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和教育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附短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及教育局局長吳克儉今日(七月二十九日)下午在教育局九龍塘教育服務中心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政務司司長:各位傳媒朋友,今日我連同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先生在此作一個簡單的回應。

  首先,香港是一個很多元以及很重視包容的社會,發表意見及表達訴求,是香港市民的自由,亦是他們的權利,亦是我們的核心價值,所以今日下午這個遊行亦是屬於這種。我們尊重言論自由,亦都尊重香港核心價值。整個遊行都是如我早前講述,希望在一個和平及有秩序環境下進行。這個大致上,據我留意到及得到的信息,亦都是做得到的。

  我在這堨蟡i與參加遊行的人士說,政府是會聆聽他們的意見,亦都會採取一個實事求是的態度,來作出需要的跟進工作。當然我知道,今日這個遊行是有關於教育局在學校堭嬰瞍w育及國民教育這一科。早前我曾提及,其實社會上對於在學校推行這一科目是普遍認同的。那理據何在,大家都知道,有關推行國民教育在香港已醞釀很多年,早於二○一○年當時行政長官曾蔭權先生亦在《施政報告》奡ㄔX,希望透過課程發展議會,深化這些討論,然後期望把這科獨立成科,在學校堶控嬰獢C隨後,這個課程發展議會亦都在它轄下成立了一個由李焯芬教授主持的、有關德育及國民教育科這個專責委員會。專責委員會做了超過一年的工作,在去年有四個月的諮詢,亦收到一千份意見。正如李焯芬教授所講,委員會是非常重視這些意見,所以我留意到李焯芬教授所講,差不多把原本草擬的課程指引重新編寫,因為聽取這麼多的意見,亦都要包含這些意見在課程指引內,這些工作一直做到今年四月,教育局向學校發出了這個關於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指引。

  但是我們都是聽到家長有些擔心,亦有提到一些教材好像很偏頗,亦都有聽到擔心會不會進行一些所謂「洗腦式」的教育。大家可能已聽我講過很多次,局長亦講過很多次,「洗腦式」的教育是不可能在學校內發生,因為整個科目、編製的教材,以至怎樣教授,都是以學校為本,由學校當局自己制定,而大家亦應該對我們香港的教育界及香港的老師是有這份的尊重及這份的信任。老師是會教導我們的學生,按茬o個課程指引的宗旨,培養他們一個獨立思考,亦都是自主、分析、明辨是非,可以做到情理兼備的判斷。總的來說,整個課程宗旨,是希望為我們下一代,為我們的學生,做到所謂的全人發展,從他個人自身出發、關心家庭、愛護家庭、亦都關心社會、關心國家、關心全世界。這個總的來說就是這個課程指引的最大目標及宗旨,我們當然亦是樂見,我們的學生,會有正面價值觀。

  但是無論如何,既然部分家長表示仍然有這個疑慮,為了吸納不同持分者的意見,我經過跟教育局局長商量後建議,局長亦認同,教育局會成立一個有廣泛參與的委員會,就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在未來三年開展期推行內,向教育局提供意見,以釋除部分家長的疑慮。我在此強調,這個委員會是會有廣泛的參與,亦會持續就茬o個科目的推行,向教育局提供意見。

  最後,我想重申,無一間學校是被強制,一定要在今個學年開始,即九月份開始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在今年四月發給學校的指引亦已經是這樣講的,就是說明白到學校可能要一些時間來準備,亦可能需要建立專業團隊,所以小學及中學都是分別有一個三年的開展期。小學是在今年,即是二○一二/一三年學年開始,中學是到下一個學年才開始,所以如果有學校或辦學團體認為他們需要更多時間作準備、籌備,他們是無須在今年九月馬上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在這塈琣A次就這一點作一個澄清。多謝大家。

記者:(有關委員會有甚麼背景的人參與及人數)

政務司司長:我剛才已說過,我們期望這個委員會有廣泛的參與,但委員會的組成、職權範圍,以及人數方面,大家真的要給一些時間予局長再作集思廣益來研究。暫時來說,可能這個委員會的工作都應該與李焯芬教授主持的,就茬o個科目的專責委員會有一些互動。或者我相信局長方面會去徵詢李焯芬教授主持的德育及國民教育專責委員會的意見。

