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出席特許公認會計師公會周年研討會開幕致辭(只有中文)(附圖)
******************************

  以下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今日(六月二十二日)出席特許公認會計師公會周年研討會的開幕致辭全文:

William(麥子良會長)、各位先生、各位女士:

  大家好。今日非常高興出席二零一三年特許公認會計師公會周年研討會(ACCA Annual Conference)的開幕典禮,有機會跟各位討論一下業界朋友關心的經濟及金融發展議題。

  今日大會的主題是「新政治領導下的經濟變革」(The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under the New Leadership),我想先談談我對美國幾輪量化寬鬆政策的看法。

  過去一周,美國聯儲局有關六月份議息會議的公布引起了全球關注,就荈q化寬鬆政策伯南克主席指出,若美國經濟和就業數據在未來數月的變化一如他們預期,聯儲局可能會從今年稍後時間開始減少買債規模,至明年中停止買債,言論立即引起環球市場不少震盪,認為這次是聯儲局以歷來最清晰的語調定下「退市路線圖」。市場的反應,是否過敏?我以往已多次指出,市場是不會等到政策決定了才作出反應。只要有任何退市跡象,市場便會即時作出反應,並從息口上升反映出來,帶來市場波動。

  作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美國大規模實施量寬,可以說是聯儲局根本性地改變了貨幣政策的遊戲規則,超出了傳統功能範疇及操作模式。

  過去四年聯儲局的一舉一動蚢篧奰聹y資產市場價格產生了重大的影響,然而約萬億的量寬對實體經濟究竟能帶來甚麼實質性的影響卻仍尚待觀察。雖然美國經濟最近漸露復蘇的苗頭,尤其是在房地產市場和國內消費漸漸好轉下,本土經濟開始有復蘇的跡象,但我並不認為這全是量寬措施帶來的成效。事實上,美國實體經濟近年亦不乏亮點,譬如頁岩氣的大規模開採改變了美國對進口能源的依賴,美國製造業亦出現了重返本土的趨勢,相比量寬措施,這些實業發展才是美國就業及實體經濟重拾增長的更根本的原因。

  至於另一個大規模實施量寬的主要經濟體--日本,自首相安培晉三上台後大幅度推行量化寬鬆措施去刺激經濟以來,日本國民對經濟似乎能重拾一定程度上的信心,社會亦開始瀰漫茯蛫嚗秶[的氣氛,目前看來日本推出量寬措施為經濟擺脫經年的通縮帶來了有利條件,可是這是否意味當地實體經濟能重拾升軌卻有待觀察。

  香港是一個開放、外向型經濟體系,容易受外圍經濟表現以及世界主要經濟的貨幣及財政政策影響。簡單地說,促進實體經濟增長的政策能讓香港整體經濟受惠,發達國家的經濟復蘇當然會對我們帶來一些好處,不過,量寬措施更主要的影響似乎是造成了資產價格上漲,對本港及其他新興市場帶來的影響弊多於利。以美國多次推出量寬措施為例,雖然令全球股市以至本港地產價格大幅攀升,然而全球股市包括港股的股市集資活動卻未見活躍,究其原因是量寬政策並未能增加企業對經濟前景的信心,甚至未能釋除他們的憂慮,所以量寬措施引致資產泡沫所帶來的財富效應究竟有多大實在很難說;相反地,量寬措施為香港金融市場所帶來的巨大不穩定性卻是顯而易見。

  環觀整體外圍經濟環境仍然波動,美國雖然近期樓市和勞工市場持續改善,但經濟復蘇的根基仍然未穩固,其他先進經濟體的基調仍然疲弱,例如歐洲債務危機情況仍然有待改善,而亞洲方面的表現亦常現反覆。

  幸好,內地經濟至今保持穩健增長,香港與內地的經貿關係更是越來越密切,《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為以香港為基地的外資公司帶來進入內地市場的商機,而國家「十二五」規劃歷史性地把香港特區獨立成章,顯示了中央政府支持香港的深廣度發展,今時今日,中港兩地在金融以及貿易與服務業等實體經濟環節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近年中國內地經濟增長相對放緩,內地經濟發展模式亦正經歷從出口及投資帶動,轉為由內需主導,並且追求「又快又好」、均衡的經濟增長,對於新一屆中央政府繼續推行金融改革、促進經濟轉型的決心,我充滿信心。

