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及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附圖/短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及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七月二十六日)下午到訪聖雅各福群會眾膳坊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政務司司長:我與張(建宗)局長與大家談談我們今日到此參觀的目的,稍後如果大家有甚麼提問,我也很樂意回答。

  大家都知道,行政長官在這一屆政府非常重視如何協助弱勢社群,所以重設扶貧委員會的工作已經展開。行政長官早前已為扶貧委員會成立了一個籌備小組,我與張局長亦是籌備小組成員。

  我早前也說過在成立扶貧委員會方面,我們並不急於要馬上委任主席和成員,反之希望在這段時間,爭取多些聆聽,多些探訪一些正在提供扶助弱勢社群服務的單位,了解目前有關服務的提供有甚麼地方需要改善,所以今日我與張局長來到聖雅各福群會這間食物銀行。

  大家都記得,早前有一些機構自發組織食物銀行,至二○○九年由政府透過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撥款資助,現時共有五個服務單位。但我們都知道其實真正向有需要人士提供在食物方面的援助,遠遠不單止這五個獲得撥款的機構,他們與其合作夥伴亦正在提供很多弱勢社群需要的服務,稍後張局長可以補充。

  我們今日亦透過機構安排見了一位長者,他是從二○○九年開始在這個單位領取食物的援助,我們亦向他介紹了行政長官在七月十六日建議要盡快推出的「長者生活津貼」。今日我們探訪的這位長者正正是行政長官希望透過這個新的「長者生活津貼」可以幫助到的對象。他一家是兩位長者一起居住,只是領取「生果金」,即二千一百八十元,所以老人家也有做少許兼職的工作。我們向他介紹後,往後看來他的家庭應該符合簡單的入息申報,可以領取每月二千二百元的「長者生活津貼」,換句話說,兩夫婦可以有四千四百元。

  老人家亦告訴我們,今日百物騰貴,尤其是他們比較喜歡進食蔬菜,可能每個月單是在食物方面的開支也要二千元,所以相信往後有了這個「長者生活津貼」,應該可以改善老人家的生活。

  我們很高興聽到,亦更給予我們動力,透過張局長和社會福利署同事的努力,盡快推出「長者生活津貼」,但當然整個計劃需要在選舉後新一屆立法會同意批准後,我們才可以推出。

  或者請張局長講講這幾年來在食物銀行方面的計劃推行,稍後我與張局長再回答大家的提問。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想簡單講一講自從二○○九年二月,政府正式撥款一億元給予五間非政府機構提供食物銀行服務以來,先後有超過九萬名市民受惠。今年上半年,每月平均有三千名有需要的人士受惠。去年十月開始,我們進一步優化計劃。優化過程中,除一般乾糧、罐頭、麵和米外,並加入一些新鮮或雪藏的蔬菜和食物,派發超市券和食肆的快餐券,亦有營養奶粉、長者奶粉、嬰兒奶粉等,能夠滿足個別用家的需要。我們密切留意整個服務,如有需要,我們會隨時再優化計劃。資源方面,去年年底我們獲得一億元撥款。如有需要,政府亦已預備了一億元,可以進一步投入這計劃,以延續和優化它。

記者:我想問司長,在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方面,早前說公開諮詢了四個月,但一直沒有公開諮詢結果,是否因為有太多反對的聲音呢?其實這是否一般的做法呢?

政務司司長:既然傳媒都有興趣採訪關於近日對於國民教育推行的關注,我都在這婸●X點。

  首先我得悉在七月二十九日,即今個周日,有一些團體安排了遊行來表達他們的意見。我在這堶咱荂A香港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地方,我們亦尊重市民去表達他們對於一些社會問題的看法。我亦知道警務處已在昨日發出了不反對通知書。考慮到今次的遊行活動可能會有一些小朋友參與,警方會採取全力協助的態度,希望整個遊行在一個很平靜、很和平的情況之下進行。由於遊行的終點是添馬政府總部,我今早亦要求了行政署長要在遊行人士來到總部時作出配合。我在這堨褗~請主辦今次遊行的單位亦要維持秩序,希望整個表達訴求、表達意見的場合在一個很和平、很平靜的環境下進行。

