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暨扶貧委員會主席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附圖/短片)
******************************

  政務司司長暨扶貧委員會主席林鄭月娥今日(三月十八日)下午主持扶貧委員會社會保障和退休保障專責小組會議。以下是林鄭月娥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於會後在添馬政府總部西翼大堂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政務司司長:各位傳媒朋友,我今日聯同張建宗局長和大家講講在今日下午扶貧委員會轄下的社會保障及退休保障專責小組舉行了第二次會議,會議也是剛剛結束,即是說又是進行了超過三個小時的討論。

  如果大家記得,在扶貧委員會轄下共有六個專責小組,其中這個關於社會保障和退休保障的專責小組,由於影響是非常深遠,既有很多扶貧委員會的委員加入,亦有增選的委員,亦由我和張局長分別擔任這個專責小組的主席和副主席,所以是突顯了本屆特區政府履行梁振英特首,他在競選時提出我們要探討和如何去改善社會保障和退休保障,這項工作是非常嚴肅,我們亦是非常緊張地去跟進。

  今日第二次會議,我們討論了三方面的問題。第一,就是扶貧委員會其中一個重要優先做的,就是為香港首次制訂「貧窮線」。但今日未有完全的結論,因為這項工作是非常繁複,亦有大量的數據,不過,在專責小組中,我重申了制訂這個「貧窮線」是有三大功能的,所以討論都要聚焦「貧窮線」制訂後能否滿足這三大功能。

  三大功能之一,就是透過「貧窮線」可以量化香港的貧窮人口,然後讓我們能夠集中分析各個組群的情況。第二個功能,就是研究貧窮的成因,使到往後我們制訂一些扶貧政策時能夠更到位。第三個功能是相當重要的,就是政府認知到有貧窮的人士,政府的扶貧政策的成效如何?

  所以有人會問:「只是劃一條線,應該相對來說是很簡單的工作。」但事實上並不是這樣的,因為除了劃這條線,特區政府在今日或是在以前我們有很多扶貧的政策,所以同樣地在做這項工作時我亦要能夠如何可以把這些已經做了的扶貧政策的效果反映出來。這樣才會有一個比較全面的交代,讓大家了解我們制訂「貧窮線」的工作。所以這個討論需要繼續下去,暫時未有一個全面的結論,我們都是爭取在今年內可以完成這項制訂「貧窮線」的工作。

  第二方面的討論是重要的。今日在專責小組的會議上,我們同意了邀請周永新教授為我們領導一支研究團隊去啟動一個香港退休保障的研究。大家都記得,行政長官在他的首份《施政報告》中,他有提到退休保障是一個相當複雜和富爭議性的議題,我們亦知道坊間有很多團體和人士爭取香港有這個全民退休保障。但或許這不能夠在今日有全面的社會共識,在立法會內亦有不同的意見。所以我們特區政府覺得,我們是不會迴避這個問題,如何可以完善香港退休保障這個問題,所以最務實的方法,就是透過一個全面、深入、客觀的研究,為我們打好這個基礎,在社會上去醞釀,當這個研究做完後去醞釀這個全面務實、理性、包容的討論。這項研究將會包括在坊間曾經提出過的不同方案,研究團隊都會接觸他們和分析他們的方案,然後歸納出究竟在目前,我們香港的退休保障方面是否足夠完善,以及會提出一些方案。但是重要的原則,就是任何方案的可持續性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大家有問題的話,稍後張局長亦可以補充。

  第三個討論,就是與關愛基金的互動。大家都記得,我曾經說過這些專責小組儘管是探討政策性,但如果有一些政策是需要去做試驗計劃,做一些先導計劃,就可以利用另一個專責小組,亦是由羅致光博士領導的關愛基金專責小組做這些先導計劃。

  今日,我們在會上大家都同意在綜援系統內是否能夠提供更大的誘因,去鼓勵正在領取綜援的人士就業,或是他們已經就業,是否能夠提供更大的經濟誘因讓他們提高他們的工時,換句話說,是更積極地去就業。這個卻受到現時綜援政策下一個名為「可豁免入息計算」的影響,大家都知道,他們如果賺取多於某一數額的薪金,我們都只容許他們豁免計算一部分,換句話說,不能夠完全做到他們賺到多少,可以保留多少給自己用。所以專責小組就提議關愛基金是否可以做一個先導計劃,以儲蓄戶口的形式,把他們賺多了的,本來在綜援系統內要扣減的,是否可以透過關愛基金把它在一個儲蓄戶口媕x蓄起來,這樣就可以增加他們投入工作的熱誠和工作的誘因。有關細節需要關愛基金小組繼續去研究,但委員都覺得這是一個值得去探討和值得去試的先導計劃,將會交給關愛基金來跟進。我的介紹到此,看看大家有甚麼提問。

