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在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第九次會議後會見傳媒談話全文
******************************

  以下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教授今日(六月二十二日)主持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第九次會議後,與傳媒的談話全文: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今日是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第九次的會議,今日是一個全日的會議,從早上九時半至剛剛結束,扣除中午吃飯時間都有七個小時了。今日(的會議)是很有建設性的,因為我們今日進入了長遠房屋策略諮詢文件的一個擬訂的過程。今日最主要是就(諮詢文件)框架的大綱進行討論,和委員進一步交流意見。今日之後,委員會的秘書處就會按照今日的討論結果,起草諮詢文件的初稿,委員會在七月份的會議中,再詳細討論初稿。現階段我們的時間表,希望能夠在九月初進行三個月的公眾諮詢。當然我們在公眾諮詢之前,就會發表諮詢文件。諮詢文件大抵上的結構,我想和大家交代一下。首先我們會對香港目前的房屋狀況、住屋的問題作一個總覽,亦會檢視現時社會上對住屋方面關心的情況。第二就會說出,我們在制定未來十年的長遠房屋策略,我們的願景是怎樣。當然這個願景一方面是回應社會上一些的訴求、期望,另一方面亦都是按照行政長官,無論是他競選的時候政綱上的一些承諾,和他在第一份的 《施政報告》所勾劃出來的藍圖。在討論的時候,我們都留意到幾點的:第一是希望回應到社會上的訴求,提供一些合適的居所,讓有需要的人居住。此外,我們有討論將來新的建屋,即是新加的房屋,是希望公營房屋佔多一點,但我們今日未就這個具體比例問題作實在的決定,我們稍後還會討論的。同時亦鑑於公營房屋始終資源有限,怎樣能夠妥善地分配這些資源,怎樣善用這些資源,這個都是我們希望在長策(長遠房屋策略)有所探討的。

  大家會記得前兩天,星期四的督導委員會會議討論了未來十年對房屋需求的一個總估算,亦都按估算,定了四十四萬七千(個單位)這個總供應目標。我們在今日的會議上亦都再重新看看有關的一些資料、分析等等。同時,關於社會上一些特殊或特定群組的(住屋)需要方面,我們亦探討過不同的群組住屋需要,和之間的優次的比較。我們大抵上都承接以往開會時委員之間的一些看法,就是我們對家庭單位,即家庭的需要,我們覺得比單身相對來說來得迫切。從年紀角度,長者的需要也是非常重要,我們覺得值得優先去回應。居住環境欠佳的一些人士,包括一些住在分間樓宇單位,或者俗稱「茤苤v的一些家庭,我們覺得在優次的考慮上,應該是比較優先去考慮的。但具體的一些策略措施,當然我們會在將來的諮詢文件提出一些方向諮詢社會。

  還有就是現存的公營房屋,主要是出租的公屋的優化善用,怎樣善用資源,包括對現行的一些公屋政策的檢視,無論是計分制、富戶政策、寬敞戶、擠迫戶等等相關的政策,我們都有著墨的。同時,亦強調要加強對濫用公屋資源的一些行動措施。

  (諮詢)文件亦會觸及參與提供房屋的不同機構,在公營房屋方面,當然有房委會、有房協,亦都有市區重建局。如果在私樓方面,私人發展商的角色也是很重要的。它能否配合到社會的需求,在建屋方面的速度亦都要配合等等。另外有委員提到,在公營房屋供應方面,究竟私人機構可不可能都有某種的角色呢?包括在以往有提及過的,所謂混合發展模式,這個亦會拿出來探討的。

  最後,說到房屋,不能不提土地的供應,所以我們都有一特別章節,提到增加土地供應、房屋方面的土地供應問題。但是房屋不是單是有一幅地起屋,同時基建、交通、其他社區設施的配套、對環境的影響等等,都是重要的。我們將來都會在這方面有些著墨,亦都會衡量不同的需要,因為始終對房屋的需求,是需要土地,其他的社會需要都可能需要土地。如果我們要增加建屋的話,或者我們建屋方面的人口密度,亦可能有所提高,所以中間可能社會上要作某一些的取捨。我們將來在諮詢文件亦都會將一些我們希望社會堶悼h面對的一些選擇方面的問題提出來,包括我們需要找新的土地,善用現有土地的空間。

  最後,我們將來的諮詢文件,亦都會探討十年之後(情況)又怎樣,因為我們覺得香港整體的房屋發展不是只說十年,雖然十年內的長遠房屋策略很重要。十年之後又是怎樣呢?可能我們所說的是更加長遠怎樣令房屋發展可持續,和怎樣透過不斷的發展,令香港人居住的面積、居住的環境都不斷的改善。同時,隨茪H口的增加,我們的下一代,今日可能是幾歲的小朋友,可能二十年後、三十年後,他們成家立室,我們的社會在今日我們這一代能不能夠作好準備,讓下一代都能夠繼續有一個可持續的住屋發展,都是我們希望能夠有所著墨。

