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暨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主席於人口政策公眾參與活動記者會開場發言(只有中文)
******************************

  政務司司長暨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主席林鄭月娥聯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保安局局長黎棟國、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和政務司司長辦公室專員(特別職務)聶德權今日(十月二十四日)下午舉行人口政策公眾參與活動記者會。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暨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主席的開場發言:

各位傳媒、各位香港市民:

  今日,我們發表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一份公眾參與的諮詢文件,啟動由今日開始四個月的公眾參與活動,希望能夠做到好像我們文件所說「集思港益」,大家能夠為香港未來的人口政策出謀獻策。

  我會盡量在這個介紹中精簡,留多一點時間,大家可以提問,但整套的投影片都應該已交到大家的手上。

  我們的工作當然是源自於行政長官競選時的政綱。行政長官認為香港沒有天然的資源,人力的資源是我們社會和經濟可持續發展的唯一依靠。人口政策的主導理念,就是優先考慮香港人的潛能和需要,做到人盡其才。人口政策的成敗不單關乎香港的社會和經濟發展,亦關乎香港社會各族群能否和諧共處。這些都是我們在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中過去一段時間工作的指導理念。

  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在去年十二月重設,我們說重設,因為其實在上兩屆的政府都分別有一個都是由政務司司長領導的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所不同處,就是今次的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除了有官方高層次的官員參與之外,亦是首次邀請來自不同界別的非官方成員。在官方成員方面,除了今日出席的三位局長,另外還有三位局長,換句話說,是由政務司司長聯同六位局長,還有相關的處長組成這個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

  我們為甚麼要在這個時候去做一個公眾參與活動?因為我們覺得儘管在上兩屆政府分別透過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都發表了兩份報告,在二○○三年和二○一二年,但是整體社會對於一個這麼重大的問題,未來有這麼大的挑戰,或許未有充分的社會討論,所以希望透過這個公眾參與的活動,去引發更多一些理性的討論,亦希望能夠大家凝聚到相當的共識,以幫助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下一階段的工作。下一階段的工作,當然是制定一些實在的政策措施。

  人口政策是包羅萬有的,簡單來說,差不多很多事都包括在人口政策之內,所以我們今次選擇了,如果是已經在這一屆政府有其他機構正在研究的課題,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就不會重複去研究這些課題。大家都知道,有甚麼課題與人口相關,但已經分別由其他機構正在研究,包括由扶貧委員委員會轄下的社會保障和退休保障的專責小組正研究的退休保障,而且有一個研究團隊在做;房屋方面,我們有長策(長遠房屋策略)的工作;公共財政有由財政司司長委派了一個工作小組正在研究人口老化對公共財政帶來的影響。慣常我們在長者的醫療和福利服務方面,都已經有相關的委員會在做工作。所以,這個報告書我們不會涵蓋我剛才所說的範疇,希望我們的工作能夠比較聚焦。

  我們在開首幾次會議反覆討論,究竟香港應該有一個怎樣的人口政策?在二○○三年的報告書中,當時的人口政策的寫法,就是純粹配合香港作為一個知識形經濟所需人才來做的,但今次我們尤其是加入了一些各界人士,包括有很多社會福利界人士,包括社會服務聯會的方敏生女士,所以大家都覺得不應該單單從經濟來茞插C所以我們今次的政策目標是希望能夠發展和培育人才,使香港的人口可以持續地配合推動香港作為亞洲國際都會的社會和經濟的發展,創設一個共融和有凝聚力的社會,使到人盡其才,讓我們的市民和家庭享有一個優質的生活。

  人口的挑戰,簡單來說,我們會用四個圖表向大家介紹,大家其實都掌握的,不過,我們希望能更聚焦地讓市民認識到這問題的嚴峻。

  第一,就是人口的急促老化。以二○一一年的普查人口的推算,人口老化的速度比原先,即二○○六年時的推算快了。去到二○四一年,差不多每三個人中就有一位是65歲或以上。當然,人口老化是由於預期的壽命延長和生育率低,兩者加起來的後果。在壽命的延長,大家可以看到,其實香港的平均在出生時的預期壽命,已經差不多是世界上首屈一指,估計去到二○四一年,男士會高達84.4歲,而女士更加超過90歲。

  第二個的人口挑戰,就是勞動人口的下降。由於在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嬰兒潮已經進入退休的年齡,所以,現時估計,勞動人口一直會持續上升,去到二○一八年的高峰大概是371萬。從這點開始它就會下降。換句話說,在二○一八年後,退休的人數會比加入勞動市場的人數多,所以,勞動人口會開始下降。

