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施政報告》答問會答問全文(一)(只有中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一月十七日)下午在立法會出席行政長官《施政報告》答問會的答問全文: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現在回答議員就《施政報告》提出的質詢。郭偉強議員。

郭偉強議員:多謝主席。特首先生,現時打工仔「有返工無放工時間」的問題仍然未解決。我們一群打工仔等荍A救命的標準工時仍然不能夠落實。回看你的政綱,說會朝荈i行知情和深入的討論,以建立共識和找出未來的路向。但不知道特首先生是否記得你在競選時,承諾我們打工仔朝茈萿k方向去組成這個專責委員會。現在不能夠兌現你的承諾,你是否要我們打工仔繼續為無良僱主賣命?怎能保障我們打工仔能夠得到安穩的生活?在任內能不能夠就茈萿k去制訂標準工時?多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有關標準工時的問題,我在《施政報告》內計劃展開的工作比我在政綱中要多,我們是向前行了一步。

梁國雄議員:講大話。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議員如果再在座位內大聲呼喝,我就會命令你離開會議廳,請大家注意。郭偉強議員,你可以作一個簡短的跟進。

郭偉強議員:特首,你根本就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是問你在這一屆會否朝茈萿k方向制定時間表?另外,說回你的政綱,就是要兌現你的承諾,你究竟有沒有勇氣和決心幫我們打工仔出頭?現時十多小時一日怎樣「返(工)」?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郭偉強議員,你講了你的問題。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十分願意為打工仔出頭,我過去亦在幾個重大措施上為打工仔出頭。我在政綱中的主張是這樣的:「跟進現屆政府就標準工時的調研,成立專責委員會,包括政府、僱主和僱員代表、學者和社會人士,共同研究推動標準工時立法工作及涵蓋範圍,關注僱員超時工作的情況和安排」。我在昨日的《施政報告》中落實了及向前行了一步。

郭偉強議員:主席,我要再追問。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對不起,郭偉強議員,你已經追問了一次,請你坐下。

郭偉強議員:但是他仍然沒有講立法?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郭偉強議員請你坐下。張國柱議員。

張國柱議員:特首,你的《施政報告》第97段提及,它是這樣說的:「有意見認為香港奉行低稅率政策,全民退休保障會大大加重長遠公共財政負擔,不加稅難以成事」,亦提到「三方供款的全民退休保障建議同樣富爭議性,而且也涉及負擔能力和可持續性等問題」。我想問特首是否已經接受以上觀點及論據?究竟政府整體對全民退休保障的態度如何?中央政策組過去多年做了很多退休保障的研究,但是隻字不公開,請問政府是否有難言之隱?未來會否全面公開這些研究的結果?多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主席。剛才張國柱議員引述的那段說話,確實在社會上是客觀存在的。不久前,我在報紙上還看到,有在這方面有研究的學者提出完全一樣的觀點。當然這個觀點不是社會上唯一一個觀點,也不是政府偏聽的一種觀點。我在政綱中,剛才張議員你引述97段的後面部分,我是這樣說:「專責小組會以開放、務實及審慎的態度,深入探討退休保障,客觀分析不同意見,就退休保障的路向建立共識」。在這過程當中,我希望社會人士能夠就不同的、用不同的角度,去和政府一起探討這一個問題。至於中央政策組所做的研究報告,我自己也沒有接觸到,我回去會跟進。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張國柱議員。

張國柱議員:我想請問政府或者特首會否公開這些研究結果?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我會盡量公開。我相信中央政策組和政府也沒有甚麼需要隱瞞。這些報告我自己也不知道性質如何,在不需要保密的情況下,我一定會盡量公開。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方剛議員。

