時間的,正如我過去跟大家說,因涉及追溯至九十年代中以來很多的程序,亦涉及海難事故的船隻,當時在海事處方面所進行的,無論是圖則的審批、船隻的檢驗,以及船上的安全設備等種種事項。在調查過程中,任何在過程內不同時段有涉及的海事處的人員,都會被要求提供資料,包括他們的上司。所以,我過去已跟大家說,儘管在獨立調查委員會作供的海事處人員有二十三名,但現時調查小組要求提供資料和分批面見的(人員)數目,是較二十三名多出相當多。

  此外,根據《調查委員會條例》,任何在獨立調查委員會曾經作供的人士,(事後)無論是由他提出,或是針對他的任何民事或刑事程序,都不可以自動將獨立調查委員會(上)所作的證供納入去,換句話說,是要重新搜證。為何要重新搜證?因為現時的內部調查若在完成後,若會對某些人員提出紀律處理,便會進入公務員紀律研訊;公務員紀律研訊程序本身是會被視為民事程序。換言之,若我們這些程序安排做得不妥善,便會影響將來進行公務員紀律研訊時能否做到結果出來。這一點,即相關的法律和程序問題,我在十月二十六日與家屬見面時已作詳細解釋。

  至於調查報告,我已要求調查小組在明年,即二○一四年第一季度內,期望他們向我提交報告;這是建基於我對目前內部調查小組工作的進展(的掌握)。家屬在上一次見我時提到,究竟會否公開報告。我已很清楚解釋,報告是不會即時公開的,因為有關的程序是,在調查完成後,若我們對一些海事處人員或其他人員提出公務員紀律程序,包括紀律處分,跟茷K會進行公務員紀律研訊。在程序要求下,亦要顧及程序本身應有的公正性,以及在那個階段保障私隱,所以我們是不會即時公開整份報告。但我亦說過,我們是會以適當的方式交代內部調查結果,所以並不存在結果不會公布,結果一定是知道的。結果可能會包括曾經見了多少人、當中有多少人我們會提出紀律處理、情節大抵上是甚麼、是怎樣失職和失責等等,一些盡可能不影響公務員紀律研訊公正性的,我都會盡量公布。所以,我希望作這很清楚的澄清,我們是會將結果以嚴肅和適當方式交代。

  關於刑事調查方面,在十月十五日當涂議員帶家屬往警察總部報案時,當日警務處亦發了新聞回應,清楚說明警方正全面地刑事跟進南丫島海難事件。我會見家屬時亦說得很清楚,過去家屬見律政司司長和刑事檢控專員時,他們兩位都有向家屬清楚地說,他們是有跟警方緊密聯繫,警方亦會跟進關於南丫島撞船事件所有刑事的可能性。因此,不會特別有某些事而不調查的。不過,警方進行刑事調查是有其程序的,他們在適當時候會按需要採取行動。

記者:局長,想問一問,調查報告你指會公開,是所有百分之一百的結果和詳情都會公開,是否這樣?何時公開?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報告本身我說過是不會即時公開的,即調查報告本身我不會公開,因為接下來要作為公務員紀律研訊所要求的,我要尊重程序方面的要求。但社會上無論是家屬本人,或者很多社會人士,甚至是立法會,都會希望知道究竟做了數月的內部調查,結果是怎樣,這結果我是會公開的。當然,到時候我可以說多少,我剛才也說過,我會從程序,公務員紀律研訊的程序的公正性,以及一些個別的私隱我們要尊重,在這情形下,我會盡量適當地公開。

記者:局長,你意思是否指要待所有公務員紀律研訊完成才會公開?是否包括哪個人,即會否「開名」指哪位人員有失職?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待調查完成,我收到報告後,當然我們便要決定對哪些人員、有沒有需要進行紀律研訊;以及屆時紀律研訊本身是一個類似司法的程序,像法庭那樣,無論是提出要進行處理的方面,或者是被針對的人員,都可以有法律代表,所以本身這程序有其法律公義。究竟到時我們可以說多少,我們會看實際上程序的限制。我們會盡量公開結果。

記者:為何家屬與邱誠武副局長有那麼大的誤解?發生了甚麼事?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其實邱副局長所說的,與我們在十月二十六日所說的是一樣的。十月二十六日的會議,邱副局長亦在場,事後我於十一月一日亦發了一封信給所有家屬,是我親自給的信,堶掃T認了一些在二十六日的會議上所觸及的問題及政府方面的一些看法。

記者:局長有否評估過,若要全面百分之一百公開報告,到底要何時才做到?即確實日期。政府是否用公務員內部研訊作擋箭牌?以及究竟調查名單,廖漢波(海事處處長)是否在名單上?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恕我不可在現階段透露哪些人員被要求提供資料及被要求面見。但我過去說過,今日亦可再說一次,就是現時被要求提供資料及面見的,包括首長級的人員,但個別是誰我不可以現時說。

  (內部)調查本身是針對有關的公務人員在執行職務時有沒有失職、失責,相關的一些紀律問題,如果有任何牽涉刑事成分的,過去我都說過,今日亦可再重申一次,調查小組是會即時轉交給執法機構,是不會等到整個調查完成才做的。即在過程中,如果有任何牽涉刑事成分的,就會轉交。同時警方亦如我剛才所說,就整個海難事故任何涉及刑事的成分,警方都會跟進,所以不會出現由於運房局正進行海事處的內部調查,因此警方便不做事,不存在這個可能性。

記者:那將來交代時,程度可以怎樣?會否(被)問(到)人名時,仍然未能交代?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我不可以在今日說將來具體怎樣做,但我可以說,在公務員紀律研訊程序可能的範圍內,我會盡量將結果公布。

記者:局長可否說說會否影響家屬索償?因為他們有個關注,就是他們的民事索償有期限,若明年首季都未能全部公開,會否令他們索償有困難?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據我所了解,民事索償從家屬角度來說,他們是可以現時開始展開的,不需等到我們內部調查的結果。事實上,律政司方面亦應家屬要求,安排了專職的律政司方面的律師,隨時可與家屬的法律代表或家屬本身接觸,商討有關的情況。有些家屬較早前憂慮不夠錢聘請律師,據我了解,我上一次見家屬的時候已知道,當時有約十二個案,法律援助署已批准(法援)給家屬。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3年11月5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18時15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