  第三,由於人口的老齡化,大家都可以想像得到,撫養比率是會增加。大家可以看得到,15歲或以上工作和待業人士,將會由現時的58.8%下降至49.5%。即是說在我們人口當中,有一半不是工作人士。撫養比率將是每100名適齡工作人士需撫養的兒童和長者的人口,由現時的35.5人倍增至71.2,即是說100個人當中,除了要供養他自己的100人,再要供養多71.2個人。

  第四,就是人口的增長,除了自然增長,即是本地出生率減本地的死亡之外,是靠移民的入口。在我們香港的特殊情形,大家可以看到,在過去一段很長的日子,單程證持有人進入香港,其實是我們一個人口增長頗重要的來源,實際在這一段時間內,有一、兩年可以看到,如果沒有單程證的持有人,純粹是一個自然的增長和其他人士的淨流動,香港的人口已經出現負增長這個狀態。

  這四個看似比較簡單的人口挑戰,其實帶來了不少的問題,勞動人口的減少直接令到我們的經濟增長會減慢,就業的機會亦會減少,從而生活的水平會下降。少了人工作,當然少了人納稅,所以會進一步收窄本來已經是狹窄的稅基。人口老化會帶來我們在醫療和長者服務的公共開支增加,但我們也希望有一些地方可以從一個更積極正面去看。

  在機遇方面,下一代的長者,他們的教育水平會較高、較健康,以及財政越見獨立,所以這個亦是一個機遇可以在積極老年生活方面去想一些方法。

  我們今次選擇了不是立即推出很多建議,因為覺得是需要和市民慢慢去談這些相當重要的問題,但是我們都要定一些框架和一些方向,看看市民是否同意我們聚焦在這些課題?市民是否同意這些都是值得進一步去探討的政策方向?從而去制定一些實在要落實的政策。在這個框架堶情A分了三個部分,第一是要看現有的人口;第二就是看新來源的人口,無論是在內地或海外移居來,或者新出生的人口;第三方面就是看老齡化的人口。

  在應對方面,我們就茬o三個大板塊有五個政策的方針。在現有人口方面,兩個工作︰第一希望增加勞動人口的數量,即是吸引現時已經在香港的人多些投入勞動市場;第二亦都要講質素,因為我們很多時出現技術錯配,所以亦都會透過改善教育和培訓,從而提升香港勞動人口的質素。

  在新來源方面,提議的政策方向是更加積極進取及訂明目標,英文我們叫「targeted approach」,是訂明目標地去吸納一些對象的方法,以引入外地的人才,以及在不損害本地工人的利益的情況下,考慮更有效的輸入勞工的機制。另一方面,當然政府亦都要接受,政府是不可以影響個人生育的決定,但我們都可以有責任締造一個有利的環境,讓年輕夫婦更樂意於生兒養女。

  在老齡化方面,因為我們已經將福利、醫療、退休問題放在一旁,讓其他機構研究,我們在老齡化人口方面,就聚焦於如何可以協助長者在社區堶惚O持活躍,創設一個友善長者的環境,推廣「積極樂頤年」和發展銀髮市場。

  我簡單在這五個政策方針,講講我們大致上政策的方向。在本地人力的量方面,大家會問,其實現在香港的勞動人口,即譬如15至64歲,還有甚麼人可以出來工作呢?其實在15至64歲堶情A現時有160萬人是非從事經濟活動人口的。細分的話,當然我們不應該要求學生提早出來工作,因為如果他們希望都能夠在教育方面更加有發展的。撇除了三分之一的學生,其實我們還有大量,超過一半的來自所謂料理家務者,98%都是女性,以及一些退休人士,這兩個組群是我們首選的組別,希望透過某一些政策或者某一些誘因,鼓勵他們重投勞動市場。

  在女性方面,其實我們的女性勞動人口參與率是比男性低,當然這個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很多的家庭照顧者都是以女性為主。但是兩者的參差達百分之二十,加上香港的婦女是有外傭的服務可以提供得到,我們認為其實應該還有空間可以吸引到更加多,特別是處於30至59歲,這些正在料理家務的女性,大概超過50萬,52萬5千名這些女性,是可以投入勞動市場。很多在我們日常接觸及訪問堶情A都是說只要有更加好的託兒服務或者課餘託管的服務,其實很多女性都是願意投入勞動市場。