方剛議員︰謝謝主席。特首先生,昨日在你的《施政報告》中,某程度上你已經回應了市民的要求,而在你的房屋方面,有很大幅度的篇幅講了。總括來說,你差不多可以拿出來的地,你盡量用來建住屋,即公屋或居屋。但在建築工人方面,今時今日在現時的環境之下,全部行業的工人已經差不多全部都有工作做,如果要增加這麼多房屋的建築,你在哪塈銙o些人力回來呢?你有沒有考慮好像機場那時,是特項的,特地找人回來專做這個專項,可不可以申請一些入口勞工呢?回來專門建公屋或居屋呢?如果沒有這些入口勞工,你可不可以做得到你所提議那麼多加出來的房屋呢?謝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多謝方剛議員的提問。香港建造工人不足確實是一個客觀存在的事實,而且由於建築工人不足,對我們的工程,包括一些基建工程,造成一定的延誤,亦都造成建築成本上漲。處理好土地開發問題、土地供應問題和房屋問題,以至其他樓房供應問題,我們的短缺不是只存在於住宅方面,商用樓宇亦都有短缺。所以下去我們除了要分秒必爭、寸土必爭、「全民搵地」之外,我們亦是大興土木的。我知道專業級別的人力供應,我們是比較充裕,因為我們可以從外面輸入這些專業人才。至於技術人員以至於一般的,譬如雜工,我們不足夠,怎樣解決呢?我覺得我們的大方向一定是這樣︰就是我們首先要滿足本地人的就業需要,而本地的勞動力不能夠支援我們的發展需要時,我們必須考慮在外地輸入建築工人。而在外地輸入建築工人的時候,我們不能夠影響到本地工人的就業和收入。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方剛議員。

方剛議員︰特首,想請問你何時會知道建築工人真的不足夠?你會不會去查過現在真的不夠,現在要開始入口勞工,僅僅為了用來建公屋和建居屋?我想這個一定要說得清楚點。

行政長官︰在這個問題上,尤其是因為政府加大力度,興建各種用途的房屋,以及開發不同用途的土地,我們知道這些工程會是比較大的工程項目,對人力需求有多大,我們會就這方面向社會有個說法。就茪j的理念來說,我在《施政報告》第13段亦都有說到,我們要提升勞動力和生產力。我知道在建造行業,生產力再提升不是沒有空間,但是空間已經不大了。要做到人盡其才,並在有需要的時候,以外來人口補充不足,這個我在《施政報告》將我主要的理念交代了。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涂謹申議員。

涂謹申議員:主席,從我的角度,梁先生因為誠信問題,其實是沒正當性應該繼續做特首,早應辭職下台重選的。不過,我都知道因為有些市民,因為梁先生競選期間開出一些期票、一些承諾,尤其是在房屋方面,姑且看一看你第一份的《施政報告》怎樣寫。主席,其實梁先生過往十幾年,在行會是召集人,在董(建華)先生時期更幫他做主要的房屋顧問。市民是有些期望,會否第一份《施政報告》,尤其是你競選期間的事情,真的可以很快可以落實呢?

  主席,我的問題是,為何你有很多競選期間的承諾,都一一令到市民落空?尤其是第一、二年能夠建公屋35 000個,以及種種的承諾,你究竟當時開出的承諾,是用來欺騙市民,抑或是你其實當時是「亂咁U」,總言之,競選就「U住先」,做不做到就到時才算。如果是這樣的話,這本身亦都是另一個誠信的問題。你成立這麼多委員會,是否希望「拖」到三年、五年,然後到時就說市民給多些時間我多做一屆,就會我所說的一八年、一七年所說的才會做得到。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議員問了問題,請行政長官回答。

行政長官:主席,首先在委員會內,我們邀請很多各方面的專家學者,為政府、為整個社會一起工作。他們有十足的工作熱誠,過去短短幾個月時間,他們已花了大量精力和時間,我相信他們身體力行,參加這些工作,他們不會同意說政府成立委員會,請他們做委員,就為了拖延時間。我就房屋問題,自從上任後,已有一系列舉措,亦實踐我政綱內不少的主張,包括甚麼呢?包括「港人港地」,包括白表免補地價可以買居屋等等,這個已經成為我們今天生活的一部分、市場的一部分。至於公屋的供應問題,我的政綱是這樣寫:「加快完成現屆政府已公布未來五年興建的75 000個公屋,把計劃在後期落成的一半單位,約35 000個,提早一年完成」,這個目標我還未放棄。因此,我在《施政報告》第63段和73段都有有關的措施,支持我這個政綱內的主張。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涂謹申議員。

