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在資深大律師委任典禮演辭
********************

下稿代司法機構發出:

  以下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今日(五月十九日)在資深大律師委任典禮上的演辭全文(中文譯本):

  各位法官、各位來賓,今天又是一年中值得歡欣慶賀的日子,在此我謹熱切歡迎各位出席香港資深大律師委任典禮。對於新獲委任的資深大律師來說,今天即或不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甚或不是最重要的一天,但我希望亦相去不遠!我謹代表在座各位向獲委任的資深大律師和家人致以衷心祝賀。

  像今天這樣的日子,固然值得新獲委任的資深大律師和親友細味和開懷盡興。對於我等全體法官及司法人員來說,今天也是個重要的日子,原因是四位新獲委任的資深大律師定必使大律師行列更為人才鼎盛,日後更能協助法官履行其司法誓言,依法秉持公義。在我們的司法體制中,法官必須得到大律師的協助,否則無法秉持公義,而其中資深大律師的協助尤為重要。法院現時須處理不少棘手複雜的案件,包括涉及私法或公法的案件,均須依仗他們的協助。因此,社會大眾期望司法機構的空缺可以由資深大律師來填補,這一點並不令人詫異!

  前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先生過去常說,資深大律師的委任是一項殊榮。這誠然不失為描述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的榮譽,但其意義不止於此。對我來說,候選人必須具備至少以下五項獲公眾認同的特點,才適合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操守、聲譽、才能、勤奮,以及至為重要的一項——對法律的尊重。我特此提及「公眾認同」,皆因資深大律師的委任,正是以公眾利益為依歸。

  這些特點亦是法官所需具備的質素;它們正正是香港法律體制及司法制度的核心要素。我們全都服役於法律之下、事事以公眾利益為依歸。公眾利益包含對法律、其內容及——往往同樣重要,甚或更為重要的——法律精神的尊重。

  今天新獲委任的四位資深大律師全都具備我剛才所述的特點。我曾徵詢的法官、大律師公會主席和律師會會長皆如此認為。這亦是我本人的看法,我很高興在作為法官時,以及在昔日以大律師身分執業期間,曾與四位相遇,我更有幸曾與其中兩位共事。

  李秋源先生就是其中一位。每當我想起他,「Pierre」一字隨即浮現腦海。此名字十分適合他。在我加入司法界前所處理幾近是最後一宗的案件中,我有幸與李先生一起工作。那是一宗性別歧視案件,而非李先生執業的主要範疇——財產糾紛。李先生的勤奮有目共睹,這正是令我想起「Pierre」一字的原因。正如法國人所說「il laisse aucune pierre non-retournme」——絲毫不遺餘力。

  彭耀鴻先生作為大律師的表現常令法官留下深刻印象。彭先生工作繁重,仍能在民事法及刑事法均有超卓的成就,實屬罕見。正如其中一位為彭先生撰寫推薦書的資深大律師所言,彭先生「為人正直、工作盡責而勤勉,其事業到此階段,定能勝任資深大律師的職責。」另一位為彭先生撰寫推薦書的資深大律師亦指出,「他的同輩(及其後輩和前輩)讚揚他不但「非常優秀」,而且不論對友對敵皆謙恭有禮並樂於助人」。司法機構對此亦深表認同。

  我本人亦有幸曾與馮庭碩先生共事。馮先生擅長於稅務法和信託法。他聲譽卓著,在執業時最重視個人操守和專業精神。馮先生在行內本已取得令人目眩的佳績,隨茈L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他的事業定必登上另一巔峰。在今天四位新獲委任的資深大律師中,馮先生是最年輕的:試想想,在他出生時,烈顯倫法官(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已獲委任為御用大律師達一年之久。

  對於我和每位我曾諮詢其意見的人來說,Charles Manzoni先生顯然是資深大律師的適合人選。原因很簡單,Manzoni先生曾在香港和英國執業(他於2009年在英國獲委任為御用大律師),在多個法律範疇具有經驗,且表現卓越。他雖擅長於建築法律,但亦不時忙於處理商業法的案件,而且表現同樣出色。他深得朋輩的愛戴和推崇,在法庭上從不虛耗時間,論述精簡扼要,真誠地協助法庭作出正確的判決。

  各位來賓,今早眾多親友一齊蒞臨道賀,實在溫馨感人。對四位新獲委任的資深大律師來說,您們的蒞臨使今天別具意義。您們一直以來的關懷和鼓勵,給予他們努力向上的推動力。我謹在此恭賀各位資深大律師的父母、兄弟姐妹、當然我亦要恭賀他們的夫人(洪麗、Serene、Yvonne 和Clare)與子女(李霽雲、李霽鷺、彭子晴、Lillian Manzoni 、Campbell Manzoni、Florence Manzoni和Scarlett Manzoni)。

  一百三十五年前的今天,首位華人伍才先生在香港獲委任為大律師。我相信當年今天對伍先生是很特別的一天,希望今天對於您們四位而言,亦是別具意義的一天。



2012年5月19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1時18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