記者:退休保障方面,中策組以往都研究了很長的時間,現在又要用一年的時間去研究,其實政府何時才交代究竟會否推行退休保障?以甚麼形式推行?剛才你又提到會醞釀討論,其實坊間時常批評政府在蹉跎歲月,何時才有交代?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想強調數點,今日會議上決定找周教授作為首席研究員進行研究,這是重要的一步,標誌荍畯抭o屆政府真的虓N和希望很嚴肅、認真地探討退休保障的前路和方向。你剛才所說,中央政策組的確在過去幾年做了幾個研究,部分細節我們在立法會也交代過。但因為由二○○九年開始,大家也知道在金融風暴之後,經濟有所轉變,我們也有新的措施,例如是最低工資的推行以及最近推出的長者生活津貼,加上強積金亦有優化的舉措等,事實上或多或少影響了那些研究的準確性,所以中策組正在更新資料,再配合周教授今次這個研究,是有一個很清晰的時間表、路線圖,即是不會長過一年內會提交一個完整的報告,分析利弊,特別是現時三條支柱的可行性、利弊在哪裡,以及最重要一步是要看坊間、民間提出的所有不同意見,包括全民退休保障、不同政黨的意見等等,教授的團隊都會深入分析,去推斷數據,從而交回扶貧委員會,讓我們可作客觀、全面的評估,然後希望大家能凝聚共識,到時我們亦會進一步同社會各界溝通。

記者:何時交代推行與否?如何推行?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一年之內,周教授的報告便會提交給扶貧委員會,他剛才亦說得很清楚,若收集到初步數據,未必要等到一年,若初步可以分享的話,亦可以與委員會盡早分享。所以大家看到我們是很務實,真真正正很積極推動這個工作。

記者:報告是否真的會就如何推行有方案?是否一定會說行或不行全民退休保障?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周教授的研究報告會分析現時三條支柱的利弊和可持續性,這是第一點;第二,亦同時全面性審視坊間的不同意見及建議方案,包括大家很熟悉的民間所講全民退休保障方案、很多政黨提出的方案亦會一併分析,從而給予我們一個客觀、審慎和詳盡的分析,讓委員會決定未來的方向應如何走。

記者:政府是否未能回答行或不行?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當然我們要視乎報告所得的資料如何,因為報告一定要有客觀的數據,以數據為依歸,是科學化的推算,是全面的、中肯的分析。

記者:關於那個儲蓄計劃的時間表,何時可以推行?實際受惠的人口有多少?能夠幫助多少人脫離貧窮?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有關身體健全的綜援受助人的儲蓄計劃將是一個新的思維,亦反映出我們這一屆政府充分利用關愛基金推行一些先導性的計劃,所以關愛基金的存在是重要的,其彈性是重要的。我們的目標是希望能夠進一步鼓勵現正領取綜援的失業人士工作,從受助走到自強,這個理念是重要的。很多的細節一定要交回關愛基金委員會內推敲,與社署同事討論。但我們的方向很清楚,就是希望他們多勞多得,如果可以的話,鼓勵他們做長一點的工時,真真正正在將來可以脫離綜援網自力更生,理念是這樣。我們現時制度的安排,是4,200元以外的收入,可以說是即使做了也未能「入袋」。現在的安排是首800元可豁免,是可以自己「袋」,完全不會被扣減。但由801元開始到4,200元之間最多只可以取一半,即是說最多只可以賺取2,500元,即800元加1,700元,4,200元以外的誘因就沒有那麼大。我們希望有了最低工資的推行,加上就業市場這麼蓬勃,我們希望能鼓勵多些人,充分釋放勞動力,所以我們覺得這個計劃是可取的,是一個嶄新的思維。

記者:司長,妳可否說說今日的「貧窮線」的分歧在哪堙H同時妳說希望在今年內可以制訂,其實有沒有一個實際的時間?第二,就是港台員工比較關注、不滿鄧忍光的管理手法和懷疑他干預編輯自主,政府有沒有甚麼關注呢?

政務司司長:「貧窮線」的討論,每一次都是很深入的,而每一次都是好像我剛才說是要反覆提醒大家訂立「貧窮線」的功能是甚麼?「貧窮線」不是一條扶貧線,不是劃了這條線,所有在這條線以下的人,就會自動透過某一些福利系統獲得幫助。反之,是應該幫助我們能夠評估到政府在扶貧政策堶悸漲車纂A所以在每一階段的討論,當然委員會有不同的意見,但我們的工作一直進行中,所以,我剛才說我們未去到一個總結的階段。我相信現時不是一個有很大分歧的階段,現時是大家不斷探討。譬如某一種扶貧的措施,究竟它的成效是應該這樣來反映,抑或是以另一個方法來反映,現時正進行這些討論。

  我留意到最近有關香港電台的報道,我認為這是一件部門堶悸漕ヾA最好都是由部門的管理階層與員工,大家透過坦誠的溝通來消除誤解,來解決這個問題,不需要有部門以外的人士來介入的。我相信管理階層和員工會有這個共同的智慧和有溝通的能力,去解決他們現時面對的問題。

記者:會否再委任AO做廣播處處長?

政務司司長:目前港台已有處長。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3年3月18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20時27分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