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副局長及政治助理研修及訪問團團長與新聞界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及副局長及政治助理研修及訪問團團長邱誠武今日(九月二十四日)在北京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今天有十六位副局長和政治助理的代表團來到北京,主要是參加國家行政學院的研修班,內容方面稍後邱誠武會向大家再交代。這個代表團在今周中期以後會去到湖北實地作出一些考察。

  今天的活動主要有兩場。下午時,邱誠武團長和其他十多位同事在國家行政學院出席了開學禮,然後剛才大約五時左右,十六位同事和我會見了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王光亞先生。

  開始時先由我們介紹每位團員的背景,然後有幾位副局長把他們工作上的一些範疇向王主任及在場的港澳辦同事作出介紹。然後,王主任作出了對我們各位同事有幾點的鼓勵和期望。

  他主要說了三方面。第一方面,他表達了中央會繼續堅定不移地支持梁振英特首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故此,他亦期望眾位副局長和政治助理同事都可以支持特首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當然,作為特區政府問責官員的一部分,在這方面對他們的期望都是用回主任所說,都是一個「應有之義」。

  第二點,王主任提到,政治任命官員,顧名思義是需要做政治的工作,故此,鼓勵和期望各位同事要保持一個高度對政治形勢的敏銳和敏感性。在這個環境下,他又提到有兩個例子。第一個例子,他提到的就是在往後的日子,相信政制改革會是特區政府所關注或是要處理的一個政治性議題。在這方面,他亦重申,中央會嚴格按照《基本法》的規定,以及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相關《決定》,通過香港社會的理性討論、凝聚共識,然後落實在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這個共同願望。他亦就這方面重申,中央對能夠落實在二○一七年普選的決心。

  (第二,)他亦期望副局長和政治助理同事在他們的工作範圍和在團隊中,都要照顧在這方面所帶來的一些形勢的影響。他亦特別提到依法辦事的重要性,他也說在社會各界爭取普選的過程中,希望都能夠依法和理性討論,他亦不希望出現一些違法的情況。

  第三方面的鼓勵說話,他覺得政治委任的官員,特別是十多位副局長和政治助理中,有不少同事在加入政府前,都是在他們自己的職業和專業範疇中有一定的學識和專業的經驗,但他亦提到他們在加入政府後,在工作上的要求會較他們以往的工作的要求更高,主要是因為他們進入政府是需要服務市民,亦要照顧到現時社會最新的變化,市民對政府施政的期望等。

  故此,在這堨L建議各位同事起碼在兩方面趁這個星期在這堣W課,或是在往後的日子,能夠有時間在兩方面可以說是充實自己。第一點,就是對「一國兩制」和對《基本法》的認識和掌握,他亦留意到在國家行政學院的課程中亦有觸及到這方面的工作。

  第二點,他覺得希望可以充實的,就是對國家的發展、對國際和周邊國家形勢的關係和發展,怎樣可以看到當中有沒有一些機遇和一些挑戰呢?他特別提到,希望各位同事可以掌握到國家發展和國家以及其他周邊國家以至世界其他主要大國的發展關係,香港可以扮演一個甚麼角色?可以如何在我們發展中找到機遇。

  他亦提到在這當中亦有挑戰所在,面對競爭,我們亦需要對形勢有清楚的認識。在我們工作的層面,亦要鉅細無遺。他亦特別提到在我們與內地進一步的合作中,除機遇外,我們亦要敏感於一些可能由於我們推行政策上,需要照顧到一些各方面因素的考慮,譬如說在我們推行政策時,我們與內地其他的市民或省市的解說、或者在溝通方面都是同樣重要的,這個他亦有提到。

  或者我先說到這堙A我讓邱誠武團長簡單介紹一下這幾日的行程,然後我們會回答大家的問題。

副局長及政治助理研修及訪問團團長:今次由副局長和政治助理組成的研習及訪問團,差不多所有的副局長和政治助理,除非有一些特別的公務在身的,今次都來到北京。

  我們主要分兩個部分。在北京方面,我們主要參加由國家行政學院所辦的兩日半的學習課程,當中主要是包括對國家的經濟形勢持續發展、國家的國際關係、國防安全、《基本法》、法制的建設等方面的一些課程學習。