涂謹申議員:主席。一般來說,如果是大方向、大原則,就沒理由特首不是做了個決定,然後細節才找五個委員會來諮詢和跟進。不如特首,你說100億來換80 000部車,細節你可找委員會跟進。但我想問特首,你連大方向的事情都全部交給委員會,然後出來之後又做不做諮詢呢?如果你做得來,那全不都是一六、一七、一八才施行呢?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議員問了問題,請行政長官回答。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在《施政報告》內,我除了落實我政綱內的主張外,就公屋的供應問題,我還提出另一個指標,這亦是一個比較高、比較重要的指標。在第二個五年期間,我們將建屋目標,公屋部分,我們定於至少100 000個單位,這個亦都是至少100 000個單位,這個亦是個比較大的數。至於未來的五年,即第一個五年時期,我們的75 000個建屋量,只不過是我們現在我們已有項目的產量的總和,不包括我於政綱內第73段所說的10個措施內,可以增加的未來五年的公屋落成量。這包括提高地積比例,包括將政府用地改為住宅用地,包括我們將沒植被的一些荒廢土地,將它改劃為住屋包括公屋用地。因此,我們有信心在未來五年的時間內,公屋的總落成量不只是我們現時項目已有的75 000個總量。我在《施政報告》內還提出第二個五年時期,至少100 000個公屋的落成量,這個不是說將「波」交給下屆政府,因為要在二零一七、一八、一九落成和後來的兩年落成100 000個單位,一定要我們這屆政府開始做事,找到地盤,而開工的時候可能是兩、三年後的事情,所以並不是將「波」交給下屆政府。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李慧k議員。

李慧k議員:主席,行政長官,我非常之認同行政長官(《施政報告》)經濟部分的內容:政府要適度有為,將產業「做多做闊」。行政長官一直強調與內地的合作,亦多次提到「內交」工作的重要。《施政報告》內提出多項加強與內地聯繫,和加設駐內地辦事處的數目、增強內地辦事處的職能,亦提出政府對政府這些實質工作去幫助中小企拓展內地市場,得到業界的支持,但除了行政長官要明白「內交」的重要之外,其實我們全體立法會議員都需要了解國家進一步的發展,了解國家最新的各項發展。行政長官,你會否組織全體立法會議員往內地城市考察,了解內地發展的情況?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我的主觀願望很想能夠與立法會議員到內地參觀,參觀內地近年高速的經濟和社會發展之後的種種新面貌,只要條件合適、時間合適,我非常願意和大家一齊到內地參觀同行。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李慧k議員。

李慧k議員:主席,我相信立法會議員都需要多了解內地的發展,因為好多時候問題出自缺乏溝通、缺乏理解。其中一個條件要讓全體立法會議員去到內地考察,就是要讓我們立法會議員都要有回鄉證,行政長官會否協助立法會議員取得回鄉證呢?尤其是一些已經沒有回鄉證的同事。

行政長官:主席,主觀上我願意盡我自己最大的努力,但是客觀條件是要多方共同創造的。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毛孟靜議員。

毛孟靜議員:多謝主席。新聞言論表達自由是一個文明社會的基石。行政長官,我昨日聽你兩小時的發言,等到最後,終於等到七個字,就是「並尊重新聞自由」。給人的感覺,你在這方面,你在長遠的願景是完全不在乎的。你沒有提到,究竟會不會就資訊自由法、檔案法來立法。而在實際操作的層面,現時《公司條例》下,就是所謂不准查冊的爭論,你完全當作若無其事,這令我非常震驚。但是,主席,我實實在在的問題就是說新聞言論表達自由,最直接、關乎民生福祉的就是免費電視牌照這事情。我想問問行政長官,你是否同意現時無貝M亞視之間,實實在在已經出現了「一台獨大」的情況,而亦有有形有實的壟斷。你是否同意有新的免費電視台給香港人選擇,是香港人應得的權利呢?多謝。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主席,我維護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和資訊自由。至於剛才毛孟靜議員說的那個申請,現時進入了司法程序。毛孟靜議員知道有官司進行中,所以我不應該就這件事公開發表意見。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毛孟靜議員。

毛孟靜議員:他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他同不同意香港人有更多的選擇,可以看免費的、入屋的電視。這個這麼大的原則是香港人應得的,你是否同意呢?

行政長官:在這個階段,我不適合就這件事公開表態。

(待續)



2013年1月17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8時14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