  在年長人士方面,這個圖表是作一個比較,其實香港在55至64歲這個組群堶情A他們的勞動人口參與率相較於我們鄰近的國家是怎樣呢?你見到除了和台灣相近之外,我們的年長人士勞動人口參與率都是比日本、新加坡及南韓為低。所以我們都會問,特別譬如好似和新加坡,大家都是有外傭的政策可以分擔一些照顧家庭的工作,但是新加坡在年長人士方面的勞動率比我們高很多,在60至64歲是有58.1%,正在參與勞動的工作,而在香港同樣的比率就是37.7%。在這塈畯昉控o亦都有一定的空間,當然要看看有甚麼配合的政策措施。

  另外,還有一些組群,因為我們的人口政策是很鼓勵、亦支持要有一個共融的政策,所以,對於新來港人士、殘疾人士和少數族裔,我們覺得都是有空間透過適合的政策,讓他們能夠發揮潛能,進入勞動市場,這不但可以紓緩我們現時勞工的緊絀,亦對於他們成為香港一份子,加強融合是有所裨益的。

  在質的方面,我們在過去討論和與很多人的聚焦小組,都發覺大家對本地培育人才方面是有些關注,關注的地方是包括有技術錯配,即是說「有人沒工做,有工沒人做」這情況,亦包括年青人感覺到現時好像很缺乏較多元化的工種,亦有人擔心現在目前的大學生可能在語文的能力和溝通方面有改善的地方,亦已經有很多行業的僱主,向我們表示他們實在聘不到人。大概大家都知道,在零售、餐飲,一些較低技術、半技術的勞工方面,都是呈現短缺的情況。

  同時,我們亦都看到一些數字,年青人在投入工作後,由於未必有多元化的層階,所以,他們月薪中位數在過去十年,都是徘徊在大約1萬元。所以,這亦是我們要想方法怎樣能夠提供更加多元化的就業機會,來讓這些人才能人盡其能。

  可以考慮的政策方案當然是與香港經濟分不開的,所以,目前行政長官都有一個經濟發展委員會,在做茯鬼輕銗憎虒g濟發展籌謀的工作。所以,我們的人口政策,都會與經濟發展方面息息相關,促進經濟基礎的多元化來增加工作的種類。而我們亦覺得需要更詳細的人力資源推算,幫助我們更好評估我們人力的需求。在提升教育和培訓方面,希望能夠確保年青人擁有未來經濟發展所需的技能。

  有一點是非常之重要的,無論在扶貧的工作或人口政策,都提出我們必須重新確立職業教育的重要性,不是每個年青人都一定行傳統學術的課程進入大專院校。怎樣能夠在早的階段,透過生涯的規劃,讓他們認識到職業教育同樣都有一個好好的出路,從而投身某一個行業的培訓,都是我們認為馬上可以進行的工作。

  第二部分是外來人力的新來源。目前,其實全世界都在競逐人才,因為人才和知識是往往與資源同樣重要的。香港在過去這段時間,都是有不少輸入人才的計劃,這媯馱@些數字大家看看。但相對於我們鄰近的地方,我們輸入的人才畢竟量仍然比較少,在一般就業政策計劃之下輸入的專才,在去年年底的數字,大概是7萬3千多個,佔我們總勞動人口2.1%。所以,如果現時香港的經濟發展得好,我們仍然需要人才的時候,我們是否需要想想,在這幾個計劃之下,還有些甚麼可以改善的空間。

  有若干的行業其實已經即時面對勞工短缺,這包括建造業、零售、飲食業和護理的服務業,他們勞工的短缺,我們必須要正視,否則會帶來更加大的後果,是我們未必能夠承擔。譬如建造業人才的短缺將會令到建築成本飆升。這建築成本的飆升其實已經是這幾年發生了,我們亦看得到建築費上升得非常之凌厲。

  今日來說,私營市場的職位空缺,已經高達77 900個,可以說是按年來說已是新高。我們的經濟現時是處於全民就業的情況,所以,怎樣能夠有足夠的勞工去填補這些空缺,亦是一個擺在眼前的挑戰。

  目前在補充勞工計劃下,僱主需要證明以本地勞工填補空缺有實際困難,才能在補充勞工計劃中輸入勞工。但數字是非常之低,稍後大家都可以看得到。而且,這計劃是剔除26種職位的類別,而這些類別正正譬如售貨員、侍應生、司機,都是面臨相當緊絀的勞工供應情況。

  剛才我說過跟大家比較,一樣有一個輸入較低技術勞工的數目,目前透過補充勞工制度,我們只批了2 415人,佔我們勞動人口千分之一,相對鄰近的澳門和新加坡的差距是非常之大。所以,能否能夠以一種新的思維或一些更彈性的方法,來能夠滿足到我們本地勞工的需求,是一個我們需要馬上面對的問題。