記者:(有關九萬人遊行是否反映「大象」及委員會是否轉移視線,但團體要求的是重新諮詢)

政務司司長:第一,我們早前都說過,無論遊行的人數多或少,政府都會聆聽意見。我剛才也說過,聽了意見都需要用一個實事求是的方法和態度來跟進。當然,我亦聽到有一些今日參與遊行人士的意見,其實他們的擔心是將來究竟如何教這個科目,教材方面會否較客觀,會否出現所謂「洗腦式」的教育。這些正是我們應該實事求是去應對的,所以希望有一個有廣泛參與的委員會在這個科目推行的整個過程可以持續反映各個持分者的意見,當然包括家長的意見。

記者:......
 
政務司司長:我剛才已說過了,我亦不是因為最近有人表示關注才說不是所有學校都強制在今年九月,其實早於今年四月份,教育局發出課程指引時,已經白紙黑字寫得很清楚,是有一個三年開展期,三年開展期的目的就是明白到可能個別學校或者辦學團體需要有一段時間來準備,籌備自己的教材,安排老師的專業團隊,所以有些辦學團體的步伐可能走得比較快一點,有些可能認為需要多一點時間,所以在今年九月份是會各自學校隨茼菑v的步伐,或是自己的準備程度來循序漸進地進行。所以並不存在今年強制所有學校要參與推行這個德育及國民教育。

記者:你認為這個指引是正常、沒有問題無須修改的,是嗎?

政務司司長:指引方面我剛才已經說過,是經過課程發展議會轄下的由李焯芬教授主持的專責委員會做了超過一年的工作,這項工作並不是委員會閉門造車的,委員會在去年做了四個月的諮詢,我記得在立法會上也有討論過。在諮詢過程已經有很多人表達了不同的意見,在這一千份的意見書中。正如李教授早前所說,他們是聆聽了這些意見,從而修訂了課程指引,甚至好像李教授所說,差不多是重新編寫一個新的課程指引,這樣才交給教育局在今年四月向學校發出。我在這堻ㄛO鼓勵,甚至呼籲各位關心這個科目的朋友,真的要去認真看看這個課程指引。

  但最終課程指引是一回事,學校依循蚑珛{指引來編製這些教材,組織專業團隊,或者安排其他的學習條件來教育這些小朋友,全部都是學校可以自主的範圍。

記者:局長你上任未夠一個月,已有人遊行叫你下台,你是否覺得你未來五年在管理教育方面會出現信心危機,是否家長不信任你?

教育局局長:香港是一個多元社會,很多人有自己不同的意見,我很尊重,亦清楚聽到大家關心及擔心的地方。剛才CS(政務司司長)已清楚說明,我們真的會成立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委員會,針對大家最關注、在推行時遇到的問題,在推行過程中,這個委員會會給予教育局很多意見,這是整個大前提。這個活動、這整個教育使命,是很廣闊的使命。我一直強調,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環節,亦有很多其他重要的環節,例如新高中、十五年免費教育,都是很重要的環節,我很希望,我聽到大家的意見,盡量就大家關心的地方、擔心的地方,多作些努力,同樣道理,在其他方面我亦會繼續推行有關的工作。

記者:開課前兩個月才成立委員會,是否課程指引不成熟?如不成熟,為何仍要在九月推出?

教育局局長:這是一個新的課程,但亦是一個舊的課程,已做了十多年,百分之八十的活動及課程,已在德育的範疇推行了。整個課程的推行,我們強調一方面特別推行德育方面,第二部分更重要的是,在推行過程中集思廣益,為何要有三年開展期呢,就是將有關的經驗不斷不斷與大家分享,然後優化整個過程,所以大家真的不要認為一定要九月一日推行,其實三年課程是讓那些準備好的先開展,然後大家不斷不斷集思廣益,將經驗累積,不斷不斷優化。剛才說到指引方面,都是與其他科目一樣,亦是一個經常優化的過程。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2年7月29日(星期日)
香港時間22時28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