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十五題:新界東北堆填區滲濾污水儲存池滲漏事件
*************************

  以下是今日(十月二十三日)在立法會會議上田北俊議員的提問和環境局局長黃錦星的書面答覆︰

問題︰

  在本會環境事務委員會於本年九月十七日舉行的特別會議上,當局就打鼓嶺新界東北堆填區的滲濾污水儲存池(污水池)滲漏問題,匯報堆填區附近的缸P河在九月二日後再沒有出現河水的污染水平超標的情況。據報,翌日有傳媒在缸P河四個地點抽取水樣本交予實驗室化驗,結果顯示樣本內測度污染程度的氨氮參數嚴重超標,而當中在最接近堆填區的地點抽取的水樣本更超標61倍。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為何當局一直未有清晰交代缸P河及附近河流和地下水受污染的情況;

(二)鑑於環境保護署副署長於上述會議後向傳媒表示,當局憑目測判斷污水池再沒有污水流出,當局有否評估目測可否代替取樣化驗作為判斷有否污水流出的依據,以及有否評估採取目測方法是否草率和有欠專業;如有,評估的結果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三)當局分別根據甚麼數據或方法判斷新界東北堆填區污水池的滲漏問題已獲解決,以及判斷本港另外兩個堆填區有否污水滲漏問題;

(四)鑑於環境局局長曾表示,就傳媒抽取的水樣本所進行的化驗採用堆填區承辦商合約中較嚴格的水質指標,而有關水平較法例要求嚴格十倍,故此樣本顯示水質受污染程度超標,為何當局採用較低的水質指標評估缸P河的污染情況,而該指標與其他先進城市所採用的指標有否不同;如有,詳情為何;及

(五)會否作出進一步的研究,以更有效監察並防止三個堆填區出現污水滲漏的問題?

答覆︰

主席︰

  就田議員提出的問題,我們回應如下:

(一)有關新界東北堆填區其中一個滲濾污水儲存池在二○一三年七月底的滲漏事件,正如九月十七日在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上陳述,環境保護署(環保署)於事件發生後一直密切監察情況,並就當時已知的化驗結果,告知委員會,即於八月七日、八月二十三日、八月三十日和九月二日採集的廢水樣本超出法定標準,為此環保署正考慮根據《水污染管制條例》採取法律行動。

  這次受影響的缸P河是一條通往深圳河的人造石屎明渠,我們了解到四周沒有居民從該明渠引入水源以供飲用,渠內亦沒有生態敏感的地方。由於受影響的河水並未曾溢出人工渠道的兩旁,因而本署相信事件沒有對缸P河附近環境帶來生態影響。環保署已在下游的深圳河及后海灣抽取水樣本化驗,數據顯示有關事件並沒有對下游造成嚴重的環境影響。

(二)及(三)自從二○一三年七月底事發後,環保署一直加緊監測新界東北堆填區的排放,不時到堆填區內及其周邊巡查,檢視有否異常情況。當發現新界東北堆填區有污染排放或懷疑不達標的情況,環保署的執法人員已採集廢水樣本,並即時在場蒐集進一步相關的證據。環保署因應九月十七日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上議員的意見,已繼續抽取廢水樣本及監察情況。另外,環保署亦已加緊巡查及監察其餘兩個堆填區(即新界西堆填區和新界東南堆填區),並沒有發現有污水滲漏的情況。

(四)按照《水污染管制條例》下訂定的技術備忘錄,已清晰及有系統地就本港的內陸及海岸水域,訂立適用的污水排放標準。就評估缸P河明渠的污染水平,由於河道是人工鋪設的水泥明渠而並非天然河流,明渠沿岸只有少數農場,亦沒有魚塘或飲用水用途,因此技術備忘錄「內陸水域B組」的排放標準適用於缸P河明渠。有關的法定排放標準與其他先進國家所採用的相若,故此指稱當局採用較低的標準來評估污水排放並不真確。

(五)在發生這次首宗堆填區滲濾污水滲漏事件之後,環保署已聯同堆填區承辦商及獨立顧問全面檢查新界東北堆填區其他的滲濾污水儲存池,以及其餘兩個堆填區(即新界西堆填區及新界東南堆填區)的相關設施,確認它們運作正常。

  承辦商已應環保署要求提交事故報告,內容包括事件的起因;在事件發生期間採取的措施;及改善場內滲濾污水管理和避免再次發生類似事件的中期及長遠措施。環保署及獨立顧問會詳細研究報告的內容,並將與承辦商商討改善措施,使能更有效監察堆填區及相關設施(如滲濾污水儲存池等)的正常運作。



2013年10月23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2時1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