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答問全文(三)(只有中文)
********************

何鍾泰議員:建造界如果計算工人、技術員和專業人士有三十五萬人,如果一個家庭三個半人的話,就是一百萬人。在六、七年前,當香港整體失業率是8.6%時,我們的失業率是20%以上。特首在四年多前提出十大基建,帶動了經濟發展,現時的失業率是6.1%。但這幾年,雖然情況改善了很多,大家都滿意,不過,我擔心以後如果做完這些基建後又如何呢?很多年輕人問我,究竟五、六年後又如何呢?

  特首,記得我在這兩、三年都提過很多次後十大基建是怎樣,因為時間籌備是需要的,研究環評是需要的,可行性報告是要做的,公眾諮詢亦要。為何現時似乎沒有甚麼資料可以給大家?令到大家可以放心些。

行政長官:在我們這一屆政府開始時,政府投放在基建上每一年大約是二百億元。到現時為止,我們今年的投放大約超過六百億元,以後幾年都是六百億元這個水平。現時根本是我們建造業市場中呈現勞工緊張,行業中有些特別的工種是特別短缺,工資亦是高的。

  我們現時所擔心的,不是缺乏基建,而是怕我們沒有充分的生力軍能夠參與建造行業,能夠維持行業競爭能力,以及蓬勃能力。

  有一點你可以放心,我覺得經過亞洲金融風暴,以及二○○八年的全世界金融海嘯,有一種感受,就是如果我們小心處理,維持一個城市的長遠競爭力是需要不停投放於基建,硬件要做、軟件要做。硬件不能夠停止,而硬件的一個好處,就是通常硬件的投放數目是反周期的,往往在決定時是有錢的,但到花錢時,開始時是很少量,直至三、四年後工程成熟期時,才會花更多的錢。在這情況下,剛剛可能是經濟周期亦會轉下坡,往往在基建中的反周期的活動時維持茈豪郎a區的經濟增長能量。

  我們看到今次的金融海嘯,在最慘的時間,香港仍然維持本身的競爭能力和吸引力,失業率不會突然間A升,原因就是有基建。我很相信,我們要做的事還有很多,十大基建後還會再有十大基建,只要我們能夠把城市不斷更新,(但)我們一定要小心,亦靠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把關清楚,我們一定不會建造任何「大白象」或是「小白象」。當每一項工程上馬時,只要所得到的物有所值,我們一定要維持我們的基建。

  我趁這個機會鼓勵香港的年青人,喜歡讀書就讀書,不喜歡讀書的還大有機會,可以參與藍領行業,特別是建築行業,堶惜j有前途。將來基建的開支會繼續增多,行業的就業情況會是理想的,而且社會的回報亦是合理的。

何鍾泰議員:七十年代到現時為止,工作量的情況是三個高峰,中間有很大的低潮,但我亦希望有一個穩定的工作量,無論是對政府、對私人機構都好,在人力資源規劃或是其他的規劃來說都有好處。但很多時,年青人擔心在六、七年後,當現時手上的基建做完,有甚麼可以繼續做呢?他們並不明白。請問特首,有沒有指令現時的官員在過去一段時間計劃了一些大型基建是根本預備推出來,例如說了很多年的中九龍幹線,現在發展西九、發展九龍東,事實上如果沒有中九龍幹線,很難解決九龍半島的交通,或是北環線等。有沒有多些資料拿出來,令大家可以比較放心一點?

行政長官:我想個別工程都需要經過審核、調查,然後才做各項評估。但有一件事是很清楚的,我們負責發展的同事,發展局局長和他的同事都很清楚,現時已經克服很多以往的困難。以往我們的工程的支出往往都有很大的波動,一年多一年少、一年多一年少。現在每一年控制得相當圓滿。以前突然間我們批出很多錢而用不去,(但)現在不會;還有就是以前本來有些錢,(但)突然超支很多。每一個項目可能會有,但總數量維持得相當穩定。我很相信這種趨勢會繼續下去,不會在今屆政府完結而停止。我相信這屆政府完結後一直會這樣做。只要我們維持經濟蓬勃,我們基本稅收、每年非經常稅收能夠維持的話,我很相信,我們非經常性開支,特別是基建的投放是不會減少的。我在這埵A講多一次,希望年青人真正能審慎考慮參與這個行業,是大有前途的。

馮檢基議員:其實,我上次再上一次問過、跟進過類似的問題。特首接受很多商界的款待,縱使不是一個貪污的問題,很多時的關係會變得越來越深,感情也會好了。這些情況經報道之後,已流傳得很廣,不單香港人知道,我前日收到澳門大學一位講師說,如果今日有機會問的話,請我幫忙問這問題。我看完之後,覺得問題都有意思的。他說他知道,特首你曾經與「大劉」去參觀過御海.南灣的地盤,他想問一下,你與大劉那麼熟,去澳門後,有沒有正式或非正式與澳門官員,說一下南灣的風景美好之類的事情,甚至南灣有樓花賣時,會否也買一個呢?

