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及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主席與傳媒談話全文
******************************

  以下是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及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主席胡紅玉今日(十月八日)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委員會主席:多謝大家今日參加這個新聞簡布會,今早亦見過大家說了少少的撮要,在此我要衷心感謝特首和政務司司長在這件事上給我們很大的空間、信任及自由度。特首亦在一些很關鍵的時刻,提出一些很果斷的引導及作出一些很果斷的決定。這些包括九月八日政策上的大更改,以及後期差不多到我們今天會議的時間,作出一些討論及引導。

  下午我們就今早委員會的討論,我向特首、政務司司長和教育局局長作出匯報,向他們提出今早委員會的所有建議,為他們一一作出躑z。特首和政府當局亦都全面性接受了那些建議,委員會本身今日討論了什麼及作出什麼決定呢?大家都認為德育、國民教育和公民教育是教育的重要環節,亦都覺得學生繼續學習亦是理所當然的事。在九月八日政策作出重大修訂之後,提交了一個自決的能力給學校,不再強制規定德育及國民教育獨立成科,亦不設定開科的時間表,這種伸縮能力及自由度符合教育專業的自決原則,委員會支持這個政策上的修訂。

  委員會注意到社會上仍然有意見認為政府一定要撤回整個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以及將現時的課程指引撤回或擱置,委員會就以上這幾個問題,在九月二十七日及今早一一討論,亦提出自己的建議。在辦學團體和學校專業自決的原則下,委員會認為政府既不規定學校是否一定要開設,或如何開展或推行該科,亦不應和不必禁止或干預學校自決開科。在這情況下,一方面容許學校開班,另一方面亦都不能禁止的情況下,委員會贊成不應該撤銷這個科目,換言之是不贊成撤科。

  撤科的意義其實很簡單,我們為何不贊成撤科,意思是指既然政策容許而同時不禁止,所以我們不能因此而撤科,希望大家了解,意思是容許同時亦不能夠禁止。容許的範圍是隨便學校用什麼形式去處理,什麼時候開科,亦都容許學校用不同的名稱開科,例如很多學校喜歡,亦較接受用公民教育,這是隨學校自己可以決定。

  原先在今年四月發出的課程指引,部分引起爭議,這些爭議的內容在九月八日修訂政策的時候已抽起,亦讓辦學團體和學校在享有專業自決的原則下,這一科亦不需要獨立成科,而開設時間表等各方面亦是學校自決。換言之,在這情況下,科目的指引本身失去了官方課程的導引能力。所以為了避免更大的爭拗,委員會正式向政府建議擱置該課程指引。大家亦聽到,剛才特首亦接受了,政府不應該要求學校使用該指引,教育局也不應該以指引作為視學的依據。這幾點希望大家很清晰、很清楚了解。

  在擱置指引的問題上,我想解釋清楚,今日開會的委員中有兩位棄權,其他委員接受和贊成擱置的議決,委員會建議教育局公開聲明以上的指引已經擱置。既然指引已經擱置的話,委員會亦不覺得需要作進一步檢討或修訂的建議。如果學校自己可以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我亦希望政府和社會人士可以尊重他們的決定,即容許亦不禁止。如果有學校想開展這個課程的話,我希望大家可以給他們空間,尊重他們的決定,提供一定信任的環境。學校自己亦可採納適合他們的任何指引及相關的教材,政府不會規定,也不再為這科提供任何規定性或官方的課程指引。

  最後,我想再提一提我們希望將這件事的爭拗平息,大家可以增加社會上的互信,亦可讓民間和政府加深各方面的交流,日後可以繼續尋求共識,在教育方面大家可以一起共步,繼續為自己的學子提供一定的機會。

  在此,我最後想多謝教育局給我們的支持,亦多謝各委員,因為我了解每個委員不止需要很多時間,而且要承受很多壓力處理這件事。大家可以最後達到這個結果,我希望在這一件事上可以畫上一個句號。委員會本身日後亦會有一些形式化的問題處理完後,應該盡快解散,多謝大家。

教育局局長:有關的詳情我不在此重覆,不過有兩點我真的很想在此說。首先我衷心的代表教育局誠心多謝委員會主席胡紅玉女士及所有的成員,在短短大約一個月內,他們前後開了六次會議,每一次的會議都是很多小時,很多的工作,很多的投入,而導致今日能夠作出一個整體的決定,這對整個事件而言是一個很重要的步驟。第二,正如剛才行政長官所說,政府全面接納委員會的各項建議,所以在此我特別想就執行這方面有幾點和大家分享。

  第一,在落實接納各個建議的過程中,正式擱置「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不再要求學校使用該指引,教育局亦不會以該指引作為視學的依據。這一方面我們會盡快落實執行。第二部分,教育局亦不會就指引作出進一步的檢討和修訂,這亦都很清晰。第三部分,教育局不會再就「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提供任何規定性或官方的課程指引。我們希望落實委員會的建議後,大家可以建基於這個共識,讓教育的社區專業地自導、自主地推行,亦希望辦學團體及學校可以集中精神,為學生提供全面的教育。在此有一點很重要,在教育和社會人士方面,我們剛才也提及到,我們很尊重辦學團體和學校專業自主的原則。

記者:擱置是否無限期擱置?為何到最後都是用「擱置」而不用「撤回」?撤回會否某程度上是對反國教那邊是「跪低」的措施,其實他們已經說過撤回並不代表不准教,學校可自決教授,為何最後都是避開不用撤回這字眼?

