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積極推動家庭友善政策」議案總結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六月五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積極推動家庭友善政策」議案的總結發言:

主席:

  我多謝剛才二十六位議員的發言。

推廣家庭教育
------

  正如我在開場發言時所說,在考慮福利政策時,政府會以「家庭為本」為核心價值。我們一向重視家庭生活教育。為鞏固及強化家庭的功能,社會福利署(社署)為有需要的家庭提供一系列預防、支援和治療性質的服務,除了製作資源冊之外,亦透過家庭生活教育服務單位、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及綜合服務中心為兒童及其家長舉辦家庭生活教育活動,推動親職、子職和倫理等各方面的家庭教育。

支援危機家庭
------

  很多議員都關心支援危機家庭。我想指出,我們也高度關注這個問題,故此社署亦特別為這些家庭提供一系列的社會福利服務,包括家庭危機支援中心等,保障其家庭成員的安全,及防止問題進一步惡化。

容許新移民的家庭暴力受害人無須居港滿七年下申請公屋及綜援
----------------------------

  張國柱議員和其他議員表示,政府應容許新移民,特別是家庭暴力受害人,無須居港滿七年便可申請公屋。我想指出,社署決定是否向房屋署作出「體恤安置」的推薦時,社工會根據申請人的特殊情況而作出專業判斷,包括評估有關人士是否具備足夠醫療因素或社會因素。因家庭暴力引致的住屋問題,是我們會考慮的其中一項社會因素,但並不代表所有被虐婦女都需要以「體恤安置」的方式來解決其住屋問題。

  在綜援方面,社署署長可在特殊情況下行使酌情權,向不符合居港規定的人士發放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社署署長會考慮所有的有關因素,以確定申請人是否有真正困難。如申請人遭受家庭暴力而被迫與年幼子女遷離配偶的地方,而申請人並無收入和其他資源,社署署長通常會行使酌情權,豁免該申請人的居港規定。

增加庇護中心宿位及資源
-----------

  議員亦關心到庇護中心的宿位及資源,事實上,於二○一二至一三財政年度,五間婦女庇護中心的平均入住率約為八成,在過去三年,婦女庇護中心並沒有出現全部額滿的情況,但我們會繼續留意庇護中心的入住率,同時檢討增加宿位的需要。另外,在過去數年,當局已增撥資源,以加強婦女庇護中心在辦公時間後的支援服務,並加強婦女庇護中心的人手。

為受虐男士提供專門的危機介入及庇護服務
-------------------

  王國興議員提到為受虐男士提供專門的危機介入及庇護服務,社署為家庭暴力受害人及其家人提供多項服務和援助,當然包括二十四小時電話熱線、輔導服務等。不論受虐人為男性或女性,均可接受相關的服務。個別非政府機構亦有設立專為男士而設的電話熱線服務。

設立男士事務委員會
---------

  王國興議員亦建議設立男性事務委員會,我們認為現時並沒有社會共識開設有關委員會,但政府會繼續留意日後的發展。其間政府在制定及推行各項政策或計劃時,會依從兩性平等的大原則,並盡量考慮兩性的觀點和需要,讓所有香港市民,不論男女,均可以同樣享有並受惠於社會的資源和機會。這些政策包括推動家庭友善僱傭措施,和進行有薪男士侍產假的立法工作等。這兩點,我們一直在做工作。

安老服務及福利規劃
---------

  黃碧雲議員提議因應人口老化作出福利服務的長遠規劃,檢視全港安老院舍和日間照顧中心的名額等,這點我們完全認同,事實上,我們正在做工夫。黃議員,你亦明白「居家安老為本,院舍照顧為後援」的大政策下,我們現正努力大量增加宿位,加強日間服務。例如在本財政年度,安老服務的撥款達五十五億八千萬元,比去年增加12%。由現在至二○一五至一六年間,增加約一千二百個安老宿位;我們將於今年九月推出「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試驗計劃」,是「錢跟人走」的模式,希望新的思維能夠鼓勵社區照顧服務發展更多元化,進一步落實居家安老的政策。

長者或殘疾人士獨立申請綜援
-------------

  有議員建議我們容許長者或殘疾人士以個人單位申請綜援,剛才很多議員提到「衰仔紙」,我一再澄清該文件是「不供養父母證明書」,其實只是一張簡單的經濟聲明,適用於所有綜援申請,不是針對任何人,目的是核實申請人是否有其他經濟來源,從而評估他們所需的金額,大家要明白,出發點是評估作用。至於如果家庭有困難或者不和諧,事實上,我們絕對容許,與社署接觸以個別情況,看看有沒有需要行使酌情權,容許個人申請,當然我們要看其家庭情況。為甚麼我們一定要用家庭去申請呢?大家都明白,因為我們相信家庭是社會的基本單位,同一家庭的各個成員應互相扶持,互相幫助,因此綜援制度一向以家庭為單位。倘若容許與家人同住的長者以獨立個人身分申請綜援,將涉及對社會保障制度的根本性改變,必須小心考慮,所以我們不可倉促取消這項安排,一定要很小心,慎重考慮。

