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施政報告》答問會答問全文(三)(只有中文)
**************************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跟荋ㄟ搌漪O陳婉嫻議員。

陳婉嫻議員:主席,我由昨日到現在,打工仔告訴我,特首有雙重標準。當談到要用土地建屋,就不需要百分百我們的共識;當要談到勞工問題時,以最簡單的標準工時,我要求「補水」,就要有個共識。換而言之,陳茂波在收地就不用共識,張建宗在勞工有關標準工時的「補水」就要共識;有關的對沖,一直衝擊打工仔的退休保障,要共識;以至我們現在有關兩年檢討的最低工資,又要有共識,樣樣都要有共識。所以昨日一連串打工仔問:「嫻姐,你今日要『火』一點,他不怕你。」我真的覺得自己可能不夠惡,我要惡一點,好像陳偉業一樣。我想問局長,我在說道理,到底是否因為商界,你要跟他們「打聾通」,或者商界威迫你,你不夠膽(依)照自己(的政綱)。這是你的政綱,我照讀你當時說的話:「包括政府、僱員和僱主代表、學者和社會人士,共同研究推動標準工時立法工作,以及覆蓋範圍,關注僱員超時工作情況和安排。」這是打工仔讀給我聽。接荍A這次的《施政報告》,你說「跟進報告,政府希望社會各界的專責委員會平台上,共同就標準工時進行知情及深入的討論,建立共識,找出未來的路向」,你完全將「立法」兩個字退後了。特首,你是否知道你起草政綱,我也有份給意見,當時代表你來的何永謙,是一字一句講明是朝茈萿k準備,但這堥S有了。我今早不停給打工仔「糟質」我,我想問你,到底是因為你雙重標準?還是商界壓迫你?你把全部吞回去,不理打工仔的死活呢?主席,多謝。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就譬如說房屋這類問題,我們過去六個月,以及未來短時間內,我們都會在供應方面做工作,以及做了一些管理需求的工作,下去可能還有一些管理需求的工作要做。這是經過社會相當長時間的醞釀及討論,在有共識的基礎上,政府才會做。三、四年前,大家對供應、樓價上升和租金上升這個問題上,到底它的角色是甚麼?到底是因為炒樓造成,還是空置量大造成這樣。社會討論了好幾年,到最後,最近我們有一個共識,就是說炒是一個因素,但不是主要因素,主要因素是供應。樓房供應不足的主要原因是土地供應不足,因此,我們有了這個基礎去做事。

  就標準工時的問題,我個人沒有受到任何人的脅迫。各位立法會議員可以相信,過去一段時間以來,特區政府做事的方針就是,只要對社會整體及長遠有利的,我們就去做,我們不會受到任何一個界別的脅迫。因此,這個標準工時的問題,我認為現在我們有報告,我們有委員會,多方人士在上面討論,我們尋求共識,找出未來的路向,這是正確的做法。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婉嫻議員。

陳婉嫻議員:主席,第一個就說,你在土地上說不需要百分之百的共識,勞工問題就很多項也要共識。現在你擺明政綱和你的《施政報告》,你吞回了「立法」兩個字,特首。你吞回了「立法」這兩個字,你沒有了方向,我想說這些問題不是現在才討論,已經討論了很多年,由上任、上任、上任討論到現在,你怎能說要再要尋求共識呢?在勞資關係上,要這些地方攬在一起是不可能的事,需要政府站在中間的位置。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婉嫻議員,請你不要發表議論。

陳婉嫻議員:我的問題是,是否一定要共識呢?已經討論了這麼長時間,還要甚麼共識呢?我想問甚麼?到底堶接o生甚麼問題?多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能夠取得共識當然是好事,但是到最後有沒有共識,我們現在未知。不過,我覺得我們應該向前行出第一步,我們跟進報告。在一個平台上,政府建立的一個正式的平台上,大家能夠就這個事關重大的問題進行討論,我覺得是好事來的。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何秀蘭議員。對不起,陳婉嫻議員,妳已經提出了你的跟進質詢,請妳坐下。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何秀蘭議員。

