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出席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公布M+設計比賽獲選設計記者會談話全文(附圖/短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主席林鄭月娥今日(六月二十八日)出席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公布M+設計比賽獲選設計記者會的談話全文:

政務司司長、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主席:歡迎各位傳媒朋友出席今日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的記者招待會。我們剛剛完成了我們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的會議,所以接荌角W想向各位交代一些事情。

  今日這個記者招待會有三個目的。第一,就是向大家簡介一下西九文化區這個計劃最新的財務狀況,因為近日傳媒上有一些報道關於西九文化區的整體財政狀況。第二,就是希望向大家說,我們現時打算用一個甚麼原則去推展西九文化區這個計劃,基本上,這個推展策略是要做到讓西九文化區的設施盡量可以適時落成,即是timely completion,以及符合成本效益cost effectiveness。第三方面,就是今日非常高興,可以繼去年十二月公布戲曲中心獲選的設計團隊後,第二項西九文化區很重要的設施──視覺文化博物館M+的建築設計比賽的優勝團隊,我亦會在今日公布,稍後亦會有一個模型給大家看。而獲選優勝團隊的建築師今日亦在這堙A稍後會向大家詳細交代他們的建築設計。

  很簡單回顧一下西九文化區這個如此龐大計劃發展的重要里程。大家都記得當時推倒重來之後,在二○○六年六月行政長官委任了西九龍文娛藝術區核心文化藝術設施的諮詢委員會。我當時在民政事務局,即是曾德成局長的局中擔任常任秘書長,所以亦有參與關於當日重新設計西九文化區的工作。到二○○七年九月,這個諮詢委員會向政府提交了這個建議。就茤e員提交的建議,特區政府作出了幾個月公眾參與的活動,在二○○八年七月立法會通過了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條例草案,正式設立一個法定機構來落實西九文化區這項目。在同一個月份,立法會財務委員會亦批准了一筆過的撥款,為數是216億元,交予西九文化區來落實西九文化區的項目。

  接茧o生的當然要計劃西九發展的圖則,即是development plan,這個是花了相當長的時間,因為希望在社會上是有廣泛的討論,所以由二○○九年十月,一直去到二○一一年十月,管理局進行了三個階段的公眾參與活動。大家都記得,當時是有三個不同的發展圖則給社會上討論和選擇。到二○一一年十二月,經過了考慮在公眾參與活動收到的意見,就正式決定採取由Foster+Partners「城市中的公園」這個概念為基礎去準備發展的圖則,亦將這圖則交給城市規劃委員會去審批。沒多久,在圖則仍在審批過程進行期間,我們亦已經馬不停蹄,先為戲曲中心舉辦一個建築設計比賽。反應非常熱烈,一共收到五十四份合規格的意向書。在二○一二年的九月,我們同樣為博物館M+舉辦建築設計比賽,一共收到八十個團隊,可以說是全世界的網絡、著名的建築師,或有經驗設計博物館的建築師都有參與這個比賽。

  在去年十二月,我同樣在這堣膝洶F戲曲中心建築設計比賽的結果,很高興地說戲曲中心的建築很快便會開展。在二○一三年一月八日,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正式按茷陞奕W劃條例,通過了西九文化區的發展圖則,換句話說,就是以Foster+Partners的設計為藍本。今日六月二十八日,稍後我們就會公布這個博物館設計比賽的結果。

  第四屆政府在去年七月一日上任,行政長官在今年《施政報告》中,他是這樣說的:我們會繼續積極配合西九文化區管理局的工作,盡快落實西九文化藝術的設施,同時加強軟件建設。儘管建築成本增加,我們仍然堅持原來的計劃。這可以說第四屆政府對西九文化區計劃的承諾。我在作為政務司司長擔任西九文化區管理局主席,首份即是二○一一/一二年的周年報告中,我亦都說新一屆政府和我本人,都會全力的去實現西九文化區的願景,齊心合力去推動西九的發展更上一層樓,在本屆政府的任期內,希望能取得一個豐碩的成果。

