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與香港與內地經貿合作諮詢委員會正副主席會見新聞界談話全文
******************************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香港與內地經貿合作諮詢委員會(委員會)主席蘇澤光,及副主席李宗德博士和鄭家純博士今日(十月七日)與傳媒會面。以下為談話全文: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各位傳媒朋友,下午好。我會先說幾句,然後邀請蘇澤光主席跟大家說幾句話,然後在兩位副主席講話後會歡迎大家提問。

  大家都知道,行政長官在今年初的《施政報告》中提到會成立一個新的委員會,就加強香港與內地在經濟貿易及相關範疇合作所需的政策及推行策略,向特區政府提出建議。今天我向大家宣布,「香港與內地經貿合作諮詢委員會」正式成立。

  行政長官已經委任蘇澤光先生為委員會的主席、李宗德博士和鄭家純博士為委員會的副主席;同時,我們亦委任了二十三位熟悉香港與內地經貿合作,和在這方面具有豐富實踐經驗的人士為委員會非官方成員。

  蘇澤光先生有多年商界及公共服務經驗,亦是現任香港貿易發展局主席,一直致力為香港企業創造商機,向世界各地包括龐大的內地市場推廣香港產品和服務。蘇先生的豐富經驗和對服務社會的熱誠,將會大大有助於領導委員會的工作。

  特區政府期望委員會可以作為一個平台,集合香港業界的經驗、意見和新思維,就香港可如何有效抓緊國家經濟發展的機遇所帶給我們的商機,為港企及港人在內地發展業務,開拓新的合作區域和新的合作市場,向特區政府提供意見。

  我們亦期望委員會能夠就特區政府在政府之間,即G2G的層面,可以如何配合提出具體建議。特區政府會致力和業界一同推動香港經濟持續發展,而我們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會為委員會提供秘書處的支援服務。

  以下我請蘇主席跟大家說幾句。

香港與內地經貿合作諮詢委員會主席:多謝譚局長。我很高興能夠參加這個委員會的工作。很榮幸得到兩位如此具份量的商界領袖--李宗德博士和鄭家純博士的支持,及二十三位委員的協助。

  首先我談談這個委員會的職能範圍,是在下列範疇向特區政府提出建議:

第一:如何把握內地經濟及社會發展,促進香港企業和人才在內地發展,以及促進與內地在香港及海外的經貿合作;

第二:探討南沙、橫琴、前海及河套等地與香港未來發展的關係、機遇及發展模式;

第三:如何支持業界進一步拓展內地市場,並全面落實貿易自由化及投資便利化。

  實際上,在加強香港與內地的經貿合作方面,政府已有許多渠道及做了很多工夫。我覺得,這個委員會的功能是,如何在實際市場的回應方面給意見。我期望這個委員會能通過各委員自己的親身經歷、調研、探訪及公共諮詢等步驟,給予特區政府總結性的建議及意見,特別是在CEPA的框架下,如何落實貿易自由化及投資便利化這兩方面。(委員會)也會茩型膍s如何讓專業人士能在內地開業,如何能在廣東幾個新特區,包括前海、橫琴、南沙及河套地區,香港如何配合這些新區的發展。

  與此同時,我們都關注到如何鼓勵和協助香港的青年人,加深他們認識國內的經濟情況,從而為他們將來在國內也好、在本地也好,開展與大陸的業務做好準備。

  這個委員會的兩位副主席和委員都是在內地有廣泛投資和經商經驗的人士,亦有很多位各大商會的會董。我們希望這個委員會能夠發揮其團結和協調各大商會、政府的經貿辦事處、貿易發展局、旅發局和其他與政府有關部門的工作,使我們不會架床疊屋,亦不會流於空談,給予一些實質的建議和意見給政府,讓香港和內地的經貿關係能夠進一步發展,達到雙贏。

  或者,請兩位副主席作補充。

香港與內地經貿合作諮詢委員會副主席鄭家純博士:謝謝主席。我很榮幸可以參與這個委員會的工作。中國和香港本身的經貿合作非常重要,我希望透過這個委員會可以加快這方面的合作,令大家達到雙贏。在主席的領導下,我們希望盡量做得最好,(看看)如何可以服務香港的大眾市民。多謝。

香港與內地經貿合作諮詢委員會副主席李宗德博士:我也很開心見到特區政府為香港和內地的發展落實其承諾,說希望雙方面可以互贏、互補。剛才主席說這個委員會有幾方面會重視的:一個是機構(方面),在國內和香港大家的發展;第二方面是我自己想說的,就是關於個人,專業人士和青年人將來對國內可以更加了解國內的發展,我相信國家都需要香港多方面的經驗。現在,國家發展得很快,有很多人才,雙方面的溝通和大家互相的合作會提高雙方面的水平、雙方面的機會去發展,所以其實是個人方面的。我很開心與蘇主席和我的好兄弟鄭先生,一起為香港出一分力。多謝。

記者:想問問在職能方面,會不會與金發局(金融發展局)會重疊?以及你們怎樣籌備工作?有哪些的重點?

香港與內地經貿合作諮詢委員會主席:與甚麼重疊?