  在北京(課程)結束後,我們將會去到武漢,即是我們國家的中部,主要了解當地本身的情況發展。期間亦會參觀一些企業,亦會到一些生活小區,亦可能會與當地的政府官員交流。

  我們整個學習來說,是希望能夠一方面對國家的形勢、機遇是怎樣,這亦是呼應王光亞主任,他本身提出希望(我們)作為政治團隊一員,除了本身處理好自己範疇的政策工作外,亦對香港自己、對國家、周邊與世界都有敏銳的掌握,使到將外面形勢的發展,能夠把握到好的機會,能夠為香港創出好的機會、發展等,所以這亦是互相配合的。我對這幾日的團隊活動主要介紹就是這樣,看看大家有甚麼問題。

記者:美國駐港總領事夏千福今日說希望香港最終有真普選,最近英國政府也就香港政制發表了一些意見。今次會面中,王光亞主任有沒有提及這國際形勢的變化﹖作為特區政府負責政制的官員,你又覺得這是否合適場合去討論﹖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你所指是哪一個場合﹖

記者:你覺得英美政府是否合適在香港就香港政制發表言論﹖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王光亞主任所提及有關政制的部分,我基本上剛才已原原本本說過,主任沒有具體再提到你剛才所提及的人士的意見。就茩^國的國務大臣和美國駐港總領事近日的言論,怎樣也好,我認為特區政府要繼續按照《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決定》辦事,這是第一點。第二點是,大家都要知道,邁向二○一七年落實普選的道路,這不是一條容易的道路,因為牽涉到不同的利益群體,亦牽涉到不同的意見、不同的期望。在當中怎樣可縮窄分歧,可以達到共識的方案,是一個比較艱難的事情。除了剛才所說依法辦事是其中一個重要的元素,另一個(元素)是建立互信,我相信任何人士都需要盡他們最大的努力,為落實二○一七年普選盡力建立互信。行政長官和政務司司長亦已先後就這方面,就特區政府對外面的國家的政府對政改言論已作出比較詳細的立場宣示,我不需要再作進一步闡述。我只想強調一點,這是一件複雜和敏感的事情,我希望凡是有志於和有誠意為落實在二○一七年普選的朋友,都能夠在建立互信基礎下好好考量他們的角色及應該有些甚麼說話等等。

記者:你會見王光亞的時候有否主動向他們匯報現在香港對於政改方面的討論?有沒有提及甚麼時候會展開政改諮詢?另外,對於張曉明和郝鐵川連日來不斷透過文章及其他渠道回應政改的事,有沒有一個感覺是好像中聯辦在政改一事上架空了特區政府?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在剛才會見的時候,我們是沒有就茯F制改革的具體工作作詳盡的討論,因為畢竟這個是副局長和政助的代表團禮節性拜會王光亞主任的場合。剛才幾位副局長所說的都是他們自己政策範圍的內容,我的發言內容都只是就荍琣菑v對政治委任官員,特別是副局長和政治助理一些期望作出一些回應,所以沒有具體來談及。在剛才的場合,凡是牽涉到政改的內容,我基本上已經跟大家交代了。

  另外,就中央的角色來說,大家知道政制發展並不是單純是特區內部的事情,因為這是根據我們國家的憲法和根據《基本法》,中央是有憲制的角色和權責來審視和處理香港的政制發展。當然,中央亦透過《基本法》賦予了一個程序,讓特區是有所參與,而參與的深度和程度都是很高的。大家知道要能落實一個方案,首先第一關是需要有三分二的立法會議員的同意,行政長官作為特區的首長才可以同意,再交給人大審批。故此在這方面,我相信各方面都要盡他們的努力,中央是一定有其角色。張曉明主任和郝鐵川部長近日的發言,我都留意到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他們都非常強調以法治的精神、要依法施政。我都留意到他們在具體的方案中,可能對《基本法》的條文有不同的解釋或不同理解的爭論,這幾天我在傳媒的文章都能見到。但我也留意到主要的爭論是某一些的方案究竟是否符合《基本法》,似乎共通點是大家都願意要嚴格按照《基本法》來處理方案,只是因茖蒛擗霈蛌漕蒛撉熔虒`,是真的符合(《基本法》)或有少許不符合(《基本法》)有所爭論而已。我覺得這個討論是有個好處的。