  過去十二個月,我們做了些甚麼?我跟大家簡單的交代,好像剛才所說,在二○一三年一月,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就核准了西九文化區的發展圖則,大家看到,就在這堣F。另一件我們做了的,就是去年十二月我們選出了戲曲中心的建築設計方案以及設計團隊。設計團隊是由加拿大的建築師譚秉榮先生和香港的呂元祥建築事務所合作的。工程會在今年內,事實上在好短期內,就會展開地基工程,預計在二○一六年落成。那個圖,大家看到,就是當時選擇了的建築設計。稍後我們會公布第二個重要項目,博物館的建築設計的方案及設計的團隊。正如我剛才所說,吸引到八十份的設計參賽者,其中我們遴選入圍的有六支團隊,都是世界知名的建築事務所。在過去十個月,我們亦沒有浪費時間,沒有浪費這一片土地,盡量在建立、建築觀眾群方面做了不少的工作,亦都是善用了西九文化區的土地,所以先後辦過「西九大戲棚」,一個大型鼓樂迎新春的活動,亦都有「自由野」的表演,最近亦剛剛完成了博物館「充氣!」的博物展覽。

  大家最有興趣的當然是目前西九文化區的財務狀況。在二○○八年七月,立法會批准了一筆過的撥款216億元。無錯,當時這216億元的計算,是應該是可以足夠應付到整個西九文化區的發展,換句話說,一共是十七項的設施。但是,當然大家會理解,當時的文件也有寫清楚,這216億是基於甚麼的假設去推算出來的。目前我們經過了這幾年的審慎投資,在最新的財政年度底,即是二○一三年三月底,資產總值已達236億元,這是扣除了這幾年所有的營運開支。換句話說,所有的人工或者是寫字樓的租金、以至甚至在博物館內要購買的藏品,全部都扣除了之後,我們仍然有236億元現在可以來用和可以用來投資。當時的216億元當中,大約百分之七十三,即是157億元,是用來設計和建造各項設施的。連同我剛才說的投資回報,目前可以動用的款項是178億元。當然,隨荍畯昉~續將資產來投資,未來幾年還會有投資回報,所以每一個數字都會隨荇伅〞犒L去會有更新的。

  各項建設的建造造價無錯是上升了。換句話說在216億元當中,譬如當時估值一個戲曲中心應該用多少的建築費,跟今日是有很大的差別。主要是有幾個原因:第一,就是香港近年的建築成本飆升,你可以看到建築署自己基於投標價格而做的指數,由二○○六年第三季,這是基數來的。因為大家都記得,我剛才說整套西九文化區建設的經費,都是基於二○○六年的諮詢委員會請的顧問做,所以基數是二○○六年的第三季,當時這個投標價格指數是751;到二○一三年第一季,同樣的投標價格指數已飆升到1516了。換句話說是倍增了,上升幅度是百分之一百零二,所以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上升幅度。

  第二個原因令到建築成本上升,就是為了滿足一些法定要求,城規會要求我們在四十公頃的土地堙A要提供至少二十三公頃的公眾休憩土地,以及我們也希望營造一個舒適、無車行的行人環境。為了做到這樣,這個項目,大家剛才看到獲批准的圖則堙A是有一個非常大型、共用的綜合地庫。這個切面圖讓大家看到,將來在地面是沒有車的,行人可以很舒適在這兒步行或者去參觀設施,所有的路與客貨的上落,和停車場也是放在地庫堙C這個地庫是令到整個西九文化區建設的成本增加很多。

  第三個原因是於長達兩年公眾諮詢的過程中,市民都提出了很多要求,持份者,包括我們文化藝術的朋友亦提出了很多要求,加入了一些新的元素。例如很多人都崇尚保護環境,所以提議需要有一個區域供冷的系統,這個於啟德發展區是有的,這個區域的供冷系統;亦都希望見到更多的環保設施、綠化;亦都要做資訊設備,以及更加多的教育設施。

  第四個原因是由於總體的規劃,以及一些法定規劃程序所用的時間較長才能夠完成,所以各項設施的動工日期因而有所延誤。例如我們於二○○八年到立法會的時候,當時希望第一期的設施大體上可以於二○一五年完成,但現在當然大家看到這個是做不到的。戲曲中心也要到二○一六年才能落成啟用,這四個原因均是導致西九文化區的建設成本上升。