記者:金發局。

香港與內地經貿合作諮詢委員會主席:金融發展局方面,我自己覺得比較專門,專注於金融發展方面。我們這個委員會比較涵蓋所有的貿易自由化、投資便利化,以及專業人才的就業機會,這幾方面是我們所注重的地方。再加上,剛才我所說的幾個特區將來發展,香港如何配合呢?怎樣能夠參與其中呢?這些就是我們的份內事。

記者:想問問二十三位非官方委員的委任準則是如何?以及為甚麼香港總商會主席周松崗不在委員名單上呢?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大家都會留意到,該二十三位人士在行政長官委任的考慮,主要都是:第一,他們都是在與內地的交往,特別經貿方面有多年的經驗,以及亦在他們的業務範圍內有很顯著的一些成就,亦有很多年的運作經驗。故此,行政長官在考慮時,主要都是希望這委員會能吸納一些「第一身」、親身的經驗,不論是一些迎難而上的經驗,或是一些較順利的經驗也好,對日後工作都有幫助。故此,有一個第一身的經驗都是好的。

  第二方面,大家都可以留意到,這二十多位人士,在內地並不只是集中在某一些地區,有部分以往與內地的經貿合作,是可能遠至譬如是新疆,甚至東北等一些並不多港人經常往來的地方,都有他們的業務。這樣在這委員會的職權範圍,其中一樣要看的,就是如何為我們的港企和港人,開拓一些新區域的合作或是投資的地方,以及一些新的產業點,有一些可能並不是我們傳統四大支柱產業的業務,譬如這委員會內有人是做棉花的種植、一些是做礦業的,換言之,這些超越現時我們現行四大支柱產業的人士都會有。

  商會方面,我們都主要與四個商會溝通後,找一位適當代表人士進入,因為商會畢竟都集合了很多不同公司或個人背景,相信他們的代表在這方面都可發揮作用。

  剛才主席亦有提過,除經貿外,旅發局主席都會在內,因為我們看到,在這過程當中,旅遊都是其中一個與內地開拓的一個新領域。在這方面,不論這委員會也好,政府的經貿辦也好,旅發局辦事處和貿發局辦事處,我們都看到有一協同效應在內。這委員會的委員都包含這幾方面的人士,相信這方面的統籌和協調工作會做得更加好。

記者:局長,有兩個問題想提問。第一個問題就是是否感受到上海自貿區的威脅,所以設立這個委員會加強與內地的經貿合作,擴展商機?這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就是關於香港記者在峇里被沒收採訪證,局方會如何與中央政府去跟進,幫助記者取回採訪證?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就你第一個問題,在剛才我的開場白上亦提過,這個諮詢委員會設立的構想是早於今年一月份,行政長官在第一份的《施政報告》已經提了出來。在過往這段日子,行政長官主要就是成立了金融發展局和經濟發展委員會,現在是第三步,就是與內地的經貿合作諮詢委員會。

  在他們的角色和功能上,剛才有一位記者朋友都有問過,是各有特點、各有關注,是不相同的。這個委員會的關注主要就是在我們與內地過去一段的合作日子中,如何從經驗中我們再可以提升至另一層次。這個層次就是剛才提到的,第一,就是新的區域和新的產業可否發掘出來呢?第二,就是香港作為鄰近地區一個有地理的因素,我們可否因利乘便來合作呢?特別是剛才主席都提及過的四個地方,河套當地現時是在香港範圍,但南沙、橫琴和前海會不會可以合作呢?加上最近新鮮提出來的,廣東省省長提過,這三個地方是否都可以組合成為一個粵港澳的自貿區等。這些都會是這個委員會將會茩城Q論的目的之一。

  上海方面,特區政府一向的取態,都是一貫支持國家的改革開放。在過去幾十年,我們對國家的改革開放都作出了我們應有的貢獻,亦從中得到很多機遇,相信在這方面在未來的日子,亦會在這方面有我們貢獻的角色。在上海亦是一樣,我們的態度是我們會支持上海深化在這方面的改革和開放,我們亦深信香港作為一個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金融中心,(當上海)遲一步(宣布)金融方面的措施,或者開放時,相信香港能夠有所貢獻和有所參與的。我們亦會沿用現行我們與上海之間的合作機制來繼續探討在這方面我們雙方有沒有一些互惠共贏的安排。

  你第二個關於峇里的問題,據我的了解,新聞處的同事繼續與亞太經合組織方面茪O跟進中。我相信新聞處的同事會繼續跟進,亦會向大家有一個交代的。我局並沒有參與這方面(的工作)。

記者:想問蘇先生,會否有一個實質的工作時間表,即何時會有事項可以公布出來?即工作時間表,例如想怎樣研究與內地關係。

香港與內地經貿合作諮詢委員會主席:我想這方面要等我們開了第一次會,我們準備在月尾前會開第一次會。該次會議我們會討論這個委員會的架構、工作時間表,以及考察的方向等。或者待那一次開完會後,我們有消息再告訴大家。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如果沒有其他問題,多謝各位。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3年10月7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8時16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