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四)(只有中文)
********************

陳偉業議員:特首如果記得在九○年年初,我曾經與你談過陰澳木塘的問題,你說這些夕陽工業要消失。到二○○三年,我對你說幾十萬人上街,你說我是「吹牛」誇大。到早幾年前,我向你說天水圍居民的生活苦困,你又說我譁眾取寵,隨後有一家三口自殺後,你好像如夢初醒。

  你執政七年,在這七年堶情A你令到香港的貧富懸殊加劇,你令到香港的貧窮人口不斷上升,你令到「茤苤v問題不斷惡化,不單民生苦楚,你更嚴重的罪行,就是令到香港的廉潔管治破產、爆破,你剛才說話時,你說到甚麼金融風暴爆破,其實你搞到香港的廉潔管治爆破。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偉業議員,請你提出你的問題。

陳偉業議員:我的問題就是,在你的管治下產生那麼多的問題,更出現貪腐的問題,你說你自己的教徒,在《馬太福音》中有這個說法,你侍奉神,即侍奉馬門,即是財利的意思。我看見你這麼多年來你是侍奉馬門多於侍奉神,你既然揀選了財富,揀選了財利,你會否在剩餘的日子中,剛才我說的多種問題,你會否鞠躬下台、引咎辭職?讓這個制度保留少少尊嚴。

行政長官:有關我所做的一切,我所無做的一切,現時資訊發達,社會公眾的透明度高,甚麼都有記錄在案。我很相信我接受各方面的批評,我亦很相信香港人會作出真正的判斷。有關我剩餘的工作,在這十六天堙A我會珍重這十六天的工作,我會珍重我自己每一分、每一秒的時間,與我的同事並肩作戰,把我剩餘的工作做得好,回應香港市民對我們的期望。

陳偉業議員:主席,這是一個極為無恥答覆,他是完全漠視了他執政七年堶悼咱薊滬W困,他是否因為是要等取得一千萬約滿酬金,完全漠視他過去的失職,他不引咎下台的話,他就是厚顏無恥。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偉業議員,請你坐下。

行政長官:在我所知,行政長官是沒有約滿酬金的。另外......

陳偉業議員:那筆錢已取回,他這就是厚顏無恥留在這堙H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陳偉業議員,請你立即坐下。

行政長官:或者我再提醒一下,你看看我們和所有政治委任的同事,我們在約滿之後是沒有任何的安排,當天走就當天,沒有特別酬金、回報、花紅,甚麼都沒有,這是事實,你不用為這件事來惆悵。我告訴你,我會珍惜我們現時剩餘的十六天八小時,沒有了,只有七個小時而已,盡量做好我的工作。

梁美芬議員:我想問特首,在過去三屆的特首,第一屆我們董建華先生是商界的背景,曾先生你是公務員的背景,即將履新的梁振英先生是專業的背景。而你在上任時,你最大的優勢就是你有四十多年公務員經驗,今日你即將完成特首的職務,你如何看在今天行政立法關係出現這麼多新的變化,包括現時多了很多譬如拉布,很多時政府推行的政策,未必好像以往公務員的訓練出來可以那麼容易通過,行政立法的關係亦多次可能面臨割裂。今日你回看公務員在過去的訓練,譬如你們堅信「大市場、小政府」,「摸茈衈Y過河」。在過去你任內,包括「雙非」事件、雷曼事件,你如何看公務員在新一屆政府內,其實需要作出怎樣的適應呢?

行政長官:香港特區的公務員制度,特別香港公務員本身訓練質素,本身程序及結構,在世界上很多人稱譽的,亦不是在九七年後有任何磨損。我覺得他們一定要維持茞{時專業操作,每一個行政長官上場,都全心全意效忠當位的行政長官,盡一切的能力,推行他想推行的政策,而且在政策釐訂之前,全心全意給予他們的分析和向行政長官分析利與弊,以及執行方面所引致的各項問題,盡量將這些問題提出解決的方法。以往,我做公務員時,盡量從這原則及態度去協助董先生。當然我自己都有不足之處,但都是盡這方法、盡這原則而行事。