  雖然建築成本上升,但這幾點是很重要的,我們是沒有計劃,是無計劃於未來幾年為西九管理局尋求額外的注資,至少一直到第一批的設施落成,供公眾享用為止。即是說我們一日都未可以興建好第一批的設施供公眾享用,我們是不會再去為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尋求一個額外的注資。第二,我們目前亦沒有一個工程的預算修訂為471億元。我知道有些傳媒已經報道過這個數字,但這個數字並不是西九文化區核准了的一個修訂工程預算。大家稍後有興趣我也可以解釋一下我們為何有一個這樣的數字出現過。第三就是實際上你會問,你今天可否告訴我究竟216億元可以興建所有設施,現在估計要多少財政才能夠興建這些設施呢?這個是非常困難的。因為對於一個橫跨二十年的工程項目來說,成本的波動是沒辦法避免的。所以我們於這個圖表給大家看,就是一段更加長的時間,大概二十年,過去二十年,無論政府的工程,即是紅色的那個;或者是私人部門的工程,價格都是波動的。它不是一直向上的,有些時候因為外圍經濟的影響,或者本地經濟的收縮,有時候價格會下跌。等於建築的材料也是有升有跌。所以在這個大前提之下,任何對於十幾年後才會興建的設施,究竟它要多少經費,現在如果我給你一個估算,這個估算亦只不過是基於一系列的假設,而作出一個粗略的估計。而事實上當年的216億堶悸澈媬v成本,與今日出現了一個頗大的落差,亦都是由於當日估計,以及假設的建築通脹,只是大概百分之二,與今日實體大家剛才看見的,於短短的六、七年之間是增加了一倍。這是有一個很大的分別的。

  如果在這個情況下,既得去爭取注資,亦要繼續有承諾去落實西九文化區。我們經過與政府商討,我為甚麼這麼說呢?因為大家知道我有雙重身分,我既是西九文化區管理局的主席,我亦是政府中的政務司司長,所以我是代表西九文化區這個法定管理局與政府高層商討,在這個情況下,我們應該用甚麼策略來推展這個西九項目,達到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中的說法呢?不外乎是兩個方法,就是節流和開源。

  先講在節流方面,我們會嚴格控制每一個設施的成本,盡可能接近原本預算的水平。我這個說法只是「盡可能」,因為有一些情況下是不可能的,因為價格飆升實在很厲害,大家都知道,現時在建造業的人工亦上升了很多。

  第二,就是告訴了西九文化區我們應該茩姘篚鞈]施的內容,即是說軟件和一些內容,而不應該放太多的重視程度在硬件的建築物,從而希望可以在建築的建設成本方面有所節省。

  第三,亦希望能夠盡速來落成公園和部分文化藝術設施,這是策略的重要一部分。原因亦很簡單,至今日為止,西九還未見到有建築物落成,所以在這個大前提下要求再注資,我信相無論在實際上或是政治上都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所以政府認為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應該集中精力去盡快落成一些給市民享用的設施,而這個公園是比較有條件可以盡快落成的,因為它畢竟並不涉及大型的建築物。

  在控制成本方面,我想與大家分享一些例子,這些是可以做得到的。第一,就是在去年十二月向大家公布的戲曲中心,原來的預算是27億元,事實上在真正做下來,或許還要高於27億元,因為當時都還未看到未來的建築成本上升仍然是持續中。但我今日可以告訴大家,經過我們的成本控制,以及與建築團隊的不斷磋商後,今日可以起碼節省到1億元。但往後還有沒有節省空間,這方面會積極爭取的。

  第二,就是今日稍後公布的博物館M+,它的成本上升,我們稍後會公布它的成本。它的成本上升是遠低於我剛才給大家看的,由二○○六年起的招標價格指數的升幅,該升幅是百分之一百零二(102%),但我可以告訴大家,在博物館這項設施中,現時選擇的設計,成本遠低於102%。

  第三個節省成本或是控制成本的例子,就是我們會用另一種方法來建造這個公園,以及園內部分的文化藝術設施,稍後大家如果有興趣,我們亦可以請夏佳理主席與大家分享一下。

  第四,就是在這十七件設施內,有一個大型的表演場地,可以坐萬五個觀眾以上,以及一個展覽中心。我們覺得應該是很積極地去探討,全數是由私人出資的。因為當日認為這個表演場地應該可以賺錢的,因為香港都有很多表演團體,或做這些安排表演的公司都告訴政府,其實香港是很不夠大型的表演場地,紅磡體育館作為演唱的地方、表演的地方,時常都不能夠訂得到。所以如果有一個能夠有賺錢能力的場地,我們覺得應該積極探討與私人機構合作,由私營機構斥資來建設。

