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政務司司長動議暫停執行《立法會議事規則》第18(1)條總結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林瑞麟今日(六月二十一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動議暫停執行《立法會議事規則》第18(1)條的總結發言︰

主席:

  我很多謝各位議員用了差不多超過九小時時間來處理這個議程,我希望可以比較全面去回應一下各黨派、各議員所提出的觀點。

  首先,何俊仁議員在開場時已經說不接受我們這個動議,亦聲稱我們這是「偷襲」。其實,正如主席你所講,我們是在五月初時已經知會了立法會,準備在六月二十日把這個決議案提交立法會審議和表決。所以大家都清楚知道我們的時序,而現時我們是按原有計劃來辦事。

  第二方面,向大家說說的,就是現時在這個議會內,不單面對改組安排決議案需要審議,而是因為在五月初開始有幾位議員做「拉布」的行動,令到整個立法議程「大塞車」,而這個「大塞車」的情況不單議會關心,政府當然非常關心。我們今次最終決定走這一步是根據議事規則第91條,與大會主席商議是否可以給我們提這個議案,是要處理全局的一個決定。

  葉劉淑儀議員和好幾位議員都希望我們進一步解釋,為何要做這一步呢?其實,我們很明白,這是不常做的一個決定。好像葉劉淑儀議員所說,擱置議事規程,處理完這個議案之後,我們應該回復正式的議程。

  全局是甚麼呢?現時在立法會內,已有七至八條草案尚待審議,如果計及六月二十七日將會提交立法會要進一步恢復二讀審議的,應該是超過十條條例草案需要審議。至於條例草案以外附屬法例其他的議案,也有不少。在大約兩星期前,立法會秘書處已向內會提交文件,當時點算立法會大會需要用上超過二百二十個小時來審議這些議程。但當時還未計競爭法到底會用到多少時間。所以,經過競爭法都有些拉布行動,用了比較長的時間來審議,相信我們不走這步,立法會今屆餘下日子能否完成大家都非常關心的議程是存疑的。這個包括在前日還在審議的強積金條例,包括大家非常關心的一手樓,亦包括大家都有興趣處理的《私隱條例草案》,這個情況其實未出現過。我們亦有必要將這個我知道是帶有爭議性的政府改組方案,讓其先行處理,讓整個立法會議程,可以回復正軌。因為一日這個改組安排的決議案尚未處理,餘下的七條、八條、十條的條例草案,就很容易被人利用,用作拉布,變了我們關心的社會經濟民生議程難以處理,大家亦有爭議性的改組安排都未待處理,這個不是辦法。

  所以,在判斷整個全局之後,主席,我們最終在前日傍晚做了這決定,我們亦知道這是罕有的決定。但我們希望走了這一步之後,便可以將整個立法議程回復正軌。兩個陣營都可以大家共同去商議、共同關心的、香港市民等待茠漯懋|經濟民生議程。

  第三個重點與大家回應一下的就是,到底這個改組安排是否一個面子工程呢?是否為茪C月一日要影那張相呢?可以清楚向給大家說:不是。其實候任行政長官是有政綱的,他經過一個競選,經過競選之後,世界各地都是盡快將政綱落實,社會是期待荂C如果大家看近日候任行政長官亦公開說過好幾個議題,包括我們將來怎樣處理這些居屋,是否增建這些公共房屋、廉租屋,讓大家可以快些上樓,成立扶貧委員會的準備班子。所以我會說,這個不是一個面子工程,這個亦不是說今次通過不到,便天會塌下來,有不可彌補的缺陷。反而我會說的,就是這個是候任特首和班子有一套熱誠,希望可以盡快落實這些政策,惠及香港社會和香港市民。所以現任政府都希望,大家給一個機會候任班子,早日能夠推動這些工作,這是第三重點。

  第四個重點就是,有幾位議員提出了我們現在是否本末倒置?是否應當先去財務委員會,然後才返回這個立法會大會?確實在二○○二年成立這個政治委任制度,在二○○七年做政府改組的時候,主席,我們是先去財務委員會,爭取到撥款支持,才在立法會通過這個改組安排的決議案。

  我們原先是希望可以這樣的,但是事與願違,到了今天現在這個「大塞車」的情況,是有必要去解決立法議程「大塞車」。亦同時希望議會早日能夠就改組安排有一個表決。其實我們兩種做法也有的,主席,有些情況我們是先去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爭取撥款,然後才到立法會大會做立法工作。有某些情況我們是先立法後撥款的,例如我們在二○一○年在舊立法會大樓我們通過了關於二○一二年的政改方案。我們在二○一一就二○一二年的立法會一人兩票的選舉安排進行立法。我們由六十個立法會議席增加到七十個。新增的十個議席的財政撥備是於今年二○一二至一三年的預算案才通過。所以先立法、後撥款,在某些情況會發生。所以我們今次是做了恰當的安排,也符合立法會的傳統以及議事規則來辦事。

  除了說這幾個重點,我們希望趁這機會亦回應個別議員的提問。甘乃威議員說我們於二○○七年改組安排時用了六個月的時間,有醞釀、有討論,然後才表決,這並不是實情。主席,我們在二○○七年四月提出改組安排,由三司十一局增加到三司十二局,是四月提出,六月表決通過。

  吳靄儀議員認為我們一定要誠實,為何在前天這麼遲才通知立法會,她亦質疑我在電視,向傳媒解釋了我們有兩手準備,為何突然間有這安排?主席,雖然我們做這些決定是比較遲,但我們是有全面交代的,過程是有透明度的。我們向立法會提出今日這個動議,以及就改組安排的兩個修訂,都是按《議事規則》來提出,要大會主席你批准才可以上會,亦已向公眾交代。

