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政務司司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附圖)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今日(七月二十日)上午到尖沙咀躟R購物大道塌樹現場視察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政務司司長:各位傳媒朋友,昨天晚上大約九時半,這埵陷吤j樹名木倒塌了,所以,我今早特地與發展局、樹木辦和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的同事,到現場看看情況。大家都記得過去兩年,特別在二○一○年,發展局之下成立樹木辦之後,特區政府加強了對樹木管理的工作。但無可否認,我們都強調樹木會生、老、病、死,而在這工作中,我們一定將保障市民的安全放在第一位,尤其是人流這麼多的彌敦道,將市民的安全放在第一位是更加重要的。大家都知道,彌敦道兩旁的細葉榕,已有超過一百年的歷史,亦是很多人很珍惜的,很多時都記得彌敦道樹木成蔭。但這堛漱T十多棵細葉榕,都已超過一百年,亦全是在我們的《古樹名木冊》內的樹木,所以過去一段日子,我們對於它們的監察和護理的工作,都是非常嚴謹地進行。

  或者向大家舉一些例子:早於二○○八年一月份,我們發覺在躟R大道這埵酗@棵細葉榕枯死,所以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已將它移除。到二○一○年十二月初,即樹木辦成立後,當時亦請了來自台灣對細葉榕和褐根病有非常深入研究的專家來看過,特別在這個花槽上的數棵細葉榕。根據當時觀察的情況,發覺第十號的古樹名木--不過現時大家看不到,因為已經移除了--當時專家及我們的專業同事都認為這棵樹受到很嚴重的褐根病感染,是需要移除的,而最後亦被移除。同時,當時認為在它旁邊的八號,即昨日倒塌的那棵,和現時大家仍然見到的第十一號,亦受到感染,但情況比較輕微。但就八號及十一號,專家都提出了意見,如何去治療這兩棵古樹的褐根病,樹木的病情都受到控制。

  在二○一一年年初,我們再次邀請這位台灣專家來視察我們的細葉榕。當時亦提議了八號和十一號兩棵古樹需要繼續進行治療,包括將受感染的部分切除。至去年年中,大約七月份,在我們之下的專家小組,包括有詹志勇教授,親自到這媯纗謘A看看情況如何,亦研究了一些可行方法,剛才樹木辦主管周先生也說過了,希望能為它爭取一個成長或保持繼續生長的空間。但大家要留意,它與在其他香港地方種植的樹木不同。據詹教授的研究,這埵b七十年代加了花槽,大約有一米額外的泥土封住了這些樹。這種做法,其實影響了樹木的正常生長,亦對我們的監察工作製造了一些困難。稍後如果有需要,周先生可以補充。

  由於我們都知道這棵樹是有一定的感染,所以過去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作為管理這一帶的細葉榕的部門,亦有定期進行監察,包括每三個月做檢查和定期施用藥物。最近一次就這棵樹,即是倒塌了的八號樹的詳細檢測,是在今年一月三十日進行的,當時的情況是可以接受的。到了二○一二年四月,亦就這棵樹進行了一個樹木的評估風險,但很不幸昨晚倒塌了。對於有五位途人受了輕傷,我向他們致以慰問。

  至於跟進的工作,其實會馬上進行。在同一個花槽上,大家見到還有兩棵古樹,即現時叫第十一號和第十二號。由於它們生長在同一花槽上,所以如果泥土受感染,它們受感染的機會也大。所以專家小組馬上會召開會議,看看這兩棵十一號和十二號有沒有需要做一些處理的工作,包括移除。如果用我剛才的原則,把途人的安全放在首位,如果有需要,都可能要作一個移除。但現時我們肉眼看得到,剛才大家都與我們一同去視察,從肉眼上它仍然是可以的,但必須讓專家作更深入研究。

  另外,除了在這個花槽上現在剩餘的兩棵古樹,在彌敦道的兩旁還有三十多棵古樹名木的細葉榕。康樂及文化事務署連同樹木辦亦會全部作一個全面的檢查,看看有沒有需要做一個跟進的工作。但到目前為止,過往的定期檢測,除了這兩棵之外,其他的細葉榕並沒有一個表面的徵狀。如果在彌敦道兩旁的古樹,因為保障途人的安全而需要移除,當然我們都是捨不得的。但我也可以在這婸﹛A其實城市的綠化工作,有樹木當然是有樹蔭,大家都歡迎,但亦有其他方面可以做到城市的美化和綠化工作。我會要求發展局園景組的同事和一些專業的團體研究,在彌敦道這一帶,如果有些樹木被移除,在園景方面可以怎樣改善得到。

  我今日再想就其他兩件事作一個說明。第一是報道有關教育局局長到北京訪問這件事。在這堳亄M楚與大家說,吳克儉局長並沒有去北京作一個秘密的訪問。這是一個禮節性的官方訪問,亦是在早前已經約好了。我可以在這婸﹛A特區政府一向的做法,無論是司長或局長,所有的官式外訪活動,包括禮節性的訪問,都是會公布、會發新聞稿的。所以應用這個原則和標準,吳局長這次訪問北京,應該都要出一份新聞稿,讓傳媒、公眾知道有一個禮節性的訪問。我了解過,其實今次沒有出新聞稿,是內部溝通有些誤會,將一個以前說(司局長離港)不超過二十四小時,不需要特別作一個署任安排,與發放新聞稿,可能有少許混亂了。但我可以在這埵A次重申,特區政府一向的原則都是會就茈q長、局長的官式外訪作一個公布,這個大家、傳媒朋友可以放心。

  第二個問題,就是有關國民教育這個問題。我聽到坊間有一些關注,但我在這堨眸楫磼,在學校堶惕熉w育及國民教育成為一個科目,已經醞釀了很多年,但並不是說在今年學年開始,即今年九月份,作一個強制性在所有小學推行。從來的講法都是經過了多年的醞釀,在今年四月教育局發出了關於這個科目的課程指引後,讓學校以一個務實和循序漸進的方法,在未來三年推行。我們深信學校當局,無論校長還是科目老師,都會在製作教材方面很公正、很持平。我們亦深信,教育界的朋友從來都是在教育學生方面,教他們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所以完全並不存在一個所謂「洗腦」的工作正在進行。但我覺得每當社會上有一些聲音,對政府的政策有些看法,最重要的是加強溝通。我亦要求教育局在未來的日子,與教育界、學校保持溝通,有需要時加強這個溝通。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2年7月20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5時46分

圖片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