委員會主席:剛才你問及何為「擱置」,我想重申提及,因為原本的指引本身已經失去了官方課程的導引功能,而同時間,政府日後不會作出任何規定,亦不會作出任何規定性、官方性的課程指引,這個是十分清晰的。擱置的意思是日後不會有這種課程指引存在。用擱置是因為以前有,現在沒有,所以我們擱置它。同時間,如果我們用「撤回」這名詞,有一種含義我自己認為比較難處理,就是撤回一般需要作出一個評估,看看內容有什麼地方應該保留,有什麼地方不應該保留,而我們已經決定了不做檢討或修訂的話,我們沒有可能作出任何評估,所以擱置是一個很適合的名詞。當然,用「擱置」二字亦有它的來源,因為在九月七日、九月八日,我曾與一些朋友討論,亦有建議我們用「擱置」二字,所以我希望大家可以接受,擱置的意義是等於現時已經沒有官方指引,日後亦不會有官方指引,這點是非常清楚的。我亦跟大家再解釋一下,我記憶九月八日特首宣布政策修訂時清楚說明,在他任期內他不會修改他的政策,希望大家可以放心。我們純粹為了令大家安心,所以提出擱置指引的建議。我很歡迎、亦很開心聽到今日政府願意接受。

記者:現時擱置指引,是否這科不會有視學,因為即使有視學亦無法參考?另外,擱置指引後,是否以後永遠都不會存在新的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

委員會主席:這點我剛才亦回答得很清楚,我們的理解是沒有官方指引,日後亦不會作官方指引的規定,這是十分清楚的。其次,我提及九月八日特首曾經提出在他任期內不會改變這個政策的原因,我相信大家都了解,每一個特首只可以在他任期內給大家作出這個承諾。剛才你好像有另一個問題。

記者:關於視學的部分想問局長,如果沒有指引,這科是否不會有視學?如有學校用擱置了的指引作參考,教育局會否勸諭他們不要這樣做?甚至明確規定他們不要這樣做?

教育局局長:剛才已經提及,因為擱置的關係,已經沒有官方或規範式的指引存在,所以學校如推行活動時,我們已明確說清楚,教育局不會以這個作為依歸作視學的原則及標準,所以大家不需要再擔心這方面。

記者:是否會把一切從教育局網頁落架?網頁是否不會再用?

教育局局長:大家都知道其實這指引已經流傳了一段相當的時間,所以在數碼世界中,我們認為可以做的,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是在文件上清晰說明它已經是擱置了的非官方文件,這個我們一定會做。

記者:是否以後都不會要求學校推行這科?如果有學校仍想採用指引的話,教育局不會不容許?或者如何告知學校如何對待指引?

教育局局長:或者我先回答第二部分,因為這似乎更重要一點。既然沒有了指引,剛才主席都有提到,委員會堨蝪Q論得很清晰,講明學校可以就自己辦學團體和學校自己的校情和其他的部分,作專業的決定,他們會否繼續舉辦或以什麼形式舉辦,是他自己的主意,他作任何的參考資料,或任何自己創造或發展的指引,自己可以有主導的作用,政府已經沒有任何官方或規範的文件。

記者:……第一個問題還未回答……第一個工作,連指引都要擱置,你會否認為現在的課程是一種失敗?

教育局局長:我會覺得這樣一個重要的課程,雖然有許多年不斷經驗的累積,但今年在推行的時候有許多未能估計的因素,所以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和負責任的教育局,我們真的要很細心去聆聽。大家如回看四月中開始宣布指引,及至五月中有其他執行指引提到,直到七月開始有問題產生,特別是,不幸地,有一份手冊引起很大的恐慌。如果大家計一計,在兩個多月堶情A整個由研究、由委員會成立,由七月二十九日,剛好一個月左右,由七月一日開始,至九月八日一個主要的修訂,然後委員會很積極地就茩蚼q的三個主要項目堶情A逐一逐一跟進,希望用負責任的態度回應有關的社會上不同的意見,我覺得這點是很重要的一部分,這亦是施政者應盡量聽取民意,各方面的意見,然後有所回應。

記者:現在那五十三萬怎樣處置?學校可以怎樣用?