  當我做行政長官這七年來,我十分感謝香港公務員,特別是圍繞荍琲滌狗聾蔑員,對我這方面的支持。對我的意見,亦有不同的反應,都是為茯鬼輕銦B服務市民的目標,說出有些好處、有些壞處、有些困難,特別是執行上的困難,法律上的問題,每一樣事都是清清楚楚,用他們所有經驗,使到建議如果真的落實,能順利進行。還有,如果這建議,如果他們覺得真的有問題的話,衷心誠意說出他們的意見。他們是終生制的,他們不會因為改朝換代而更生,他本身有此責任,亦有這專業的尊嚴,繼續會這樣做。我為他們公務員為榮,我很相信,我覺得我這七年內,很感謝他們的工作。如果問董先生,他亦都感覺到,他亦得到很多公務員的幫助,而建立他很多很重要的事情,包括能夠如何落實「一國兩制」,如何能夠重視教育,特別重視教育的政策,現時見到成果。而我在經濟政策、社會改革、政治改革方面,如果沒得到公務員的支持亦不能做得到。每做一事情,都回應行政長官上場時,向市民的承諾而辦事做方針,是專業的辦事,全心全意來辦事。以往如是,將來都是這樣。

梁美芬議員:我們不會質疑公務員是一個很優秀的隊伍,但在世界和香港的政治環境急劇變化下,我們在討論特區政府重組架構時,都收到一些意見,說公務員好像很怕這隊五司十四局又多了數個新的「老細」,將來不知如何做。所以,我特別想問特首,因為你是最熟悉公務員體系。在這樣的情況下,其實,公務員以往的訓練,你今日讓你有個機會在你離任之前,與你公務員這麼多年的朋友說,在新的政治環境,可能新的隊伍下,我們面對香港這麼大的政治挑戰,他們會否都需要在思維上,要改變一下以往公務員的思維方式呢?

行政長官:根本公務員制度,議員,他們本身對政策的分析,是不停蛻變中,每天每件事物,都因應社會環境去改變,他們向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的建議,都跟荇犮N而更改,不會因循以往七十年代的情G,用七十年代的方法應付目前的問題。這是不停都有(蛻變的情況),而且不停有訓練,內包括表達能力、寫作能力、分析能力,他們都有不停的訓練,有本地的訓練、有外國的訓練。所以,這隊隊伍是不停在更新的。

  還有,我很相信,有關政策改變時,如果有新的議程,他們亦跟虓s的議程來做。你剛才所說,公務員擔心將來的增加結構上的改變,可能「局」多了,「司」層次方面有些更改。他們擔心的不是那些,最擔心的是不知往哪堨h,最擔心的是「拉布」,不知何時才做得到,突然改變時,他(們)不知按照甚麼。他(們)很希望清楚知道梁振英先生所做的政綱,知道他所希望達成的政治架構,他(們)很希望這事情七月一日起正式可以生效,否則「不鹹不淡」時就麻煩。又不知你想怎樣,知道要更改,又不知怎樣分拆,現時每一次的更改都需要做好工夫,資源上的重新分配、職位上編制上的更改、法律上的遷移,全部工作都要做的,我希望剛才我在開場白內,真的誠意向各位,希望你們能完成工序,最能幫公務員同事的就是七月一日之前完成所有工序,讓他(們)清清楚楚知道,可以第一天開始可以與梁先生落實他所做的政綱,可以分派他們本身的資源,有鞏固法律背景而執行他們的職務,這是更重要的。

李華明議員:我今日的心情都很唏噓,特首先生,因為我九一年進入立法局,看荍A一直由司長上來,一直做這麼大的職位,做到特首。

  但由最初上任的六、七成的支持度到今天的三成多,七成多香港市民反對你。我覺得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問題,所以我作為一位認識你二十年,亦在立法會這麼久的一位議員,認真地問問你,發生了甚麼事?為甚麼貧富懸殊、房屋問題,沒有了木屋區,出現了工廠的「茤苤v、工廠的非法住房,天台的非法住房,為甚麼還會有這麼多這樣的問題?而這些全部受害最傷的就是弱勢社群、老弱傷殘,誰人得益?是大財團。經濟好,餅做大了,真的沒有去到弱勢社群。你撫心自問,現時還有十六天,你是否對得住我們香港人,甚至是「保皇黨」支持過你的議員呢?

