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視察芝麻灣後會見傳媒談話全文(附圖/短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今日(八月八日)視察芝麻灣後在觀塘公眾碼頭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政務司司長:各位傳媒朋友,剛才我和高永文局長及漁農自然護理署署長和同事,亦得到黃容根議員,去了一個位處在芝麻灣的魚排看看。事實上,在今次膠粒事件,由於水流的問題,我們知道主要受影響的魚排在香港的西南面水域。這佔香港二十六個養魚區中的五個。這五個堶情A我們掌握的資料顯示我們剛才去視察的芝麻灣找到比較多這些膠粒。

  剛才拍攝了一些短片和照片,看到養魚戶在過去幾日都撈到這些膠粒,有些是整袋未打散就撈上來。但這兩日,我們知道情況都改善了,現時所說的是早幾日的情況。

  在這塈琱]一併向大家交代一下,自從我們在星期一公布了亦做了一些跟進工作後到現時的情況如何。主要是三個方面:第一,就是清理;第二,就是對於漁業的影響;第三,就是追究責任方面。

  在清理的工作,大家都看得到的,這兩日我們都動員了其他部門和一些民安隊的朋友,協助食環署和海事處加強視察,一知道有這些大量膠粒漂浮在海上,或是沖了上岸,就安排有關人員去清理。每日亦向各位公布在當日我們清理膠粒的數量有多少。

  正如我在星期一所說:我們很歡迎環保團體來協助這項工作。我知道環保團體透過與海洋公園的聯繫,他們亦有一些分工,譬如哪些環保團體集中做哪一區的沙灘。我們今早亦聯絡了其中一些環保團體,看看他們有甚麼需要我們協助,或者他們安排去哪些沙灘清理,我們亦很樂意加強在該處調配義工或民安隊的朋友一齊幫手。總的來說,希望集合大家的力量,政府和民間的力量,來盡快清理現在散布在海面和岸上的膠粒。

  第二方面,在追究責任方面,律政司已經與海事處開會,亦需要搜集更加多的資料和證據來採取需要的行動。我在這堨i以強調,我們一定會追究到底,看看在法律上有甚麼責任,我們一定會透過由律政司的介入來採取適當的行動。但今日可以公布的細節不多,因為仍在與海事處研究,究竟當日整個過程,他們能夠掌握貨櫃掉下海的地方具體在哪堙A以及貨主、承運公司方面的情況是怎樣。

  剛才的視察主要是針對對於養魚業的影響。首先在這婸﹛A那些魚如果吞下膠粒,對於食物安全是沒有影響的。我們有專家,不單止漁農自然護理署的專家,以及其他政府以外的專家,都強調這一點,對於食物安全是無影響。儘管如此,食安中心仍加強抽查,到目前為止,所有抽查的魚樣本均沒有發現對食物安全有影響。

  至於對養魚業來說,我們今日視察都看到,芝麻灣受影響比較大,亦撈了很多這些膠粒上來。即是說,如果在養魚區的水面多了這些膠粒,會否影響到這些在被養、養大的魚呢?漁戶亦馬上宰了一條活魚給我們看。我們看到,在腸臟那兒有些膠粒。儘管對食物安全沒有影響,儘管這些魚仍可安全食用,但會否在牠們的生長過程,譬如有人說一些魚的胃口差了,未必能夠養到好像以前這麼大去出售。這些我們會密切與養魚戶的排主,在未來幾個月緊密聯絡,知道他們的情況和如何受影響,因為基本上也要有一個客觀準則,才知道養魚業受今次膠粒事故影響有多大。

  但這個大家可以放心。第一,影響範圍是局部的,到今日為止主要在西南面,即使是西南面的(魚排)主要都是以芝麻灣為主。第二,漁護署一向與這些魚排有緊密聯絡,也掌握了他們的養魚數據、生產量如何。我可以在這婸﹛A在未來的監察,和從魚排排主的聯絡堶情A我們看到個別魚排的排主在這事上,很直接受散布在海面的膠粒、直接影響他們的產量,政府會以一貫的體恤方法去協助這些魚排的排主。黃議員多年來,每一次香港有這些事,無論是政府做的海事工程,或者其他個別事件影響到養魚業,黃議員也可以跟大家說,政府一般會以體恤的態度,盡量希望協助養魚業,讓他們恢復固有生態,情況就是如此。

記者:司長,想問問妳剛才說一定會追究到底,其實會循甚麼方向,是向中石化、運輸公司,還是那間船公司?妳說「體恤」的意思,是否是用錢來作補貼?

政務司司長:前者正正是我剛才所說,全部你提出問題都要經過律政司和海事處去搜集證據和了解過程,但你可以放心,律政司,包括律政司司長本人,已經知道這件事,亦會跟進這件事。

  體恤的安排,最終的目的就是當發覺那些魚排,好像今次事故是直接受到這些膠粒的散布影響了它的出產。因為我們漁農自然護理署的朋友,同時掌握每一個魚排在一段時間的生產量如何。如果在未來幾個月內,我們看得到有清楚客觀的數據,這些養魚業的朋友受到這個影響,我們會作出體恤的安排。

  你都估計得到,體恤安排一定是恢復他們可以生產的能力,在這一方面如果動用到需要的資源,我們會認真地考慮。

記者:會是怎樣做?

政務司司長:要看監察的情況。

記者:現在物色回收商的進度如何?因為有些回收商都說過,其實約兩個星期回收的價值便會下跌,打完風到現在已經差不多夠那個期,政府再這樣拖下去,會不會物色回收商其實是擺一個姿態多於有實際作用?

政務司司長:不是的。昨日高永文局長也說了,現在我們亦很積極聯絡回收商,看看應該怎樣可以處理得到。但另一樣東西大家要留意,到今日為止,究竟清理回來的膠粒的物主──誰擁有它──都是一個我們要研究的課題。所以現在無論是環保署或是律政司那方面,我們都會研究。但目前我們是不會將清理回來的膠粒放到堆填區,一定是找一個地方把它放好,然後再考慮應該用哪種最環保的方法來處理它們。

記者:......現在追究,其實是否未能確定到是中石化.....

政務司司長:現在未確定到,要研究,不過當然中石化曾出來講了一些說話,亦都有支持我們的清理工作。就好像我們最新已經收到知會,中石化在昨天已經出動了一些吸塵機、發電機,而他們今日通知我們,他們樂意加強這一方面的裝備來配合我們接茠熔M理工作。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2年8月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8時03分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