  在外來的人力新來源方面可考慮的政策方向,當然,每一次我講政策方向,就是希望在今次的討論中,如果大家都同意這些政策方向,跟荍畯抴N會去配套一些政策的措施。我們覺得香港必須更進取地在全球競逐人才來配合我們的經濟發展策略。我們應該訂明一些目標吸納對象,換句話說,要很清楚究竟香港的經濟發展去到這個階段,我們需要哪一類的專業人才?我們要採取一個更積極進取的策略,並不是坐在這媯市搕H家來申請,是否應該更進取、更積極地向外宣傳香港可以為外地人才提供一個發展機會,以及鼓勵在外國和內地生活或是升學的香港人回流來香港。

  我們亦希望減少或是消除阻礙人才來港發展的障礙,令到香港成為更吸引人才居住和工作的地方。在這一方面,我接觸了很多外國商會,其實他們都有不少外國專才想來香港發展,但他們面對三大困難,第一,就是國際學校的學位不足;第二,就是他們對於香港的空氣質素都有一些怨言的;第三方面,當然是房地產的高漲,令到他們要租宿舍給這些專才居住都有一定的困難。

  在輸入勞工方面,我們會堅持在不損害本地勞工利益的情況下,考慮更有效的輸入勞工的機制。

  在成家立家和生兒育女方面,其實這真是很個人化的決定,但無論如何,大家看到,我們的生育率,自從一九八一年下降之後,其實回升的可能性都不是很高。儘管今日做到二○一二年的每一名婦女有1.3名的嬰兒,已經是一個不錯的數字,因為我們最低谷時,是0.9,即是說一個可以生育的婦女都生不到一個小朋友,現在回升至1.3。但我們繼續推算下去,恐怕這個生育率,大概都是停留在1.2這個水平。

  大家可以看一看,譬如我們與鄰近地方比較,以新加坡為例,其實它與我們是相當接近的,所以我們都會問,政府的政策誘因究竟會有多大的效果,令到本地的出生率會增加呢?這方面我們願意探討,但實際的效果真的要很認真評估。因為有一些實在的人口數字告訴我們,現時由於婦女的教育程度提升,所以遲婚似乎已經是一個不可逆轉的現象,女姓初婚年齡的中位數,已經去到28.9歲。在結婚後首三年誕下首名子女的百分比,亦下降至70%。

  但同樣地,又有一個很有趣的調查,就是去年由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發覺其實很多婦女都仍然喜歡生兒育女,最好是有兩名子女,但實際上是做不到。在受訪問時,他們都會認為他們不願生育或是不想生育太多,都是擔心負任太大,以及經濟負擔是重的。所以我們在這個研究堶情A都探討了其他地方推行鼓勵生育的措施,但正如我剛才所說是成效不一的。去到成效比較高的,例如在北歐的經濟體系,他們投入的公共資源是非常之高,而他們亦是以非常之高的稅率來支持他們在鼓勵生兒育女方面投入的政府開支。

  但是,正如我所說,我們是樂意去探討如何去營造一個有利生育的環境,在其他地方曾經用過的政策,我們今次都是樂意與市民一起來商量。

  高齡化社會帶來的機遇,正如我所說,未來的長者他們的教育程度是高的,31%都會有中學程度或以上,而他們亦是比較有能力的消費者,如何去發揮他們的潛力去提供一個銀髮的市場,而我們亦是構建一個友待長者的環境,這亦是我們會做的工作。最近勞工及福利局亦推出了「廣東計劃」,進一步探討便利長者在內地養老這工作亦會樂意做的。

  以上就是關於人口政策,向前看,我們有甚麼地方可以和大家一起探討。在這幾方面,我們都是持一個很開放的態度。但是有三個外間關注的議題,我要在這堨講明我們督導委員會的立場。

  第一就是我們不同意要為人口設一個上限,我們覺得這是不適宜的,一個population cap對香港來說是不適宜的。因為過去十年,我們的人口增長是非常之低,平均每年只是0.6%,這是非常之低的人口增長,扣除所有外籍的家庭傭工,其實每年只是增加了3萬多人,這對於我們經濟進一步發展,對於勞動人口的需求,這是不理想的。所以現在去訂一個人口的上限是有反效果的,滿足不了香港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需要。大家會看到這個圖表,告訴我們,過去十多二十年,其實我們的GDP,我們的實質經濟的增長,勞動人口的增長是佔了百分之一。當然生產力的增長是更加大,但是畢竟勞動人口的增長都是擔當一個重要角色,但隨茈憎茪T十年勞動人口的下降,其實這些所謂人口的「紅利」已經是沒有了,會出現一個負增長的狀況,所以如果在這樣的情形之下,還說現在700多萬的人口已經足夠了,要定一個上限,這是一個不智的做法。