  第五,就是如果我們要等到,或是地庫完成了再在上面興建一間劇院,第一要等候很久;第二,價格一定繼續會上升。所以在這方面,我們會透過私營機構的參與,盡早建設一個大概有1,200到1,500個坐位的所謂組合式表演場地。英文我們稱它為一個modular theatre,即是說可以先預製,砌成的一個場地來供我們的表演團體可以盡早使用,在成本上當然亦是可以節省很多。

  在開源方面有這幾個措施。第一,這個是特區政府的協助,除了在西九文化區的範圍內,以前政府已經承諾了會承擔一些公共基礎建設的工程。例如在西九文化區內都有道路、排水、排污系統,這些一向都是由政府承擔的。我剛才說過成本很高的共用綜合地庫,本來的安排是大家要分擔,即是政府與西九文化區要共同承擔,大家分擔。因為在這個地庫上面的建築物,有些是政府擁有而可以出售的土地,譬如那些是給住宅、寫字樓和酒店;有些是西九文化區的文化設施。所以原本的安排是大家按茼吨壑顐茪擰寣A譬如50-50,或者60-40來分擔。現在特區政府同意由政府全數去支付這個共用綜合地庫的工程費用,就會減少西九文化區本身的財政承擔。而政府做這件事亦不是很特殊,就是當作準備好一個土地,因為每幅土地要使用都需要「三通一平」,當是政府提供一個準備就緒的土地,連同綜合的地庫,堶惘陸邪禲B上落客的設施、停車場,然後再交予西九文化區在這個地庫上面建設這些文化設施。

  第二方面,就是西九管理局都會積極尋求一些捐款、一些贊助,或者透過將一些設施的冠名權,即是naming right,來為西九建設籌款。

  第三,我們稍後會得到政府支持,去申請將整個西九文化區四十公頃土地的地積比率稍為放寬。目前的地積比率是1.81,給予我們的總樓面面積大概是七十多萬平方米,我們希望能夠申請略為放寬。我們稱「略為放寬」,在英文說來是minor relaxation,在城規會的要求之下,略為放寬的程序是比較簡單的,不需要將整套的圖則再從頭做過。我們相信能夠爭取到起碼百分之十,或至百分之十五的略為放寬,可以為西九文化區提供額外的七萬至十萬平方米的樓面面積。無論它用作甚麼用途,都是一個很有價值的資產,可以協助到整個西九文化區在開源方面的情況。

  採取了務實的策略去盡早為市民提供西九文化區的設施,具體的情況是怎樣呢?我們現在估計首批的西九文化區的設施大概分別會在二○一五到一七年落成,即是由現時起計的兩年到四年後,就可以落成這些設施。包括甚麼呢?包括一個新的方法去提供這個公園,和在公園堶捧|有一些小型的藝術展館,亦會在公園的部分有一個自由空間,堶惘部u黑盒劇場」和一個戶外的舞台。一個綜合式的表演場地就是我剛才所說的那種組合式的表演場地,modular theatre,但是當然要視乎私營機構的興趣,我們西九文化區的管理層會馬上進行邀請各個私營機構去表達他們的興趣,即是expression of interest。

  戲曲中心將會如期在二○一六年落成,而今日稍後公布的博物館M+,就會在二○一七年落成。其中我剛才提及過的大型表演場地和展覽中心,能否成為首批落成的設施,當然要視乎我們探討私營機構參與的結果是怎樣,但是我們都會爭取如果能夠早日落成多一、兩項的設施,這是我們西九文化區的目標。

  第二批的設施就包括不處於綜合地庫的上面,即是它不用等政府幫我們建好這個綜合的地庫,它可以自行發展。包括有一個演藝劇場、一個中型劇場,和一個當代表演中心及駐區的藝團設施。這幾個設施特別重要因為相信都是很多香港藝術表演的團體最希望見到能夠早日落成的。

  至於剩餘的設施就會歸納在第三批,這些第三批的設施都是要在綜合地庫的中央部分上面的場地來興建的,所以必須要等到綜合地庫在二○二○年建成之後才可以興建。這也是我剛才說為何現在很難就一些如此遠期才建設和落成的設施去做一個財政預算上的評估。我們很有信心目前我們的二百三十多億,和以後再滾存的投資回報,是應該可以讓我們完成第一批和第二批的設施,但是當然隨茷媬v成本的波動,我們會不斷監察情況,看看我們是否需要就我剛才說的策略和財政的安排作出有關調整。但是無論如何,我預計在未來幾年西九文化區都不需要再次回到立法會的財務委員會去申請一個額外的注資。

  來到這個部分,我就想看看各位有甚麼提問,因為稍後我就會公布M+獲選的建築團隊和讓大家看一看那個模型。

記者:想問問司長,政府承擔這個地庫的建設涉及幾多錢?以及政府內部部門是如何分攤這筆錢?謝謝!

