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財政司司長北京會見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是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今日(十月三十一日)在北京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財政司司長:大家好。我每一年都在這個時間與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和金管局總裁來到北京,禮節性訪問有關對口部委。陳德霖總裁因為今日有事,在上一個會議完結後已經走了。

  我今次訪問北京亦不例外,先後與港澳辦、商務部、財政部、人民銀行、銀監、證監、保監、國資委等官員見面。

  去年,李克強副總理和今年胡錦濤主席訪港期間,亦提出了多項促進兩地金融合作的措施。我們討論這些措施的落實情況,以及未來工作的方向。我亦想藉這個機會感謝各個單位在過去一年的努力,雙方部門亦會繼續積極跟進這些措施。

  大家都同意兩地金融合作對香港發展成為離岸人民幣業務中心、鞏固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是有很大幫助,亦給香港可以為國家經濟改革和發展作出更大的貢獻。

  我亦去過天津考察,與天津市副市長和其他官員亦有會面的機會。我亦參觀過他們的城市規劃館,他們亦向我介紹了十二五規劃期間的發展目標。我們大家都同意,香港和天津亦有很大的合作空間,例如,天津希望把他們的服務業佔GDP的比例增加百分之四,由百分之四十六增加至百分之五十。這方面我相信對香港的服務提供者來說有一定的吸引力,我們亦可以就茬o方面對香港的企業對天津的發展作出一些貢獻。

  另外,我亦與在天津和北京工作和居住的港人見過面,大家亦有傾談,我亦進一步了解他們現時的生活狀況如何,他們亦提醒了我們在很多方面如何可以推動兩地的經濟合作和一些意見。

記者:與王光亞主任會面有否談到港獨的問題?

財政司司長:我不評論我們談話的內容,但王主任和其他我們見面那些對口,大家都對香港的情況和掌握程度都很好。

記者:有沒有談過此問題?

財政司司長:我都不評論這方面的內容,不過大家對這方面都掌握很好,尤其是對香港和內地,大家在經濟上的合作方面,是特別關注的。

記者︰可否談回在人民幣業務發展方面,有沒有特別提到一些問題出來?香港人民幣現時的情況,因為與其他國家競爭激烈的情況開始出現,有沒有談到這個問題?第二個問題是......

財政司司長︰先答一個問題。我們與很多個部委,大家都談論過關於人民幣業務這一方面的發展。這個大家都關注的,因為香港作為人民幣業務中心,對國家而言,在國際化人民幣亦有很大幫助。我們就茬o個亦與各有關部委談及如何可以進一步發展,這些我們會繼續討論。我們會繼續討論,當有些成果時,我們會宣布。

記者︰可否說應該遲些在人民幣業務上會有一個躍進,甚至會加碼、額數提高?

財政司司長︰在未來,差不多可以肯定的,一定會有進一步的發展,但現在我們不斷講的是討論過程怎樣,但到有成果時我們會有宣布。

記者:剛才談到天津GDP方面的增長,其實那堳雃h上市公司也很想去香港上市,或者甚至自由行方面、資金方面。有沒有談到具體如何去幫助他們增加GDP?百分之四不是少。

財政司司長:其實你說的百分比,即是想由現在其他佔GDP的比例,變了做一個服務行業方面,當然香港在這方面可以有貢獻,因為我們百分之九十三都是在服務行業的,他亦希望我們就茬o方面可以幫助得到他們,我相信香港的服務業提供者亦對此相當鼓舞。我們回去亦會與有關行業看看,就茬o方面如何在天津有一個機遇。

記者:現時香港報紙指林奮強在公布SSD(額外印花稅)前,早點賣了自己的樓,可能有內幕消息的關係,有這樣的懷疑。其實想了解一下,政府究竟在SSD上醞釀了多久?以及林奮強有沒有參與過?或者你們有沒有將資料交給行政會議?可能林奮強在公布前知悉,以及想再問......

財政司司長:或者讓我先答這個問題。絕對不會的,因為我們就茼n像稅務這類如此商業敏感的資料,是不會事先與行會的非官守議員作事先討論,這些大家無需要擔心。

記者:但整個醞釀期有多久?