綜援計劃的居港規定
---------

  有議員提到綜援計劃的居港七年(規定)是個框架,很多人領取不到。我一再重申,我以前講過很多次,如果新來港人士尋找工作,有意自力更生,通常會給予綜援,作為生活補貼的性質,事實上,很多人都在領取,目前有一萬三千多宗已獲批准。

幼兒託管
----

  大家都很關心託兒服務,我們也很關心這個問題。本屆政府希望在扶貧委員會下深入探討有甚麼可以做。我的關注點特別是可以釋放婦女的勞動力,因為我們的人口老化,託兒服務的支援很重要,所以我們正在研究有甚麼可以做。這點我們完全持開放態度。但在這期間,我們實事求是,例如我們把社區褓母擴展至晚上、週六、週日的時間,希望可以彈性一點,在鄰里層面方便婦女有事做時可放下小朋友,甚至可去就業。

對單親家庭的就業支援及再培訓服務
----------------

  就毛孟靜議員提到有關對單親家庭的就業支援計劃及再培訓服務的建議,我多謝你的建議。我想指出,現在勞工處和僱員再培訓局已提供了很多這類的服務,讓一些單親,包括男和女,只要他們符合資格,一般來說我們也會優先給予他們培訓的機會。如果是單親家庭的父母要照顧十八歲以下的子女,他們報讀時會獲優先取錄,讓他們早一點裝備自己進入勞動市場。

家庭友善僱傭措施
--------

  李慧k議員提到推動公營及私營機構實施家庭友善僱傭措施,這點我是完全認同的。勞工處過往一直努力推動家庭友善僱傭措施,我們亦透過十八個人力資源經理會將信息一路推出去。大家亦知道我們正處理侍產假的問題,我們正茪O希望能夠在新一屆立法會於暑假復會後,盡快引入法例,提供三天的男士有薪侍產假。我想在這媦幘M一點,就郭偉強議員提到可否給予七天,我以前已經解釋了這點。我希望大家能明白到,三天是一個起步點,我時常強調這是一個起步點,這是適合的,因為雙方在勞工顧問委員會(勞顧會)和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中,也有一個整體的共識,希望能夠快點展開,先推行三天,我們看看實際情況,勞顧會亦承諾一年後再檢討,所以是有空間,在將來有需要時優化。

  也有議員提到產假可否多一點至十四星期?我想解釋現在的安排是符合香港社會和經濟發展狀況,也是在僱主的承擔力和僱員利益之間的一個平衡。我們當然會繼續配合香港的經濟發展和社會步伐,不時檢討僱員權益,也會不時看看有沒有空間去作優化。但最重要是我們鼓勵僱主 -— 這十個星期是基本的法定要求 -— 鼓勵他們可否做得好一點以善待員工?我們是不斷地將這訊息推出去。

增加法定假日數
-------

  另外我也想簡單一點說說有關法定假日,簡稱「12─17日」的建議,李慧k議員建議可否將兩個安排看齊。我想解釋,現在的十七天公眾假期是一個機構假期,事實上我們是說銀行、教育機構如學校、公共機構和政府部門不用上班、不用辦公的日子,在本質上說是屬於機構的假日。但在《僱傭條例》下的法定假日,即俗語說的勞工假則是僱員的權益,是法定福利,所以兩樣東西的基本性質和背景是不同的。但我們明白到社會有許多聲音說,現在是否時候去檢討,所以勞工處較早前做了一個研究,要求統計處看看有多少人享有十二日假、多少人享有十七日假,數據剛剛收到,我們現正進一步分析數據,分析完之後會交給勞顧會再分析,再向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匯報。

  我想解釋一點,這十二日法定假日是經過廣泛社會諮詢及得到各界共識才定出,不是政府無端端想出來,是有過去背景的。我亦想強調,如果將其他五日都列為法定假期,便要考慮對其他中小企的影響。另外,香港有三十一萬名外傭,有二十多萬個家庭僱用,亦在一定程度上要考慮對他們的影響,所以在分析期間,我們都要考慮這些各方面的因素。

標準工時
----

  在標準工時方面,我作很簡單回應。大家都知道,標準工時委員會已正式展開工作。我希望大家給委員會少少空間時間,他們的工作是真的務實的,希望能用客觀、深入的態度去審視整個問題,釐定未來方向,所以給予其少少空間時間,我覺得是重要的。

結語
--

  主席,政府和各位議員一直都很關心家庭和諧,事實上,大家的目標都是一致的,都是希望家庭和諧,社會便自然和諧。在這方面,我們亦會繼續從推廣、教育、立法等層面,包括我剛才說的法定有薪男士侍產假等,繼續向這目標推進,希望循序漸進改善勞工權益,構建和諧社會。過程中,當然勞、資、官三方面溝通的機制相當重要。主席,我一再多謝今日議員提出的很多寶貴建議。多謝。



2013年6月5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1時18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