記者:有否架空特區政府?他們的言論或做法是否恰當呢?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立法會、特區政府──當然是行政長官所領導的特區政府──和全國人大常委會,即是中央,三方面都是有憲制的角色和權責,是缺一不可的。所以不存在當我們和香港社會或黨派談的時候,是架空了中央;又或者當中央透過中聯辦就法律問題有些意見時,就是架空了特區政府或者立法會,是三者缺一不可,我相信三方面都要互相溝通和互相討論。最重要是好像王光亞主任剛才所說,希望通過理性的討論來達到共識。

記者:你剛才提到政改是有個這樣複雜和漫長的路要走,現在又聽到這麼多聲音,為甚麼現在不即時推出政改諮詢的藍圖給大家討論?既然已經有這麼多聲音,會否覺得已經是太遲?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們在過往幾星期堻z過不同的渠道,都聽了許多不同的意見,亦在特首所主持的幾個晚宴上,就茪@些比較具體的議題,包括提名委員會的組成、甚麼叫「民主程序」、「公民提名」怎樣、提名的候選人有多少人、以至到究竟在普選時一輪、兩輪、還是多輪(投票)、任命權是實質還是可否淘汰等都有觸及,社會上亦都有廣泛的報道和討論,所以我認為這些實質的討論其實亦已開始。特區政府會研究前幾星期我們所作的聽取意見的工作,我們會很小心來研究一下下一步的工作會是怎樣,有決定的時候會盡快跟大家有一個詳細的交代。

記者:「公民提名」是否符合《基本法》,是否現在大家討論中呢?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跟了政改很久的傳媒朋友都知道,如果只是用一個soundbite或者幾個字,是不能代表一個方案是否符合《基本法》,一定要看當中的mechanics是怎樣,即細節和運作是怎樣。我只可以說,根據《基本法》第四十五條,提名的程序是要符合一個所謂「民主程序」,這是《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的要求。這個「民主程序」並不是任何人的「民主程序」,這個提名的「民主程序」是提名委員會的提名程序。《基本法》寫得很清楚,提名是要由提名委員會負責提名的。故此,任何一些的方案,如果它是繞過提名委員會這個提名的權力,或者變相減低或剝奪的時候,是很容易會令到法律界的人士認為是不符合、甚至是違反《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的規定。所以坊間有很多不同形式的所謂「公民提名」,放在桌面的起碼有五、六種不同的形式,大家要詳細看一看每一種,究竟它運作細節的mechanics是怎樣,才可以作出一個判斷。

記者:有意見建議會否在政改諮詢最後的時候,加入這個「公民投票」或者一個「公投」的方式,讓香港市民以一個沒有約束力的方式去表達對政改方案的建議,到底這個方案是否可行?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特區政府在過往兩次的政改,都有邀請一些學術機構或者大學去做一些民意調查的工作,來看我們所推出的政改方案在社會的支持度是怎樣,這個過去我們當然有做。但至於引用一些字眼,是敏感性的字眼,我自己覺得未必是一個很適當的看法。我再想強調一點,就是根據我們憲制的要求,任何方案要通過是要立法會三分二議員通過才可通過。故此,立法會議員在憲制上有一個不可逃避和不可推卸的責任,來考量政府所提交給立法會的方案是否可以通過。這個決定必須由立法會自己作出,並不能夠將這件事轉移交給例如市民或其他人來作決定。作決定的必須要是立法會議員自己,參考各方面的因素,包括民意,來作這個決定。我要強調這點。

