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環境局局長會見傳媒答問全文(二)(只有中文)(附圖)
**************************

  以下是環境局局長黃錦星今日(六月六日)下午在台北考察期間,就廢物管理及台北考察與傳媒的答問全文:

記者:台灣有焚化廠,它的源頭減量和源頭分類是比較重要的步驟,在香港進行源頭減量和垃圾分類的困難和挑戰是甚麼?在具體方面,如人口和大樓有何不同?

環境局局長:今次我們來台北主要是因為台北的氣候、文化和城市化與香港接近,所以有借鑑的地方,當然每個地方有不同的挑戰。我們剛推出了十年的「資源循環藍圖」,正正是以整全的方法,如何建立一個制度以減少廢物和增加回收,以及有各方面的末端配合,包括轉廢為能和減少堆填區的壓力。如何建立這個機制?我們這次來台北希望能借鑑相應的經驗,可以幫助我們建立這個文化和機制,我們會持開放態度去考慮這個問題。

記者:市民的態度是不是關鍵?譬如你必須用垃圾袋收費的辦法才能做到態度的改變?

環境局局長:在台灣和南韓,改變大家文化的關鍵是廢物按量徵費這個工具。現在香港透過可持續發展委員會與市民討論如何落實細節,因為這似乎是改變任何城市廢物管理或市民對垃圾的觀感的分水嶺。我們希望建立一個適合香港獨特環境的按量徵費計劃,從而改變香港人的習慣和做法。

記者:希望最快甚麼時候可以實施?

環境局局長:這項公眾參與的過程會在今年暑假進行,可持續發展委員會將與市民討論,它們的報告會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交給環境局,我們盡快審視意見後,希望在下年開始向立法會報告。

記者:是不是未有確實的時間表?

環境局局長:這是改變香港廢物管理文化很關鍵的因素,所以這次有相關委員會的委員來台北考察。根據藍圖,若各方面得到支持和順利,我們認為在二○一六年左右如果能夠落實,能夠幫助香港建立更環保的文化。

記者:在香港,當局現時想擴建堆填區,但有很多反對的聲音,尤其是將軍澳那邊,局長你會如何減低他們的疑慮或說服他們?

環境局局長:一些廢物管理設施,不論在香港還是其他地方,地區附近的居民也會關注有關影響。在外地來說,例如台北,也會與地區溝通、了解地區的關注,甚至一些補償方案,但那些補償方案主要是與焚化爐的設施較為相關。在香港,我們主要理解是在新界東南堆填區,將軍澳那邊比較接近民居,所以今次我們主要希望對應他們的關注,特別是氣味的關注,所以(擴建建議)只會將建築廢物放在那堙A可以直接對應、減低任何臭味的影響。三個堆填區的做法對香港最有好處,它們分布在不同的三個角落,平均分布香港垃圾的壓力。

記者:請問興建垃圾焚化廠在台灣有反對,在香港更有反對,但台灣的做法是回饋當地區域的居民,譬如興建公園、每日回饋四十萬新台幣給地區。香港會否有這類想法希望能減低居民的抗爭,以便興建焚化爐?

環境局局長:我們有兩方面看,一方面是這些設施對周邊的環境、健康各方面有一個直接的回應,這是第一點。第二點是如何能夠平衡社區的做法,譬如堆填區其實用完後復修改為市政的設施,如公園也是一個補償的方法;又例如香港稍後有一個污泥焚化設施會在屯門完成,該設施也有一些補償的概念,該處會有水療的設施、一個spa(水療)讓當區的市民可以免費享用,這些理念在香港在開始起步的階段,不論是堆填區或焚化設施。市民可討論多些適合香港的機制,平衡這些設施和社區需要兩方面。

記者:會否考慮回饋金?

環境局局長:在台北、南韓,他們有一個做法,如這些設施和民居,譬如有三百米距離,他們有一些在用電或類似的能源設施方面有一個減免。這是否適合香港的環境,我想政府可以嘗試有一個新思維,看看大家、社會如何討論這問題。



2013年6月6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8時44分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