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英文版 寄給朋友 政府新聞網
保安局局長就大亞灣應變計劃演習會見傳媒答問全文
***********************

  以下是保安局局長李少光今日(四月二十六日)下午會見傳媒的答問全文(中文部分):

保安局局長:今日我們保安局做了一個大規模的大亞灣核應變計劃,這次是我們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演練,超過三十個部門和局,動員超過一千名的同事參與。這次大型的演習也是第一次有市民的參與。在這個參與當中,我們保安局、其他的局長,很多部門首長,包括特首,都有參與演練。特首以參與演練者的身份,今日中午的時候開了一個督導小組會議,政務司司長和其他局長,其他部門首長都是有參與的。在當時演練時候,演練的情境,大亞灣的核事故還是一個場內的事故。雖然這樣,我們根據核應變計劃,我們覺得需要對於東平洲的居民和在當地旅遊的人士,都要有一個撤離的行動。所以特首督導小組下令要撤離,接蚅絮予M飛行服務隊立即行動,在兩個小時內,把大約120人,其中包括10名居民,80名的學生和其他旅遊人士撤離到馬料水和西貢。撤離之後,我們有其他的同事和他們做一個核輻射的檢驗。檢驗完畢後發現他們的核輻射沒有超標。演練到現在為止,都非常順利。我們今天繼續演練是包括在大埔三間學校,我們會一個屏蔽式措施的演練,是有三間學校超過兩千名的師生參與。這大型的演練會維時兩天,包括今天和明天。特區政府的同事和參與者都會全力以赴,參與這個演練,希望我們有最好的準備,吸收這次演練的經驗,應付香港未來發生任何緊急的情況。

記者:有參與的市民說剛才因直升機嘈而聽不到廣播,有些幫忙救援的人中途才穿上保護衣,這是否安排失當?

保安局局長:剛才也有一些觀察者……今次我們的演練都邀請了海外的專家,包括國際原子能機構,英國、法國和內地的核專家來參與成為觀察員。我們有些叫Umpires(評核員 ),有些很有經驗的人看看我們今次的演練有甚麼不足,令到我們可以吸收一些經驗,可以將來在我們檢討大亞灣應變計劃的時候做一些改善。這次主要是測試我們幾個範疇,第一,我們的反應,還有溝通和各部門的配合。如果觀察員覺得有哪些地方我們可以改善,我們好歡迎他的意見。

記者:…遲些會否有更大規模的應變?還是你覺得沒有需要這樣做?

保安局局長:我想我要看看演練的目的,這次演練的目的是測試在大亞灣發生核事故時要進行的工作。根據大亞灣應變計劃,我們所需要撤離的居民,如果真的有一個大型的核事故,是在這個核電投資公司的二十公哩之內,而東坪洲就是在這二十公哩之內,正是在緊急撤離的地區,所以我們這次是根據核應變計劃而做。剛才這位傳媒朋友說譬如有其他緊急撤離的行動,有沒有足夠的能力呢?如果我們沒有記錯,在其他以前真實的環境有幾百人甚至是上千人,警方都是做過的。這當然如果我們有沒有需要在其他的情形之下,或者天災的時候,我們做一個應變計劃,我會與同事再傾一傾。

記者:雖然你話很認真地做,但有居民與我們講都是在做戲,甚至有些工作人員都說是大家都知道做場戲。我們在現場時,有些外來沒有登記的人都不能聽簡介會,甚至不能上船撤離接受檢查,想問成效在哪?和有多認真?

保安局局長:剛才我向用英文發問的同事都說了,特區政府對這次的演練是非常認真,正如我剛才所說,這次我們動員了超過三十個局和部門的一千位同事,包括特首他本人今早都有參與。剛才你說東平洲今早有一部分示威人士在示威,為甚麼我們不會將他們一起撤離,大家都知道他們有一個目的。當然香港我們尊重他們表達意見的自由,但這次就不是為示威目的去做一個演練,所以我們就撤離當地的居民和學生。

記者:但這次是在所有東西都作了安排的情況下進行,成效有多大?這是否所謂是一場公關騷?

保安局局長:我們就撤離所動用的是政府資源,將來如果真是撤離,動用的也是這些水警輪和海關的船隻,故不可以說這次是公關騷。我們正正要看部門和我們的前線同事,當真的一樣做時,能做到甚麼效果,以及大家各部門配合得如何、通訊往來是否通順,這些也是我們演練其中一個目的。

記者:如果當真的話,為何沒有警報,只有集合時間?

保安局局長:最重要的是溝通,我們現在是要看怎樣把訊息帶給需要撤離的人士,能達到目的便可以了,不一定要用直升機作警報。

記者:你們說當真般做,以及重視部門的溝通,但今天的演習要明天才送到醫院。你認為真實性是如何呢?因為檢測完後應馬上送去醫院的,現在完全不真實。

保安局局長:我們今早演練的情景,在我們收到核電廠的資料時,仍然是場內的事故。天文台一直監察茪Q多個監測站,我們核輻射的水平在香港本地來說,完全是正常。我們在短時間之內把有關居民和旅遊人士,撤離到這堙A我們馬上和他們做核輻射的檢測,發覺並沒有任何人超標,所以不需要送到醫院。明天我們的演練會繼續,根據我們剛剛收到最新的報告,現在核事故已經升級到場外的核事故,很可能有一些輻射情形已泄漏到場外,屆時或會有居民或從外地回港的市民受到核輻射(影響),要待遲些或明天,視乎我們明天演練去到醫院的程度。

記者:有學生說撤離時聽不清楚直升機的廣播內容。如在沒有警報之下或他們聽不到警報的內容,他們可以怎樣撤離?為什麼要選學生,是否因為他們比較聽話?

保安局局長:這次我們非常感謝大埔區有數間學校的學生自願參與這次的演練計劃,他們有些是自願參與(這個計劃)的。至於你提到直升機嘈而他們聽不到警報方面,剛剛亦有觀察員向我反映這個問題。這些我們回去會就此檢討。

記者:當有很多人要接受測試的時候,只有數部儀器是否足夠?又,碘片的供應是否充足?

保安局局長:在器材方面我們是足夠的。

記者:今日有幼稚園懷疑有學生被擄走,暫時有沒有收到投訴及你們所知的情況是怎樣?

保安局局長:現在警方已經主動聯絡事主,我們亦勸喻這次事件的目擊者與警方聯絡,我們一定會嚴肅處理這事件。

記者:今次演習有沒有參考日本的福島核泄漏事件?

保安局局長:其實在上一次福島核事故之後,香港特別行政區對大亞灣核事故應變計劃作出了很詳細的檢討。我們亦派員到世界其他有核發電廠的先進國家訪問,汲取他們在處理核應變或核事故的經驗。

  我本人和我的副局長在去年底到過日本與他們有關核安全的專家會面,副局長更加到過他們核幅射的東北區親自考察過,從他們有關方面取得一些經驗,而且我們亦參與了去年國際原子能機構一個國際的會議檢討福島核事故,我們從這些國際的經驗和國際的做法,吸收他們的經驗後,修改了我們的核事故應變計劃──大亞灣核應變計劃。這一次就是經改良後的大亞灣核應變計劃做第一次大型的演練。我們希望這一次演練完結後,我們能從國際專家和香港的專家當中,給我們一些好的意見,看看我們有甚麼不足之處,讓我們更加改良,將來可以做得更好。我們希望這次檢討完成後,我們可再看一看大亞灣應變計劃需不需要再作一些修改。我們希望約三年後,我們會再做一次大型的演練。

(請同時參閱答問全文英文部分。)



2012年4月26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1時24分

列印此頁