  就近日關於國民教育這一科推行的關注,我有幾點是需要重申的。第一就是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推行,其實在社會上是獲得普遍的認同。因為整個課程的宗旨都是培養我們的年青人、我們的學生、我們的小朋友,有正直的價值觀,有正面的人生觀,亦透過了解國家,可以培養出國民的素質。我也看過課程的指引,整個課程的宗旨亦很重視培養我們學生的獨立思考、明辨是非,以及能夠在判斷時有自主的能力,可以做到情理兼備。所以大家可以看到這個課程肯定不是一個「洗腦式」的教育。如果因為現時有一部分人士有一些不同的看法,而影響了這個課程的落實執行,或許會令很多人失望,因為我剛才也說過,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在社會上是普遍認同的,而教育界亦是支持的。

  剛才傳媒朋友提到的諮詢,事實上這個課程的籌備工作已做了多年。課程發展議會轄下特別成立了一個專責小組,由李焯芬教授主持,在去年做了四個月的諮詢,亦收到過千份的意見。這些意見我們已聽取了,亦反映在今年四月由教育局推出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的課程指引中,所以這個諮詢是有成果的,亦是正面,也做了這項工作。

  第二點我想說的,就是大家都知道在香港,我們有一個非常多元的辦學環境,很多團體無論甚麼宗教都有參與在香港辦學,而從事教育事工的都是我們這些辦學團體、校長和老師。我們對這些校長和老師一定要有信任,他們一定有這種能力,好像我剛才所說,教育學生要有獨立的思考能力,有明辨事非的能力,所以並不存在教師們會進行任何「洗腦式」的工作。其實這種說法在某程度上或許對於香港教育界的專業人士並不太信任,亦不太公道,因為我們的老師從來都是在他們的教學工作中能夠做到這一點的。

  第三點,我想再次申明,就是在時間性方面。我再次在這堭j調,教育局並沒有要求在今個學年九月份開始,全港小學都要進行德育及國民教育,是沒有這個要求,並沒強制香港的學校要同一步伐在今年九月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我們在原先的設計上,也明白到可能各間學校都需要時間來準備教材,建立一個課程的專業團隊來做,所以教育局亦了解到,就如何可以不用給予學校太大的工作壓力,提出了一個所謂「三年的開展期」,英文是initiation period,即是說給予學校足夠的時間按他們自己的籌備,自己的步伐,選擇在未來三年何時去開展這個科目。所以,我亦希望社會大眾尊重學校有這個自主的能力,按他們自己的步伐來籌備工作,選擇在今年或者以後去開展這個科目。

記者︰國民教育的課程和現時的通識科重複,會不會在未來三年,看看如何與通識科配合,有否修改的空間?

政務司司長︰我不是一個教育專家,但是一個課程的發展,畢竟是一個延續和可以不斷優化的過程,亦因為這個原因,我覺得在開展期,就茪@個科目,就茪@些課程指引,學校和校長編製了一些教學的策略和材料,其實可以不斷優化。所以其實在課程指引堙A都是要求學校可以看看德育及國民教育,與學校現時其他的科目,可以怎樣有一個銜接,怎樣可以有一個互動。所以這個優化過程必須要開始了,便可以繼續不斷延續和優化下去。

記者:國民教育科是否一定會推行,這決定是否不會改變呢?

政務司司長:我已經強調過很多次,今日再次重申,教育局在他們規劃這個科目的推行時,從來也沒有說過所有學校要在今年學年開始、九月一起推行,而是按照學校自己的準備工夫做得如何,與辦學團體的專業團隊建立了沒有,選擇在未來三年的開展期內開展工作。這個工作開展後,是可以有不斷優化的空間的。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2年7月26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9時05分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