政務司司長、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主席:因為都是一個很初步的階段,未做完所謂技術上可行性的研究,但是粗略估計,這個共用,共用的意思即是政府自己擁有的建築和西九擁有的建築,一齊去共用這個綜合的地庫,我們估計它的成本是超過100億,超過100億。那分擔方面是怎樣呢?大家都記得在西九文化區以1.81地積比率,製造了大概七十幾萬平方米的樓面面積,那當時的分攤就是有一部分給西九去建設這些文化設施,有一部分就歸還給政府去出售的,好像普通賣地般去出售,來建酒店、寫字樓,甚至是住宅。所以如果這些設施,大家都是「坐」在這個地庫上,那亦要按比例大家分攤,即是如果我們西九文化區的設施是佔百分之五十,那地庫的價錢,本來就應該百分之五十由西九文化區去承擔。如果政府自己又佔百分之五十,政府那部分,就也是百分之五十地庫的建築成本,現在我們爭取到政府的同意,就是整個地庫,換句話說,是超過100億的基建開支,都是由政府承擔。

  那由哪個部門承擔呢?就要視乎由哪個部門去建設。或者在這塈痝ㄔi以說一句,就是在早前有個看法,就是應該由西九文化區自己請工程師、自己請顧問公司去做地庫,然後政府回饋政府那部分錢予西九。但現在我們倒轉過來,我是邀請了政府的發展局,以及發展局以下的土木工程拓展署,考慮由他們做我們的工程部門,即是works agent。因為這個地庫實在是非常之複雜,你可以想像堶惘雩禲B有上落客貨的設施、有渠、有排污的系統,所以是需要與很多政府部門大家合作。所以西九文化區如果要花很多的精力去做基建這方面,或許對於未來幾年它茩咻b軟件,即實則內容那方面的工作會分心,所以我們現在正要求政府,不單只全資的去做地庫的基建,亦都是由政府的部門去做。換句話說,我們政府的部門當落實成本之後,做完技術可行性報告,就會去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要求撥款。所以透明度是很高的,立法會是仍然到時需要來核准這個綜合地庫的建築成本。

記者:想問問,你剛剛宣布說政府會承擔一些基建工程,包括可能是地庫工程的費用,這100億元其實都是公帑,亦是經過立法會批准的,但你說不需要注資,這會否是一個取巧的說法呢?另外,究竟現時的估算已經超出了原本的數字有多少?有沒有一個數字?同時,可否承諾在未來多少年前不會正式向立法會再申請注資?謝謝!

政務司司長、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主席:我先回答第三個部分。我其實已經主動說了,就是我們在未來幾年都不會上立法會尋求注資,這個「幾年」究竟是多少年呢?於是我再具體說,就是起碼在第一批設施落成啟用前,我們都不會。所以你會看到第一批設施,包括了博物館M+,是去到二○一七年,即是說在二○一七年M+落成前,我們都不會去尋求額外的注資。因為目前我們手頭已經有接近180億元可以放在建築費,我們估計第一批設施大約動用這180億元的一半,即是90億元就可以全部做好這一批設施。我們還有足夠的能力讓我們進入做第二批的設施,所以在時間上是這樣。

  我不覺得這是取巧,因為這片土地,這四十公頃的土地,實際上是兩份的,有一些是屬於西九文化區去建設它的文化設施,有很大部分是交回政府去賣地,用來興建酒店、住宅或是寫字樓。所以政府一直都說她會承擔一些公用的設施,特別是基建的設施,即是我所說的,術語說的「三通一平」,渠、水、路。只是今次由於在設計上,市民選擇了的圖則有一個這麼大的共用的綜合地庫。事實上亦要有一個這麼大的公用綜合地庫才能夠滿足到城規的要求,就是說在四十公頃埵酗G十三公頃你不能興建(建築物),一定是休憩空間。所以政府的看法是,如果是這樣,這個共用的地庫都是屬於西九文化區基建的一部分,所以由政府來承擔。而政府所謂的額外承擔亦不是高達100億元,因為剛才已經解釋了,地庫值幾多錢來興建,都是要由大家來攤分的,即使是用早前的看法,即是按茪j家在地庫上的樓面面積,都是要分的,不過現時全數由政府作為部分政府的基建來承擔。