何秀蘭議員:多謝主席。這個社會,很多議題都一定有爭議,未有共識。在同志平權方面,就是其中一個,有很大的爭議。最近,有一些是曲解我們法律的反歧視精神,引起恐慌,由恐慌強化歧視的信息出來。例如說,如果童話故事堥S有一個王子和一個王子快樂生活下去的結局會犯法;例如說,如果仔女要有同性婚姻,父母反對亦都會犯法。但是,其實在我們過去的性別、家庭崗位、種族歧視條例中,(施)行了十五年,我們從來沒有一個家庭成員之間因意見不同而被檢控,也不會說電影有不同版本的結局被檢控。特首,請你在這塈i訴公眾,就算我們就不同性傾向訂立反歧視條例,以上兩個情況都不會犯法,不會被檢控。你可否幫忙消除這些社會上不必要的恐懼,確立我們的法治精神?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何秀蘭議員的發言表達了她對這個問題的看法。我也十分尊重她就這個問題所表達的熱誠。但是同時我們也知道,社會上對這個問題確實有十分不同的看法。我們現在沒有一個諮詢的計劃,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特區政府需要集中精力,處理好幾個社會大眾十分關心而又逼切的問題,貧窮是其中之一個,房屋亦是一個。我不會就剛才何秀蘭議員,或者不同意何秀蘭議員的朋友的想法、說法進行討論或者辯論。因為我覺得這時候政府的工作重點,應該是在社會大眾都認為政府應該比較逼切去解決問題的幾個方面上。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何秀蘭議員。

何秀蘭議員:主席,其實制止這些恐慌蔓延,釐清我們反歧視法律的法律概念,是特首你的責任。無論你的政綱有沒有寫,這個也是你的責任。我現在也未去到叫你做公眾諮詢,當然你有不同標準,用地你不用諮詢做,標準工時可以成立委員會,你都好一點,我這個你關上大門不做了。但是特首,我現在只要求你做一件很簡單的事,就是在這堙A用這個機會向公眾澄清,剛才說的兩個例子,就算我們有反歧視條例都不會犯法。為甚麼你怕呢?你怕甚麼勢力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沒有甚麼值得怕的勢力。特區政府施政的方針就是我們整體的、長遠的利益。剛才何秀蘭議員的說法,社會上有同意的,亦有不同意的。就法律的問題,我初步接觸了少許,都是很皮毛。坦白說,真的是沒有足夠的精力、時間去深入研究,所以我不能夠在這堹Z門弄斧,就何議員所提出的問題作答。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易志明議員。

易志明議員:多謝主席。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第96段提到,有意見認為政府應檢討現時綜援在提供安全網和鼓勵有能力人士就業之間,是否取得適當平衡,就這個問題,將它交給扶貧委員會去研究各界的意見。其實提出意見的是自由黨,我們認為持續申領失業綜援的情況是嚴重的。申領兩年以上的個案佔失業綜援的比例達到八成。我們進行的民調顯示,有超過七成的市民認為濫用綜援的情況目前是嚴重的,超過八成的市民認為要為申領失業綜援設一個限期。政府就杜絕濫用綜援令資源可以落在一個真正有需要的人士身上這個問題,如何去回應這個民意呢?亦會否考慮為申領失業綜援設置一個限期?多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就這個問題,我們一定要取得一個平衡,我們一定要確保綜援和其他社會福利不會被濫用,但同時我們要照顧到確實有需要的人的需要。我相信就易志明議員的講法,就自由黨朋友的看法,我相信扶貧委員會會實事求是去衡量各個方面的考慮。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易志明議員。

易志明議員:我們當然知道,但政府又將檢討失業綜援這個「波」交去扶貧委員會。我想問究竟特首自己有否一個取態呢?會否有一個時間表可以告訴公眾何時會做好這個檢討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的取態是濫用綜援當然是不對的。錢應該是送到去有需要的人手上。過去的六個月,特區政府提出的一些施政建議,大家可以看到,我們的宗旨是錢要送到有需要的人手上,這是基本的立場。至於現在濫用綜援的情況,它的本質是甚麼,有甚麼辦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我相信扶貧委員會的委員,他們會為大家把好關。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克勤議員。

陳克勤議員︰多謝主席。主席,我都想問問特首房屋的問題。特首,你在你的《施政報告》中用了很大篇幅去講房屋問題,我亦留意到早前長策會開會的時候,它提出有兩個群組的人需要特別去協助。第一個就是一些年輕家庭,第二個就是35歲正輪候公屋的人士。我同意特首你說要興建多些單位,做大個餅,不過怎樣去分配,哪些人可以先拿到餅?哪些人可以在房屋政策上先上樓?這個都是非常重要的。我想問問特首,會不會針對一些特別有需要的人士在房屋政策上有一些傾斜?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就申請公屋的群組,我相信房委會有一套輪候的政策,而且他們不時去檢討這個政策,希望做到合情合理。就青年人方面,陳克勤議員大概知道,我們已經啟動了青年宿舍的工作,我覺得這是可以發展的一個方向。最近行政會議已經通過了一些項目,我們下去希望能夠和更多志願機構,大家一齊合作,用好他們有的土地樓房去繼續發展青年宿舍。到最後,我們都是需要將餅做大,將餅做大之後,無論我們分配給青年人的家庭又好,或者我們分配給老人,用院舍的形式等等,我們都會有這樣的力量去做。我們如果不開發更多的土地,不建更多的樓房,所有的政策只不過是零和遊戲,將青年人的東西給了老人家,或者將老人家的東西給了青年人,所以到最後正本清源的做法,還是加大力度開發土地。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克勤議員。