行政長官:很多謝議員對我的提示,我與你認識很深,很多年了,亦經歷過很多政治上的挑戰和困難。剛才我在開場白中向你剖白了我覺得這年的經驗,亦講出支持度的一個分水嶺,亦講出其他問題,包括剛才所說的住房問題。有一些事我自己可以有堅持,有一些事是在社會發生中,我們不可以要求一個社會是完全完美的。但另一方面,我亦明白到我所做的事有很多有缺點,是可以做得更好。回頭來看,完成事情是有的,做得不足亦是有的。我亦說過我作很多反思,但我不會認為關於支持率的數字對我不公道,我完全沒有這種想法。最主要的是每一次民調,我都會作出反思,(了解)究竟發生甚麼事。剛才我在開場白所講的說話,就是我覺得的結論。但我覺得你不需要灰心,我亦不會灰心。我信任的是香港人。這麼多年,四十多年來,推動我克服任何的困難,在困境中我特別更要掙扎做好,就是我知道我特別相信香港人。他們的持平,他們最後的理解,以及他們的鞭策。我會繼續這樣做,但我不能夠埋怨關於民調方面會下跌,每一次我都覺得是我們反思的機會。

  做公務的,對於七年任期中,如果認為自己的支持度可以繼續維持,這是妄想。所以對這些事不要太過芥蒂,最重要的是我有沒有撫心自問,為香港市民付出所有的力量?我有沒有不檢點或做得不好、有盲點的情況而沒有向香港人剖白,表達歉意。我希望作為基督徒,我作為終身的公務員,我做了我自己本身的責任。

  我承認我有過失,但我承認我亦已付出我最大的代價和努力。

李華明議員:主席,我並不是灰心,我只是說我唏噓,我先作出澄清。我想向前看,剛才特首說問責制做得不好,二○○八年是一個分水嶺,問責局長都在這堙A有一些會再留下,有一些會離開。現時梁先生會再擴大,再加兩位副司長、再加兩位新局長,其實你覺得,是否真的認為會針對你現時幾年來在任期間的一些缺失,而這個新方法、新的擴大問責制真的可以對症下藥做得到?可以幫助弱勢社群,可以幫助貧苦大眾呢?

行政長官:我記得我在二○○七年這一屆政府開始時,亦要求議員批准我重整架構的建議,很多謝你們同意了我們的架構,而且落實了我認為我應該做的十大基建是看到成就的。我很相信梁先生亦苦思過,一方面他支持問責制,另一方面他覺得應該要有調整,而調整方面特別回應了他的施政綱領,這是必然的、自然的、值得支持的,亦不認為我本屆特首要懷疑的。所以我覺得每一屆政府要面對的情況是不同的。我很相信梁先生已經講了很多次,他很茩咿衎峈滌暋D,我很相信在這方面他的成就會比我更大,可以回應市民,特別是基層市民的訴求。

  社會不停會進步,唏噓也不需要太多,最重要的是每一個人所面對的服務對象是香港市民,我們每一件事到最後歸根究底,不同意的、同意的,所有任何的技倆都要返回原先的本位,我所做的一切是否真真正正為香港市民做福。我覺得這是做公務的最高願望,亦是我們為甚麼要參加公務的根源。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本屆立法會的最後一次行政長官答問會,亦是現任行政長官的最後一次答問會到了結束的時間。行政長官,你還有甚麼說話要向我們議員講?

行政長官:沒有。我只在這埵A次感謝主席,感謝各位議員,感謝與我並肩作戰的同事,以及十多萬公務員與我並肩作戰了幾年,與我一起經過風風雨雨。我特別感謝中央政府對我無限的支持,保持香港經濟、社會穩定,當我們有困難時,無私地伸出援手,幫助我們做事。它亦受了很多我覺得並不很公平的批評,但沒有因這些事對我們香港有任何的異議。我只是覺得,香港現在需要一個包容的時間,一個寬大的心情,迎接新一屆政府。希望我們的爭議更少,更希望我們以事論事,好像我剛才所說,記得記得,我們的工作,我們的努力,我們爭執或者我們同意,最終的目標是香港市民。四十多年來,我感謝他們,我相信他們,我愛護他們,我希望你們與我一起把這工程繼續下去。再一次感謝各位。



2012年6月14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2時50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