財政司司長:這個我不會與你討論。

記者:即是他沒有參加行會,絕對不會知道資料?

財政司司長:我剛才說得很清楚,與稅務有關的敏感資料,我們絕對不會與行會成員事先作出討論。

記者:他會否從其他渠道得知這消息?

財政司司長:沒有,應該不會的。

記者:或者從其他可能是一些官守的......

財政司司長:絕對不會。

記者:你覺得他這個行為有沒有問題呢?

財政司司長:他的甚麼行為呢?

記者:即他在事前賣樓的事,你覺得有沒有問題?

財政司司長:這是他自己個人的事情,他亦不是基於任何我們提供的資料去做這個行為。

記者:想問問今日與王主任見面的氣氛如何?

財政司司長:一般來說都非常之好。

記者:其實他知不知道現時香港的民怨都很大呢?

財政司司長:他是很掌握香港的事情。

記者:他如何評論現時香港目前的情況?

財政司司長:我不會與你談論關於我們大家討論的內容。

記者:我想問問剛剛公布財政司司長有一位新的政治助理,是傳媒人出身的羅永聰,其實你為何會揀選他呢?

財政司司長:我想你們大家都會同意,傳媒人差不多是最摸得到社會脈搏的人。

記者:你之前有沒有接觸過羅永聰?你希望透過他如何去掌握脈搏或是如何與傳媒的關係好一點呢?

財政司司長:我與阿聰當然是很熟,否則的話,我也不會叫他來幫手。

記者:即是你覺得透過他如何可以做好一點,可能現時對政府的一些政策宣傳或是與傳媒的關係搞得好一點呢?

財政司司長:我以前的PA(政治助理)都是傳媒人。

記者:另外,外界覺得你今次上來見王光亞可能是一個Plan B的面試,你對這件事有甚麼看法?

財政司司長:甚麼是Plan B?

記者:即是你可能是梁振英之後的後備。

財政司司長:絕對沒有這樣的事。

記者:即是你今次並不是抱胺nterview的心態上來?

財政司司長:我們今次是一年一度來這娷孛`性的訪問,與我們有關的對口大家見面。

記者:打擊熱錢方面,想問問現時熱錢的走勢如何?

財政司司長:問題其實並不是這麼大的,如果你說這與QE1來比較,現時的數目是相當低的;同時我們現時在強方方面我們要處理的問題並不大,絕對不大,同時數目方面亦不大。

記者:SSD出台後有些報道說其實除了「炒商鋪」,還有「炒車位」,指將軍澳有樓盤車位要差不多一百二十萬一個,會否在未來可能再採取措施在這些商鋪和車位或其他的固定資產上?有沒有一個措施去打擊炒賣?

財政司司長:非住宅的其實佔我們總樓市很小部分,這對整體的宏觀經濟影響是很小的,同時處理這一方面的人,其實這些是比較貴一點,同時是比較有經驗的投資者在這方面作出投資的,我們是留意到這方面的事情,我們亦會繼續監察這方面事情的發展,如果需要的話我們亦不排除在這方面要推出一些措施的可能性。

記者:最主要的力度是否都是放在樓市?

財政司司長:我們最注重的是與民生有關的樓市是在住宅方面,在這方面我覺得這對市民的日常居住方面是重要的,這方面是特別留意的。

記者:......有關稅務方面的安排,但覺得這件事......

財政司司長:是沒有影響的,因為我們在這方面的整個操守是相當清楚的,大家都知道,我剛才也說過,或者我再重複一次,就是對市場敏感,與稅務有關的事情,我們是絕對不會事先與任何非官守議員作出任何的討論。

記者:我想問陳德霖趕茖型O否要回去處理有關事情或是相關的......

財政司司長:他有自己的事情他今晚要處理。

記者:是突然間的?

財政司司長:這是他個人的事,我不想討論。

記者:並不是關於這個稅務?

財政司司長:稅務不是他(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陳德霖)負責的。稅務是他(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負責的。多謝。



2012年10月31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0時29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