  至於未來的估算,真的是很困難,剛才都給大家看過了,我們的建築成本是會波動得很厲害。而西九文化區的項目,去到第三批時,其實真的要等到地庫完成後,即二○二○年後才能夠建設。所以在一個這麼遠期的項目,今日去做任何的估算,都是不會準確的,只能夠告訴你,如果你用這樣的假設,譬如通脹的假設或是投資回報的假設,或許會得出這樣的結果。所以我們覺得一個務實的做法,並不是現時再做另一套的數字出來,而是用一套另外高一點的數字去要求立法會或是納稅人再撥款給西九文化區管理局。

記者:目前……

政務司司長、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主席:每一次就是要做一個項目我才可以準確告訴大家,譬如好像戲曲中心一樣,當時大概如果用二○○六年諮詢委員會的估算是13億元,去年十二月告訴大家是27億元,所以大家就會說增加了一倍。但即使增加了一倍,其實都反映了在六、七年間招標價格的上升,是嗎?但現時我們說,我們會用一個嚴控成本的方法,所以今日我們告訴你,起碼可以節省1億,即是26億元。但這個我們仍未完全可以說是最終的數字,我們都會在整個過程繼續用這種嚴控成本的做法。因為一日未招標,建築工程、上蓋工程未招標,事實上亦很難給予一個實際的數字。去到博物館M+,我們有了一個設計團隊,我們亦能夠作一個估計,知道價錢如何。同樣用二○○六年時的博物館,大概當時的估計成本是33億元,或者在這個時候我告訴它現在值多少錢。

  我們今次選出了的設計團隊就是由兩家世界和香港差不多頂尖級的建築事務所合伙結成的,就是來自瑞士的Herzog & de Meuron和香港的TFP Farrells。按茈L們現時給我們挑選了的設計,用付款當日價格來計算,西九承擔的預算是49億8,000萬元。相對於33億元,增加了大約百分之五十,是遠遠低於在這一段同期招標價格的上升,亦較戲曲中心的幅度低很多。

  再進一步,我們亦分析過,這樣的價錢興建這個博物館與其他國家,或者我們自己康文署興建的比較又如何呢?在這一類建築中,它們分為三級,第一級是最昂貴,tier 1是最貴,第三級已經屬於最便宜的。如果是用M+今天49億8,000萬除以總建築面積7萬5,785平方米,每平方米的單位建築成本是6萬5,700元,它是屬於第三級,換句話說是便宜的,是屬於便宜的一類。如果大家問問任何建築商興建普通的住宅,他們都會告訴你是四、五千元一呎,而這是「米」。所以我們所說的大約只是7,000元一呎興建一間博物館。這與世界各地興建博物館的價錢,它是屬於偏低的類別,是一個最低的類別。

記者:司長,想問關於地底建的設施,現在是政府全部支付費用,但你說上面是共用的土地,其實興建完後有多少成會是政府?多少成會是西九?會否出現一個情況是可能全部最後都是政府,然後政府拿出去賣地,發展商就拿了,你又提升了地積比,會否擔心最後地庫上面建的全部都是豪宅,令文化變成了次要?另外也想問你剛才答港台記者,你說戲曲中心的英文,是Xiqu Centre這樣,想問現在中心official的英文名到底是甚麼?謝謝!

政務司司長、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主席:我一會兒或請連納智先生說一說戲曲中心的英文名是甚麼。這個你完全不需要擔心,因為當日已經分好了。即是用地積比率1.81得出來的樓面面積大概是72萬左右……75萬平方米,已經是分好了的。是分了兩份的了。一份是屬於文化藝術設施,另一部分是歸還政府。這個比例是不會變的。甚至不是比例,這個實數是不會變的,是會一直沿用,因為這是很基本的安排來的。所以並不會因為政府全資去建設這個地庫,就上面的樓面面積是會有所改動。這個很簡單,因為我們從來都說西九不是一個地產項目。所以西九是自己用政府撥給它的樓面面積,再由政府去斥資給它去發展。如果當日西九是可以取得那些非文化設施的樓面面積,其實現在我們就沒有財務問題,我們現在就沒有財務問題。因為幾十萬平方米的寫字樓、住宅,酒店的樓面面積,自從二○○六年到現在二○一三年,我已經、我相信增加不止一倍,即是它的增幅是比建築成本上升還要厲害,但正正因為我們這麼強調西九不是地產項目,是文化項目,不是用地產來養文化項目,所以我們現在所有於西九文化區作非文化用途的樓面面積的增值都是歸庫房的。我請Michael說一說戲曲中心的名稱。

