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務司司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附短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今日(九月三日)晚上聯同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和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主席胡紅玉在添馬政府總部西翼大堂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政務司司長:各位傳媒朋友,多謝大家在這堙A因為都很夜了。

  自從上星期四,有一些學生和關注團體就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推展,來到政府總部表達他們的訴求,我們都很安慰,這四、五天的行動大致上都是有秩序的,而政府當局亦是以最寬鬆、最包容、最能夠配合他們表達訴求的活動的方法來處理。所以並不存在我們在這四、五天有任何一刻想過請警方入場來清場,是沒有的。

  當然,這已經對我們日常辦公室的工作造成了一些不便,但香港是一個表達自由的地方,特別是在這事件上,因為涉及的是一些年青學生,行政長官亦要求我們以最寬鬆、最包容的方法來處理,行政長官亦率先主動出去問候學生。

  過去的兩、三天,儘管我與行政長官都已經就茯F府在推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做了一些解說的工作,但我們從參加者或是一些(在)傳媒發表言論的朋友中,都聽到可能對於這個課題未完全掌握,所以首先讓我作幾點的澄清。

  第一,就是推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唯一的宗旨,就是令到我們可培養我們的學生有正面的價值觀,能夠做到明辨是非的能力,亦在幾方面:包括他們個人自身、家庭、社會、國家,甚至世界觀方面都有一定的掌握,最重要是它並非要學生透過這個科目去認識幾多的知識。

  亦是這個原因,這個科目獨立成科,而不是把它納入其他科目,正正就是我們不會用一般科目的評核或考試,或是打分的方法,來測試究竟某個學生在這個科目中掌握了幾多知識。因為整個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所說的是一種德行的培養,一種價值觀的培養,所以吳局長已經說過很多次,這是一個不打分的科目學習。

  所以我們覺得在培養正面的價值觀方面,應該更加茩垮郅P學的方法該如何做。我們與所有關心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人士一樣──政府是反對洗腦式的教育,特別是對於正面價值觀與培養明辨是非的能力,更加不應該在教與學出現任何洗腦式的方法。所以整個學科的推展,重點是放在學校為本。我們很尊重辦學團體和學校推展這科的自主權,所以他們有完全的自主能力去編製教材,或者決定教與學的方法,甚至在課堂上用何種辯論方法,亦是由學校自主決定。

  在開展期內,哪間學校準備就緒,他們就可循序漸進地按他們的步伐推展這科目。我們亦很重視在推展科目的時候,亦需要考慮和符合每一個辦學團體自己的辦學宗旨、精神和方針。所以我們聽到有一些宗教的辦學團體,或者會將他們往時在宗教方面教授的課程,亦歸併在這兒一同考慮和設計。對於這個教育當局完全沒有異議。

  來到這個階段,我覺得社會的討論不應該簡單化地成為究竟政府是撤回或不撤回這科目。現在的討論應該集中和聚焦在我剛才所說,如何在教與學方面令到這個學科能夠達致培養正面價值觀和學生德行的宗旨,我們亦都是要防止任何洗腦式的情況(即使是有少少洗腦成份的情況)的出現。我們聽到社會上對於這方面的工作有關注,是不是真的可以做到防止洗腦式?是不是真正可以做到不是由政府當局主導教與學?

  所以我們必須要澄清,到今日為止,吳局長的教育局並沒有出版過任何關於這個科目的教材。實際上,即使籌備中會出版的也只是一套參考教材。我剛才強調,學校是有完全自主自決的能力,如果不喜歡使用教育局的參考教材,我們完全歡迎學校自行編製教材,亦都為此,教育局會給予支援、亦會提供資助給學校推展這方面的工作。但無論如何,特區政府都會回應社會上的關注。所以在一個月前,我們亦都決定成立一個推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委員會。委員會是有廣泛的參與,方方面面的持分者都歡迎加入這個委員會。

  我們亦非常高興得到胡紅玉女士擔任這個委員會的主席。就茬o幾日所發生的事,Anna(胡紅玉)非常之關心,所以今日她都特地來到政府總部,主動和我與吳局長去探討究竟我們還可以做些甚麼,去釋除家長和學生的疑慮,來給予學校更加大的信心按茈L們的辦學宗旨來推行這科目。所以胡(紅玉)主席向我提出了,她早前亦公開說了,這個委員會應該能夠探討的範圍是廣泛的。換句話說,沒有甚麼課題委員會是不可以和委員會成員和其他持分者去研究。研究之後,隨蚆`結了的經驗,亦都向政府提出獨立和中肯的意見。

  在這埵V大家表明,政府是會非常重視胡紅玉女士擔任主席的這個委員會所給予我們的意見,而基於委員會的意見,我們一定會研究及作出適合的回應。所以我在這埵A次呼籲關注組的家長、學民思潮的同學,以至教協,我們歡迎他們真的認真考慮,或者再次考慮加入這個委員會,將他們在這幾天表達了的意見、表達了的關注,直接向胡紅玉女士反映。在委員會醞釀討論後,主席就會向政府提出這個方方面面都可以談及的意見。多謝大家。

記者:上屆政府,如果政策不好,也可以從善如流將之取消,為何這次明顯很多人反對也不肯從善如流把它取消?

政務司司長:在這件事上,好像我就茖銗L政府的施政,我也有這樣的說法:我們必須有擇善固執的堅定,但亦要有從善如流的勇氣。擇善固執在哪堣洉M出來呢?就是我剛才說過,其實教育我們的下一代有正面的價值觀,增加他們對於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個人、一個社會堛漱@份子、一個國民和一個世界公民,這些應該是一些無可爭議的基本價值觀,因此重點在於教與學的方式和教材的編製。至於從善如流那部分,其實很早以前已知道,在這個科目上,我們要更加尊重辦學團體的自主權,因為辦學團體往時也有教德育,也有教公民教育,辦學團體也有自己的辦學方針,所以我們讓辦學團體有絕對的自主權與絕對的信任,他們會編好這些教材來教學生。但為了展示──這也反映特區政府重視我們聽到的聲音──為了展示這個工作是在更加多人參與之下、很高透明度之下進行,我們亦成立了這個有多方面持分者出席的委員會,亦邀請了胡紅玉女士擔任委員會的主席。我深信在胡紅玉主席的領導下,委員會的工作會深入、全面,亦都是以最開放、最高透明度的形式進行。

記者:你昨日說過如果家長需要的話,直接與你對話這道大門是打開的……

政務司司長:門是繼續打開,但我們都要有對話的空間,等於我往時做的工作一樣,這個對話和溝通希望並不是一個簡單化說成一定要撤回,那我就和你溝通;如果你已經不撤回這個課程,等於吳局長都親自經歷過一次,入了會議室都說你原來不撤回,是沒有誠意,於是就走出會議室。這種溝通並不是一種正面或是有建設性的溝通。

記者:……甚麼都可談,但為甚麼這個不可以「轉恁v呢?是不是政治任務呢?

教育局局長:或者我在此補充一下,在溝通中我們知道大家關心的地方真的很多,所以在委員會內我們特別強調,亦再強調一次,如果大家在洗腦的部分、在指引內各項內容,如覺得有問題的話,不要客氣,大家真的要指出來,委員會很樂意與大家一起去探討這部分。所以,關心的地方提出來,那一方面都可以講,委員會主席亦講得很清楚,任何事都可以在委員會內做,我們希望盡快開第一次會議時,將大家提出的各方面問題都可以討論,名稱也好、開展期也好、其他方面都好,我們都可以討論。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2年9月3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23時0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