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教育局局長與傳媒談話全文
************

  以下是教育局局長孫明揚今日(五月九日)出席立法會會議後就教科書事宜會見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今早與書商的討論如何?為何弄致書商要到申訴專員公署投訴你們朝令夕改?

教育局局長:我想大家要明白這不是朝令夕改,我那天見記者時都說得很清楚,我們現在要釜底抽薪,要找一套辦法將以前的陋習打破。據我們了解,他們當時表示教師用書要看看多少錢,我不知要多少錢,不過我沒預期教師用書比學生用書貴幾倍,這是很不合理的安排。在這情況下,教師用書這麼貴,學校不夠錢,向教育局要錢,變相是專款專用,這全都是他們的要求,我們覺得不可以接受這種方式。所以,今早開會時我向他們表達了這為何不可以接受,我亦希望他們就我們昨日向他們發信,要求他們明日將適用書目表的價錢給我們,讓學校可以盡快知道情況,可以準備他們明年的書單。在此我想大家都很清楚,我們不可以讓書商乘機將專款專用的方式,用另一個方法繼續做。

記者:今早跟書商談判是否破裂?之前寫明分拆教材的教材是包括教師用書,現時突然把教師用書抽出,是否你們有些不合作?

教育局局長:不是,我們理解教師用書是不可以這麼貴,這與我們以前的理解完全不同。第二,現時的教師用書就算出售,要怎樣處理這些教師用書,他們自己是有很多方法可以處理。

記者:但現在他們向申訴專員投訴教育局。

教育局局長:很多人都投訴我們,如果是投訴,便讓申訴專員憑茪j家雙方面的道理看看誰是對。

記者:教育局會否公開之前及之後的價格,讓市民比對?

教育局局長:那要視乎他們何時向我提交新的價格,所以我要求他們在明日前向我提交新的價格。

記者:局方有否設定一個限額,譬如說書定到甚麼價錢局方才覺得合理?

教育局局長:這不是說到甚麼價錢才合理與否,大家要用常理去想這件事。我們起初為何要書商減價,就是當時說學生用書的價格太貴,我們當時理解學生用書太貴,是因為老師用書及教材是送給學校,所以他們把成本放在學生用書,多年來都是這樣做,所以教師用書所謂的開發費用,成本已經在過去多年從售賣的學生用書中完全收回。我昨日特意拿了幾本來看,看到現時的教師用書都是二○○二年版或二○○三年版,最新只是○八年版,這些全是舊書,如果是這樣情況,他們今年怎麼可以把價錢做到一本書比學生用書還貴那麼多倍。

記者:純粹覺得價錢不值?

教育局局長:我剛才已講清楚,價錢貴兩三倍,然後他們叫學校向我們拿錢去買這些書,是否變相要我們拿錢出來專款專用。

記者:現時書商已很清楚指出,既然要他們送,會將成本計算入教科書中,到最後教科書的價格亦會加,最後等於沒有分拆過,書一樣是這樣貴,一樣是加價。

教育局局長:我剛才已經講過,他們有甚麼成本?他們的成本已經(收)回來。現時的教科書全是數年前已出版,教師用書亦是數年前已出版,不是新的,在這個情況下,他們有何成本?成本或許是用於多印數本,成本有限,他們怎可將它mark(標價)高數倍的價錢?

記者:若課本價格提高了,到最後你們又可做甚麼?

教育局局長:現時他們只是告訴我而並非正式拿出來說,如果真的如此,我會把兩份書單拿出來,大家評一下他們把書價調高這麼多是否合理。

記者:如果書商明日都不交書目價,你有何「殺手寣v迫他們交?

教育局局長:不是我的「殺手寣v,因為家長明年要買書,他們(書商)也知道自己要做生意,自己要思量。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2012年5月9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6時13分

列印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