  最近,社會熱烈討論香港經濟增速放緩,內地城市崛起,令彼此差距縮小的環境下,香港如何能保持國際競爭能力。香港政府一直致力維持經濟競爭力和活力,面對全球競爭激烈,我們必須鞏固現有優勢,當中包括香港是最自由的經濟體系,擁有優越的法治及司法獨立體系、國際市場經驗豐富的專業人才、低稅率及簡單稅制,以及香港獨特的地理位置,使香港順理成章地成為海外資本進入內地、而同時讓內地資金走向世界的第一站等等。雖然這些競爭優勢是耳熟能詳,然而我們不能忽視這些正是香港最核心的優勢,使香港各行各業都能集中在最高增值的服務環節上發展,並向全世界展示香港是一個人才匯聚、多元文化的社會,因此,我們會致力提升經濟多元化、加強人力資源教育培訓、留住人才,並且保持香港的開放性及文化的多元性,讓我們能快速地應對世界的變化,保持本港的整體競爭力。

  當然,創新能力也是競爭力的核心成分,評估創新能力在乎能否在經濟環境急速變化中擁有高效的應變能力,同時為經濟帶來最高的增值。然而創新能力卻不一定需要表現在新興產業的建設上,產業多元化本身也不應是高競爭力的指標。一個地區的產業多元化的程度,往往可以從該地區的先天優勢再加上從市場競爭中發展出來的經濟結構上反映出來。事實上,創新能力也可以通過尋找新的增長機會,在現有的產業媯o揮出來。

  以香港的金融業為例,我們不斷尋找新的機會,從昔日引進紅籌、國企股(H股),以至作為國家的試驗田發展人民幣離岸業務,例如在二零零四年香港銀行首次推出為個人客戶提供人民幣服務、二零零七年首次在港發行人民幣債券等;我們推出的人民幣離岸產品亦屢屢創新,就以二零一一(實為二零一二)年為例,二月首隻以人民幣計價的黃金ETF在香港交易所(港交所)上市、七月首隻RQFII A股ETF推出,並在港交所上市、九月香港交易所推出人民幣貨幣期貨、十月兩隻香港股票ETF分別在上海和深圳交易所上市,以及首隻離岸人民幣交易股本證券以創新的雙櫃檯形式在香港上市、十一月首批以港元計價的RQFII A股ETF窩輪正式掛牌交易,還有十二月首批以人民幣計計價的RQFII A股ETF窩輪正式掛牌交易,這些例子都證明香港金融業一直展現出很高的創新能力。

  在貿易及投資服務方面,面對國際的劇烈競爭,香港的商界也自強不息、不斷創新,從傳統的轉口貿易,一直朝茼足假{代化的全球供應鏈商方向發展,目前,出入口貿易一直保持佔GDP兩成的比重,這正是香港最近十多年經濟的新亮點,為香港創造大量的財富,同時再一次證明香港商人的靈活性和國際人脈關係。

  一如以往,今日香港面對國際上激烈的競爭,需要我們每一個人正視及努力。政府的角色在於維持香港的人才結構,培養具創新能力的新一代,並致力提供充足的土地、房屋以及完善的教育配套來支持經濟的持續發展,把香港建設成為宜居的城市,讓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才能視香港為他們的家。雖然外圍環境仍然充滿變數,但香港乘荌禤a經濟發展持續增長,在金融領域上兩地良好的合作基礎上優勢互補,抓緊人民幣國際化的機遇,積極與內地合作,並且把握全球經濟動力核心逐漸轉移至亞洲,向外推廣香港的金融市場、發展金融基建以保持世界接軌,香港必能受惠於亞太區的發展機會,互惠發展,共創雙贏。

  謝謝!



2013年6月22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9時55分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