陳克勤議員︰多謝主席。主席,雖然特首說他會做大個餅,不過要二零一八年才有餅,到時35歲的人已經40歲了,很可能到他供完樓後,已經到了退休的時候。政府是不是想看到我們的市民連買居屋都要做一世「房奴」呢?我們的房屋政策是不是慢了一點?我們的房價是不是貴了一點?我們的步伐是不是慢了一點?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在增加土地供應的問題上,過去六個月,特區政府從我開始,以至司長、局長、署長,還有我們的副署長,還有無數的專業人士和其他公務人員,確實是日以繼夜去工作。到了怎樣的程度呢?我自己都覺得他們需要有多些資源和人手去幫手工作。我在過去的一星期,分兩次請了幾個與土地、樓房、房屋有關部門的署長級同事,到我辦公室一個會客室,大家喝杯茶、吃件餅、談談天,談了一個小時,主要向他們表達一個謝意,因為確實過去半年時間,他們非常非常忙碌地去工作。

  我們是不是真的要等這麼長時間?我覺得不一定。現在我們已經有的項目的數字,就在《施政報告》中了,公屋75 000。但除了這個之外,我在第73段講的十個措施,有些我們有單位數,但是未提高地積比率的單位數,提高地積比率之後,可能不止這個數。有些只有公頃數,沒有單位數。我們很多這些工作,要得到社會各個方面的支持才可以完成,才可以做得好,包括區議會。在座的立法會議員大概都聽到,在(一月)八日那次觀塘區議會的會議上,審議三塊GIC地改作住宅樓,我自己都致電或者見到區議員的時候,都請他們理解政府的需要,又或者如果他有甚麼想法,譬如說原本在露天停車場的車將來泊在哪堙A這些事情政府都願意為大家解決。我舉這個例子想說明甚麼呢?就說明政府從上到下,我們齊心一意,我們知道我們的工作目標、工作重點是甚麼,就要增加土地供應,使得我們樓房的單位數目可以增加。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將這些新增的樓房,我們可以給青年人,可以給老人家,可以給中產家庭等等。所以這個工作,我不厭其煩地說,主席,確實是十分十分重要的工作。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劉慧卿議員。

劉慧卿議員:主席,除了民生和經濟問題,很多市民非常關心政制發展的問題。但是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只有兩小段提到,亦說會在適當時候才展開廣泛的諮詢,有關一七年的行政長官選舉和一六年的立法會選舉。我想問行政長官,你是否想一直拖,拖到最尾,社會找不到共識,中央政府和那些大財團然後不想香港有普選。那你便交報告說,沒有了。主席,曾蔭權在零五年交給中央的報告已經講清楚,大部分的香港市民是希望推行普選。為何行政長官,在你第一份報告,你亦說這一份是勾劃五年的藍圖的報告,在這方面不作出清楚的交代,不馬上展開諮詢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就二零一六和二零一七的選舉,我們還有時間。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劉慧卿議員。

劉慧卿議員:這樣就是嗎?這是最短,歷史性最短的答案。我是問,為何大家不快些去談?行政長官呀,主席,你聽他說過,他說很難搞的,將來怎樣通過立法會,是否這群人坐下來說給你聽,你拿來吧,你搞普選,他們和他背後的大財團,以及北京一定反對。所以行政長官便聽從他們的話,不會來,或延至很遲才來。如果是這樣,行政長官會否用回你跟商會說的那句說話「shout at them」。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就政制發展的問題,《施政報告》說得很清楚,我們是會落實普選目標。在這個問題上,我們的態度和立場是十分堅決和明確的,我們沒有任何的倒退。但是就二零一六和二零一七政制發展的問題,我們還有幾年時間,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去醞釀、討論、諮詢和立法。

(待續)



2013年1月17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0時11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