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行政長官答問會開場發言(只有中文)(附短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曾蔭權今日(六月十四日)下午在立法會出席行政長官答問會的開場發言:

主席、各位議員:

  還有十六日,我便正式落任,我在這堸J心感謝各位議員過去五年在不同崗位,大家一齊推動香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推進民主。

  二○○七年十月,我發表了現屆政府第一份施政報告「香港新方向」,這是我五年任期的施政藍圖。

  我提出十大基建,帶動經濟發展,希望香港人可以走出亞洲金融風暴以來的陰影,走出自我懷疑。

  同時我亦回應了社會價值的轉變,提出進步發展觀,希望一方面經濟增長,另一方面關注環境文化保育。

  我很感謝第三屆特區政府問責團隊及公務員,五年來全力以赴,排除萬難,落實我在○七年競選時向市民提出一百七十多項承諾,今日承諾差不多已全部實現。

  在最後一次答問大會,我想和大家分享這些年來管治香港的體驗。

  香港是一個利益多元的國際城市,亦處於先進發展水平。隨茩輕銂懋|政治發展,過去已建立一套相對文明的管治體制。

  例如基建規劃,在港珠澳大橋、高鐵等基建爭議中,我們既要符合法例要求,進行環境評估,也會面對市民司法覆核挑戰。

  作為特首,需要爭分奪秒,落實選舉政綱,無疑很多時會感到焦慮,擔心工作無法如期落實。

  另一方面,香港管治模式的優點,就是有一套文明的規範,保護少數權益。

  如何發揮此制度的優勢,又同時防止重重關卡成為施政阻礙,是特首一大挑戰。最後,十大基建能夠全部啟動,證明只要全力以赴,一定可以做得到。

  我任內第二大挑戰來自貧富差距擴大,令社會產生怨氣。以往我一直相信只要經濟起動,做大個餅,透過滴流效應,各階層自然可以共享,但實踐下來,現實與理論有出入。

  這幾年從數據而言,本地經濟表現良好,二○○八年金融海嘯後有短暫下調,但很快已重回正軌。

  全球化帶來工作職位兩極化,加上香港是城市經濟體,貧富差距更加突出。低技術工作收入雖然有實質增長,但幅度未必追上條件較好的一群。

  任內我實現最低工資及交通津貼,成立關愛基金照顧弱勢社群,而且多次推出一次性紓困措施,援助基層市民生活。

  我認為要徹底解決貧富差距擴大的問題,是特區政府的一項長期挑戰,任重道遠。

  任內受到另一批評就是房屋政策上未夠果斷。房屋問題自九七回歸前後,一直折騰香港人。

  回歸前因土地供應所限,樓價一直上升,形成泡沫。

  回歸後立即爆發亞洲金融風暴,港元受衝擊,息口夾升;之後樓市泡沫爆破,大幅回落。

  房地產市場對香港經濟有重要影響,中產階級受負資產困擾,消費市道難以復蘇。

  當時政府為挽救樓市,推出停止定期賣地、停建居屋等「重藥」,成功穩住樓市。

  二○○三年後經濟起步復蘇,樓市也回復上升軌跡,但政府在土地供應方面出現滯後。

  到二○一○年我重新提出每年平均提供可建二萬個私人住宅單位的土地儲備,被外界批評反應是不夠迅速,亦有批評指我在復建居屋問題上,起初與民意要求有落差。

  我強調要深思熟慮,主因是太受亞洲金融海嘯後負資產經驗的影響,當時憂慮在全球金融海嘯及歐債危機背景下,過份干預樓市會造成骨牌效應,令樓市再度崩潰,為經濟帶來嚴重影響。

  另外,以往的居屋在地產市場缺乏適當流動性,我認為需要花點時間研究改善轉賣安排。

  我回顧任內民望變化,分水嶺是○八年擴大問責制。我是低估了問責制所引發的政治後果,以及擴大問責制涉及一系列複雜的問題,包括如何選拔政治人才,量才而用,甚麼是合適聘用條件,問責官員與公務員關係等。

  擴大問責制畢竟是新事物,無先例可循,只有在實踐中去不斷完善,雖然為此自己付出政治代價,但我仍然認為問責制是民主發展的必然制度,有利於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在制度上為二○一七年普選來臨做充分的準備。

  各位議員,回望過去五年,香港在政治、經濟、民生三大方面都爭取了堅實的進步,我們的國際地位亦顯著提升。

  但我明白自己任內工作未能盡如人意,當中有判斷的偏差,也有執行上的缺失。

  我最深刻的體驗是香港既是國際城市,亦是中國城市;既屬一國,亦有兩制,面對各種不同的訴求,要滿足不同的期望,如何處理好特首角色並不容易。我只能努力去做好工夫,嘗試盡力平衡不同利益,同時發揮香港賴以成功的優勢,一直如此。

  各位議員,我會盡力做到最後一分一秒,在任期最後十多日定會做好本屆政府提出的政策項目,包括競爭法、一手住宅物業銷售法案及長者兩元乘車優惠。

  除此之外,在任內我手上有一件更重要而未完成的工作,就是協助新政府重組架構。我呼籲在座各位議員,盡快通過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先生所提出的重組方案。

  二○○七年我就任第三屆行政長官,也提出重組架構以落實自己的選舉政綱。有好的政策,也需要有完善的組織架構及人事去執行,而每一屆政府都有其施政重點,新任特首應有空間,運用自己判斷力去改組架構。

  我們不要將重組與問責制檢討混為一談,正如我剛才提到,問責制是新生事物,只有在實踐過程中不斷完善,我相信下一屆政府必定會這樣做。而架構重組的基本原則,是令政府內部分工更好地去推動施政。

  各位議員,香港正面對外圍不穩定經濟環境,歐債危機隨時會惡化和迅速擴散,全球經濟衰退陰霾滿佈。下任行政長官需要一個他認為能達到得心應手的領導架構和編制,建立強而有力的政府去應對各種挑戰,捕捉發展機遇,解決民生矛盾。

  重組架構並非關乎個人的政治野心、慾望,而是關乎全體市民的福祉。我再呼籲各黨派議員放下成見,盡早完成審議,令新一屆政府可以在七月一日齊齊整整地上場,盡心盡力為市民服務。

  多謝各位議員,多謝主席。



2012年6月14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5時35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