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財政司司長談美國聯儲局退市部署(只有中文)(附短片)
**************************

  以下是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今日(六月二十一日)下午出席香港銀行公會「銀行與您.關愛同行」啟動儀式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財政司司長:大家好。今日我參加了銀行公會推動的社會企業責任活動。香港的銀行除了在經濟發展方面舉足輕重,在推廣社會企業責任方面亦一直不遺餘力。銀行公會今年將會舉辦一連串的社區服務活動,我很高興今日參加他們的啟動儀式。

  我相信大家今日都很關心聯儲局的退市部署。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即FOMC日前決定了維持貨幣政策不變,但聯儲局主席伯南克亦表示過,如果美國的經濟和就業的數據在未來幾個月一如他們的預期繼續改善的話,聯儲局可能會在今年稍後時間開始減少購買債券的規模,一直至明年年中,或者可能會停止買債。

  伯南克亦表示,減少買債的時間表要視乎未來幾個月的經濟數據的變化,所以仍然存在相當大的不確定性。我相信在未來的一段時間,金融市場對美國公布的數據會相當敏感,市場和資金的流向亦會繼續有相當大幅度的波動。市場人士和投資者應該小心,做好應該做的風險管理。

  我亦希望大家注意,即使美國未正式進入加息周期,市場對加息的預期亦會逐步影響香港的樓市。如果有大量資金離開香港的話,本地息率亦可能會出現一些調整,亦可能會較美國加息更早出現。有意置業的朋友,亦應該充分考慮他們自己的財政情況和供款能力,要特別注意各項風險。

記者:剛才說樓市要注意,樓價會跌多少?會否跌兩成?

財政司司長:這個我不知道,但是我們都要看到,如果現時的息率保持在低水平,即是大家的機會成本是較低的,同時現在的資金亦相當充足,這亦會令到樓市的波動很難預計得到。

記者:樓價走勢會不會向下呢?

財政司司長:我想你要看看情況是怎麼樣才知道。

記者:但是司長你剛剛講到可能會提早加息,會不會見到香港今年內有機會比美國更早加息呢?如果是,對香港的整體經濟,或者對樓市有甚麼影響呢?

財政司司長:我想我們要看的不只是美國的情況。美國的情況,在它經濟情況上面,即是如果失業率低於百分之六點五,或通脹率高過百分之二點五,他們亦會有相應的行動去作出一個配合。在我們來說,我們不只受到美國的息率影響,本地亦會有其他因素可以引致我們的息率會提高。兩方面的情況是怎樣,我們要看看當時的情況才可以知道怎樣發生。

記者:加息對樓市影響有多大?會否取消先前的措施呀?即SSD、BSD。

財政司司長:現在講取消這些措施是言之過早的,因為現在我們的息率仍然保持在一個非常低的低位,以及資金的氾濫情況亦未有甚麼改變,泡沫風險仍然是存在的,所以我們亦要密切留意情況,在適當的時間,我們會作出相應的措施。

記者:司長,見到之前擢蚺U調過本港經濟(預測),再加上退市,其實影響到香港經濟情況,是否會比想像中差﹖

財政司司長:我在預算案時已很清楚說過,我們今年的經濟增長會由百分之一點五至百分之三點五,中位數是百分之二點五。有可能很多不同的機構,包括銀行之內,他們之前有可能覺得經濟增長會特別快,所以現在他們亦調低至百分之二點五,其實都是在我們預算之內。

記者:其實當伯南克也說考慮減少買債時,對港股市場已經有很大的影響時,如果真的實行時的影響會否更大呢?香港有沒有應變的措施?

財政司司長:對市場來說,當然會有一個影響,現時我們要看看情況如何,現時他們所說的還有一年的時間,大家在心理上的準備應該是足夠的。如果現時大家、投資者在各方面作出適當的準備,看看預期對他們心理上有甚麼影響。

記者:其實說看到有資金氾濫的情況,其實退市會否令到資金大規模流出香港?以及對股市的影響會如何?

財政司司長:暫時我們還未看到有大規模的資金流出香港,但如果美國的情況改變的話,這個是有可能發生的,到時如果是這樣發生的話,我相信當然會對股市和其他金融市場都會有一定的影響。

記者:司長,你剛才都提到除了美國因素外,亦有其他的因素可能影響香港的息口比美國息口快上升,可否講講有甚麼因素會影響到呢?同時,近期我們看到內地的拆息亦扯得很高,這方面是否一個因素會影響到香港的息口會比美國快上升?

財政司司長:我想很多不同的因素都會影響到香港,但近兩日看到內地的息也抽高了,這方面在現時來看亦未影響到香港經濟的情況,但如果這方面是持續的話,當然不可以排除任何的可能性。

記者:可否講講其他的因素是甚麼呢?

財政司司長:我想在全世界的經濟方面,主要我們要小心的,有很多都是外圍方面的因素,很多不只是在美國方面的情況,在歐洲方面的情況亦是令人擔心的。在歐洲方面,現時根本是已經開始衰退;而在日本的情況,如果繼續推動他們現時「三枝箭」的措施來說,當然對整個區域都會有一點影響的。



2013年6月21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6時26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