教育局局長:其實在上一次委員會,主席清楚表示那五十三萬有多個作用,其中一個作用是為整個課程的當中包含德育、國民教育甚至公民教育或其他有關的課程,對於部分已開展有關活動的學校來說,為使他們可以繼續開展,所以我們寬鬆地將範圍擴大但仍然符合原本的財政依歸,讓學校根據他們的需要自主地運用,學校運用這筆款項時要遵守兩項原則:(1)學校作為辦學團體在使用公帑時,要遵守財務要求和監管;(2)教育局在使用社會資源時要遵守審計和會計方面的要求,學校要特別留意這兩方面的要求。

記者:是否無限期擱置,無限期三個字能否加入當中?

教育局局長:剛才主席已經說得很清楚,我們只能說於任期內不會再推行這方面的課程指引。

記者:這時間宣布擱置,是否怕星期三再有團體包圍政總?

委員會主席:我其實可以跟大家解釋一下,委員會本身的運作由頭至尾都是希望能夠盡快解決這件事,如果問題拖下去,大家的爭議繼續下去的話,亦不是一個健康的做法。我很歡迎亦很開心聽到各方面的意見,亦知道大眾對這件事有很多意見,我認為意見交流是一件好事。我希望就茬o件事提交今日的報告及建議後,希望大家以現階段作為一個起點,而不是一個終點。教育問題及日後的改革均是很重要的問題,家長、學生及老師都希望參與這些改革及教育活動,我個人希望大家以此作起點,日後繼續將這個交流平台加深,家長及校方可以繼續討論,我認為繼續討論完全是一件好事。我們需要盡快處理問題,而這是一個最快能夠達到目標的方法。因為無須再檢討及修訂,我們的工作因而減少很多,因此今天可以有機會向大家作出匯報。如果大家記得,由特首於九月八日作出政策修訂時,我們已經看到很多事需要因應政策修訂而作出取決,包括沒有官方指引。

記者:這個政策決定可否算是「舉手投降」?

委員會主席:我只簡單說一句,對我們來說,我們希望日後有一個好的環境,讓大家可以繼續討論這些問題,我認為我們不應迴避這些重要的問題,我認為我們可以繼續討論是一件好事。我希望日後這些討論可以繼續,對我來說,亦沒有投降不投降的問題存在,因為社會上有這些意見及爭議,我們必須要處理,委員會的觀點是希望爭拗可以平息,以繼續進行重要的教育工作。

教育局局長:作為一個專業及負責任的政府,我們不是看誰勝誰負,我們是看政策的推行是否能夠達到目標及推行的過程是否順暢,特別是主要的持分者是否能夠充分理解及接受(有關政策),這次於政策的最後推行期,我們聽到很多不同的意見,我們利用特別的方法,透過委員會主動搜集更多不同的意見,而搜集各方面的意見後,我們認為這是最佳的方法。德育、國民及公民教育是一個很重要、學生理所當然需要學習的一個課程,大家對此是沒有異議,但在過程中,大家就課程指引有很多不同的意見,搜集各方面的意見後,委員會經過很辛苦的討論後,作出最後的決定及建議,這是我們的看法,所以並不存在誰勝誰負的問題。

記者:教育局之後會做什麼?會否將國民教育組的名稱改回為公民教育組?另外,其他配套,例如資料庫會否取消?另外想問胡主席,特首曾說過,委員會需要審視政府提供的建議教材,現時是否仍進行這些工作?委員會仍需要召開多少次會議才會解散?

委員會主席:我先回答你的問題,因為我的答覆會是很簡短。我們不需要繼續進行檢討或修訂,亦不需要就教材指引作特別的建議,既然已經擱置指引,亦提供自我決定的空間予學校,我們基本上是邀請學校自行決定採用何種教材。

教育局局長:我回答你第一部分的問題,剛才你問及教育局會如何去處理及跟進,我剛才已經提到,既然沒有了官方規定性及強制性的指引,大前提是會交由辦學團體及學校自主決定,將整個自決權交回學校。第二,剛才你提及有關資料庫的問題,藉此機會,我希望就資料庫的問題作出澄清,我們的政策是每年資助約四萬名學生到內地參加學習團,我們唯一有興趣及需要知道的是,大致上每年有多少名學生參與有關活動及參與哪一部分的活動,以跟進這些錢是如何使用及用於何人身上。有些人很擔心資料庫中有很多(學生)名稱,如果學校提交予教育局,教育局便可以得到很多資料,並可進行各項審查,當中有很多擔心與猜忌。為避免這個問題,我與同事已經確認了,在軟件上我們已把這部分刪除了,教育局以往沒有,將來亦不會取走任何學生的個人資料,希望各位將此消息廣為發布,讓各位不用再擔心有關資料庫的問題。

記者:課程發展處的國民教育組會否改名為公民教育組?

教育局局長:這是涉及制度上的問題,你需要給予時間我們去研究這方面的問題。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2年10月8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22時16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