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立法會三題:虐待長者
**********

  以下為今日(五月十六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梁國雄議員的提問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的答覆:

問題:

  隨茪H口老化及長者被虐的求助個案上升,有不少團體及長者向本人表示,不滿現時本港沒有專項法例打擊虐待長者的行為,不少長者(包括患有老人痴呆症的長者)被虐待而得不到保護,施虐者亦逍遙法外。本屆立法會曾有多位議員提出同樣意見,惟政府仍未立法保障長者的法律權益。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鑑於兒童及少年現時受《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的專項法例保護,但政府卻沒有訂定專項法例保護長者,本屆或下屆政府會否重新考慮廢除《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以免公眾覺得法例只處理虐兒問題,而對虐老問題置諸不理,任由受虐待的長者繼續不受專項法例保護;若會,是由今屆政府還是下屆政府廢除該法例;若否,是否因為今屆政府或下屆政府覺得長者不需法例保護;

(二)為何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在未有諮詢公眾的情況下,回覆本會表示無必要就虐老問題另行制訂專門法例;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決定虐老問題無必要制訂專門法例的民意基礎為何;及

(三)社會福利署有否根據《安老院條例》檢控上水一間在二○○九年被揭發其員工強迫一名長者院友吃糞便的安老院;若有,何時作出檢控及檢控結果為何;若否,原因是否給長者吃糞便不違反《安老院條例》?
 
答覆:

主席:

  就梁國雄議員的提問,現答覆如下:

(一)及(二)正如我在二○一○年一月十三日回覆有關質詢時所述,香港目前已有完善的法律保障所有市民(包括長者)免受虐待。具體來說,長者是受到刑事罪行法例,包括《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侵害人身罪條例》(第212章)及《盜竊罪條例》(第210章)的保障,他們亦可根據《家庭及同居關係暴力條例》(第189章)向法院申請強制令,免受其配偶、子女或該條例所指明的其他人士騷擾。如個別長者屬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士,根據《精神健康條例》(第136章),監護委員會有權發出監護令,委任監護人替他就其個人或醫療事宜作出決定,或代該人持有、收取或支付指明的每月款項。此安排能進一步保障受監護長者的權益。有鑑於此,我們認為無須就打擊虐待長者的行為另行制訂專門法例。

  除了法例上的保障外,我們會繼續透過宣傳和教育,加強公眾對虐待長者問題的關注,以及為服務單位的前線員工提供培訓,並採取各種預防和介入措施,為長者提供適切的支援。

  至於梁議員提及的《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第213章),其目的是保護該條例所指定的兒童和少年,他們主要是曾經受到襲擊、虐待或性侵犯,又或健康、成長或福利曾經受到忽略。少年法庭可按條例賦予的權力,就這些兒童及少年作出有關監護、看管及控制的決定。此等安排並不適用於一般成年人士,因此不宜作為處理虐老問題的參考。

  《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本身有其獨特功能,有需要保留。此條例與上述其他保障市民(包括長者)免受虐待的法例亦沒有抵觸。

(三)我們絕不容忍安老院舍內的虐老事件,定必嚴肅處理。若安老院舍員工虐待長者,社會福利署(下稱「社署」)安老院牌照事務處(下稱「牌照處」)得悉後會即時作出跟進,包括按照社署的「處理虐老個案程序指引」就事件作調查和處理、加強巡查有關院舍,以及監察院舍執行改善措施。
 
  至於梁議員提及的個案,虐待長者的安老院舍職員已於二○○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法庭裁定四項襲擊罪成,並判入獄半年。案發後,牌照處亦對涉案的院舍採取了一連串行動,包括:(一)約見該院管理層,了解該院擬採取何等措施,防止再發生類似事件;(二)根據《安老院條例》(第459章)第19條,向該院發出警告信件和糾正指示,要求該院必須制定及執行處理虐老事件的詳細程序指引、注重員工的專業操守並為他們提供完善培訓等,否則將以該院違反《安老院條例》而進行檢控;(三)將該院的安老院牌照有效期由原來的兩年縮短至六個月,院舍因而需要接受更頻密的覆檢:(四)在二○一○年內對該院作出了共二十次的突擊巡查,以確定該院已按照書面指示作出相應改善;以及(五)基於該院未能按「改善買位計劃」下服務協議的規定,採取一切合理步驟確保長者住客免受侵犯,所以取消向該院購買的四十個宿位,作為處分。



2012年5月16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時15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