  這純粹是,很多人會問,因為這是所謂為人口設上限,都是來至房屋土地的討論,所以我又再做回我的老本行,在發展局局長期間,我都時常用這個圖表,其實我們的土地是否足夠?在1100平方公里堶情A其實發展了只有24%,只要大家同心,我們根本是有能力開拓更加多的土地,這也未必需要去侵佔這些受法定保護的郊野公園的地,那堣j概佔了41.9%的。

  在沒有人口上限的同時,我們靠甚麼來規劃我們的公共服務和公共投資呢?就是我們的人口推算。政府統計處是會每五年更新這些人口推算,來幫助有關的政策局和部門做他們規劃和投資的工作。

  第二點要說明的就是,我們覺得不應該,不應該改變這個單程證的計劃。單程證的計劃是有其憲制的基礎,在《基本法》第22(4)條已經說明,中國其他地區的人要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是需要辦理批准手續,其中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定居的人數,是由中央人民政府主管部門,徵求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意見後確定,所以坊間有些說法要收回審批權,是完全不存在的有這個看法的,因為這是單程證由內地人進入香港是《基本法》有所規定的。其實現在的單程證純粹是一個家庭團聚的目標,大家可以看到自回歸以來,透過單程證有序來香港的,一共有78萬4千名新來港人士,而他們大概49%是和配偶團聚,另外49%是子女和父母團聚,再有剩餘的2%其實都是有一些團聚的目標的,包括來照顧年老的父母,來和子女團聚,或者一些無依無靠的兒童來香港投靠親人。目前,單程證的計劃是有秩序讓他們來,也是一個公開透明的機制去審批。

  為甚麼這個單程證的計劃是不應改變呢?因為隨茖潀a經濟社會發展越來越緊密,我們看得到跨境婚姻是維持一個高水平的。以二○一二年為例,在本地香港登記的婚姻總數,堶扈A及跨境的婚姻的是高達36%,過去幾年,都是超過30%。如果你再計那些拿了《無結婚紀錄證明書》去內地登記註冊結婚,而又涉及一個內地配偶呢,另外還可能有5千多個家庭。所以這些家庭他們都是需要團聚,所以不應該用一個所謂教育、技術、專才的水平去額外審批,作為額外審批的準則,而影響家庭團聚,否則我覺得我們在人權方面都可能會被人批評。

  另外,有人亦認為,你都用不盡上限,為何不,不如減每日的限額呢?沒錯,在早階段過去幾年,就大家看到這些數字平均每日都是不超過大概120、130。但是在去年,因為我們自從二○一一年四月起,就因應社會上的訴求,這些家長的訴求,亦都得到國家的同意及支持,是有序地讓這些超齡子女來港定居,所以二○一二年整年我們差不多全部每日150個名額是用盡的。而我們看得到現時的新來港人士,他們的教育水平都是越來越高,超過86%是已經持有中學或者以上的教育水平,所以透過適當的培訓,他們正正是可以補充我們現時勞動人口的短缺問題。

  第三個課題要講清楚的,就是我們不應該視第二類兒童為解決人口挑戰的辦法。我知道有一段時間是有一些說法,既然出生率已不夠,你不如鼓勵這些第二類的嬰兒在香港出生,這樣便多了人口。但我們不認同這個看法,因為這些第二類的兒童,他們何時來、如何來、來多久、何時離開,全部都是很難預測,反之為我們帶來一連串的問題,所以自從二○一三年行政長官公布實施了「零配額」的政策,亦成功遏止了雙非嬰兒在港出生,在這個圖表大家看得到。但是我們仍然有20萬在二○一三年之前在香港出生的第二類兒童,他們的服務需求有待解決,所以我們亦會在各方面,特別是在教育局局長旗下的工作堶情A要照顧這些雙非的學童。

  今次的公眾參與活動是多元化的,除了一般的諮詢文件、政府宣傳短片/聲帶,我們會拍攝三套微型電影,希望和大家以一個更加活潑的手段來探討這個頗嚴肅、頗嚴重的課題,亦都會有很多公眾論壇。我們大概會有三次的地區論壇,我亦會親自和局長出席,以聆聽社會的意見。有任何意見,在這四個月我們歡迎透過以下的渠道來提出。

  接荂A給大家看看一套首播的政府宣傳短片。



2013年10月24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1時5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