行政長官:你說的「大劉」是哪位先生?

馮檢基議員:劉鑾雄先生。

行政長官:兩位都是劉鑾雄/鴻。我未曾與你所講的大劉去過澳門,我亦沒有考慮過在澳門買任何物業。我的的確確因為太太是澳門人,以往我經常都去澳門,通常都是我私人行動,拜山、做事,還有去看當地的發展。我想認識當地的發展,不單建築上的發展,其他文化上的發展,希望能夠有些事情可以借鏡,作為區域性發展,大家怎樣可以做多些互補。不過,我沒有與你所說的「大劉」一起去澳門。

馮檢基議員:我是相信特首所說的事情。但為何人家會這樣想呢?很多時不是你有沒有做,是你做了某些事後,引起很多人的遐想牽連,可以是真的是真,亦可以是假的都是真,亦可以真的變是假。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請提出你的跟進問題。

馮檢基議員:我的問題是,作為特首,他在這些事件上,引致香港人,甚至其他人都對特首曾蔭權先生你的高官負責出現很多問題,高官問責制是董(建華)先生推出,你將它擴大,問責制是問負責官員的事情,與商界接受款待引致很多人對你的遐想,引致別人對特首很多的問題,你是否覺得要承擔這責任而引咎辭職?縱使只得一日一個星期,這是高官問責制最核心的問題,就是承擔因為你的情況引致這個職位受到污染。

行政長官:關於我在剩餘的十六天會繼續工作,我已向各位交代了,我一定要堅持我的工作,直到最後一分一秒。對於以往說我接受某些人的款待而引致很多遐想,很多的揣測,很多對我來說是天方夜譚,是不對的。但我都覺得這些遐想引致香港人對我們香港廉潔的懷疑,我覺得很有歉意。現時......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行政長官,等一等。梁國雄議員,有甚麼問題?

梁國雄議員:遐想不是這樣解釋的。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梁國雄議員,現在不是你發言時間,請你坐下。

梁國雄議員:遐想是非份之想。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梁國雄議員,請你坐下。現在行政長官正在回答問題。行政長官請你繼續。

行政長官:我已在上一次答問大會上,向各位做了一個嚴肅的道歉,就是我在某些接受款待情況,我當時以為完全是正常的活動,我是不小心而向香港人當眾在這會場內道歉,我相信是個充分的回應。我亦不會忘記那件事情,亦明白以後應該操守更加要優化、更要小心。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馮檢基議員,我認為行政長官已答了你的問題,請你坐下。

馮檢基議員:他沒有答我引咎辭職。

梁劉柔芬議員:特首,過去幾個月,你面對了很多的指責,甚至蓋過了過去七年來你的功績。事實上即使有些方面是照顧不足,但你亦有做過不少好的工作,這些是會有市民欣賞的。我們市民都提醒我們,我們不能夠因為做得差,便連帶好的都全盤否定。特首,假如今日我們的角色改變一下,如果下一屆行政長官就是曾蔭權先生,你作為即將離任的特首,你會有甚麼忠告給下一屆的行政長官呢?

行政長官:剛才我在開場的時候向議員所剖白的,就是我說出現屆政府現在見到的情況,所面對的挑戰。這些挑戰會延續到下一屆政府,和再下一屆政府。我很相信這些是我們要應付的事,我亦很相信梁振英先生一定會對這些事情深思,想想怎樣對應。還有其他關於管治細則的問題,我亦希望在交接的時間,盡量與他一起分享、一起做事。我再說多一次,在這一屆政府堙A我們是做了不少事情。但這些不是一個人做的,而是我們團隊的努力,公務員的努力,更加是得到各位議員的諒解,然後才能夠通過,這是我們合作的成果。

梁劉柔芬議員:特首,在你初時,即是你未上任之前亦有人提過,就是你有一次吹口哨,大家便覺得這是不適當的,或者是一個應該需要戒除的動作。在這一方面,你會否都提醒下一屆特首千萬要戒除這些動作呢?

行政長官:不過,不需要提的。自從那次之後,我都停止吹口哨。自從去了澳門之後,以後我都不會和所謂有錢人去澳門,亦盡量不會坐私人遊艇,亦不會坐人家的飛機。所以我想,經一事長一智,在某個情況之下因為自以為是,不記得香港人的感受。好像剛才黃成智議員,雖然他的問題,與他之前的批評沒有分別,是完全沒有關係。但我都覺得是,聽得很深入,很清楚。我是明白的。而且這些事,梁先生是很敏感的人,很清楚這些敏感程度。我很相信他不會犯我這些盲點。

(待續)



2012年6月14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1時59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