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出席「2012年香港最佳新聞獎」頒獎禮致辭全文(只有中文)(附圖/短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今日(四月二十九日)下午出席香港報業公會「2012年香港最佳新聞獎」頒獎禮的致辭全文:

李祖澤會長、甘煥騰主席、各位新聞界的朋友:

  我非常高興今日首次出席這個一年一度的最佳新聞獎的頒獎典禮,與在座這麼多的新聞從業員聚首一堂。首先我在這堮扒P稍後會得獎的各個得獎團體。

  我想,每一次這類頒獎典禮的重點都會放在一些獨家新聞的得獎者,但我想在這堹S別表揚在這次得獎者中有兩個類別特別令我印象深刻的。第一,就是「最佳標題」,Headline;第二,就是圖片類別。

  為甚麼我會覺得這兩個類別會令我印象深刻呢?就是因為我們在政府工作,如果有一些新聞要發出,其實我們都會猜測明天報章的「頭條」會是怎樣寫?

  因為「頭條」對於讀者來說是很重要的,他們經過報攤時當一看到這份報章就茯Y一條新聞的「頭條」就會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甚至還未有時間看內容,已經下了一個結論,就是究竟這個報道是甚麼性質。

  至於在「圖片」方面,大家會更加明白,我們時常都說一幀好的相片是勝過千言萬語,所以在過去一段日子,我對於香港的攝影記者都是特別支持的,有幾次都出席了他們的周年頒獎活動。

  同樣地,今次獲獎的團隊亦很多元化,我剛剛才知道,由我任主席的西九文化區都有積極參與這一次的頒獎禮和這一次的評審工作,所以Mr Michael Lynch今日亦在座。

  今次涵蓋既有一般的新聞報道,亦有經濟、文化、科學方面的報道,所以可以說是為這個一年一度的最佳新聞獎注入了多元化的內容。

  香港是一個先進的國際都會,通訊發達必不可少,當中各傳媒機構包括我們很重要的文字傳媒,扮演了一個很重要的角色。香港出版的報紙有幾十份,連同雜誌更是不計其數。今天的頒獎典禮標誌茩輕鉿酗ㄓ皏X色的記者、編輯和報社,我們的新聞事業不但產量豐富,而且以質取勝。

  我們回顧歐美的新聞發展史就可以看到,報業是隨虒g濟、政治的發展而興起的。伴隨經濟、政治發展,社會對資訊的需求亦大大增加;報紙既要滿足民眾的需求,也要發揮先導作用,從而推動社會整體的進步。

  現今社會對資訊的需求更是有增無減,這不僅是對事實報道的需求,還有是對複雜的時事、對各種主張和政見的深入分析的需要。而這恰好是傳統報紙最擅長的工作,因為他們是能夠去搜集資料,訪問不同的人士,鋪排出不同的意見,然後幫助讀者作出他們自己的看法。但最重要的是,我留意到好像今日的場刊所說:評論是自由的,但事實是神性的(Comment is free but facts are sacred),我深信各位在座的報業仝人一定會堅守這個重要的原則。同時間能夠做獨家的新聞,甚至是一些揭秘式的新聞,我覺得這亦是報紙的「天職」。所以今日得獎的某一些獨家新聞,雖然未必是我們很樂見,但我覺得他們都是在扮演傳媒的天職。

  香港對於今天的資訊有茼P樣的需求,但正如剛才甘主席所說,在新媒體--特別是在互聯網的迅速發展之下,報業正面臨大眾閱讀習慣和接收資訊模式轉變的威脅。這並不單香港是出現的這樣的情況,其他地方也一樣。在座各位都是很資深的報業界人士,所以我相信你們對這個問題一定是非常掌握,也對於日益變化中的威脅有你們的對策。

  最近有同事告訴我,不要看那麼多新聞,因為有一位瑞士作家最近不斷寫書寫文,鼓勵人不要看新聞,而他自己亦已經四年沒有看新聞了。為甚麼呢?他認為新聞都是充斥茪@些負面消息,令人越看越消沉。美國亦有一項對當地三大電視台的半年調查,亦發現了負面消息佔了61%,正面的只有15%。社會對於這類負面消息的偏好似乎是有它的科學根據。一位芝加哥大學的神經學家發現,人接收到負面消息時,腦電波比接收到正面消息時更為活躍。

  但我卻覺得,無論是這位瑞士作家,或是其他因為太多負面消息而不看新聞的人士,可能是屬於「斬腳趾避沙蟲」。我覺得負面的消息亦應該去探索,究竟它的背後原因是甚麼?但同時間,我希望各位報業的朋友亦可以在你們的版面中找出一些版面來報道一些正面的消息。

  我記得在我出任社會福利署署長期間,曾經與一份報章合作,因為他說:你作為社署署長,每一天一定會接觸到一些好人好事,一些小人物但很樂意關懷身邊的人,能否把這些資料給予他們,讓他們能夠可以在他們的報章中作一些「好人好事」的報道。我就非常樂意做這方面的工作。其中有一條新聞是這樣的:因為當時正值亞洲金融風暴之後,經濟不景,在一個庇護工場堙A竟然有一位是五星級酒店的廚師,因為他在金融海嘯後酒店業不景而被裁出來的,他去了這個庇護工場當一名廚師,煮飯菜給這個庇護工場內的傷殘人士食。但他覺得他必須敬業樂業,所以他把在五星級餐廳內的菜譜,用很簡單的原材料煮給這些傷殘的小朋友食。他告訴我們,其實他做下來後,發覺這個工作較在五星級餐廳內更有意義,所以他一直留在庇護工場堣u作。我記得當時我就推介了這位人物給報章作一個「陽光故事」的報道。

  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每一個都想生活得更健康,應該多接收一些正面的信息,以積極的態度生活。人是這樣,社會也是這樣。我作為讀者也好,作為政府官員也好,我都希望報章上有更多關於好人好事的報道,為我們的讀者帶來一些鼓舞和希望。但我必須在這堻怮嵿j調,上述說話並不等於是影響傳媒的報道自由;亦不等於是我要求報章需要做一些唱好的工作,正如我所說,傳媒的「天職」就是去尋求事實,然後讓廣泛的民眾能夠知道,所以只要抱茷觀的報道,追求事實,幫助社會去了解社會上的人和事,我覺得這就是傳媒對社會發展最大的貢獻。

  最後,我在這埵A次恭賀今日獲獎的各個團隊,我相信大家不單止是為獲獎而高興,而是因為你們的工作獲得很多人的認同,我亦在這堹泵b座各位工作愉快、身體健康。謝謝大家。



2013年4月29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6時57分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