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教育局局長與傳媒談話內容(只有中文)
******************

  以下是教育局局長吳克儉今日(三月三十日)出席香港電台節目《星期六問責》後與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政府會否有指引讓官校去處理有關「佔領中環」方面的事宜?

教育局局長:其實無論在哪一課題也好,現在的機制很清晰,特區政府很尊重香港市民發表意見和言論自由的權利,同時亦希望有關參與人士能夠遵守法律和在不影響社會秩序的大前提下,表達他們的意見。教育局就官校、津校、其他學校也好,都有既定機制。我們希望在專業和校本的大前提下,老師及校長可以就課程、學生的教與學,提供多元角度的思維和鼓勵學生從多角度去參考,亦配合香港的核心價值。在整個過程中,無論個人的表達或其他方面,都不應影響學校正常教與學的運作,這是我們的大前提,有關機制已存在,讓學校參考。

記者:有否收到一些來自中央的壓力,要求你們審批相關「佔領中環」的教材?另外,你剛提及老師要合情、合法、合理,是否暗示呼籲教師不要參加「佔領中環」?

教育局局長:有關特區的情況,我暫時看到的是來自報章的一些報道。另外,在教育專業人員守則及校本管理的程序、規範上,已經清晰指出學校在這方面的程序和運作,所以在這件事上,並沒有任何額外不同的做法和看法。正如我所說,無論是甚麼元素和事項,在香港的環境,資料是公平公開,即使是否提供資料,每天在網上、電視和新聞都會接觸到,所以重要的是學校採用一個多元、多角度的了解,讓學生就有關資料有自己的看法和作出判斷,這才是重要的。

記者:若「佔領中環」真的發生,會否不建議、甚至禁止老師帶同學生參加?

教育局局長:我覺得重要的地方是老師和學校都有一個很緊密的時間表,同學在學習上也有清晰安排,所以在不影響學與教的大前提下,亦根據香港的核心價值和學校的既定政策及做法,我認為朝茬o方向走是最佳的參考背景。

記者:如果老師真的帶同學生參加「佔領中環」,教育局會否秋後算帳?

教育局局長:教育局沒有這樣的安排,亦不會做你所說的那方面,因為已經很清晰,特別是整個校本管理制度的發展是相當完善。

記者:有關李惠利方面,浸大與局方有否最新進展?

教育局局長:還未有新進展,在過程中已經收到浸大給教資會的信件,所以會交由教資會討論。

記者:「佔領中環」方面,如果有教師被拘捕,會否變相影響學校的教學,有否此擔心?

教育局局長:我覺得每一個人,不單是某一行業,如果因觸犯香港法律而受到制裁,我相信是每一個市民要面對的後果,這不單是某一個行業或工種會這樣處理。

記者:(二○一二年)北區小一派位派位結果方面,有學生被派至第十一志願的學校,派位情況是否不理想?

教育局局長:香港是很有趣的地方,因為我們派位的整體供求是全港性,所以個別有比較多著名學校的區域,以往十多年來派位方面會比較緊張。這幾年特別是北區方面比較緊張,作為家長要從幾方面去考慮,原區上學當然是最好,但也要考慮到學生本身的發展、興趣、志願,而不應以地區、學校作為唯一的元素,這是相當主觀和自然的選擇。第二,香港很多學校表現不錯,希望家長與學生多分析不同學校的背景和情況,讓學生在眾多選擇的情況下去選,不會一窩蜂就某一、兩個主要因素去選。因為香港始終是地少人多,選擇上不時有配套問題,所以將自己選擇的網絡擴闊可能是一個方法。

記者:有關免費教育委員會,剛才提到可能約有一百人,你如何理解人數太多,會引致很難達成共識或影響效能?

教育局局長:委員會的人數約有二十人,包括各界代表。但剛才亦提及,因為幼稚園教育過往的特性都是很多元化、多樣性,這正反映其多元性,所以從參與的角度來說,真的需要提供多些渠道,所以委員會本身約有二十人。但因為有五個工作小組,所以其代表性並非只在委員會中出現,亦在工作小組中出現。工作小組有五個,每一個都有不同的專業範疇,第一個主要是有關財政、資源方面的配套,資助模式很重要,除了會計業界外,各方面的專業亦要參與其中。第二部分,有關運作、企業管治方面的要求亦相當重要,因為公帑的運用需要清晰,在運作上,半日制、全日制都需要多些參與。第三,我們考慮到專業、教育目標,以及在公聽會上提到很多本土研究,這方面是很重要,所以在學界,特別是教授、在國際這方面參與比較多。另外,由於過程中要與整個社區、香港整體社會的不同持份者保持參與、溝通,所以亦有一個工作小組作專業處理。最後一點更重要,由於我們要全面檢視,所以就少數族裔、非華語學生和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同學方面,亦須作出預先部署及分析。大家聽到有這五個小組後,便會看到為何需要有八十至一百人,加上委員會這麼多人去參與,這就是其背景。我不擔心會人多,因為每一個小組都會專業、專責地去討論,而大會則辛苦一些,因為要平衡各方面的有關分析,要理順整體的結構和建議。

記者:何時會出皇后山標書?耶穌會指如果中標,會與你們商討可否幫他們修橋補路,教育局會否考慮在基建方面提供幫忙?

教育局局長:教育局已有機制處理這方面的工作,特別由於皇后山是一個相當大型的計劃。已講得很清楚,參與者要有心理準備,要承擔很多這方面的投資,時間需要多些,因為複雜度比較大。你們都看到,特別他們要負責有關整個基建、地皮上的工程,包括其他的要求,其實財務的投資很大,承擔是很大,所以要詳細考慮各方面。我很希望能朝茬o方向走,大家可放心我們有既定機制,我都會考慮在這方面的因素。

記者:會何時出標書?

教育局局長:我們希望在考慮這幾方面後盡快出。

記者:委員會希望在兩年內完成研究,會否在兩年內就某些議題急事急辦?

教育局局長:會。剛才提及業界在全日制幼稚園方面,特別擔心人才流失會比較嚴重,我認為需要留意這方面。第二,大家都很擔心薪酬機制,希望能考慮到競爭力,以及如何就幼師在加強專業資歷方面能反映出來。第三,是個別幼稚園遇到即時的實質問題,在《施政報告》中我們特別建議一項措施,為了急事急辦,我們建議盡快到財務委員會,得到立法會的支持及接受後,即時提供一筆十五至二十五萬元的津貼,希望就翻新等小型工程提供即時的支援,讓幼稚園使用。



2013年3月30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4時08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