  但我們辦事永遠需要盡量周全,英文來說是"Hope for the best, prepare for the worst"。期望、希望有最好的結果,但亦要未雨綢繆,如果情況不理想怎辦,所以這個"Hope for the best, prepare for the worst"的安排。如果在七月一日之前,立法會大會以及財務委員會都能夠通過這套建議,那麼便七月一日開始實行。如果大會已經通過了這個決議案,但財務委員會在七月一日之後才通過,那便在通過的日子再數第五日才實施。這個亦讓我們的立法可以清晰,可以有序,可以執行。

  張文光議員發言時特別問,到底我們現在是否依然有行政立法互相制衡呢?這是必然的。主席,我知道今日我們提出這動議,本身亦有爭議性,但亦要按立法會《議事規則》,大家經討論後再通過。而昨日有傳媒問我,我們現在提出這動議,本身亦可能要用九個、十個小時,值不值得呢?是否排隊遲些才討論這件事更加好呢?主席,我認為是值得的。因為我們現在用了八個、十個小時,將這個問題可以正式提上議程,這件事表決後,其他草案便可上議程,回復正軌,大家討論,大家決定,大家表決。

  李卓人議員說這個架構重組應該先檢討、先諮詢,然後再提出來。我相信我們會有一個關於政治委任制度的檢討,而候任行政長官辦公室亦在議會內承諾了。

  李永達議員雖然他現在不在這堙A特別在發言時說,多年以來,他都很尊重這個議事規則,甚至說明他會永遠都會穿茈~套、恤衫進來,這方面我都對他表示尊重。其實我表示尊重不單是對李永達議員本身,我對他的黨亦表示尊重。在二○一○年時,他們的黨決定不參加「五區公投」,亦牽頭最終決定支持「一人兩票」的方案。所以既然是泛民黨派當中的最大黨,有朝一日,他們的黨可能連同其他的黨派要正視現時立法會內的議事規則被人利用,搞「拉布」,不惠及香港市民,與大眾的利益背道而馳的。作為一個大黨派,應該正視這個問題。

  接茼^應詹培忠議員昨日的提問,到底現時這個方案是第三屆政府,抑或是第四屆政府的。其實,這個是第四屆政府在政綱中提出的一套建議,但我們作為第三屆特別行政區政府,亦在行政會議上審議這一套建議,決定採納並且推動。所以我們現時走出來,正如(行政長官辦公室)梁卓偉主任說過,兩屆政府一條心。我們亦完全符合《基本法》,這是一個重要的政策,經過行政會議,由主要官員向現屆立法會提出。

  劉健儀議員昨日特別提醒我,行政、立法大家是有互動的,為甚麼我們今次在前日這麼遲才決定,亦沒有透過她的渠道早日知會立法會,我昨天向她表示過「不好意思」,但這個情況,立法會議程「大塞車」,經過個多月「拉布」,發展到一個這樣的局面,我們是未曾見過的。所以我們經過很詳細的審議,最後才做這個決定。但我可以告訴劉健儀議員,特區政府必然會繼續非常尊重與立法會的合作和溝通,我相信日後的內會主席和政務司司長都會歡迎,亦會珍惜每個星期的會面。

  謝偉俊議員昨晚特別提出《基本法》第72條,當中所說的Bills,中文版的議案是涵蓋茯し礡H我可以透過你,主席,向謝偉俊議員,亦向葉劉淑儀議員解釋,向各位議員解釋。我們知道在《基本法》第72條第二款,這堜珨〞瘧陵蚸M英文Bills的譯法是不完全銜接的,但多年以來,不論是政府或是議會,我們都把「議案」這兩個字涵蓋了「條例草案」和「附屬法例」所提出的議案。因為我們無論是提修訂條例的「條例草案」或是提修訂「附屬法例」的議案,都是用一個議案的形式來提出。所以多年以來,我們都清楚知道《基本法》以中文版為準的正式闡述應該是如何的。所以我們今次提出的這個動議是符合立法會的議事規則,亦與《基本法》沒有抵觸,我們是取得法律意見才走這一步的。

  主席,在總結前,我想說多一點,其實剛才黃毓民議員提過多次「花名」,他亦提到,我猜他說我會去讀神學,本來他這樣的說法是涉及一些侮辱性,但我決定不提出,因為我所信的神在聖經教導我們應該祝福那些逼迫我們的人,他嘗試逼迫我,但主席,我祝福他,我祝福黃毓民議員總有一天可以放下血氣的他,放下舊人,穿上新人,這是聖經的教導。

  所以,主席,我們今次做這個提案,相信如果這次改組安排能夠早日通過,是對香港社會今後發展有利的。候任班子如果人腳比較齊,他們的分工明確,就可以早開展,譬如對公共房屋的工作,對扶貧的工作,這些都是香港市民期待的。今次這事件由五月初到今天「大塞車」,影響到各黨派都關心的議程不能夠早日可以受到處理、受到討論、受到表決,這是非常時期,這是不健康的,這亦不是我們《基本法》訂下議事規則希望看到的情況。這個情況大家是要正視的,因為不論是今屆政府、下屆政府,今屆立法會、下屆立法會,這個問題是可以再次發生的。

  我們亦很希望立法會,不論在大會或是財務委員會能夠繼續審議這個大家關心,可以有爭議的政府改組方案,早日把這件事定下來,我們早日有一個決斷。但我是有信心在這個議會內有足夠的支持讓這件事辦成的。至於時段、時間如何?就要下回分解,看看大家討論完、辯論完、表決完這個政府改組安排的議案後,在財務委員會可以何時再重新審議。所以,主席,我懇請各位議員支持這動議。多謝主席。



2012年6月21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5時21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