記者:想跟進一下那個minor relaxation的問題。多了出來的樓面,其實會不會將來給西九管理局,有沒有限制它用於甚麼用途?即是我的意思是會不會限制他們只可以起一些文化設施,他們可不可以自己建酒店、office、甚至是住宅呢?另外就是剛才司長提到希望可以增加10-20%的放寬,其實城規會之前有沒有這樣的先例,可以去到20%那麼多呢?另外再有兩個問題就是那個park design說會有一點的改動,希望可以control個cost,這會如何影響公眾?可不可以再具體點介紹一下?另外一個問題就是戲曲中心那1億,是如何慳?慳得那麼厲害慳到1億,可不可以說多少少呢?

政務司司長、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主席:或者最後的兩個問題,即是關於我們現在用另一種方法去建設這個公園和戲曲中心,做了value engineering究竟是甚麼令到可以慳呢?我或者請夏佳理主席,因為他既是西九文化區管理局的行政委員會主席,也是轄下的發展委員會主席,都是看荍畯怐漱u程。就增加地積比率方面,當然我們也希望增加地積比率,多了這些樓面面積會令到西九文化區都有得益,所以我們將它放在我們「開源」的部分,但其實現在是未探討的,未和政府傾究竟多出來大概七萬到十萬平方米的樓面面積應該是屬於哪個,以及應該用在甚麼用途。而事實上,即使不是幫助西九文化區改善財政狀況,我們也覺得這一片土地真的很珍貴。自從行政長官上任之後,他都是很緊張土地的善用,因為香港真的要找土地很難。所以位處於九龍的這片土地,如果是有方法可以令它稍為增加地積比率,可以提供多些樓房作種種的用途也是一件好事。所以我們其實增加樓面面積,不是單單從西九文化區自己的財政角度去想,也從整體香港太過欠缺這些寫字樓、商鋪,甚至酒店那方面去想的。城規會會否同意呢?這個當然就是由法定的城規會考慮公眾意見去批准。但是城規會對於甚麼叫minor relaxation,即一個比較輕微的改動,它是有一些準則的。我們有信心一個百分之十至十五,應該可以符合到城規會一向的準則。但是如果要去到百分之二十,這是一個挑戰,就是要和城規會詳細去交代。但是城規會近日,照我了解,對於一些住宅項目的土地,它有時都可以用一個修訂的方法,來增加它的地積比率,從而增加香港住宅單位的供應。因為每一個時候,城規會最大的功能就是都要考慮香港整體的福祉,以及規劃上那個可承受的程度。我現在請阿Ron說說現在我們想的公園會是怎樣,以及戲曲中心究竟做了甚麼可以慳到起碼1億元。

  或者在我們讓大家看模型之前都跟大家談一談,剛才有記者朋友擔心因為財政狀況我們會不會降低要求,而今次我們挑選了做這一個博物館M+是一支非常之優秀的設計團隊。兩間建築事務所對於設計文娛設施是有非常之豐富的經驗,而且屢次獲得獎項。其中Herzog & de Meuron曾經設計的項目,包括北京的國家體育館,即是大家熟悉當時做二○○八年北京奧運的「鳥巢」、美國三藩市的迪楊美術館及英國倫敦的泰特現代藝術館的擴建部分。Herzog & de Meuron亦都是香港最大的保育項目──中區警處群的設計師。而TFP Farrells的作品是包括香港人很熟悉的凌霄閣、南韓的國家科技博物館、蘇格蘭的國立美術館堶悸滬}安藝術長廊等等。這一個優勝的設計是由評審團一致去選出的,其中最大的特色是它的設計概念是很簡約,而大樓堶悸漸洹膝蝟ㄛO引人入勝。視乎最終的設計,這個M+大樓將會提供展覽場地、教育及其他配套設施,堶悼蝟ㄕ頃@場及屏幕設備,以及戶外的綠化空間。稍後,記者會的第二部分設計團隊將會親自向大家介紹他們的設計概念,讓大家可以率先體驗到未來M+的情況。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3年6月28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23時50分

圖片 圖片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