記者:公營(房屋)佔較多,是不是指公營(房屋)會佔超過一半,即是五成?另外,為甚麼今日沒有討論公私營(房屋)比例的實質數字是多少呢?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我們今日主要是討論將來的諮詢文件的大綱,這個大綱會決定諮詢文件的寫法,以及不同章節的內容等。我們今日初步討論的時候,委員之間都是有相當多的意見認同在新的發展項目中,新的(房屋)供應中,比例應該是多些給公營房屋。當然,公營房屋包括出租的公屋和居屋。實質比例方面,會上有些看法,但今日我們未有一個決定,所以我覺得現時仍是商討中。但當然到長策的諮詢文件出台的時候,是會有具體的比例建議。

記者:會上委員建議的比例是多少?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我們今日仍在討論當中,我不方便說出來了。

記者:局長你剛才提及優先次序,家庭會稍為比單身重要,之前開會的時候也討論了很多次,35歲非長者單身人士輪候公屋的時間已經很長,這樣一來,是否代表他們輪候的時間會更加長?此外,坊間將四十四萬七千個(單位)供應與八萬五比較,你覺得這個數字會不會太保守,擔心八萬五會重來?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就第一個問題,單身人士當中年紀比較大一些的,例如我們過去討論過35歲以上,甚至45歲以上的,我們有甚麼辦法可以令到他們輪候的時間可以縮短,今日亦有討論到。但今日的都是一些討論,我們會在擬訂初稿和確定初稿的時候,就會有具體建議,無論是短期建議或者長期想法,都會提出來給社會上討論。

  至於現在我們定出來的或者估算出來的總體需求,和基於需求我們認為總體供應的目標,四十四萬七千(個單位)作為未來十年的總目標,這個數字和八萬五這個數字是沒有關連的,我們沒有關連到過去曾經提過的數字。我們最主要是用未來十年影響到需求變化的一些因素,特別是人口結構,或者是一些新增住戶的變化數字,這是基於一個我們稱為流量的經濟預測模型定出來,再加上現時我們要解決住在分間樓宇單位(的住戶),當中的數目我們參考了最近所做的研究,還有一些受重建影響有額外住屋需要的一些數字,以及其他數字,所以我們現時作出來的估算,即四十四萬七千(個單位)的估算,是基於現時我們掌握到,影響到額外需求的數字,所以應該是一個合理的估算。

記者:文件有提及房委會和市建局的角色,是否都希望他們可能會檢討整個職能,希望重新分配?另外,在公私營合作方面,有否曾大約討論怎樣......?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關於幾個機構,房委會的角色、房協、市建局,當然每個機構的角色,有些是法定的角色,房委會和市建局是法定角色,房協作為一個非政府組織有它既定的角色。每個組織、每個機構都會因應社會一些的期望,或者它們怎樣就其機構的定位職權的演繹等等,這是最終它們要決定的事情。但我們在長策文件希望能夠都提出這些機構對未來樓宇和房屋供應都是重要的,我們希望都有機會有少少著墨。此外,即使是現時,房協固然是公營房屋和資助房屋一個很重要的機構,雖然其建屋量由於機構的規模而不會大量。同樣市建局都是提供一些樓宇,當然市建局提供樓宇是從它進行市區更新、市區重建的角度而做,都是在供應上發揮重要作用。今日我們主要是希望提出這樣一個方向。

  其實公私營合作過去都有,以前在八、九十年代,當時一些私人機構有參與居屋的興建,亦在回歸之後曾經考慮是否有一些混合模式等等。我們在會上,或者過去在會上都有,委員都提出究竟在公營房屋的發展上,私人機構可不可能有參與,善用私人機構的建屋力量。大抵上委員當中都承認我們應該善用私人機構力量,但當然怎樣方式,當然要衡量具體模式所涉及的種種問題。總的而言,怎樣動員整個社會不同機構、不同界別的力量都是緊要的。還有一點我剛才沒有特別提及的,因為是比較細節的問題,今日我們亦討論到建造業、我們的人力供應的能量多少,亦都影響到我們的建屋量和速度的。這些都是我們將來諮詢文件會提及的問題。

記者:這個建屋目標沒有考慮經濟因素、外來投資,有些學者都提及......長策會有沒有討論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坊間都有提及興建中轉屋或過渡性房屋,未來的文件會否交代這方面?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第一點,在房屋的需求,特別是私樓的需求,肯定物業市場的變化可能亦都受本地和外圍經濟因素變化所影響,所以我們在定需求的總量和供應的總目標時,已經提出這些數字和目標是一定要定期更新的。要看看最新的經濟狀況,社會甚至包括人口結構的一些變化,所以任何我們將來在諮詢文件提出的一些目標的數字,或者相應措施,亦都不是說十年不變的,一定要與時俱進,有一個定期檢討機制,我們會這樣建議的。至於說,最近有些關注團體提到,對仍未上樓的、未上公屋的、仍然住在「茤苤v的家庭,究竟是否可能提供一些中轉的房屋或過渡性房屋的建議,我們都收到這些團體的建議,因為他們有發信給督導委員會。我們在將來的諮詢文件也會回應這些建議。當然,這些建議要實行的時候,一定要考慮很多的因素,包括在哪塈鉿a方,如果是短期過渡性的房屋,有沒有短期的用地呢?以及地點、很多或者在管理上的其他問題,我們都要面對。但社會上有這樣的具體提議,我們到時在諮詢文件中會回應。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3年6月22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22時46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