記者:王光亞「贈」你們三點原則時,特別提到官員要依法,是否針對之前特區政府有官員有些醜聞、被人「起底」等?而「政策敏感度」是否指「限奶令」?你如何解讀此兩點?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第一點比較容易,我先答。中央要求並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各官員依法施政是自九七年以來一貫的立場,我以前曾參與兩位行政長官的辦公室的工作時亦曾多次聽到幾代領導人重申強調此點。我相信放在特區政府任何一項政策上都是適用的,因為若我們不依法,特別是《基本法》的規定來辦事,大家便沒有一個共同的法理基礎來做,特別是要處理一些難及敏感的政策。所以,我相信王光亞主任所提的是一個普遍性的原則看法。

  「限奶令」方面,其實你的政治敏銳度也很高。剛才王光亞主任所提到我們與內地合作的融合時,一方面我們要尋找多些機遇令香港的經濟、社會民生有發展之餘,他亦提到與內地的交往時亦要顧及其他因素,「限奶令」他亦有提到。我猜目的是,特別是政治委任官員是做人的工作,因此我們在政策的解說和溝通方面,凡是受我們政策影響的人士,不論是在香港或內地到來的旅客和朋友,我們的解說工夫都可以做多點。這亦正正是行政長官剛剛──其實不是剛剛──在九個月前的《施政報告》所提到我們要加強內交工作,要求我們的內地幾個辦事處加強這方面的溝通,及加強與內地居民的解說工作等方面他亦提出了要求。我們的內地辦事處的同事亦就此方面籌劃如何加強工作。我回答多兩條問題吧,因徐澤主任正等候我們晚飯。

記者:王主任提到要你們支持梁振英施政和支持特區政府施政,其實與近期有多名問責官員「跳船」是否有關係?是否想穩定軍心呢﹖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其實,我相信沒有人「跳船」。若你指最近有三名政治助理先後離開特區政府的崗位,相信他們每個人的原因都已清楚交待了,特別是今早我乘機(到北京)時看到很多傳媒朋友報道莫宜端在辭職一個月後再工作,亦有很多揣測。我相信,以我認識的莫宜端──我們曾合作數年,私底下我亦知她是個非常虔誠的基督徒──我相信她說的都是真話,我相信大家不需過分揣測。我亦相信照顧家庭很多時都是政治委任官員的掙扎,我自己也有,很多同事亦有,因為工作時間長、要有很高的EQ(情緒智商)、下班回家又不要將在日間所受的「冤屈」在家媯o洩等都不是容易的。既然莫宜端和其他同事已交待了其原因,我覺得要尊重及接受其說法。

記者:關於「限奶令」,其實王主任如何提此點,是說「不理我們就弄這出來」?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不會的。

記者:關於「公民提名」方面,你剛才對《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的詮釋,有沒有一個現在坊間討論的「公民提名」建議符合《基本法》,還是你覺得暫時沒有一個符合?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我已多番說過,在我們正式諮詢前,特區政府不會就任何一個方案作具體的表態或評論,我只可和你分析一下而已。剛才我已分析過,坊間現時起碼有五、六種「公民提名」建議,有一種的極端是表明要變相廢除提名委員會,是寫明這樣的,很明顯可能會讓人認為是違反《基本法》。在光譜的另一面則認為是民間的活動,是一些參考,不一定是法定程序的一部分,亦有人提出來的,這是否違反《基本法》則很難說,要大家再參詳一下。若是民間活動的話,怎樣銜接法定程序,主催者沒有在此方面提出很多具體(資料),我相信要多些討論才可正確回答這問題。但不要誤會,特區政府未有對任何方案作評論。

  就「限奶令」,剛才我說過,王光亞主任主要是提到同事處理國家和國際的關係時,既要尋找機遇也要知道一些挑戰,挑戰的其中一部分是要好好地解說政策的考慮和合理性,及在向受影響人士方面的解說工作可以做多一點,是在這個場景下提出來的,他說時都是以勉勵性的語氣和是勉勵性的說話。多謝各位﹗



2013年9月24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21時47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